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小说 >

不二臣(下)作者:南北逐风

时间:2018-02-14 08:06标签: 相爱相杀 娱乐圈 强强 年下 对抗
第42章 丧事通常是以一顿午饭结束的,中国社会就是有这样的习惯,不论是做什么,只要忙活完,都要吃顿饭当做是仪式上的圆满。陆鹤飞等不到那个时候,他帮着王寅把骨灰下了葬就得匆匆赶回片
 
第42章 
  丧事通常是以一顿午饭结束的,中国社会就是有这样的习惯,不论是做什么,只要忙活完,都要吃顿饭当做是仪式上的圆满。陆鹤飞等不到那个时候,他帮着王寅把骨灰下了葬就得匆匆赶回片场。王寅叫他回去之后什么都不要说,陆鹤飞以为是不要讲他那凄惨的模样,王寅是老板,在别人面前还是要面子的。其实王寅是不叫他说穿孝衣服这事儿。
  不过陆鹤飞都一并答应了,保证守口如瓶,王寅这才叫陆鹤飞走。
  中午王寅请全村人吃饭,事情忙完了,他觉得这三天就像活在梦里,才发生没多久,却又觉得故事离他很远,而被他的悲伤所麻痹的疲惫也堂而皇之的上线。王寅给小李打电话叫他来接,自己强撑着去洗了个澡,老太太这里有他换洗的衣服,他随便找了件穿上,这才有了些人样。
  小李来的时候带了一个信封,信封里是厚厚的现金,王寅托付给了村里人,并请他们帮忙照看房子。
  人没了,只能留下一些物件,当做活过的痕迹吧。
  王寅在回城的路上累的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穿着自己认为最好的一身衣服跟着父母来了北京,一路上都是高楼大厦,然后他到了家里,一个小洋楼,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躲在保姆的身后好奇的看着自己,然后叫他哥哥。紧接着世界就变了,周围都是跟他差不多岁数的少男少女,他们穿的高级漂亮,自己穿着被沈阿姨洗的干干净净的衣服站在其中,土的掉渣。他好像非常接受不了这个现状,气的想要杀人,拿着钢笔凌空乱捅,画面如同玻璃一样的就碎了,露出了王辰的脸,那时他已经长大了,十几岁的少年阳光帅气,拉着他的手,一边儿跑一边儿说,哥,我带你走。
  王寅身体一震,猛的从睡梦中醒来,心跳的声音异常明显,车里还算温暖,寒意尤然心生。
  “王先生,就要到了。”小李看了看时间,“我先送您回家休息,再买晚饭。”
  “不用了。”王寅揉着眉心说,“把我送到家你就直接走吧。”
  小李看了眼后视镜里的王寅,也就两三天没见,王寅就瘦了一大圈,眼下浮青,状态实在不好。他说:“王先生,还是吃点东西吧。”
  王寅想了想,说:“那一会儿你随便看个卖粥的地方给我买碗白粥吧。别的我也吃不下。”
  “好。”
  小李一直把王寅送上了家门口才离开。王寅把手里的粥随便放在桌子上,自己把衣服扒光了陷入柔软的大床中。他总觉得自己鼻息间有股烟火味儿,烟熏火燎的环境里浸泡三天,似乎那股味道都浸入了皮肤。王寅勉强爬起来去浴室把自己里里外外洗了个尽,吃了两口粥垫胃,外面天都黑了。
  他下午只在车上睡了一会儿,做了个不太好的梦,虽然精神还处于疲惫中,可是不想再梦到什么。于是乎只靠在沙发上看电视,有趣的是,还能翻到他投的电视剧。他边看边笑,觉得剧情特别智障,想不明白投资动机,也许是觉得人民群众就是喜欢三俗吧。
  但是这剧没给他赚钱,他觉得,观众变了,市场也变了,前几年靠着炒IP赚快钱的时代似乎一去不复返了,地摊文学的春天也要过去了。
  王寅闭着眼想未来的出路,这是个耗费精神的事儿,不知不知觉得,他就睡了过去,等再一睁眼,客厅的时钟上指向了数字六,电视剧是顺着播的,都要播完了。
  他打了个哈欠,把菜单退出来,外面一栏是一些新剧的预告,他看见了《飞光》,心里想着这个剧出首版预告还挺快的,手上已经点了播放。
  画面开始就是几组特别漂亮的空境,然后画面一切变成了声势浩大的战争场面,陆鹤飞身着异族服饰,一头卷曲长发,中间一些编着饰品,上头带着金属的护额,骑着高头骏马从山上俯冲下来,在这个过程中通过剪辑加进去了串联剧情的画面和台词,最后一幕,是陆鹤飞在破败的宫殿里抱着死去的公主,脸上缓缓滑落了一滴眼泪。
  王寅看那个角色有些眼熟,仔细看了一下,才看出来是沈青萝。他心中有些异样,之前陆鹤飞提过这个事儿,他觉得王寅有病,把潜过的没潜过的都放在一起搭戏,王寅当时觉得这不叫事儿,现在看到这个画面,觉得诡异万分。
  当然这不是重点,王寅主要还是看了看戏里的陆鹤飞,有一个异族造型,有一个汉人造型,异族的那个看上去特别Xi-ng感,身着汉服的造型却又玉树临风。这角色呢,与兄弟情深义重,徘徊在两个女人之间又渣又苏,倒是紧紧把握现代观众的兴奋点。看的王寅都有点想看完整版了。
  时间不早,他洗漱之后把昨天剩下的粥热了热吃完了,收拾一番便自己开车去公司。他平时会错峰上班,但是今天赶上了早高峰,堵堵停停之后到了公司,正好是快上班的点。
  电梯里人满为患,王寅从地下上来,到一层时赶着打卡的上班族一起往里挤,王寅贴边儿站着,最后一个女生上来时电梯超重的铃声响了,偏巧那个女生有点微胖,顿时尴尬的不行,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其他人也不愿意下去,上班都要迟到了,谁还管这个?
  王寅见状,干脆下了电梯,他不赶时间,就与人行个方便。
  然后就在楼下碰见了于渃涵和高司玮。
  他打了个招呼,问:“你俩怎么一起块儿来的?”
  “我叫小高去接我来着,之前的司机走了,新来的还没到岗。”于渃涵用眼神扫了一下王寅,“你还好吧?”
  “还不错。”王寅的脸上挂起了惯有的微笑,“那你就这么折磨小高?人家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一周七天就没闲着过,总得给人家留点谈恋爱的时间吧。”随后他又问高司玮,“小高今年多大了?”
  高司玮不知如何回答。
  于渃涵不以为意地说:“现在的年轻人啊还是好好工作比较重要,有了钱什么妞儿找不到?”她也问高司玮,“是不是啊小高?”
  高司玮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王寅揶揄:“你还说我三观有问题,我看你这三观也没好到哪儿去。”
  “我不想跟你在下面臭贫。”于渃涵说,“我还得上去先喝杯咖啡呢,当谁都跟你一样有美国时间?”她其实还挺想关爱一下王寅的,但看王寅还能开出玩笑来,就觉得王寅大约是不需要人关爱的,她强行温情会适得其反,开几句玩笑,那些难过的事情谁也不提就好,人总是要朝前看的。
  王寅今天第一天回来,没他什么事儿。他不来都行,公司都是于渃涵主事,他来就是开开会签签字拿一拿大主意。可要说不来吧,他也没什么地方去了,不如过来勤劳工作,于渃涵还能少找他一点茬。
  他正在办公室里发呆,于渃涵端着咖啡就过来了。
  “怎么?”王寅问,“你这么闲么?来我办公室喝咖啡。”
  于渃涵说:“今天是挺闲的,我想了想,觉得还是得过来关心关心你,刚才小高在,说话不方便。”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
  “我毕竟得照顾王董霸道总裁的人设。”于渃涵说,“唠家常这种事不适合在员工面前做。”
  王寅笑了笑,没接话。
  “我听老郭说……”于渃涵话锋一转,“小飞去看你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