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重生成前任婶娘 作者:尛尘

时间:2019-09-11 19:39标签: 宅斗 重生 打脸 复仇虐渣
文案 女主是小农女,男主穿越成纨绔王爷,轻松欢快偶尔沙雕。 提起长亭郡主林萧,七个字足以概括:林妲己一无是处。 林萧不仅充当了感情炮灰,还一哭二闹三上吊,假戏真做把自己给吊死了! 重活一世,她果断转手抱上他三叔大腿,那个臭名昭著的混世魔王陆琨
 文案
女主是小农女,男主穿越成纨绔王爷,轻松欢快偶尔沙雕。
提起长亭郡主林萧,七个字足以概括:林妲己一无是处。
林萧不仅充当了感情炮灰,还一哭二闹三上吊,假戏真做把自己给吊死了!
重活一世,她果断转手抱上他三叔大腿,那个臭名昭著的混世魔王陆琨。
陆琨:说,你抱上叔叔大腿目的何在?
林萧:夫君,我对你的感情是认真的。
陆琨:我信了你的邪!
 
内容标签: 宅斗 重生 打脸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萧,陆琨 ┃ 配角:陆明轩,楚芊芊 ┃ 其它: 
 
 
第1章
 
  r.ì渐西斜,温煦的风从半开的珊瑚窗悄悄溜进屋内,拂过窗下悬挂的一只小巧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叮咚声响。
  这是一间奢华的女儿闺房。
  黄花梨木j.īng_雕的梳妆台,同材质套件柜橱和垂花柱式拔步床相互辉映,表面发着莹柔淡淡的金光。翠烟绿的纱幔从床顶一直垂到地面,床头挂着一只j.īng_致的杏色香囊。
  本该岁月静好的画面,却因为屋子中央的意外而显得诡异。
  房梁上空悬在三尺白绫上的林萧已被勒得气若游丝,说不出话来。
  五官青紫,嘴巴大张,眼珠外凸,小手在半空时不时扒拉两下。
  身体悬在半空晃晃悠悠,穿着洁白鞋袜的脚尖勾得绷直,企图踩到下方的矮凳。
  可惜在她看不见的地面上,矮凳已经横躺在地,四脚朝天。
  一名丫鬟正坐在地上哼哼唧唧抹着眼泪:“呜呜……郡主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呢?”
  “不是说好的只是做戏,骗人的嘛,可是您怎么就成真寻死啦?”
  小丫鬟虽然脸上流着泪却全无半分悲恸,甚至还探着头往窗外掠去。
  片刻之后,半开的雕花珊瑚窗下方突然出现一双绿色缎面绣花鞋,鞋面正中嵌着一对拇指大小的珍珠,莹莹发亮。
  林萧双足踩不到木凳很快挣扎没了力气,如同抽丝剥茧浑身瘫软下来,意识一点一滴扩散。
  临死前,悬在半空的她看见了那双绿缎珍珠绣花鞋轻轻走远……
  林萧变成了阿飘。
  她浮在半空,看着小丫鬟从地上爬起来仔细查看着她的尸体,还用手指轻轻戳了几下。
  尸体在半空晃来晃去,直到确认是真的死透了,这才弯腰重新把下方矮凳放好,走到门口大喊一声:“快来人啊,郡主自杀了!”
  “……”
  林阿飘足足在京城上空飘了一年,看尽人世冷暖,看到了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事。
  在一个漫天火光的时刻突然坠地,坠地的刹那她从火光中看见一个俊朗的男人,缓缓向她走来。
  *
  半夜,南平王府。
  林萧猛然从梦中惊醒,“腾”一下从榻上坐起来,大口喘着气,胸臆间那股憋闷久久挥之不散。
  贴身婢女清雨从外屋奔来匆忙点了灯,坐在床前为她顺着心口。
  “郡主可是做恶梦了?瞧瞧这一脑门子冷汗!”
  清雨小心翼翼拿帕子把汗粒擦拭干净,又安抚道:“时辰还早,郡主再睡多会儿。不然等到及笄宴上就没了j.īng_神。”
  林萧怔住,“今儿农历多少?”
  “怎地突然糊涂了?今儿不是郡主及笄嘛,所以昨晚才睡得早了些。没想到半夜会做噩梦,这表示郡主已经过了一道大坎,往后一定顺风顺水。”
  清雨嗔着道,将她扶下躺好,又去整理纱幔。
  “好了郡主,快睡吧。”
  “嗯。”
  清雨把灯吹了继续去外屋值夜去了。
  林萧却睡不着,一直盯着头顶一片y-in影发呆。
  她居然在及笄当r.ì重生了,也是她上辈子惨死的同一r.ì,简直匪夷所思。
  脑袋昏昏沉沉,胸间还是略有沉闷,想着曾经的惨死父母的伤心,想着自己曾经做过的傻事,一时之间悲喜j_iao加。
  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久才睡去,结果这一睡就过了头,连敲门声也未听见。
  清雨不在外屋,天一亮便去厨房给林萧煮安神汤去了,婢女流云敲了半天门见里面没反应,便直接推门而入。
  清雨和流云两人同是林萧的贴身婢女,一直跟在身边有五六年光景。有时林萧也会有贪睡起晚了的时候,做奴婢的只能推门而入再唤醒主子。
  所以流云也没太在意,进了门直接轻声唤道:“郡主,该起了。”
  林萧紧闭的眼眸立刻大睁,一咕噜从榻上坐起来,冷冷瞪着她:“一大清早扰了主子好梦,你就是这么当差的?”
  流云吓了一跳,搞不明白郡主这是怎么了,脚步也不敢再向前。
  “是王妃让奴婢过来喊您起的,今儿是郡主的及笄宴,必须得早点准备,不然过会儿客人们就到了。清雨去了厨房,不在屋里。”
  林萧望望窗外果然天已大亮,冷着脸从榻上起身,流云这才敢迈着步子走到柜橱前,取出一件月蓝色锦绣绮罗长裙拿在手中。
  “郡主,这件您最喜欢,只上回入宫穿过一次,今儿要不然还穿这件?”
  林萧看了一下立刻厌恶起来,“谁说我喜欢这件?跟了我好几年连主子喜好都不知,果然当差不利。今儿你就哪儿也别去了闭门思过,回屋把府规抄十遍,抄不完不许睡觉!”
  “……”
  流云吓得花容失色,“今儿可是郡主的及笄宴奴婢缺席不得,还得在身边近身伺候您呢。要是郡主觉得奴婢错了,那奴婢就是错了甘愿受罚。可是能不能让奴婢伺候完郡主再受罚?”
  林萧冷冷睨着她:“怎么,你觉得我缺了你就不活了?”
  “不是,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是说很多事都是奴婢亲历所为,光清雨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啊。”
  “不用你费心!”
  “……”
  流云最终委屈巴巴从屋子里出去了。
  心里愤愤不平,明明昨晚郡主特意说过今儿要穿这件,为何一觉醒来变了卦?
  真气人。
  往前走了几步正好迎面走来一人,她远远看见连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见过表小姐!”
  对面来人正是楚芊芊,长得柔柔弱弱,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小口,说话声音也是细声慢气,一身素气装扮。
  她看看流云的脸似乎察觉到什么,轻声问道:“一大早你不去伺候萧萧,在外面转悠什么?”
  流云委屈一瘪嘴:“郡主不喜欢奴婢伺候。”
  “哦?发生了什么事?”
  流云正委屈得不行,好容易碰上个体贴的,三言两语就把经过说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