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美男十二宫/全美男后宫+番外 作者:逍遥红尘(一)

时间:2018-08-07 15:43标签: 重生 平步青云 春风一度
旧梦无痕 低低的喘息,极度压抑破碎的从喉咙里逸出。 清凉如玉的身子,温滑细腻凝脂在我火热的掌心下微微颤抖 他的凉,我的滚烫,交织着 掌心下的身体,沁着薄薄的汗意,如丝绸上的珍珠般,柔柔的,寒中带暖 他的身子,也如珍珠般,莹润玉光,黑夜中我清晰的
 旧梦无痕
 
  低低的喘息,极度压抑破碎的从喉咙里逸出。
  清凉如玉的身子,温滑细腻凝脂在我火热的掌心下微微颤抖
  他的凉,我的滚烫,交织着
  掌心下的身体,沁着薄薄的汗意,如丝绸上的珍珠般,柔柔的,寒中带暖
  他的身子,也如珍珠般,莹润玉光,黑夜中我清晰的能看到他的表情,他所有的美丽
  “沄逸……”我轻叹着,舔吮上他冰白的唇,“我,我怕伤了你。
  是的,我在颤抖。
  我抚摸他身子的手在颤抖,怕他在我掌心的热度中似冰雪消融
  我亲吻他的唇在颤抖,怕损了他完美的肌肤
  就连此刻,覆在他身上,我都不敢用力
  “你也会害怕吗?”他的手,勾上我的颈项,在满溢的香气中勾划着我的唇,叹息如羽毛轻刷,“我没有那么弱……”
  s-hi濡的小蛇,滑过他的颈项,游移在他的耳畔,我的声音,已然失了节奏,“沄,沄逸,我,我想留到新婚之夜。”
  长长的睫毛颤抖,他笑了。
  白雪消融,水波漾月色,寒与暖,在他身上奇异的交融
  “楚烨……给我!”
  “沄逸,你是我的,等我娶你!”
  ——————
  都说十二是一个整数,所以喜欢圆满的人都喜欢用十二来代表一切,什么十二分的满意,十二分的开心,就连时辰都是一天十二个,还流传着天象十二宫代表着十二个时辰,也代表着圆满,不知道人生的圆满,要十二个什么?
  十二个时辰中,我最爱夕阳西下的那个时候,看漫天云霄,看残阳如血,独坐峰头远眺群山,手执一杯冷酒,噙着冷冷的笑,等待着黑暗渐渐的掩盖一切苍翠,空气中弥漫起萧索的气息,让那余晖打在身上,随后被冰凉取代。
  一场午睡一场梦,居然是场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春梦,冷是表面,内心的隐疼才是真实。
  我一定是太久没有男人了,不然怎么会想起他,想起那次缠绵?
  深呼吸,吸入冷冷的空气,平静着身体里的燃烧着的火焰,我将目光远眺,放在群山间。
  天暗了,我的眼睛也亮了,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工作就要开始了。
  我不是打更的,那太侮辱整夜不睡尽心尽力的打更大姐了。
  我也不是城头的守卫,那更对不起为国为家尽忠职守的将士了。
  “喂,日,你已经窝在这里两个月没开工了,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穿我的,到今天已经是三百六十七两零五个铜板了。”身后脚步沙沙,带着一股独特粘腻的嗲声,在不远处停下。
  是夜,我连头都不用回,能如此靠近我却又在不经意间让我听到她的声音,还来不及出声,她已停在我所能容忍近身的最边缘,发出无害甜腻的嗓音。
  我手指一动,酒杯回旋,以电光般的速度飞向身后,直击她的面门。
  “哎呀……”假的不能再假的声音,她斜斜的慢慢歪倒,血红色的艳丽长裙划出比残阳余晖更美丽的风景,如满天云霞一般的飞舞,慢慢归于平静,再见人时,已是身躯半倚着大石,秀发长垂如瀑,娇艳半开的玫瑰花c-h-a在鬓边犹带水气。
  雪白修长如白玉雕成的手指在杯沿一划,两指间戏法般多了一粒龙眼大小的珍珠,“日,你比以往大方了不少呀。”腻声中,笑意十足,“似乎是上一次我们在那个城守家里偷来的两件宝贝之一吧,这么快‘夜明珠’就给我了,是不是身上没银子了?”
  对,我的职业,是走千家盗万户的贼。
  不是雅贼,我不偷香窃玉,我就是个十足十偷银子的贼。
  对面这个女人,就是我的搭档。
  “为什么你喊我的时候不能加个前缀?单喊一个日字听着怪怪的。”我抽抽嘴角,勾勾手指。
  她意会的手指一动,不知从哪变出一个白瓷的酒壶,滴溜溜的朝我飞来,“你想我喊什么?日姐姐?日妹妹?有差别吗?反正你我都是女人,没人会想歪。”
  好吧,我承认,没差别。
  这个女人,x_ing格比我张扬,打扮比我花俏,行事比我乖张,有时候我都觉得日这个字比较适合她而不适合我。
  当然,她也有极会隐藏的一面,合作到今天,我除了那身大红袍外,看见的只有一张黄金面具,那面具下的容颜,从不曾窥探过半分,比起我大大咧咧的露着脸,她比我更懂得保护自己。
  两年前,我因为囊中羞涩而窜入一个富户家里准备窃点盘缠‘劫富济贫’一下,正偷的开心间,心中的警兆让我弹出飞刀的同时回首。
  梧桐树间,飘飞的红衫像盛放的玫瑰花海,金色的面具反s_h_è 着月色的冷冷银辉,白玉手指尖轻拈着我的飞刀,那甜腻的嗓音轻轻的传入我的耳内,“你是我见过的轻功最好的人,下手也够狠,可见舔过血,不如我们合作,我踩点你下手,有银子偷银子,没银子偷人,怎么样?”
  她所谓的偷人,既不是裹着个大活人偷,也不是勾搭别人家的大爷小爷,而是偷人头,半夜三更,小刀一挥,血吹落,钱入帐。
  说起来,我们似乎捞过界了,连人家杀手的行当也抢了,不过我杀的都是该杀的,偷的也是该偷的,所以我们应该光荣而伟大的被称之为——侠盗。
  侠盗不侠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很多人被我们吓到,生怕被我们惦记上家产,提到‘日夜双鬼’就咬牙切齿,虽然每次我们留下的名头是‘日夜双侠’。
  双未必是一对,也代表两个,我和夜从未问过彼此的来历,所以我们只是各自独立的两个人,有时候不知道比知道好,这是我和她之间的默契,守着自己的领地,小心不侵犯对方,即使在同一个屋檐下。
  大家都是有秘密的人,知道对方的,少不得要拿自己的换,而我,没有换的打算。
  我轻轻的含下一口酒,让那柔滑顺着喉咙滑入腹中,半眯着眼感受着风中丝丝清凉寒意,“有没有不关你的事,反正给你抵账。”
  她手指拈着那粒珍珠把玩着,看r-u白光晕在她手指间飞快的旋转,看那修长眼花缭乱的玩着花俏,让人无法忽略那葱白细嫩的手指间会蕴含着怎样的力量。
  这是一双美的毫无瑕疵的手,似最上等的白玉雕成,泛着透明水嫩的光泽,柔软时能轻易挑开天下间最难的锁,坚硬时两只手指轻巧捏碎武林高手的脖子。
  不过,夜是女人,在这个女子为尊,主家在外的世界里,她这双漂亮的胜过男子的手只怕得不到半点羡慕,只会换来嘲笑——手上无茧,怎能持家养夫?
  “给我抵账?”她轻飘飘的吹了口气,手中的珍珠顿时失去了踪迹,“那也只够还你之前的债,刚才那壶酒另外给。”
  “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夜明珠’。”我头也不抬,捏着手中的酒杯细细品味。
  “你欠我的可是三百六十七两黄金,五个铜板算我大方点,免了。”手指一动,一个巴掌大的金算盘摊在她的掌心中,“‘夜明珠’本该在千两黄金的价位,但是是赃物,还是官脏,只能算五成价,我帮你出手再抽一成,只能算四百两黄金,之前你已经喝了我两壶‘碧落泉’,一壶二十两黄金,你还欠我七两,又拿了一壶,再欠二十两。”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