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福宝的七十年代 作者:女王不在家(二)

时间:2019-09-11 19:25标签: 甜文 爽文 穿书 年代文
第61章 顾卫东的理想2 这一天,苗秀菊把这些r.子积攒的j-i蛋给腌了。 在农村, 每家院子里都有一个咸菜缸, 咸菜缸里常年有萝卜洋姜之类的泡在盐水里腌着, 平时家里吃饭的时候直接捡出来一块切成丝, 那就是下饭的咸菜了,连菜都省了。 农村人,农忙的时候不用
第61章 顾卫东的理想2
  这一天,苗秀菊把这些r.ì子积攒的j-i蛋给腌了。
  在农村, 每家院子里都有一个咸菜缸, 咸菜缸里常年有萝卜洋姜之类的泡在盐水里腌着, 平时家里吃饭的时候直接捡出来一块切成丝, 那就是下饭的咸菜了,连菜都省了。
  农村人,农忙的时候不用吃菜,就着咸菜就能吃干粮,不用花钱又能下饭。
  至于腌咸j-i蛋, 那就是平时难以企及的奢侈品了。
  j-i蛋那是可以攒着拿到集市上换粮食换粮票甚至换钱的,谁舍得腌来吃?
  平时苗秀菊也不舍得,但是这次她竟然舍得了。
  她挑了二十一个j-i蛋, 正好一人一个, 洗干净了晾干, 放在了腌咸菜缸里腌着。
  腌了那么七八天拿出来,蒸熟了, 剥开来,里面的蛋黄都往外流油, 金黄色的浓郁j-i蛋油, 看得人流口水。
  这才叫香, 真香。
  沈红英看着这腌咸j-i蛋,都看直眼了, 一边咽口水一边说:“娘,咋这么舍得, 二十多个j-i蛋呢,这拿去换高粱得换不少呢,就这样都给腌了?咱自己吃?”
  平时抠嗦习惯了,看到这么多蛋分给一家子吃,沈红英觉得自己不配,哪能这么吃,那不是造孽吗?
  苗秀菊在那里叨叨:“福宝和胜天秀妮她们去山上捡的虫子,拿回来喂j-i,j-i长得好,最近攒的j-i蛋黄里都淌油,我琢磨着这么好的j-i蛋,白白便宜了别人,还不如自己吃了补身子。”
  她一边揭开笨重的木头锅盖,拿勺子在锅里搅和了搅和,一边说:“咱们庄稼人一年到头的没个清闲r.ì子,除了过年时候,啥时候吃过好东西?自己喂j-i,连个j-i蛋都不舍得吃,这过得叫什么r.ì子啊?我现在也想开了,反正也饿不死,有吃的就紧着自己吃,想那么远干嘛!”
  沈红英都听呆了,这,这像是她娘说的话吗?平时,平时可不是这样的啊?
  刘招娣更是傻眼,娘该不会是得癔症了吧,怎么跟变了一个人?
  苗秀菊冷冷一笑,却突然来了一句:“抠抠嗦嗦一辈子没享过一天的福,生了四个儿子辛辛苦苦拉拔大,孩子大了,我老了,一个个都惦记着怎么从我手里挖钱。”
  说着,她长叹一口气:“我再抠嗦,能攒几块钱?留着有什么用,还不如趁早享受了呢。至于你们,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们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反正你们也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
  底下几个媳妇,一时无言。
  娘,娘说这话啥意思?
  她们想想,难道说自己做完私底下嘀咕的事被娘听到了?
  可,可也不像啊……
  就在这种忐忑中,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了,一人一个咸j-i蛋,分到各自手里,自己留着慢慢吃。没办法,家里人多,孩子也多,不这么分肯定有人吃得快有人吃得慢最后为了一口j-i蛋吵架,只能先分好了,到时候谁也别惦记谁碗里的饭。
  家人孩子们被分了一个咸j-i蛋,可以自己留着慢慢地节省吃,自然一个个都兴奋异常,像牛蛋跃进这种男孩子平时大大咧咧习惯了,当场就剥开j-i蛋,用筷子轻轻蘸着吃,果然那蛋黄一戳都是流油的,黄澄澄的油浓郁香美,用木奉子面窝窝头一沾,窝窝头也染上了一层黄油汁,啃一口真是满嘴香。
  这可是腌j-i蛋啊,用虫子喂大的j-i下蛋后蛋黄里都是营养,金黄的蛋黄往外淌油,真好吃。
  孩子们吃得欢,几个大人却面面相觑。
  一人一个咸j-i蛋,这是怎么个吃法?r.ì子不过了吗?
  咸j-i蛋好吃他们知道,但是r.ì子得过啊,几个儿子茫然地望着苗秀菊,几个媳妇心里各自揣着疑惑,偷偷地瞥向苗秀菊。
  苗秀菊在分了j-i蛋后,望着自己这群儿孙媳妇的:“趁着还没到夏天收麦子的忙季,你们兄弟几个最近也不用编C_ào筐C_ào席的了,都没事给我拉土做土坯子去,我已经和有福说过了,生产大队里几个土坯模子先借给咱家用,你们没事都去脱土坯子,慢慢攒着,等攒够了就盖房子,你们每人盖一处,老院子留给我们老两口住,你们自己搬出去,各过各的r.ì子。”
  这话一出,一家子儿孙媳妇全都呆了。
  顾卫国顾卫民顾卫军心里之前未尝不是有这个想法,觉得老四太胡闹,如果他这么胡闹这r.ì子没法过,又想着孩子大了以后早晚是个麻烦,总得分家的。
  但是想法归想法,他们是不会说出来的。
  他们孝顺,老实,就是农村的憨厚汉子,他们知道自己爹娘不容易,爹娘还在,自己闹着要分家,这像什么话?
  是以心里打着小九九,但是当苗秀菊说出来后,这个事对他们来说还是犹如晴天霹雳。
  顾卫国作为老大,吓懵了:“娘,娘,怎么好好的要说分家啊?”
  顾卫民:“娘,你们二老在,咱分家不是让人笑话?”
  顾卫军:“娘,这到底是怎么了?是招娣说了什么话让娘不高兴?”
  刘招娣:“……”
  怎么同样是说事,自己男人非把自己给牵扯上???
  顾卫东没说话,他知道分家是必然的,兄弟都娶了媳妇,媳妇各有自己的心思,有时候力气就没法往一处用,再说孩子都大了,哪能不分家?
  分家是痛,早晚都得痛,还不如快刀斩乱麻。
  顾卫东低下了头,没吭声,沉默地等待着家里这场风暴的来临。
  苗秀菊轻叹了口气,看向自己男人:“老头子,你说两句吧。”
  顾大勇原本是闷声低着头的,突然听到自己媳妇叫自己说,抬起头来,看看这一圈睁眼望着自己的儿子媳妇,想了半天,憋出一句来:“听你娘的。”
  ……
  几个儿子一呆,又忙看向自己娘。
  “你们不说话,那就是没意见了?没意见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们两口子都好好商量商量,看看咱家这家怎么分,我也听听你们的意思。”
  不说话就是没意见?
  几个儿子连忙说:“娘,不行,不能分家啊!”
  几个媳妇听了,忙去揪自己男人的衣角。
  这分家……还不知道怎么分呢,得先听听,再看看要不要分,别这么着急反对啊!
  苗秀菊当然看到了几个媳妇手底下的小动作。
  哎,儿子当然是好儿子,可儿子娶了媳妇哪!
  媳妇虽然各有一些小毛病,但也说不上坏媳妇,只是孩子大了,一起过着总是不舒心,还不如各过自己的r.ì子。
  她只当没看到,抬了抬手,是以他们不必说话:“别说了,吃饭,吃饭,等吃完了,你们先和媳妇商量,之后咱再细说这分家的事。”
  穷家败业的,无非就是那点东西,几只j-i一头猪,再加这小破屋子,以及一些存粮,要说分家哪那么容易,四个儿子各自的锅碗瓢盆房子什么的,这都不是轻易挪腾出来的。
  所以说分家得一步步来,慢慢商量着添补。
  于是大家伙低下头吃饭,不再说什么了,小孩子倒是不Cào心什么,分家不分家的他们不懂,但是咸j-i蛋他们懂,吃得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