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成为男主退亲未婚妻以后 作者:白日上楼(上)

时间:2019-08-12 11:30标签: 欢喜冤家 仙侠修真 相爱相杀 强强
文案: 上京第一美人郑菀,有个权倾朝野的首辅爹,有个琅琊王氏的贵族娘,骄傲得活了十六个年头。 一朝梦醒,发现竟然自己活在了一本叫《剑君》的书里。 而当年那个被她悔婚、被她打的小乞丐,则是书中男主角,注定要飞升成仙,成为天上天下第一人。 她郑菀
  文案:
  上京第一美人郑菀,有个权倾朝野的首辅爹,有个琅琊王氏的贵族娘,骄傲得活了十六个年头。
  一朝梦醒,发现竟然自己活在了一本叫《剑君》的书里。
  而当年那个被她悔婚、被她打的小乞丐,则是书中男主角,注定要飞升成仙,成为天上天下第一人。
  她郑菀,则成了书中即将要家破人亡、凄惨而死的未婚妻女配。
  郑菀:……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撩他,撩他,再撩他,作他j-i犬升天的凡间j-i犬啊。
  ——
  崔望以为,这一生,唯有剑。
  直到某一天,他遇到了一个好逸恶劳、虚荣傲慢的女人。
  ————————————
  排雷:
  1.女主天生作j-i,ng,非善男信女;男主天道亲儿子,苏炸天汤姆苏杰克苏各种苏。
  2.修真流~
  3.一切私设跟着作者转,不喜点X。
  ——
  等级设定:
  入元境——守中境——玉成境——知微境——无妄境——妙法境——无相境——还虚境——合道
  内容标签: 强强 欢喜冤家 仙侠修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菀/崔望 ┃ 配角:略 ┃ 其它:略
  作品简评vip强推奖章
  郑菀作为上京第一美人,有个权倾朝野的首辅爹,有个琅琊王氏的贵族娘,一向活得很骄傲。谁知,一觉醒来,发现竟然自己活在了一本叫《剑君》的书里。而当年被她郑家悔婚的小乞丐,是未来注定要飞升成仙的无情道主崔望。面对注定要迎来的凄惨而死的结局,郑菀决定抱大腿自救,最终也飞升成仙、成为人生赢家。
    本文行文流畅,文章张弛有度,甜虐相结合,人物成长脉络清晰,感情细腻、过渡自然,有缠绵悱恻、亦有温暖澎湃。
 
 
第1章 一梦醒
  “郑小娘子,您看,这可是出自河西金家新出的云锦,二十个织娘耗费整整一月才能皴染出这么一匹,如烟似雾,穿您身上,保准谁也比不过!”
  上京城最大的绸缎铺掌柜,塌肩弯腰地对着一位小娘子,笑得一张老脸都皱成了菊花。
  他说这话,可是发自肺腑,半点不掺假。
  天下谁人不知,荥阳郑氏嫡长一脉至今只得一女,如珠如宝地养到大,那是珍馐玉馔供着、绫罗绸缎堆着都嫌怠慢的玉人儿。
  更别提郑小娘子的父亲,是大梁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首辅大人,其母出自琅琊王氏,虽说如今世家没落,可到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就这样一位车架出行,连公主都会避让的贵女,两个月后还将嫁给大梁朝未来最尊贵的主人,做皇家造册的太子妃——
  上京哪家闺秀,提起这位郑小娘子,不是又羡又妒,恨不得以身代之?
  要掌柜的说啊,这世上,就是有被老天爷捧在手心宠的福人儿。
  只是今日这福人儿看上去兴致不高,她随手翻了翻呈到面前的布匹:
  “就这些了?”
  “就这些了。这次的云锦统共就到了两匹,一匹给容沁县主得了,剩下一匹,就在这儿了。”
  “容沁?”
  郑菀皱了皱眉鼻子,又让她先得了去,“罢了,掌柜的,包起来。”
  虽这天青碧着色过浓,沾了些许尘气,可到底比她手头那些来得出挑,后日就是上林宴,要让容沁拔得头筹去,反倒不美。
  掌柜的暗自咋舌,这一尺布一两金的云锦,到郑小娘子这儿,不过成了凑合。可思及郑首辅宠女儿的劲,又觉得理所应当,连南海明珠都可以用来当弹珠顽的主儿,也岂会在意区区一匹云锦。
  侍女拿着钱袋子去结账,郑菀就坐桌前品茗。
  出门前还风和日丽,此时却雨淅淅风渐渐,一层层雪泼墨一般洒下来,不一会就将街边的路面裹上了一层银霜。
  郑菀还在窗边发现了一只冻得瑟瑟发抖的小雀儿,正想开窗放进来烤一烤,却见镇国将军府的马车“吁”地一声,在楼下停了。
  昨日才在女学见过的蒋三娘子下了马车,不一会就消失在了转角。
  这是要上来了。
  锦绣庄一楼接待男宾,二楼接待女宾,专辟一道楼梯供女宾上门,看蒋三娘子这架势,怕是专门来寻她的。
  郑菀慢悠悠地抿了一个杯口,果听楼梯一阵轻响,蒋三娘上来了。
  “菀娘,我正寻你。”
  郑菀不知自己何时与蒋三娘子有了交情,勋贵和世家在朝堂上向来是两个派系:
  “三娘子寻我何事?”
  “今日朝会,圣主新封了一位国师,首辅大人似与国师不睦,当堂提出反对,让圣主罚跪在了安雎门。”
  安雎门可是犯了大错的罪臣所跪,若不是见弃于圣主,怎么也轮不到一国首辅去跪。
  蒋三娘子想到方才见闻,嘴角的幸灾乐祸便掩也掩不住,说不得……这未来太子妃的位置也保不住。
  “国师?”
  出乎她意料是的,郑菀除了脸色略略苍白些,表情殊无异色,一双琉璃瞳睇着她,“什么国师?”
  大梁朝自开国以来,可就没听说过有这个官。
  蒋三娘子一时被她气势所压,竟乖乖地将话倒了出来:“……据说,这崔国师是有大造化的,跟道观里那些沽名钓誉的神棍不一样……圣主很是信任他。”
  郑菀却没蒋三娘所想得那般平静。
  “国师”二字,堪堪落入耳里,仿佛沉沉的滚石,压得她心口一阵发疼,郑菀知道,她心绞痛的老毛病又发作了。
  她打小就有这毛病,御医请了很多回,回回都查不出病因,只道“郑小娘子身康体健、无任何不足之症”,而巧合的是,她这心疾每每发作,都与切身有关。
  据母亲所言,这事最早要追溯到她三岁,父亲本谋了个外放的差事,因她突发心疾,不放心生生多留了一月,就这一月内,城外突发雪崩,压死压伤了许多人,算算如果正常上路,她父亲恐怕也在那一拨人里。
  母亲后怕,父亲从此后却对她越发宠爱,常抱着她口称“福星”。
  郑菀下意识握住了腰间的玉佩:
  “我父亲呢?”
  “……首辅大人如今还跪在安雎门外,听说要跪足整整五个时辰……”
  五个时辰?岂不是得跪到晚上?
  暖玉的温度从掌心一路攀援向上,开始缓解她的疼痛,自郑菀有记忆起,这块玉佩就一直伴在她身边,心疾发作时,唯有握着它,她才好过些。
  不耐再与蒋三娘子纠缠,郑菀叫来侍女,直接登车去了安雎门。
  安雎门就位于皇城第二进,连接内外宫,在此门前罚跪,官员们进进出出都可得见,莫说是一国首辅,便是对七品小官,也是丢尽脸面的大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