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医手遮天:邪佞王爷诈尸了 作者:路迟迟(下)

时间:2019-09-03 09:47标签: 系统 仙侠修真 穿书 年下
第72章 断去青丝 他硬不硬我不清楚,但是别有居心是真的。 凤昭然愤愤地踩了一脚:不过他想玩,我倒是可以陪他玩玩。 你不是他的对手,你也做不到他那么心狠。 楚云轻淡淡地应了一句,转身看到宋渺眼底满是关切,她只是点头笑了一下,算是打了个招呼。 这丫
第72章 断去青丝
  “他硬不硬我不清楚,但是别有居心是真的。”
  凤昭然愤愤地踩了一脚:“不过他想玩,我倒是可以陪他玩玩。”
  “你不是他的对手,你也做不到他那么心狠。”
  楚云轻淡淡地应了一句,转身看到宋渺眼底满是关切,她只是点头笑了一下,算是打了个招呼。
  这丫头生x_ing直,闹这么一次虽说解气,也难保会让沈镜衣心底不痛快。
  沈家易主,沈镜衣需要凤昭然这个公主的地位来加持,可不代表娶进门会好生相待。
  “可是沈家咄咄逼人,总不能被他欺负了?”凤昭然咽不下这口气,近来运气太差,什么事都落在她的头上,有时候凤昭然真的相信小时候给她算命那个大师,她真是孤煞之命,但凡亲近之人总落不得好。
  “你七哥会帮你处理好的,你要做的,少掺和这些。”楚云轻嘱托一句,听到沈家来人,她也是着急才赶过来。
  果不其然,苦情戏码都安排上了,她来的时候,看到沈镜衣那脚,怕是一时半会好不了了。
  能对自己狠下心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下这些屈辱。
  “那好吧。”凤昭然嘟囔一句,乖巧地拉过楚云轻的袖子,“你说七哥忙里忙外的,不就冷落了你么,啥时候要个小宝宝,我也省得这样无聊?”
  她挑眉,眼角的笑意颇深。
  楚云轻僵了一下,这话题跳跃未免跨度太大,她蹙眉:“想得美,就算是有孩子我也不敢j_iao给你来带。”
  “别嘛,说说什么时候要个孩子?”
  凤昭然催促一句,她就是想瞧瞧,这样两个人能生下什么变态娃娃。
  楚云轻要是知道这死丫头心里的小算盘,指不定都得气吐血。
  “有你什么事,对了,你这院子里清冷了些许,走吧带你去花肆买几株梅花过来。”楚云轻拍拍她的肩膀,今儿闲着无事,就带着凤昭然出去玩玩。
  “宫里什么花都有,去花肆做什么?”凤昭然不解,宫里的工匠都是顶级的,那些花也都是各地进贡来的,绝对是上乘的。
  楚云轻笑笑。
  “花肆前些时候来了个老板娘,听说艳绝天下,这老板调一味香据说可解百优,我好奇着呢,想去瞧瞧。”
  买花不是主要的,去看看那老板娘才是首当其冲。
  京城都传疯了,只是那老板娘x_ing子寡淡,鲜少与人来往。
  凤昭然来了兴致,她去取斗篷,笑着往外面跑去:“我也想去看看,什么解忧,都是唬人的,要不然是以色侍人,要不然就是以香蛊惑人,这种把戏我看得多了。”
  两人谈话间便往花肆去。
  这是城东的一条街,比较偏僻,专门卖些花C_ào鸟兽,楚云轻以前来过一趟这里,只是路过没有进巷口。
  因着季节缘故,开门的小贩不多,他们很快就找到了那家“缘”,门口挂着的风铃上都落了雪。
  楚云轻上前去敲门,屋内有些暗。
  “门没关,自个儿进来吧。”一道沉稳的声音,楚云轻推门进去,屋内有一股奇怪的香。
  闻着特别安神,那女人穿着短袄,露出大长腿,不怕冷的样子,她在点香。
  微弱的灯光落在那女人脸上,楚云轻僵了一下,这张脸,何其熟悉。
  她微微攥着手,低声道:“阮檀?”
  “嗯?”老板娘应了一声,本是慵懒地靠在柜台处,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不由得来了兴致,“你是?”
  “你不认识我?”楚云轻微微一怔,面前这个人,她再熟悉不过,前世被称之为“特工尤物”的阮檀,居然也在这里,难不成她也穿越了。
  可言谈之间,阮檀好像并不认识她,她只是蹙着眉头:“我都这么出名了么,也是,前些时候京中贵妇人来了不少,两位衣着不凡,定然也是慕名而来,只是我这小店,讲究一个缘字。”
  她抖落手里的灰,将点好的香放入坛子中。
  凤昭然四下转了一圈,不由得感叹一句:“这些花,怎么都能活?”
  她趴在架子面前,看一个个透明小花盆里面栽种的花,都不是当季的,她凑近一些,发现那里面都是水,没有根的花居然能开得这么娇艳。
  “姑娘要是喜欢,不如带一株走,看看是否有缘。”
  阮檀笑言,在桌前落座,她看了楚云轻一眼,又看了凤昭然一眼。
  “姑娘眼底清澈,大抵不曾有什么烦扰,倒是这位姑娘。”阮檀看向凤昭然,“你我有缘,想试试么?”
  凤昭然怔了一下,心下好奇,这个店处处透着奇妙,她又看了楚云轻一眼:“七嫂,我能吗?”
  楚云轻点头,她自始至终都在观察阮檀,明明与前世长得一模一样,甚至连名字也一样,还有这满屋子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技术,她实在不愿意相信,阮檀不是穿越者。
  凤昭然在阮檀面前落座,听话地闭上眼。
  阮檀的指甲,掠过她的双眼,微微用力。
  一丝疼痛,像是电流流过眉心,凤昭然身子一软,趴在了桌案上。
  阮檀敲击着桌子,一下一下,楚云轻百无聊赖看她耍什么把戏,她试图找出破绽,能证明她是阮檀的证据。
  女人眼底的神色有些怪异,手落在凤昭然的背上,从脖颈那里开始往下按,手法诡异,速度很快。
  楚云轻忽而抬手,一把攥着阮檀的手:“你做什么?”
  “姑娘我瞧你气度不凡,可也莫要招惹我,我这是在替她治疗。”阮檀抬头,锐利的视线扫了过去,“等她醒过来,一切烦扰都将不在。”
  “番僧的锁x_u_e之法,你把她的记忆锁了,又谈什么烦忧?”楚云轻死死的攥着她的手腕,略一用力。
  阮檀绕手上来,两人就这样小规模的对抗了一下。
  不相上下,可就在楚云轻银针刺入她手腕的时候,听到她手上的戒指落地。
  “你……”阮檀错愕,“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
  “我还想问你呢,你与一个故人长得一模一样,甚至连名字都一样的,为什么?”楚云轻不解,若是穿越,同样该留有记忆,为什么阮檀见了她居然这样陌生。
  那女人咬着下唇,低声道:“我不认识你,也从未见过你,什么故人,姑娘大概是认错人了,既然你无心忘忧,那么带着你的朋友,早些离去吧!”
  阮檀转身,不再跟楚云轻多言,直接的下了逐客令。
  楚云轻蹙眉:“希望真的不曾见过吧。”
  她捏了凤昭然一下,等她清醒过来,便带着人离去。
  整个小屋透着一股子怪异的气息,就是那股香也熟悉地很,她怎么可能不是组织旧人,为什么会这样?
  “什么忘忧,一点儿用都没有,不止烦心事还在,这脖子酸痛地很。”凤昭然吐槽道,她说这些人就是江湖骗子,打着那些玄乎的名号,其实都想着骗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