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荒岛一枝花/炎荒·乱/相公是狱霸 作者:东尽欢

时间:2018-02-08 08:51标签: 穿越时空 异世大陆
文案: 穿越是偶然的,地点是随机的,米良万万想不到自己穿越的地点是男监狱,这是一个女人穿越到男监狱之后的故事 带我一起走,好吗? 你是个累赘,我为什么要带上你? 米良踮起脚,凑上去在男人的唇上落下一个吻,因为,我喜欢你。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异
 
文案:
穿越是偶然的,地点是随机的,米良万万想不到自己穿越的地点是男监狱,这是一个女人穿越到男监狱之后的故事……
 
“带我一起走,好吗?”
“你是个累赘,我为什么要带上你?”
米良踮起脚,凑上去在男人的唇上落下一个吻,“因为,我喜欢你。”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米良, ┃ 配角:楚尧,印昊,黑豆,石头,铁不归(按出场顺序排名,有待增加)…… ┃ 其它:
 
编辑评价:
炎荒是有进无出的男监狱,挣扎在生死线上的囚徒们众生百态,米良一朝穿越到炎荒,作为唯一的女人被狱霸印昊私藏,在印昊的庇护下女扮男装生活在炎荒。偶然得知印昊和队友正在筹谋越狱,为了离开炎荒,米良百般讨好印昊,两人在相处中渐生情愫。但越狱岂是儿戏,情感与理智,爱情与自由,印昊该如何取舍?三百个男人的虎视眈眈,危机遍布的艰苦环境,重重守卫下的金汤监狱,女主身份暴露后又该如何生存?在炎荒这种特殊环境下的爱情能否开花结果,他们的命运又该走向何方…… 作者构思奇特,文笔流畅,情节跌宕起伏,阅读时既有快感,又让人为女主捏一把汗,实在是精彩纷呈不可错过的好文。
 
  第一章
 
  外面传来脚步声,额头冒着汗的米良却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后颈还隐隐发痛,那是之前被人用手刀弄晕留下的后遗症,被五花大绑的肢体因为绳子勒得太紧而血流不畅全身发麻,内心深处的恐惧让她往墙根再缩了缩。
  脚步声更近了,在她身边停下,头顶的木板和杂物被掀开,猝然的光明让她有点不适应,一直手将她拉起来让她坐在地上,不轻不重地拍拍她的脸,“醒了?”
  站在米良面前的是一个挺拔的年轻男人,二十几岁的样子,米良敢打包票他比学院足球队身高一米八五的足球队长还要高,他穿了黑灰色的衣衫,样式不是米良知道任何一个朝代的服装,布料看起来粗糙耐磨,沾染了一些灰尘,衣袖被卷得高高,裸-露出泛着蜜色光泽的皮肤。
  男人蓄了长发,随意地绑在脑后,脸部线条还算柔和,鼻梁高挺,乌黑的眸子透过长长的睫毛发出摄人心魂的亮光,正灼灼地看着坐在地上的米良,威胁道:“老实一点,不然……”
  他没有说后半句,但指了指旁边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意思是不配合就杀了你。
  米良平时亮晶晶的黑色瞳仁中满是惊惧,嘴中被塞了一块破布,忙小Ji啄米地点头表示配合。
  男人的手指算得上修长漂亮,不过指腹有薄茧,擦过米良脸颊时刮得她有点疼,他取走了塞住米良的嘴中的布,蹲在她前方,用审问犯人的语气:“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这个问题今天早上被男人弄晕之前,他已经问过了。米良能怎么回答?她只是去不远处的小超市买点东西,走到马路上,就听到有人在大喊,还有慌乱的叫声,回头一看,后面大楼从墙根处倒塌,倾倒的墙体投下巨大y-in影要砸到米良,米良在被压成Rou饼之前心底最后的声音是:这坑爹的豆腐渣工程。
  不过她没被压成Rou饼,下一秒世界天翻地覆,白日的亮光变成曦白的清晨,淡白微蓝的天空还有几颗疏朗白星,周围黄土沙石,惨淡的荒山在晨曦中没有一丝生气,尽管是清晨,空气却非常干燥,她完全不知所措,乱走了几步,就看到这个男人的身影,正在犹豫要不要向他呼救,他显然看到了她,几步跑过来,捏着米良的肩膀满面诧异,紧接着她就被这个男人一手刀弄晕。
  然后等她被一小碗水泼醒过来,已经被绑得像个粽子一样,一把匕首横在她颈上,这个男人就开始警察审问犯人一样“姓名”“年龄”“何时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米良当时就被吓得要哭了,那匕首黑漆漆的,像是粗铁制造而成,可刀刃却闪着亮光,实打实地锋利,米良猜她可能穿越了,哽咽着说了半天,这个男人似乎不信,后来外面传来声响,他又把她弄晕了,藏在木板和杂物之下,直到刚才米良醒过来他才回到这个屋子,又继续开始审犯人。
  见米良还不回答,男人眼睛眯了眯,眼中闪过危险的光芒,“说,你到底怎么进来的?”
  他在刻意压低声音,米良猜测他不想让别人发现他抓住了她,所以外面有声响他就会弄晕她,以防止她暴露。
  由于恐惧,米良抖个不停,连声音都在哆嗦,“我……不知道……都说了我一眨眼就在这里……”
  米良黑亮的眼珠蒙上一层水雾,一滴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流,她跟他解释说可能是穿越,别说男人不信,就是被绑得像个粽子看了无数穿越小说电视的她也都不太相信,更宁愿相信这是自己的梦,再睡一觉就会醒过来。
  她头摇得像拨浪鼓,“我真的……不知道……我没有撒谎……”
  声音不自觉高了两度,男人连忙捏住她的下颌,用力之大想要捏碎她的骨头,“小声点,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米良连忙噤声,浑身哆嗦得像筛糠一样。
  男人终于松开手,米良的下颌出现两个指印,又看了在地上抖个不停的女人几眼,眉间笼上淡淡y-in影。
  米良尽量缩了缩身体以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过她现在是待宰的羔羊,也没什么好躲的。她呆的地方是一个隔间,地方很小,两三个平米,没有门,放着两把烂木椅子还有其他破破烂烂看不出用途的杂物。透过男人的身体米良看到外间的墙壁,紧挨着墙壁的是一张床,好像没有人住,因为上面没有被褥之类,床板上面还放着一只碗。从她的位置到那面墙也不过只有三四米,因此外面的房间也不大。
  男人大概意识到自己问不出自己想要的东西,暂时停止了审讯工作,坐在外间靠墙的地方一个人在深思,目光不时看一眼小隔间的米良是不是老实地呆着,如果米良敢动一下他就递过来一个“你在找死”的眼神。
  米良所在的城市在夏季有火炉之称,不过米良觉得这个屋子才是真正的火炉,像有人在地下烧了柴火,烤的这个屋子又热又闷,连那个男人都把袖子Lū 得老高。米良出门的时候穿了一条过膝的连衣裙,此时白皙的胳膊已经被绳子勒出红红的痕迹。
  过了一会,男人端了一碗水慢条斯理地喝,米良看着他喝水的动作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她渴了,嗓子都在冒烟,这里真的很热,额上冒出大颗大颗的汗水,身体需要补充水分,但她不敢开口向那个男人要。
  不过也许她的动作太明显,那个男人走了过来,他手上碗中还剩了少许水,斜着碗向米良示意。
  米良连忙凑过去,嘴巴挨着碗沿迫不及待将碗中剩下的水喝下去,唯恐浪费一滴。
  水不多,两口而已,米良觉得不够,但她还是友好地说了一声:“谢谢。”
  男人没有任何反应,回到刚才的位置坐着,过了一会开始闭目养神。米良怀疑他睡着的时候,轻轻动了动身体,发出细微的响声,那个男人眼睛倏然睁开,发出锐利的光芒看着米良,极为不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