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给反派喂颗糖 作者:紫青悠

时间:2019-08-11 11:37标签: 甜文 重生 豪门世家
《给反派喂颗糖》作者:紫青悠 文案: 他天生异瞳,被人当成怪物避之唯恐不及,只有她愿意靠近他,把他当成是正常人。 他愿意付出一切,只为保护她一辈子平安顺遂。 哪怕后来他知道她一直在骗他,甚至她还对他倒戈相向 前世崔琅雅也和别人一样以为季淮衍是个
  《给反派喂颗糖》作者:紫青悠
  文案:
  他天生异瞳,被人当成怪物避之唯恐不及,只有她愿意靠近他,把他当成是正常人。
  他愿意付出一切,只为保护她一辈子平安顺遂。
  哪怕后来他知道她一直在骗他,甚至她还对他倒戈相向……
  前世崔琅雅也和别人一样以为季淮衍是个大反派,为了扳倒他,她假装乖巧取得他的信任,却在他背后做了太多伤害他的事情,直到死才明白她不过是别人用来对付他的棋子,而他一直在保护她。
  要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可是再醒来她回到了十八岁,她初来季家,第一次见到季淮衍。
  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她还有机会去改变。
  这一次,不会再做任何伤害他的事情了,她要靠近他,极尽所能对他好一点。
  在夏城,人人都怕季淮衍。他冷漠到不近人情,眼里永远只有利益。可是某一天有人却无意间撞见,这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却将一个小姑娘抱在怀中低头咬她的耳朵,那原本冷如寒霜的眸子里满是温柔和宠溺……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崔琅雅 ┃ 配角:季淮衍 ┃ 其它:
  ============
 
 
第1章 
  已经是清晨了,然而只有东边有一点微弱的光亮,没有光亮的地方像是笼罩一层黑色的y-in影,显得压抑又沉重。
  一辆黑色的小车停在某座别墅外面,崔琅雅推开车门步履踉跄跑进别墅,就像是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追赶一样。
  别墅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崔琅雅觉得很奇怪,展世勋明明说过会在这里等她的,这里是她和展世勋的密会地点,没有几个人知道,就连只手通天的季淮衍恐怕也不知道这里。
  从季淮衍那里偷来的钥匙她已经给了接头的人,原本他们商议好,等事情完成了她就来这里找他,然后一起去国外。
  “世勋,世勋。”
  崔琅雅一路找上楼,可是空旷的房子里静悄悄的,根本没有人应她。
  她推开卧室的门,卧室里面收拾的干净整齐,一如上次离开的模样,可是这里也没有人。
  崔琅雅拿出手机想打电话,一拿出来才想起来手机没电,连开机都开不了了。
  展世勋跑到哪里去了?
  就在她疑惑间,她突然听到身后有细碎的脚步声,她以为是展世勋,一脸惊喜转头看去,可是还没有看清来人,她便感觉腹部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
  站在她面前的人留着胡子,胡子有些花白,他一脸忠厚老实像,就连那花白的胡子也透着一种沧桑的让人同情的辛劳感。
  面前的人并不是展世勋。
  “齐叔?”
  崔琅雅动作僵硬低头看去,齐叔手中的匕首扎进了她的腹中。
  她慢慢抬起头来,望着眼前一脸忠厚模样,照顾了她这么多年的人,只觉得好似被一阵惊雷砸在了头顶,齐叔为什么要杀她?
  齐叔松了手,崔琅雅后退几步跌坐在床上,齐叔将手套摘下来,完全没有杀人之后的惊慌和恐惧,动作做得从容不迫。
  “崔小姐,你也别怪我,这是展先生吩咐的。”
  眼前发生的一切已让她完全惊呆了,她甚至都来不及去在乎腹部传来的疼痛。
  齐叔竟然对她下手?
  展先生安排的?
  “展先生?是展世勋吗?不可能!”
  齐叔嗤笑一声,看向她的目光带着一种同情,“有什么不可能的?不然明明说好跟你在这里碰面的展先生为什么不出现?你有所不知,你在这里被我解决的时候他正带着安小姐在国外度假。现在季淮衍已死,你这颗废棋就没有了留着的价值。”
  “安小姐?安娴?”
  那个知心又温柔讨喜的大姐姐,展世勋和她……
  “我不相信,怎么可能?!!”
  她声嘶力竭的冲他喊道,一用力扯到伤口,一口鲜血从口中溢出。
  “季淮衍是你杀的,你因为害怕也畏罪自杀了,那刀上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也查不到我这里来。季淮衍不在了,展家要吞并利华集团也是轻而易举,多亏有你才能将季淮衍这个大魔头解决,我们所有人都会好好感谢你的。”
  原来她只是一颗棋子吗?一颗被展家利用的对付季淮衍的棋子?
  伤口的疼痛慢慢扩散开来,她低垂着头,窗外太阳将云雾驱散,橘色的阳光撒进来,在一片光晕之中,她微弓着身体一动不动的,好似一尊雕塑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突然动作艰难从衣服口袋中摸出了一张纸条,然后她抬头,冲着齐叔微微勾了勾嘴角,随即将纸条塞到口中。
  齐叔太明白她这个眼神的含义了,有一种我死了你们也别想好过的嘲弄,齐叔下意识觉得她塞到口中的纸条是个重要的东西。
  “你吃了什么?”
  她没说话,只是对着他y-in惨惨的微笑。
  齐叔见状,不敢再犹豫,急忙走过来掰开她的口硬生生将手指塞进去掏她口中的纸条。好在纸条最终被掏出,他手忙脚乱打开,赫然发现这纸条只是一张超市购物小票。
  他还来不及疑惑,只感觉眼前有一道光亮闪过,动作来得太快了,根本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下一刻,脖子上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他看到有一股血从脖子上喷出来。
  齐叔下意识捂住,他瞪大了眼睛望着她,她手上握着那把匕首,那把不久前他才捅进她腹中的匕首。
  “你……你……”
  纵使他紧紧捂住,然而鲜血还是不断从他指缝中溢出,疼痛伴随着一种沉重袭来,他一时间承受不住,后退了几步,后背抵靠在墙上,顺着墙根跌坐在地。
  发不出声音,说不了话,然而他目光却死死盯在她脸上。
  她背对着晨曦而坐,表情隐匿在黑暗之中,他感觉她似乎在笑,然后那僵直坐在床上的身影慢慢跌倒在床上,可是她的笑声却在继续,充塞在屋子里,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怖之感。
  崔琅雅惊醒过来,此刻她正坐在汽车后坐之上,外面天色大好,七月份的天气清透炎热,有知了聒噪的叫着。
  坐在前面副驾驶上的人正在跟她说话,“你别担心,老先生对人和蔼,你母亲在世的时候他最疼爱你母亲了,他看到你也会喜欢的。”
  崔琅雅这才回过神来,现在是七年前,她正坐在去季家的汽车上。
  她是在高二期末考试之后回来的,懵懵懂懂的花了好几天才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实,没过几天她就接到母亲过世的消息,第二天便有几个人上门来,说是要完成她母亲的遗嘱将他接到夏城季家。
  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和爸爸离婚了,她长到十八岁只见过她两次,一次是她上初中的时候她来看她,给她买了一堆吃的和一堆穿的,再有一次是父亲过世的时候她出现给了她一笔钱。
  她和母亲并没有多少感情,而且周围人口中的母亲名声也不太好,说她拜金,薄情,抛夫弃子和有钱人跑了。
  因为这些原因她对母亲也没什么好感,不过当季家派人来完成她母亲的遗嘱要将她接到季家的时候,她并没有像身边所有人期待的那样,很有骨气的拒绝。她接受了季家的好意,因为她需要钱,骨气并不能给她带来更好的生活,甚至她还有可能连大学都上不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