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真实身份不跑堂 作者:三两白醋(下)

时间:2019-03-06 21:25标签: 穿越时空 欢喜冤家 因缘邂逅 异能
第74章 山有木兮木有枝(20) 闻人家因媳妇擅自退婚不满,因此告上衙门。 面对诬告,被告裴玲玉有话讲:众人都知道我的婚事对男子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谁能看穿我的画意我就嫁,可闻人羡却冒充别人的字条骗我嫁他。不仅如此,他还罔顾我的意愿,频频带我去去
 
第74章 山有木兮木有枝(20)
 
 
闻人家因媳妇擅自退婚不满,因此告上衙门。
面对诬告,被告裴玲玉有话讲:“众人都知道我的婚事对男子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谁能看穿我的画意我就嫁,可闻人羡却冒充别人的字条骗我嫁他。不仅如此,他还罔顾我的意愿,频频带我去去见他的狐朋狗友,听他们互相吹捧浪费我的时间,甚至还扔了我的字画笔墨。”
“可笑。”闻人夫人异议甚大:“向来出嫁从夫,羡儿对你那么好,自你过门吃穿绫罗绸缎海味山珍,嘘寒问暖体贴有度,甚至带你去认识他的朋友,试问在场的妇人,你们觉得丈夫做到这种程度是好还是不好?”
在场的民夫民妇大多做农事忙农活,听能嫁到一个吃穿不愁还对你百般体贴的人都纷纷亮了眼,更何况现今男子成亲后还带妻子去见其好友,这种作风虽豪放,但好歹也是敞开心扉的做法。能有这么一个丈夫,谁都觉得是件幸事,因此在场之人都纷纷倒戈闻人家。
难道裴玲玉还稀罕锦衣华服海参燕窝不成?她是官宦之女,自小也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普罗大众眼里的稀罕物她都不屑一瞧。是以,见在场之人对她多有指摘,她气得有话说不出。
她总不能说是你们眼界太浅吧?
此话若一出,那她在涵郡真是恶名远扬了。
裴大人作为被告家属,举手抬足的官家威严仍在,他压下身后嘈杂的口舌朝闻人夫妇瞥去,沉静如水的声音之下暗潮汹涌:“先妻早逝,我一人抚养她和裴定长大,虽总有力所不能及之处,但我的女儿,从小没缺衣少食过。”所以你们家的富贵她不稀罕。
“这个自然。”闻人夫人虚虚地赔笑。
“此事缘起为闻人羡使诈,通过别人的手记来求娶玲玉。要知道,古来婚姻讲究你情我愿,现如今连求亲的法子都要作假,恕我直言,这样的女婿我看不上。”裴大人一向严于律己,品x_ing高洁如他,有女婿如此不若去死。
“你!”没想到儿子被如此奚落,闻人夫人气得差点七窍生烟。
闻人老爷拍拍夫人手背,朝裴大人回复:“裴大人,亲家做不成也不要做冤家。两位儿女已成夫妻,夫妻之间的吵闹,向来是三天两头坏又两头三天好,你管这时管那时又能管到什么时候?裴玲玉的x_ing子大家也知道,按照她这么来,那你恐怕要管得无穷尽了。”他讥讽裴大人管得太宽,也意指裴玲玉x_ing子泼辣容易惹事。
他无视几乎暴走的裴玲玉,继续和言劝道:“夫妻闹事劝和不劝分,小两口的事他们想通了自然就好了。”
“我……”裴玲玉才想激烈地对峙。
江彦怡怕她脑子一热嘴巴一快得罪人,立即打断她:“一轮结束也该轮到我了。”
如果不是在公堂,裴玲玉一定急得上去揍他一顿。
在闻人家将信将疑的目光中,江彦怡说:“裴姐姐,你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什么?”裴玲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虽说江彦怡是局外人来主持,可他终究是裴氏亲朋,大家不免对他的天平有所估量,此刻听他说裴玲玉的不是,一下子鸦雀无声,不知道他这个瓶子里装的是什么。
场中只有赵辞安之若素,他知道江大人要开始酝酿大招了。
“闻人公子对你体贴有加,还带你去和他众多好友见面,这不是让你更加贴近他的生活么,这对你还不够好,值得如此抱怨吗?”江彦怡一脸和事老的样子劝慰。
裴玲玉决定,等案子结束就去摘了江兔崽子的狗头。
“你觉得我是什么人?我平时天天在家写字画画,会愿意去他们的酒席上与人推杯换盏,听他们一个个油腻腻夸来赞去、不懂装懂地品评我的画作?”以前觉得有丈夫懂自己,裴玲玉尚能忍耐,现在撕开温柔的假面,她大吐苦水。
“他们说对我好,可我到底要什么他们都不懂,你觉得这能算对我好么?我要休憩在家,他牵我出去四处炫耀;我要安静在家,他扔我书画纸墨;我要回家归省,他嫌我事多独自留家。他这算好么?江大人,若有尼姑爱吃青菜萝卜,你们嫌她吃的清淡,强迫她食用荤腥海味,这算对她好么?敢问对她来说这是好还是坏?”
起初裴玲玉念及私密只罗列一些她觉得不妥之事,但甲之□□乙之蜜糖,激愤下的滔滔不绝将事件具体化,让别人也能更加理解。而且这比喻太形象了,简单明了容易理解,刚才一味觉得嫁给闻人羡是好事的众人都议论纷纷。
村妇村夫也常有此类争执。总有人是这种自我感动式的奉献,用自己觉得好的东西强塞给别人,从不考虑他人想要的是什么。
当其受到别人指责时,愤怒又不解、委屈又伤心,甚至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做错。可是你连对方起码要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你还说关心、爱护对方?
 
“裴姑娘说的没错,闻人公子根本不知道她要的是什么,他所谓的体贴只是他以为的而已。”有女子声援。
有其一必有其二,接二连三的支持让裴玲玉感动又心酸。
 
没意料突然会有这么多人站在裴玲玉身后,面对质疑,闻人羡不知所措地补充:“我、我可是为她做了一个琉璃百珠宝塔……”
闻人老爷打住他的无用话,提高声音说:“小儿向来远女色,故不懂男女情谊互通该如何表达,经此一遭以后便会明白了。只不过裴玲玉几次三番都说我儿字条作假……闻人羡!”
“是的,父亲。”闻人老爷的一记高呼如雷声入耳,溃散的魂魄霎时重聚。有了主心骨,他说话的底气都足了一倍。
“是否有作假?若真有如此小人行径,我也定不轻饶。”闻人家为商贾之户,蚕丝生意能做出些名头,早年走南闯北什么场面没见过。弄虚作假的商战也看过不少,字条作假,呵呵,证据呢?
父子俩心有灵犀,闻人羡回过身面对众人振振有词道:“我绝对没有作假!”
“你明明……”裴玲玉话没说完就被闻人羡打断:“裴玲玉,你就算要和离也不该陷害我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有其他人听到吗?”他意真言切,若不是裴玲玉真切听到,还真要被骗过去。
这话是在裴玲玉房中两人单独会面时所讲,英芜等人都在屋外,根本没有第三人。
他道貌岸然地欺骗,她还真奈何不了。
裴玲玉只恨自己没防备他能够小人至此。
 
江彦怡及时出言;“裴姐姐,你说他感言作假,那是谁帮他写的?”只要裴玲玉供出帮他作假之人,到时传唤此人,闻人羡的谎言便会不攻自破。
闻人羡成竹在胸地扬眉:“对呀,是谁?”
在裴玲玉房中,哪怕她用砚台多次威胁,他都没有挑明到底是谁写的。废话,裴玲玉摆明对此人幸存好感,若说出真相,他岂不是自己在头上种Cao。大男人,什么颜色的衣服都能穿,就是绿帽不能戴。他可没那么傻,把自家的红杏往墙外修剪。
他正正衣衫挺直脊背,信誓旦旦没有作假。裴玲玉说不出到底是谁在替他捉笔,若她说明一无所知的情况,按闻人羡的作风,只怕会反咬一口自己弄虚作假造谣于他。那时候,她不仅百口莫辩,还会拉父亲下水,污其清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