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我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作者:喻言时

时间:2020-02-14 12:41标签: 甜文 现代架空 幻想空间
文案一 穆惜颜第一次见沈轻寒是透过老旧的黑白电视机,黑白照上男人眉目清冷,面容清
 文案一
  穆惜颜第一次见沈轻寒是透过老旧的黑白电视机,黑白照上男人眉目清冷,面容清俊。
  讣告:「著名桥梁设计大师沈轻寒先生于昨r.ì去世,享年三十二岁。」
  那年她十七岁。
  十年后她踏入莽莽丛林,见到了活的沈轻寒。
  穆惜颜:“……”
  文案二
  他守着他的桃花源孤独沉寂地活了十年,一人,一屋,一狗,r.ì复一r.ì,年复一年,了无尽头。
  直到有一天,外头突然闯进来一个不速之客。
  你守着你的城池,我来守着你!
  -
  愿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
  敲黑板:
  1、纪录片导演VS桥梁设计师。
  2、幻言,不要在意男主年龄,存在即合理。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惜颜,沈轻寒 ┃ 配角:谢思依,沈葭柔 ┃ 其它:甲乙丙丁,喻言时
 
 
第1章 楔子
  《我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喻言时/文
  愿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
  -
  在穆惜颜的印象里,2008年ch.un夏j_iao替之际,青陵的雨水好像特别多,大雨经常一下就是半个多月。
  到了五月中旬,这座南方城市已经整整下了快两个月的雨了,雨量过剩,四处洪水泛滥。空气里s-hi漉漉的,潮s-hi无比,似乎只要人一伸手,就会有水滴答滴答冒出来。
  穆惜颜高三,被学校压榨了近一年,好不容易才熬到了现在。距离高考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只要熬过这二十多天,高考两天一过,她就彻底解放了。
  她每天都恨不得默念一百遍自己即将摆脱这炼狱般的生活。
  青陵一中是市重点高中,学校采取军事化管理,所有的高三学生都必须住校。每两个星期放一天半假,让学生回家休整。休整结束,又要立即返校继续奋战。
  这一天半的假期对于所有高三生来说都显得格外的弥足珍贵。
  好友谢思依眼巴巴数着r.ì子,就等着这一天半的假期,她好约穆惜颜一起去吃烤r_ou_。
  环城西路新开了一家烤r_ou_店,据说特别火。谢思依是个实打实吃货,又长了一只狗鼻子,消息灵通得很,方圆几里的美食总能被她第一时间搜罗到。
  这货艺考已经过了,只要文化分不拖后腿,云陌电影学院板上钉钉。没了什么压力,临近高考的这些r.ì子,谢思依姑娘过得比谁都滋润。
  穆惜颜学理,在高三(11)班,理科重点班。谢思依是文科生,在高三(3)班,艺术班。文科一栋楼,理科一栋楼。为了约穆惜颜跟自己一起去吃烤r_ou_,谢思依姑娘趁课间休息的十分钟,特地从文科楼跑到了理科楼。
  烤r_ou_穆惜颜自然是爱的,她也很馋,毕竟学校食堂的大锅菜清汤寡水的,一点油水有没有。烤r_ou_对她来说无异于是人间美味。她也特别想和谢思依一起去吃。可她又不愿意放弃这一天半的空闲时间,她想复习功课。
  她一心想考青陵A大。高三这一年就跟发疯了似的,争分夺秒学习,玩命学习,往死里学,任何一个休息r.ì和假期都不愿放过。就差没把一双眼睛别在书上了。
  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她想最后搏一把。成败在此一举,她不愿放过。
  谢思依姑娘直接拿掉穆惜颜的五三,一把挽住她胳膊,一本正经地教育她:“天天学,人都快学傻了。吃个饭才几个小时。你多学这几个小时也不见得能考清华北大。”
  穆惜颜:“……”
  穆惜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悠悠道::“我本来就没打算考清华北大,考个A大我就心满意足了。”
  “既然不考清华北大你就更不用这么卖命了,以你的成绩A大稳了。”
  “考场上的事情哪有那么绝对,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就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咱们就更应该及时行乐了。马上就要高考了,不得好好改善改善伙食啊!食堂的大锅菜我都快吃吐了。”
  穆惜颜:“……”
  架不住谢思依姑娘的软磨硬泡,她只好同意,“放学等我。”
  谢思依勾唇轻笑,“风里雨里,校门口等你。”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老天爷不愿意成人之美,那顿烤r_ou_最终还是没有吃成。因为学校临时加了场六校联考,原定放的一天半假期也彻底泡汤了。
  可怜谢思依那姑娘眼巴巴地等了半个月,最后却等来六校联考这么一个残酷的结果。谢小姐那叫一个气啊!就差没捶胸顿足了。
  最后两个姑娘只能可怜兮兮地窝在学校门口的一家小饭馆,啃着干巴巴的土豆丝和酸豆角,流下好几行宽面条泪。
  这家饭馆在青陵一中对门开了十多年了。店主是对中年夫妻。丈夫负责掌勺,妻子负责招呼客人。两人还有一个读小学三年级的儿子,虎头虎脑的小胖墩儿,读几个英语单词如同鹅叫。穆惜颜过了很多年对这孩子都还有印象。
  两个姑娘是这家饭店的老熟人,基本每天都光顾。住校的r.ì子艰苦,伙食更是没什么油水,能吃的就那么几家店。
  这家饭店是为数不多的几家能吃的饭店。所以相较于其他饭店,这家店的生意特别红火,天天爆满。
  小饭店狭窄逼仄,浓烟滚滚。就那么四五张桌子,却挤了十来个学生。
  两人去得晚,好菜都被挑光了。她们被迫选了土豆丝和酸豆角。
  谢思依姑娘越想越气,将教导主任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可她仍旧觉得不解气。
  “好了别气了,咱看电视哈!”穆惜颜赶紧抬手打开了电视,试图转移好友的注意力。
  那是一台非常老旧的黑白电视机,十多年的历史了,充满了岁月的痕迹,沧桑感显露无疑。在彩色电视风靡的年代,这台黑白电视机可以说是老古董了。
  也真是难为老板一家竟然还留着它。依到穆惜颜她妈那个暴脾气,分分钟都得把它当废品卖了不可。
  它就只能播放两个台,一个央视一套,一个青陵台。
  听到穆惜颜说看电视,谢思依不禁“嗤”了一声,满脸嫌弃,“看那老古董我还不如回去背背政史地。”
  电视发出噗嗤一声响,屏幕瞬间由暗转亮。青陵电视台的图标首先跳了出来。紧接着就是女主播好听的嗓音慢慢灌入耳朵——
  “本台最新消息,著名桥梁设计师沈轻寒先生积极参与堰山大桥的抢修工作,不幸于昨r.ì罹难……”
  穆惜颜竖起耳朵随意听了两句,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不甚清晰的电视屏幕,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黑白照片。照片里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男人,一头乌黑利落的短发,白衬衫规整素净,眉目清冷,面容清俊。
  那是穆惜颜第一次见到沈轻寒,隔着一方模糊不清的电视屏幕,隔着一张黑白照片,同时也隔着生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