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一看就不是啥正经宫斗(系统)+番外(下)作者:衣带雪

时间:2017-12-10 22:02标签: 强强 系统 江湖恩怨
第62章 60 邀战天下? 昨日东武林炸开一条传言,昔日西武林盟主要于十月在苦海山以西秦武人身份挑战东武林群豪,若输一场,其独门功法晋江诀便要双手奉上。 先前因大日如来印流入东楚,东武林本来便闹得沸沸扬扬,可大日如来印乃西秦密宗之物,是块烫手的山
第62章 60
    
    “邀战天下?”
    昨日东武林炸开一条传言,昔日西武林盟主要于十月在苦海山以西秦武人身份挑战东武林群豪,若输一场,其独门功法晋江诀便要双手奉上。
    先前因大日如来印流入东楚,东武林本来便闹得沸沸扬扬,可大日如来印乃西秦密宗之物,是块烫手的山芋,西秦法王正是因此入境击杀诸子剑阁半数高手。
    只是现在西秦法王离奇死亡,大家都知道这下诸子剑阁自己留下的大日如来印副本保住了,可现在诸子剑阁基本上被朝廷控制,东武林其余名门也只能眼热。
    而卫将离的宣战正好一解这些名门现在的饥-渴,要知道论起速成,晋江诀不知要比晦涩无比的大日如来印好上多少,足以在短短数年间培养起整批的一流高手。
    一时间江湖风云动,连朝堂也不得不为之瞩目。
    “上回吾还见她被密宗庄严王追杀,真气虚弱,连寻常的二流好手都怕是难以对付,如今这才隔了多久,便要叫战东武林,是否过于托大了?鬼谷门下的人这么狂,你就不管管?”
    兰亭鬼客很笃定他的眼光,超一流的高手都有分辨一个人精气神的眼光,彼时的卫将离,任谁看了都知道她非要三五年将养才能恢复,他不信有人能这么快涅槃重生。
    “阿离向来如此,无论心思如何复杂,但做事都十分利落。”
    “吾瞧不出来哪里利落了,作为和亲公主,在东楚的地位本就风雨飘摇,她还刻意四处树敌,还要惹上苦海山……”说到这,兰亭鬼客才反应过来,瞪向白雪川:“苦海!”
    “然也。”
    苦海何种地位,谁都知道,东楚国教之所在,佛门最高圣地,内中高手如林,更坐镇着三位佛法精深、武功深不可测的佛子……当然,最重要的是十八浮屠。
    虽然不知道卫将离哪里来的情报,但显然白雪川接下来要闯十八浮屠放出前朝大将呼延翎的消息是被她知道了。
    而比起卫将离这个嫁进东楚的西秦狂人,显然呼延翎的仇恨要大多了,要知道这位狠人当年可是坑杀过五万义军,但凡东楚沾着点从龙的武林宗门,无不是有门人族人死在他手下。
    “她想阻你放出呼延翎?”
    “江都王善争而不善治,楚皇善治而不善争,再过一段时间,东楚朝中必然生乱,只要此时再放出呼延翎,于灭楚事倍功半,她必然不会坐视。”
    兰亭鬼客了然:“先放出狂言,树敌无数,一到了那时,这些来战她之人都成为了围杀呼延翎的助力。”
    “阿离就是聪慧。”
    兰亭鬼客对白雪川这等对同门没有原则底线的贼子报以一脸嫌弃,转而又疑道:“可她下战帖在先,只要我们提前将呼延翎放出来,她这岂不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误不了,一来,她有楚皇配合,朝中何时生乱,主动时机在她那里,二来若我们不去闯十八浮屠,她自己就会将呼延翎放出来。”
    白雪川几乎是不带想的便将卫将离的意图猜了出来,兰亭鬼客又道:“她一个西秦人,如何手眼通天,能动苦海的十八浮屠?”
    “说来也是我的错。”
    兰亭鬼客惊道:“你的错?”
    白雪川嗯了一声,道:“你还记得我托的是谁给她疗伤吗。”
    兰亭鬼客回忆了片刻,登时怼死白雪川的心都有了……他忘了卫将离那头还有个大坑货佛子温仪。
    “你们鬼谷门下都是稍有顺风就上天的货色,现在你自作自受,又被令师锁了功体,便是去了,在佛子温衍那处也讨不得好,如何收场?”
    “何必收场,一并砸了便是。”
    “你可莫要忘了,上回是谁正好撞上佛子温衍,被打成内伤的。”
    “我与佛子温衍间不过差一层‘苦谛’尚待明悟,待参破之后,事情或许便简单得多了。”
    密宗经典早已被白雪川参悟了个干尽,如今走上了禅法合一的路子,要得悟大道,还欠一层禅宗的‘苦谛’之论——所谓苦谛,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Yin炽盛,个中晦涩之处,非入红尘不得求解。
    只不过若白雪川再上一层楼,到时莫说佛子温衍……怕是人间都奈何不了他了。
    “离闯十八浮屠的日子不长了,你有几成把握?”
    “尚无头绪。”
    “那你现在……”
    “苦于情,苦于怨憎,苦于求不得,满腹心魔不知何处宣泄……到时便是不成大道,待我一解功体之困,一个佛子温衍,伤我易,阻我难。”
    ……
    太子有些乱。
    自从那日见到殷焱之后,东宫里便一下热闹起来,什么样的稀罕珍品都一股脑儿地往东宫送,仿佛是想一下子补偿齐太子这些年所受的忽视。
    这透露出来的讯息太过明显……现在龙椅上的人没想瞒他篡位的事实,或者说这是一种无言的宣告,识相者生,异议者死。
    那些赏赐之物都是极其合太子的心意的东西,绝非一朝一夕能凑得来的,可见殷焱对他观察了有多久。
    对此太子有些不能适应,他与殷磊的父子之情虽然算不得深厚,但随着卫将离在中间的牵线搭桥,现在有些误会解开,已比之从前好了不止多少,他是知足的。
    可殷焱更像是他所指望的那种父亲——悉心关怀,嘘寒问暖,每日下朝后都会到东宫来坐一会儿指导他的功课,与他说一些朝政上的事,真心实意地要把他作为储君培养。
    苦恼之下,太子找到这两日每天都要打足一个时辰慢拳来恢复体力的卫将离,将心中疑惑告知。
    “没事儿,你在我这儿可以说实话,我不会告诉你父皇的。”
    “……二叔若是待我冷淡些,我还能把定主意帮助父皇,可他对我这么好,我一想着自己是在骗他,竟然也不忍心了。”
    卫将离一边慢慢舒展上臂,一边道:“人对你好,你对人好,这再正常不过了。你年纪又小,还不到困守于立场的时候。不过话虽如此,你会因为他对你好,就认他当你父皇,随他将你亲生父亲赶尽杀绝吗?”
    “当然不会!我还是想父皇回来的。”
    卫将离缓缓收起招式,徐徐吐出一口气,走过去顺便让太子扎个马步让她检查,道:“你看,这就是所谓底线,人会报恩是本能,但若是伤及所重视之人,再谈恩情,那就是是非不辨了。我特么就干过这种混账事,肠子都悔青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