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闺中媚(重生) 作者:六喜桃(上)

时间:2019-08-13 10:45标签: 甜文 宅斗 重生 情有独钟
一 上一世,顾熙言被迫嫁给手揽大权的平阳侯萧让。 身为侯门正妻,她声名狼藉,不得平阳侯宠爱,被白莲小妾百般欺侮,独守空房十年,膝下没有一子一女,最终惨死在起义军的乱刀之下。 重生回到十年前,她幡然醒悟,步步为营,下定决心要和她那权倾朝野的夫君
 一
  上一世,顾熙言被迫嫁给手揽大权的平阳侯萧让。
  身为侯门正妻,她声名狼藉,不得平阳侯宠爱,被白莲小妾百般欺侮,独守空房十年,膝下没有一子一女,最终惨死在起义军的乱刀之下。
  重生回到十年前,她幡然醒悟,步步为营,下定决心要和她那权倾朝野的夫君萧让搞好交情。
  这一世,她不惜落个“红颜祸水”的名声,也要牢牢把他握在手心里。
  二
  某日。
  平阳侯府,凝园正房。
  轻纱帐幔外影影绰绰,传来萧让如金玉一般清隽的声音:“……主母年纪小,体质弱。平日里可多进些食补调理着身子。”
  躺在锦被里的顾熙言欲哭无泪,浑身酸痛如同被碾过一般——她好的很!哪里需要吃什么食补!是他需要降降火才对!
  三
  问:娶进门的媳妇儿又娇又软又作,该怎么办?
  天潢贵胄的平阳侯爷勾了薄唇:还能怎么办?拿命宠着呗。
  【肤白貌美娇媚女主×偏执伪君子侯爷】
  【食用指南】
  1、日更,甜爽文。
  2、双C!!!不要被前世假象迷惑!!
  3、剧情慢热,女主智商非常一般,又娇软又柔弱,每天都在哭唧唧。
  3、架空,考据党勿入,三观高贵者勿入,弃文勿告知。
  作品简评:
  上一世,顾熙言被迫嫁给手揽大权的平阳侯萧让。
  身为侯门嫡妻,她声名狼藉,不得平阳侯宠爱,被白莲小妾百般欺侮,独守空房十年,最终惨死在起义军的乱刀之下。
  重生回到十年前,她幡然醒悟,步步为营,下定决心要和她那权倾朝野的夫君萧让搞好交情。
  这一世,她不惜落个“红颜祸水”的名声,也要牢牢把他握在手心里。
  作为一篇重生文,本文情节跌宕起伏,构思新颖,不落俗套。文中对各个人物的刻画生动形象,并非简单的脸谱化描写。作者六喜桃的文笔独到细腻,遣词用典华美,在剧情上更是草灰蛇线,伏笔千里,将闺阁旖旎、情爱悲欢、朝堂风云尽数展现在读者眼前,描绘了一副古色古香的锦绣画卷。
 
 
第1章 重生
  成安三十二年冬,朝廷j,i,an佞判乱,天下盗贼四起,风雨飘摇。
  起义军在盛京城外驻扎了三天,终于攻破城门,杀入京师重地。
  盛京平阳侯府,后院。
  y-in冷潮s-hi的屋子里,顾熙言半躺在冰冷的石炕上,拥着一床破被子瑟瑟发抖。
  这间屋子本是柴房,她被囚禁在这里,已经有五年之久。
  眼下已经是隆冬时节,可这屋中不仅没有炭火取暖,就连可以蔽体的厚被子也没有一条。
  顾熙言额头滚烫,两颊绯红,蜡黄肌瘦的脸庞上依稀可见十年前冠绝京城的容颜。
  她已经高烧不退两天了,再烧下去,只怕等不到平阳侯回京,她就要病死了。她勉强睁开眼,强迫自己清醒起来。
  呵,谁能想到呢?
  谁能想到,侯府后院破败的柴房内,奄奄一息的她,竟然是顾氏嫡女顾熙言,堂堂平阳侯的正妻呢!
  ……
  “叛军进城了!叛军进城了!”
  “叛军杀人了!快跑啊!”
  恍惚之中,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嘈杂的叫喊,似是从侯府前院传来的。
  顾熙言脑子晕晕沉沉,屏息听了片刻,依旧不知所云。她掀开身上的破被子,拖着虚弱的躯体,强撑着一口气缓缓走到门边。
  两扇木门之外,一把漆金铜锁紧紧锁着。
  顾熙言想看看院子里有什么动静,刚趴在门缝上,房门便从外面被一脚踢开。
  她被踢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又跌坐在墙根,动弹不得。
  顾熙言捂着胸口,下意识的抬眼看向门口。
  外头天光大盛,刺眼无比。模模糊糊看去,顾熙文立刻背后一凉——门口两人逆光而立,皆穿着她从未见过的军服,一脸狰狞。
  “平阳侯勾结外贼,我等必将他一家上下屠之而后快!”
  起义军结于草莽,满身江湖野气,一旦进入堂皇富丽的京城,往往烧杀抢掠,荼毒妇女,无恶不作。
  顾熙言重重喘着粗气,看着两人手中还滴着鲜血的长刀,强装镇定,“你们弄错了,平阳侯的正妻何等尊贵,又怎会在此陋室……”
  那厢,乱兵早已没了耐心,上前一刀便刺入了她的心头。
  刀进刀出,血色四ji-an,顾熙言甚至来不及大声惊呼,身上那件破败的衣衫上便迸发出大片血色。
  “这恶妇,竟然还想狡辩!”
  “平阳侯正妻顾氏不守妇道,被平阳侯一纸休书下堂,囚禁于柴房之中,京中谁人不知?
  “如此恶妇死于你我刀下,我等今日也算是替天行道!”
  胸前的深红不断蔓延,顾熙言低头看着,看着,突然笑了。
  是啊,是她自作孽,不可活。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落得如此人人喊打的下场。
  以至于临终之际,身边无一贴心之人,无一能替她挡刀之人。
  胸前血如泉涌,她的意识逐渐迷离。顾熙言笑着笑着,忽然就流出了泪来。
  恍惚之间,一人提剑而来,几招便刺死了两名乱军,把浑身是血的她揽入怀中,大喊,“夫人!醒醒!夫人!”
  望着近在咫尺,却无比虚幻的脸,顾熙言笑了。
  这是……流云?
  她那个绝情夫君、平阳侯萧让的贴身影卫,此刻怎会出现在她眼前?
  胸口又是一阵剧痛传来,她慢慢地失去了意识,陷落在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
  初秋的清晨,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繁花芳菲未尽,夏日绿意未褪。天地之间,腾腾的暑气还未来得及消退。树上的知了有一搭没一搭的鸣叫着,似乎已经预测到了命运的凋零。
  顾府嫡女已经绝食半个月了。
  闺房绣榻之上,锦被轻拢,一位身姿曼妙的美人横卧其上,一块轻纱的手帕覆在她脸庞之上,只露出一张粉若桃花的朱唇。
  绣榻一旁,安放着一块栩栩如生的锦鲤跃龙门冰雕,正一丝一丝往外冒着寒气。
  一排丫鬟刚端着洗漱用的白玉碗盆出了门,靛玉便挑开帘子进了里屋。
  靛玉从食盒里端出一个漆金攒花小碗,轻轻放在小圆桌上,“小姐,冰镇酸梅汤好了。”
  红翡正在一旁的软炕上绣花,闻声嗔骂道,“你这没头没脑的东西!小姐三天没吃饭,这会儿还敢让小姐喝冰镇过的汤水!小姐若是病倒了,你就等着被王妈妈狠狠地责罚吧!”
  靛玉觉得十分委屈,当即掉起了金豆子,“是小姐昨儿个说想喝的……”
  顾熙言伸出纤纤素手,拂落了脸上搭着的轻纱帕子,从绣榻上缓缓起身,柳眉微皱,一双媚眼里全是慵懒,“吵什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