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闺中媚(重生) 作者:六喜桃(下)

时间:2019-08-13 10:43标签: 甜文 宅斗 重生 情有独钟
第58章 元夕(上) 正月十五元夕节,乃上元天官赐福之辰。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 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为春节的最后收尾,也是大地回春的开始。这一天,家家户户皆热闹庆祝,故亦称小过年。 大燕朝平日里实行宵禁,夜晚禁鼓一响便禁止百姓出行,若有人犯夜
第58章 元夕(上)
  正月十五元夕节,乃上元天官赐福之辰。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
  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为春节的最后收尾,也是大地回春的开始。这一天,家家户户皆热闹庆祝,故亦称“小过年”。
  大燕朝平日里实行宵禁,夜晚禁鼓一响便禁止百姓出行,若有人犯夜则要受处罚。唯独在上元节之际,天家特许开禁三天,称为“放夜”。
  上一世,顾熙言未出阁的时候,年年都要去赏花灯,这一世重生,细细数来,也有数十年未曾见过元宵盛景,故而一早便求了萧让,在上元节这日晚上一同去看花灯。
  ……
  上元节当夜。
  马车尚未行至朱雀大街,已远远听闻人声鼎沸,等行至街前,顾熙言撩开车帘一看,竟是被眼前的景色惊艳的移不开目光。
  只见朱雀大街两旁处处张灯结彩,万盏彩灯垒成灯山,游玩观灯的百姓更是不计其数,盛况空前。
  朱雀大街尽头设有元宵庆典,其中丝竹管弦,歌舞奏乐,表演者达千余众。
  街道两侧每逢百步,便设有一座宫中御制的巨型灯楼,远远望去,每座灯楼高百尺,极为壮观。
  二十来座灯楼分布于道路两侧,金光璀璨,宛若琼楼玉宇,天上人间。
  顾熙言看的满心欢喜,等马车停稳了,扶着萧让的手下了车,登时便想拉着男人往那灯楼面前奔。
  不料,萧让手上一个用力,竟是把顾熙言拉回了怀里。
  上元节期间,百姓们在夜间肆意出门游玩,通宵达旦,就连平日子待字闺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们也可以毫无顾忌的出门赏灯玩乐。
  故而,历朝历代上元节开禁,街上人流如织,适龄男女不期相遇,极易一见倾心,产生爱慕之情。
  只见萧让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张面纱,亲自给顾熙言带上,直把明艳动人的小脸儿遮了个严实才作罢。
  今日出门之前,顾熙言细细打扮了一遭——小脸上妆容j-i,ng致,浅罗兰紫色的袄裙素净雅致。虽说顾熙言梳着妇人发髻,不会有男子上前来表达爱慕,可萧让也不愿叫外男将她的容貌看了去。
  这面纱轻薄,带上去倒是没什么不便之感,顾熙言扯了扯面纱,不满的冲男人道,“若是有旁的女子盯着侯爷看,又该如何呢?”
  今日萧让穿了身鸦青色圆领锦袍,外加一件墨色织锦大氅。男人身量本就高大,样貌又生的惹眼,如此往人群中一站,更显英武清隽,真真是应了那“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傀峨若玉山之将崩”之语。
  萧让神色疏朗,伸手摸了摸顾熙言的鬓发,薄唇溢出一丝笑来,“看不看是旁人的事,夫人只需记住,本候的眼中只有夫人一人便够了。”
  顾熙言瞥了面前那俊朗的男人一眼,软软嗔道,“巧言善辩。”
  萧让把美人儿拥在怀中,眸中笑意更胜,“只对夫人一人巧言善辩。”
  ……
  天上明月高悬,地上彩灯万盏
  以朱雀大街为中轴线,四散开的大街小巷里,茶坊酒肆林立,皆是灯烛齐燃,锣鼓声声,鞭炮齐鸣,百里灯火不绝。
  街道两旁挂着的五色灯盏上描绘了各种人物,舞姿翩翩,鸟飞花放,龙腾鱼跃。顾熙言一脸心细,看的目不转睛。
  此处游人如织,来往匆匆,只见高大俊朗的玄衣男子紧紧把带着面纱的紫衣美人儿护在怀中,身后跟着两个带刀的英武侍卫,并两个穿锦簪花的大丫鬟,一行人浩浩荡荡,一看便是高门大户之家。
  再往前面行去,便是歌舞百戏的表演之所,有击太平鼓的、踩高跷的、舞龙灯的、舞狮子的……各类技艺杂耍鳞鳞相切,乐音喧杂之声远飘十余里。
  一行人边赏边走,忽闻前方热闹非常,侍卫流云上前探看了,才知道原来是一处投壶的场子。
  这类投壶、s,he箭、套圈的游戏,本是平民百姓逢年过节玩乐的生意营生,所设彩头也不过是是一些小打小闹的不值钱的玩意儿。
  可那陈列着各种着彩头的柜子里,偏偏放着一盏纸糊的月白色的兔儿提灯,通身画着兰芝香草,看上去颇为憨态可掬。
  顾熙言看了两眼,只觉得那兔儿可爱的紧,还摇着着萧让的胳膊让男人看。
  萧让看美人儿眼中的贪恋神色,当即叫流云上前问了那摊主游戏规则,顺便买了一打投壶用的短箭来。
  萧让久经沙场,身经百战,不禁剑法高超,一张玄铁大弓更是使得出神入化,在战场上向来是百步穿杨、箭无虚发的厉害角色。
  只见男人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数箭掷过去,声声入壶,四周围观的群众见状,不禁爆发出叫好声连连。
  顾熙言站在男人身边儿,看着一支支短箭落入壶中,拍着手开心不已。
  等萧让投完所有短箭,竟是百发百中,无一失误。
  既是出来做这等营生,便要愿赌服输,那投壶场子的摊主摊主见状,只能欲哭无泪把两人领到陈列彩头的柜子前挑选彩头。
  摊主哭丧着脸,直勾勾地看着那柜子上寥寥几件略微值钱一些的金银器物,满心都是不舍得。
  不料,英俊高大的男人只指了那只纸糊的兔儿灯,示意摊主取了来。
  那摊主愣了一愣,忙满面喜色地提起兔耳灯双手递了过去,连声谢道,“多谢老爷体恤。”
  萧让将那兔儿灯,转身递到了身后的白衣蒙面的美人儿手中。
  顾熙言握着手中的兔儿提灯,笑意盈盈地仰头看着男人,满心都是柔情蜜意。
  ……
  上元之夜,除了又各色彩灯之外,朱雀门外还奉御命燃放各色焰火爆竹,以庆贺佳节。
  只听“砰砰——”数声巨响,天空顿时绽开数朵盛大的彩色焰火,一时间,天上地下金碧相s,he,锦绣交辉。
  看了焰火,再往前走,便到了猜灯谜的地方。
  此处以五色彩绳编织成网,挂着不计其数的彩灯,彩灯之下,又用细绳系了成百上千条谜语,悬挂在于街道上空,任人猜度,
  顾熙言和萧让两人挽着手从挂着灯谜的彩绳下穿过,偏偏顾熙言眼尖,突然撒开拉着男人的手,冲到灯谜下方一名男子的身后,伸手重重在男子的肩上拍了下。
  冷不丁被顾熙言挣脱了手,又见她那颇为大胆的举动,萧让当即便沉了脸色。正准备上前,不料那被拍了肩膀的男子回头,竟是顾熙言的长兄,顾昭文。
  原来,那日顾、杜两家家长和媒人在杜府相看,顾昭文和那杜氏嫡女竟是一见倾心。
  依照大燕朝的礼法,男子女子定亲之后,成婚之前,均要避嫌不能相见。
  可巧,如今刚好赶上这不忌礼数大防的上元佳节,顾昭文和那杜氏嫡女偷偷约好了,趁此佳节出来相聚,以慰相思之情。
  话说,那顾昭文和杜氏嫡女正郎情妾意地红着脸猜灯谜呢,冷不丁被自家小妹逮了个正着,顾昭文面上红红,面色万分局促尴尬。
  “哥哥!”
  顾熙言笑的古灵j-i,ng怪,上前和顾昭文打了招呼,又和杜家嫡女见了礼。
  拿杜家嫡女也是名门闺秀出身,如今被未来妹妹当面逮到私会未婚夫,当场便羞涩难当,红云蔓延到了耳根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