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这个锅我背了! by:三千大梦叙平生(二)

时间:2018-04-19 18:19标签: 系统 重生 快穿 穿书
第48章 名垂青史的j-ian佞 吓走了传旨的太监, 苏时关了正门坐回桌前, 展开卷在桌上的圣旨, 悠闲地翻看着里面的内容。 不承认不否认,态度强硬作风霸道,这次的表现不错, 锅大概能稳了。 他这次的身份是轩朝右相陆璃, 十七岁中举入仕, 二十三岁升任右相权倾朝
 
第48章 名垂青史的j-ian佞
  吓走了传旨的太监, 苏时关了正门坐回桌前, 展开卷在桌上的圣旨, 悠闲地翻看着里面的内容。
  不承认不否认,态度强硬作风霸道,这次的表现不错, 锅大概能稳了。
  他这次的身份是轩朝右相陆璃, 十七岁中举入仕, 二十三岁升任右相权倾朝野,今年才过而立, 把持轩朝朝堂已经五年。
  五年间,陆璃手腕强硬,打压异己, 无数能臣志士被贬谪驱离, 朝堂渐被纳为一家之地。
  自此,陆璃日益骄横跋扈, 甚至不复对先帝恭谨尽忠。三月之前甚至纵兵闯入后宫,手刃先帝贵妃,逼死左相全家八十余口。先帝被气得大骂乱臣贼子, 当场吐血昏厥,在病榻上缠绵三日, 终于不治殡天。
  乱臣贼子做到了这种地步, 自然成了众矢之的。
  先皇驾崩, 太子继位。趁着朝堂动荡之隙,尚未及冠的新帝以雷霆之势出手, 联合皇叔宋戎内外夹击,将陆璃一举软禁在相府中,只待朝堂定罪,择日下狱处死。
  独揽朝政、只手遮天,残害忠良倾轧后宫,骄奢跋扈,早已有不臣之心。
  还是头一次亲眼见到这么多的锅。
  苏时深吸口气,欣慰地合上圣旨,感动得几乎热泪盈眶。
  “右相,摄政王来了。”
  府上的下人都已被他提前散去,剩下的都是宫中派来的御林军,虽然仍对他以旧职称呼,语气却实在算不上有多恭敬。
  苏时目色淡下来,随手把圣旨搁在一旁,漫不经心:“不见。”
  话音才落,门已经被从外推开。
  天色已经黯淡,门口立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默不作声地望着他,面目都落在y-in影里,看不清神色。
  苏时挑眉,索x_ing施施然向后靠去:“摄政王既然要闯进来,何必多此一举?”
  宋戎没有进门,抬手扶住门框,目光落在那张格外清秀俊逸的面庞上。
  从皇子们开始夺嫡那天起,他就奉君命率军出征,先帝在位十年,他也在外征战了整整十年。
  对眼前这个人的印象,是和记忆里早已模糊的京城盛景联系在一起的。
  那天他刚从军营里出来,一身的粗粝沙土,正遇上新科状元跨马游街。前呼后拥欢声雷动,年轻得过分的状元郎穿着灿红官袍,一身华彩,却丝毫遮不住浑身的清雅脱尘。
  他的目光落在那双熠彩琉璃的眼睛上,手下马缰不觉稍松,战马被炮仗一惊,险些就与仪仗交错相撞。
  高头大马人立而起,街旁一片惊呼,儒雅斯文的少年状元眼中却反而亮起异彩。身形纹丝不动,依然稳稳坐在马鞍上,双腿用力夹紧马腹,手中缰绳回拉,轻轻巧巧就让硕大的马蹄让过路旁摊位,重新落在平整的官道上。
  震耳的欢呼压着惊慌的余音响起来,少年转向他,眼里依然是一片明亮笑意,朝他遥遥拱手,回身向街头继续策马前行。
  那之后不久,他就第一次率军出征。世界只剩下金戈铁马、热血凉锋,那个身影和繁华的盛京一起被封存进记忆里,转眼已过了十三年。
  十三年,他从当年无权无势只知练兵的皇子,变成了战功赫赫的皇叔摄政王,对方也已经从那个跨马游街的少年状元,变成了权倾朝野一手遮天的右相。
  可那张面庞却像是没有被任何风尘沾染过,和记忆中交错重叠,叫他的目光不觉缓下来,朝屋内一拱手。
  “右相,宋戎求见。”
  依然恭谨的语气才落下,屋里的人身形就忽然微僵,一身的清冷高傲瞬时一滞,目光如电般扫过来。
  那张面孔原本是极显清俊精致的,眉眼蓦地挑起陌生的凌厉弧度,却反而平白在原本的温润中添了一抹妍丽亮色,仿佛染血神兵锵然出鞘。
  宋戎屏息,目光落在那一双眼上,心口怦然。
  两道视线在黯淡下来的光线中碰撞交错,几乎带出金铁交鸣的声响。
  片刻,陆璃敛容拂袖,起身朝里屋走去,语气清清淡淡:“不见。”
  “放肆!你如何敢跟摄政王——”
  一旁的御林卫眼中几乎冒出火气,忍不住厉声呵斥,却被宋戎抬手阻住。
  “你给皇上的回复我看了,这样下去,你不会有半分生路。”
  宋戎依然站在门外,目光落在他的背影上,语气诚恳:“你一言不辩,我知你心中有怨愤不平——”
  “成王败寇而已,摄政王多虑了。”
  一听对方的口气,苏时就忽然生出了事情要糟的熟悉预感,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
  这个世界的主角是那位新即位的皇上,陆璃的故事不过只是个开局。
  那些罪名的确是世人误解,却没有一桩是空x_u_e来风。陆璃确实做过那些事,结党,专权,摄政,逼宫——他做尽了一个乱臣贼子能做的所有事,才终于将一个几乎倾颓的朝堂重新勉强撑起不至倒塌的构架。
  五年前,左相嫡女入宫,从此后宫专宠一人,朝堂赏罚只凭柳贵妃枕边一句话。左相柳山看似谦和方正,却借宫中之势大肆敛财,甚至将手伸到了前线赖以为生的军饷之上。
  陆璃在宫门外长跪三日,苦谏不从,呕血昏迷复醒,忽然抛了清高傲骨,抛了慷慨热血,学着媚上欺下的样子一头扎进官场,从此官运亨通,不过三年就已位列右相。
  右相人人巴结,进门就要两锭金子。贪墨刮敛来的钱财,一半砸在了前线的军需,一半暗中尽数散给了那些远避江湖的落魄忠臣。
  那些忠诚志士、能臣干将,都被他借由轰出京城,贬谪进不惹眼的乡县,才躲过了朝不保夕的杀身之祸。
  左相渐觉威胁,令柳贵妃劝老皇上易储废立,改太子为柳妃幼子。陆璃接废太子诏,率相府亲军直入皇宫,持剑挟持柳贵妃,请命先帝改诏。
  玉玺印落,长剑饮血,生生吓死了久居深宫的老皇帝。
  这些事都在陆璃死后才被新皇逐步发觉,于是赦免陆家重罪,召回贬谪臣子,励精图治裁撤冗官,轩朝中兴由此开端。陆璃牌位也被重新请入宗庙,世代受香火供奉。
  ……
  苏时把剧情简介从头到尾翻了三遍,都没找到摄政王三个字。
  宋戎见他不语,语气越发和缓下来:“我常年征战在外,朝中事务一应不详,今日登门,只为请教朝中过往。”
  听到这一句,苏时不觉微微挑眉,才忽然对上号,想起了这位摄政王究竟是什么人。
  小皇叔宋戎,少年时就开始领兵征战沙场,京城都没回来过几次。虽然位居摄政王,其实却从未贸然干政,待太子继位立稳脚跟,就谢却王权重新领兵出征。最后殁于沙场,棺椁归京,皇上出城亲迎三十里厚葬宗庙,子孙世代享王侯之例。
  宋戎不是个多有心机的人,这个摄政王的位子落到了他的头上,也实在有些机缘巧合。
  那时老皇帝要立柳贵妃幼子,为了堵住朝中众臣之口,才把摄政王的帽子塞给了这个年富力强又好糊弄的弟弟。结果刚下诏就被陆璃拎着剑逼宫改诏,才改了废立太子的诏书,陆璃就顺手把柳贵妃给捅了。
  太子换了回来,摄政王却没来得及撤,遗诏原样奉出,宋戎就被从前线千里急召了回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