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小说 >

(剑三同人)心如明镜台 作者:樱似雨

时间:2018-08-03 18:47标签: 游戏网游
文案 写在最前面 剑三背景文 LZ智商不高 如有BUG请大家提醒 更新不稳定 CP如标题,羊是同一只,结局不会是3P 主角不是好人,慎 以上 大家请小心食用(??ˇ ˇ??) 内容标签: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琤 ┃ 配角:白晴朗,凤齐 ┃ 其它: 第1章 四月十三
 文案
  写在最前面
  ·剑三背景文
  ·LZ智商不高
  ·如有BUG请大家提醒
  ·更新不稳定
  ·CP如标题,羊是同一只,结局不会是3P
  ·主角不是好人,慎
  以上
  大家请小心食用(??ˇε ˇ??)
  内容标签: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琤 ┃ 配角:白晴朗,凤齐 ┃ 其它:
 
 
第1章 
  四月十三,丙辰月,戊申日。
  宜祭祀、祈福、开光、解除、动土、纳财、交易、纳畜、扫舍。忌进人口、出行、嫁娶、置产、安床、赴任、安葬、作灶。
  巴陵县,夜雨河畔,浮桥底。
  湍急的河水拍打在河中的礁石上,然后碎成片片浪花,旋即落回河面,继续随着河水往下流淌。
  一根原本浮在水面,尺余长的芦苇杆渐渐的往上升起。接着,一个穿着紧身鱼皮水靠的黑色身影跟着浮现在水面,随即,另外一个同样穿着水靠的身影出现。
  “老四,我们还在埋伏,你犯什么浑,居然不听指挥!”后面出现的黑影虽然被遮住了五官,但是魁梧巨大的身影却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巍巍山岳。
  “二哥,四个人去截阻一个人,还要什么埋伏,让别人知道了,我们越江四雄的面子往哪搁!”最先出来的那个人个子不高,身形精悍短小,手里握着空心的芦苇杆,腰上c-h-a着两柄分水峨嵋刺。
  “你以为我们埋伏的是什么人,那可是浩气盟的谢琤,纯阳雨卓成之后最有天份的剑客。”
  “不过是个道士而已…”
  “那个杀神,哪里像个道士!”被称为二哥的人见老四始终不把埋伏的目标放在眼里,心中着急万分,“谢琤入浩气盟不过三年,却参与浩气与恶人的鏖战七十余回,恶人谷光是香主,折在他手下的就接近百余人,就连朱雀堂堂主都死在他的剑下…就连恶人谷那个疯子都对他赞赏有加。”
  “什么!”被最后一句话吓一跳的老四这才脸色大变,光是听到疯子这个字眼,仿佛就如见本尊一般,浑身颤抖,“你是说,白……白…白晴朗…”
  意识到自己说出了这个名字,老四马上噤口,不再做声。
  “听说那个疯子曾经三次遇上谢琤,都没能拿下谢琤。”二哥见老四变色,便放下心来,他只怕这兄弟因为轻视对手,给自己种下杀机,“谢琤这次随身携带浩气盟极为机密的暗信,要送往昆仑,恶人谷那边来不及调人手截杀,老大这次受人之托,也只是要求我们尽量截下那封密信,并没有要我们非杀谢琤,咱们把事办漂亮点,就算是还了这个人情。”
  老四自从脱口说出白晴朗这个名字后便一直默不吭声,听完二哥的话,更是老老实实的潜回水下,继续用芦苇换气,丝毫不敢大意。
  另一个人见状,也便一起继续潜伏在这夜雨河中。
  申时,浮桥附近终于出现轻快的马蹄声。
  暮春的时节,夜雨河两岸遍植的桃林早就开满了花朵,就连树下的Cao地上,都铺满了一层厚厚的鲜花地毯,将这绵密难测的杀机深深隐藏起来,哒哒的蹄声就这样踏着甜蜜的花香,步步靠近浮桥,步步踏入杀机。
  老四靠着河里的暗礁,虽然注意力集中在逼近的马蹄声上,但是心神却始终忘不掉先前对话中提到的那个人。流淌过身体的河水并不冷,但是他心中的那抹寒意却让他仿佛置身于寒冬的冰河之中。
  二哥大概没有想到他一席话竟会造成这种效果,现在他全部的心神都放在即将来临的伏击上。
  蹄铁踏在木桥之上的响声已然近在耳侧。
  一朵开得正妍的桃花从枝头跌落,顺着水里的漩涡轻轻的打了两个漩,又继续飘走,引得河里几条不过筷子大的鲤鱼嬉戏追逐着。一朵落下枝头的无根花,怎么能逃得过这灵活的游鱼袭击。
  奈何那花朵像是有生命一般,借着河水的阻力,几次躲过鲤鱼的啃咬。
  哗啦一声,一条鲤鱼突然跃出水面,青色的鱼鳞像经过细细打磨的琉璃,在太阳下,反s_h_è 出刺目的光泽。又是哗啦一声,跳起的鲤鱼落回河里,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以它的落点为中心散开。
  落花能不能躲过鲤鱼的追击,青鲤能不能咬住自己的猎物,已无人知晓。
  只因夜雨河的平静瞬间被毁灭!这点轻微的涟漪,却被更巨大的水圈击溃。
  两道黑色的身影就像河中高高跃起的青鲤,手中峨眉刺钢刃如雪,在阳光下闪动光芒,直指桥上之人。
  马上之人遭遇突来伏击,神色未变,双腿一夹马肚,甚至连背后长剑也未抽出,一个铁板桥便避过两人攻击。
  击空的两人甫落地便翻身一滚,借机靠近对方坐骑,峨嵋刺横扫马蹄,试图将人逼下马。
  感觉到危险的白马猛然停下,前蹄高高扬起,避过兵刃,马上的人松开缰绳,足尖在马镫上轻轻一踩,身体便如轻盈的鸿雀,飞离马背,稳稳地立在浮桥栏杆的木桩之上。
  见一击奏效,两人心中大定,老四更是使出看家本领,两把峨眉刺使地如繁花吐蕊,精彩纷呈,刺刺都指向道者面门,只求务必将人逼下夜雨河,进了水,便是他与二哥的天下。
  什么剑道楚翘,不世天才,也不过如此,刚被吓破胆的老四逐渐缓过神来,盯牢了面前的敌人,他倒要看看这个传的神乎其神的谢琤到底长成什么样!是不是三头六臂?
  木桩上站立的身姿稳如泰山,天青色的道袍被风猎猎吹起,背后那把长剑剑柄上的素色绦带扬在空中,灵活犹如蛇舞,剑鞘隐隐震颤,被封在鞘内的三尺秋水似急不可耐,咆哮着要出鞘饮血。
  原本明媚的阳光不知何时被天公收了起来,天空中聚集起大片的乌云,风越刮越大。
  “要变天了。”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谢琤转而低头,看向拦在身前的两人。
  这时候老四才有时间看清谢琤的脸,他心思惶然一乱,手中峨眉刺几乎要脱出掌控。
  并不是谢琤真长成青面獠牙三头六臂,而是面前这个人散发的威压,让他隐隐的忆起一个人。
  冰冷肃杀,毫无生气。
  不敢回想,老四用力握紧手中兵刃,高高跃起,强攻谢琤,一旁的二哥也随即动手。
  峨眉刺的利刃划破空气,发出嗖嗖的锐利响声,就如吹起催命号角,两人多年兄弟,配合可称天衣无缝,将谢琤生路重重封死,若谢琤不拔剑格挡,那就只有后退一条路。
  而他背后,只有夜雨河。
  谢琤动了。
  他并没有反手拔出身后的宝剑,反而出乎两人意料,迎向峨眉刺组成的杀网最密集的那处所在。
  老四眼见刀刃刺中谢琤身体,面露得色,然而手中空荡荡无处着力的感觉却真实地提醒他,他的峨眉刺并没有刺中目标。
  谢琤身形轻摆,似风中蒲柳,又似水底游鱼,竟在这重重杀机之中,窥出一线生路。
  躲过一轮攻击的谢琤微微抬起右手,双指骈并,划向老四手腕。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