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家养反派(穿书) 作者:四藏(下)

时间:2019-09-07 20:18标签: 甜文 宫廷侯爵 穿书 女配
第44章 风越来越大了,刮的天也变了,方才还晴空万里这一会儿工夫就y-in了。 欢好候在门外约摸着时间,按照娘娘和宋姑娘商量好的时间,只要守着几刻钟的时间就够了,她随便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逃似得往皇后娘娘的禅房去。 如果猜的没错,止水轻易是不会进去
第44章 
  风越来越大了,刮的天也变了,方才还晴空万里这一会儿工夫就y-in了。
  欢好候在门外约摸着时间,按照娘娘和宋姑娘商量好的时间,只要守着几刻钟的时间就够了,她随便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逃似得往皇后娘娘的禅房去。
  如果猜的没错,止水轻易是不会进去打扰嗣王爷昏睡的,除非有什么意外,但愿一切顺利直到嗣王爷自己醒来发现身边睡着的宋燕音,这样连他自己怕是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闹将起来娘娘才好开口说顾及宋燕音的名声,让她委曲求全的与嗣王爷做侧妃。
  娘娘答应过,只要这件事办成了就准她出宫回老家去,她等的盼的就是这一天。
  她避开人躲进了皇后娘娘的禅房中,直到见到接应她的人,进了那间屋子突突跳的心才算安定下来,低声对接应她的嬷嬷道:“去回禀娘娘,成了,娘娘那边留嗣王妃越久越好。”
  最好是能留到嗣王爷自己转醒过来,宋姑娘闹起来,皇后娘娘再带着嗣王妃和这一大干的人过去,逼的嗣王妃阻止不了什么。
  她吐出一口气坐在了屋中,听见窗外呼啸的风声中卷着远远近近的梵音之声。
  是谁在诵经?
  风挂的满山的树抖动。
  等欢好走了有一会儿,止水才忙一把推开门进了房间,低叫一声:“爷。”
  寂静的房间里,裘衣轻已经醒了,他坐在榻上还穿着那身黑色的正服,金冠之下散了一些碎发在耳侧,他的脚边是已经昏过去的宋燕音,地上还扔着一块已经干了的手帕。
  止水过去先将手帕捡了起来丢进了房中的香炉之中,这手帕上浸着康大夫配的迷药粉,爷用过之后要尽快烧掉。
  他又拧了一块干净的手帕过去呈给裘衣轻,“爷,擦手。”
  裘衣轻接在手里慢慢的擦着每一根手指,不止是擦他手上迷翻宋燕音的迷药,还擦捂过她嘴巴的地方,他一直瞧着昏迷的宋燕音,边擦边问止水:“你觉得她与夫人像吗?”
  止水看了一眼,“样貌上是有一些相像,但只是那么一点点,多看两眼就不像了。”
  裘衣轻抬手将帕子扔进了他怀里,“不像,半分也不像。”
  止水接住帕子忙跪下道:“是,爷说的对,是属下眼拙。”
  “若以后谁再说她与夫人相像就该将眼睛挖了。”裘衣轻侧身躺回榻上,“拖进内室去吧。”
  止水应了一声,上前将昏迷的宋燕音拎起来拎进了内室。
  之后是一片水声,他也没提宋燕音脱衣服,直接将她丢进了浴桶里,在浴桶里倒进了康大夫给的药水。
  裘衣轻躺在榻上听着外面的风声,手指间玩着九y-in丢在榻上的小匕首,自言自语一般的道:“外面起风了,不知道夫人在做什么。”
  “爷说什么?”止水没听清的探头出来问,见他指尖玩着匕首的刃心惊胆战的。
  “可嘱咐了白微看好夫人?”裘衣轻望着门外沙沙抖动的树影。
  “爷放心,白小姐定是会看护好夫人的。”止水道:“老太傅和李将军家的公子都在,有什么事必定会护夫人周全,不会有事的。”
  刀刃划过他的手指,他皱了一下眉瞧见手指涌出了一珠血粒,将流血的指尖含进了嘴里,他自然知道夫人不会有事,他是担心她与旁人走的太近了。
  ===========================
  宴席殿中,九y-in将葡萄和点心吃的差不多了,眼看着外面天y-in下来,这宴会就是不结束。
  欢好从起风的时候就不见了,说是去给她取披风来,一去就没再回来。
  九y-in吃的百无聊赖,这些皇家贵族们一顿饭竟吃了一下午,眼看外面暮色四合,r.ì落西山,厅里都掌上了灯。
  她有些坐不住的想起身,刚一动身,那边皇后娘娘就笑着朝她招了招手,“来,到本宫这边来。”
  这是要将她看死了。
  九y-in扶着ch.un桃过去,皇后拉着她的手温温柔柔的笑道:“坐闷了吧?本宫也闷的很,听说法华寺外的夏凉亭那一片到了夏r.ì就流萤漫天漂亮的很,随本宫去走走,赏流萤吧。”
  瞧她想拒绝,皇后直接起身拉着她又道:“你莫担心嗣王,让他安静的睡会。正好圣上带着安儿他们在南山野猎,安儿近来骑s_h_è进步不少,咱们一块去瞧瞧。”
  九y-in瞧着皇后,这些达官贵人们可真伪善,这边吃着斋,那边打着猎。
  她点开系统栏看了一眼裘衣轻的状态,生命非常稳定,状态栏写着:思。
  思什么?他是醒着的,看起来没什么大事。
  九y-in便配合的将戏唱下去,点了点头随从皇后去看流萤。
  白微也立刻起身笑着娘娘偏心,这样的美景也不带她们一同去。
  最后是一大干的贵女随同着皇后一起散了宴会,去往法华寺外的夏凉亭。
  不知是天y-in,还是山中天黑的快,她们到时已经擦了黑,一路上都掌着灯,只是山风太大将风灯吹的“吱呀吱呀”摇晃,晃的光明明灭灭,照出一地树影花动。
  一群衣香鬓影的贵人被风吹的受不住,可皇后携嗣王妃安坐在凉亭里没有要走的意思,她们也不能走。
  这么大的风哪里还有什么流萤瞧。
  九y-in也不急,耐心的陪坐着,看着皇后被吹的发冠晃d_àng却在硬撑。
  皇后找话的询问野猎那边的状况,小太监一来一回的禀报,说是二皇子猎了一头野猪和几头鹿,只他猎的最多。
  皇后喜形于色,虽然安儿的痴傻和口吃没有好起来,可这几r.ì他的骑s_h_è却是出乎意料的出色,是比常人还要厉害。
  九y-in接过ch.un桃递的点心塞进嘴里,心道:如今寻常人也不如裘望安的武力值高,她最近将裘望安喂养获得的灵气全点在了武力上,他现在的状态是——
  口语负一百。
  脑力负五百。
  武力正五百加。
  这正五百足够他胜过那群子弟。
  “圣上呢?”皇后笑着问那小太监,“圣上可是瞧见了那头野猪?今r.ì圣上可得好好奖赏安儿。”
  小太监陪着笑脸道:“回娘娘的话,二皇子冲的太猛险些惊了圣上的马……”
  皇后的笑容就沉了。
  “万幸圣上勒住了马,并无大事。”小太监忙道:“只是圣上觉着风大,他身子乏累,便没再下场,去了温泉泡汤了。”
  皇后慢慢收起神情来,眼底难免落寞的讪笑道:“没事便好,圣上没事便好。”她心里那么一点点希望也灭了,她在期望什么呢?对于圣上而言安儿骑s_h_è再好有什么用,他依旧是个傻子,不能继承圣上的大统,不能成为他寄予厚望的皇子,他依旧是那个让圣上丢尽颜面的败笔,没有半点喜爱。
  她这个皇后做到今r.ì何尝不是举步维艰,若非如此她又何必费尽心机安c-h-ā宋燕呢去裘衣轻那里借种,只可惜如今看来宋燕呢连圆房也做不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