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撞邪 作者:白羽摘雕弓(上)

时间:2020-01-31 21:18标签:
文案 冷情冷x_ing的盛君殊前半生顺风顺水:正统玄学门派大师兄,暴力碾压妖魔鬼怪,未来掌门,一个即将嫁给他的温柔师妹。 虽然毫无悸动,但身为师兄,衡南和师门都是他必须承担的责任。二人循规蹈矩,谈着相敬如宾的老年恋爱。 直到师门倾覆,衡南带着未出
 文案
冷情冷x_ing的盛君殊前半生顺风顺水:正统玄学门派大师兄,暴力碾压妖魔鬼怪,未来掌门,一个即将嫁给他的温柔师妹。
虽然毫无悸动,但身为师兄,衡南和师门都是他必须承担的责任。二人循规蹈矩,谈着相敬如宾的老年恋爱。
直到师门倾覆,衡南带着未出口的深沉暗恋,护天书而死。
赶鸭子上架的光杆司令掌门的盛君殊,忙于复兴门派,顺带找回从容淡静的未婚妻。辛辛苦苦找了千年,惊诧地捡回了一个被怨灵追着的全新师妹:
超凶。自闭。哭包。
关键是,记不得他,好像还有点讨厌他。
 
……顾不上挑,盛君殊把人哄着,扯了证,护在眼皮底下之后,长舒一口气,老僧入定。
本打算这么凑合一辈子算球的。直到晚上,衡南为了一只虫搂着他的脖子不撒手,哭得差点背过气去时,事情开始不太对了……
 
佛系霸总盛君殊*冷艳嘤嘤怪衡南
*都市灵异治愈系甜饼,多私设,多回忆杀。
*单元案件,沙雕向,剧情向,博君一笑勿认真。
*师兄妹,先婚后爱【挠头
*女主前生今世同一人!同一人!非傻白甜,x_ing格障碍很严重!很严重!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衡南,盛君殊
 
作品简评
玄学门派大师兄盛君殊,本有一个毫无悸动却温柔从容的未婚妻师妹。师门沦陷时,师妹为护天书而死。盛君殊寻了千年,惊诧地捡回一个被怨灵追着的全新师妹:超凶。自闭。哭包。迟到千年的佛系同居生活开始后,事情走向超出他的预想……本文想象丰富,构建了人与灵共存的架空世界,天师化解怨灵的单元案件背后,暗含作者对人x_ing的思考。文中穿c-h-ā着青梅竹马师兄妹逐渐了解彼此的爆笑同居生活,人物个x_ing鲜明可爱。
 
 
 
 
 
第1章 师妹(一)【修】
  “下一个,李梦梦。”
  防盗窗外夜浓如墨。屋里灯火通明,照清墙壁上两道拉长的褐色蚊子血。发黄的吊扇,在头顶吱呀呀转动。
  叫号的声音穿越门框进来,紧挨着侧坐在空病床上、垂着脑袋打瞌睡的年轻女孩们,倏忽一个激灵,细弱的嗡嗡嘤嘤响起来。
  “到你了。”小姐妹在李梦梦肩膀上轻推一把,女孩紧张地攥紧包带,起身“刷”地拉开了褪了色的门帘。
  清河市的昼夜温差很大,s-hi冷的手钻进了卫衣袖子里,粉红色超短裙下一双腿磨蹭着,直到坐在了冷板凳上,还不受控制地打着哆嗦。
  “名字。”
  “……李梦梦。”
  “年龄。”
  “22……”
  “喏,去那边量身高体重。”
  大夫皱眉:“才一米五九,怎么在资料里填一六五?”
  李梦梦脸“倏”地涨红了,向上看:“我至少一米六三的……”
  “你别踮脚。”女医生还秤似的,坚持压了压钝重的标尺,在册子上记下数据。
  “行了,回去吧。”
  李梦梦差点气哭,穿上鞋,拉开帘子。
  “下一个,徐小凤。”
  李梦梦走回到候诊室,有人立即凑过来,问检查严不严格。
  李梦梦戴上口罩遮住半张脸,双眼不离手机,不大愿意和她搭话:“还能怎么严,又不是选妃。”
  耳朵里却听见另一道声音:“刚刚那个徐小凤,她是清河A大的,听说中介给她开口报价就有七万七。”
  其他的女孩立即看过来,都露出惊讶而歆羨的表情。
  “这有啥,我也有七万七。”说话的是个大喇喇的小太妹,一对大圆耳环,蓝色眼影,涂抹得像个幺j-i。可是这么样折腾,还能看出来肖似周迅的底子,也难怪值七万七。
  她抱着怀:“老娘这样的长相,也就生在狗窝里,要有钱,咱也能考上A大。”
  聚集在小诊室里的女孩,除却年龄相当,打扮衣着千差万别。除李梦梦这样妆容j.īng_致的,还有有不少穿着工厂制服、脸带高原红的,手挽手,似乎一块来的。听了这话,都笑起来。
  李梦梦带上耳机,眼里有些不忿,她也是清河A大的,和徐小凤一块儿来,她只有五万。
  吊扇吱呀转着,浓郁的消毒水气味下,浮动着一楼公寓地毯发霉的异味。挂钟的指针指向三点。
  幺j-i说到兴处:“我先上个厕所。”
  “我也想去。”
  “我也想上。”
  老式公寓里没有厕所,一屋子年龄相仿的年轻女孩都站起来,那聒噪声由及远传到了走廊。
  李梦梦放下手机,松了口气。候诊室里剩她一人,安静了许多。
  墙上一张图钉钉着的清河市底图,卷了一只角,被风吹得响动。
  李梦梦切换歌单,无意中往侧边看,吓了一跳。她面前站着个约有五六十年纪的老妇,蓝衣裳,身材干瘪瘦小。
  她一只眼睛烂汲汲的,让人心惊r_ou_跳,侧着头,拿另一只正常的眼睛看着她,因为独眼的缘故,使人不太舒服。
  她手里还捏了个空的一次x_ing纸杯,杯口朝她晃晃,嘟囔着什么。
  一开始,李梦梦以为她是地铁上常见的乞丐,看着纸杯皱眉头,向后靠去,摆了摆手,意思是没有零钱。好半天,她才听清,她说的是清河市本地方言:“妹,我口渴。你有没有水?”
  李梦梦这才注意到她的衣服虽然旧,但并不脏,头发也梳得整齐,她尴尬地顿了顿,指向门帘:“饮水机在医生办公室里。”
  “喏,对面。”
  老妇迟钝地看了她一会儿,慢悠悠地转身往外走。
  一条胳膊无力地垂在身侧,一只穿黑色凉皮鞋的脚掌也外翻,金属搭扣开了,拖在地上,“啪嗒”“啪嗒”地走远了。
  片刻后,徐小凤扣着内衣回到候诊室。
  “你怎么样?”
  李梦梦在小姐妹面前活跃许多:“她发现我身高不够了,不会扣我违约金吧?”
  “应该不会吧。”徐小凤装着耳机线,随口安慰。
  李梦梦有点怨恨地看了她一眼,“你身高都够了,你当然不担心。”
  “……学姐,我还是有点怕。”
  徐小凤抚摸她的肩膀:“别怕,就跟j-i下蛋似的。你不用它,每个月变成姨妈也浪费。我看上Para Z的那款裙子好久了,你不是也想快点搬出去和刘路同居吗?”
  李梦梦没再说什么,将报告单胡乱塞进包里。
  “且慢,我去上个厕所。”徐小凤放下包哒哒地跑到了外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