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小说 >

(全职同人)[喻春]要对会长好一点 作者:红荻

时间:2019-03-24 11:53标签: 原著向
文案: 队长和会长 一个愚蠢(?)的北极圈拉郎 上下自取 内容标签: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喻文州,梁易春 ┃ 配角: ┃ 其它:蓝雨,蓝溪阁,春易老 ================== ☆、一 梁易春也说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晕血还是晕针,反正从小到大每次体检抽完血他整
 
文案:
     队长和会长
一个愚蠢(?)的北极圈拉郎
上下自取
 
内容标签: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喻文州,梁易春 ┃ 配角: ┃ 其它:蓝雨,蓝溪阁,春易老
 
==================
 
  ☆、一
 
  梁易春也说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晕血还是晕针,反正从小到大每次体检抽完血他整个人就不好了,学生时代是面无人色靠在同学身上慢慢移动到下个检查项目那边排队,工作之后变成了面无人色靠在同事身上慢慢移动到下个检查项目那边排队,幸而他人缘一向很好,总有人愿意搀他一把。
  今天撑住梁易春的是许博远。同为蓝雨俱乐部网游工作室的员工、名列蓝溪阁公会五大高手,两人交情不错,但往年年底的例行职工体检由于排班不同并没有机会一道去过。排在长队里,渐渐缓过来的梁易春感到思考能力开始恢复,于是他思考了一个问题:让许博远扶自己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小子怎么抖得比自己还厉害啊?——哦这是两个问题了。
  “蓝、蓝桥?”他叫的是对方网游账号的名字,“你没事吧,我…呃,我太沉了吗?”
  许博远的脸突然红了:“不……不是会长,我……我就是…我们排的这队……这次不是通知了不准弃检吗,所有项目,一个都不能少……”
  “嗯……嗯?”不准弃检,这事梁易春也知道,大夏天的,离正常的体检时间还有好几个月,要不是情况特殊,他们今天也不用来这家体检中心被折腾一回,可这跟许博远哆哆嗦嗦有什么关系?
  弃检……从前都有什么项目大家都不喜欢查来着?比抽血还可怕吗?
  卧槽!
  梁易春的脸绿了。
  月工門指检什么的,果然比抽血还可怕。
  “那……也没办法,上面也、也是为我们好,健康第一,健康第一。”身为蓝溪阁公会总会长,梁易春自觉大小是个上级,有责任安抚下属的情绪。再者,考虑到工作室出了那么个“特殊情况”,突击体检也好,“一个都不能少”也好,其实并没什么错。
  前天晚上,利用暑假在蓝雨网游部打工的大学生小汪值夜班时突然昏倒,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没醒过来,据说是突发脑出血,运气再差一点就直接过劳死了。
  那时梁易春才下晚班没多久,把自己的账号卡春易老交接给夜班的二号机之后,刚在食堂买好夜宵,就接到了许博远的电话。结果夜宵是一口都没来得及吃,梁易春也顾不得心疼,匆匆赶了回去,然后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
  再然后梁易春见到了小汪他爸老汪。老汪情绪十分激动,满口的“游戏害人”、“电子毒品”,要不是有个人高马大的男医生拦着,梁易春险些挨上一顿打。可是那么狂暴的老汪,在医生拿出一叠单据叫他去把这个费那个费交一交的时候完全崩溃了,捂着脸蹲下来放声痛哭,边哭边讲述惨痛家史。于是梁易春知道了他老婆也在这家医院住院,尿毒症,小汪为了早日凑足母亲换肾的费用,一口气打了好几份工。
  早点知道就好了,梁易春想,那样他一准不会同意小汪上夜班。但脑海里又有一个声音在说,你不给排夜班,他也会去别处找夜班上,有什么不一样呢?他觉得这个声音说得也很对,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况且事已至此,假设也毫无意义。“要交多少?我来吧。”他从钱包里摸出工资卡,“我是部门负责人,应该的。”
  老汪冷静下来以后,对梁易春态度倒是好了些,次日一早蓝雨法务部的律师赶来跟进此事,三人还在医院附近的小吃店和平地一起吃了个早饭。而后梁易春乘出租车回俱乐部,半路收到顶头上司的微信消息,叫他先回家休息,按正常排班表下午再来接班即可,近期还会组织体检,具体安排等通知。
  这便是梁易春和许博远,以及另外几名今天白天歇班的同事出现在体检中心的理由。
  完成了“一个都不能少”的外科检查,劫后余生的蓝溪阁会长和第一剑客选了条看上去人比较少的队来排,等待他们的下一项检查是拍X光片。排在两人前面的中年男子一直在打电话,嗓门大得吓人,周围的人已经全听清了他家那点事——明年要中考的儿子沉迷网游无心学习,今天又翘了暑期补习班的课,不知到哪个黑网吧玩耍去了,两口子在电话里互相甩锅,话题很快跑偏,眼下已经转进到离婚该怎么分财产。
  听着现场八卦的梁易春突然想到了卢瀚文。从训练营脱颖而出的少年天才,也就和前面那位老兄的儿子差不多大,不久前由战队经理亲手领到他面前,叫他带去网游里玩玩,说是职业选手休假去了,这孩子的水平帮公会抢抢BOSS也还够用。他转手就把人编进了蓝桥春雪领导的精英团,那个剑客号的主要c.ao作者正是许博远,耐心足脾气好,很适合带小朋友。
  不幸中的万幸,训练营那边严防未成年人深夜修仙,不准小卢在网游部泡太晚,让他的幼小心灵免遭小汪直挺挺栽倒在地的画面暴击。梁易春相信,事件平息之前那孩子都不会被放过来了,账号能不能上线也是未知数。如果家长很在意“蓝雨有人打游戏打到脑出血”这种劲爆新闻,直接让孩子退训也不稀奇。
  梁易春当然不希望事情朝这个方向发展。小卢活泼开朗,和他们这些公会干部相处很好,大家都盼着他顺利进入战队,另一方面,战队也需要他填补狂剑士选手于锋转会留下的空缺。
  这个将要刷新职业选手年龄下限的小朋友真的很受战队重视,梁易春听到过队长喻文州给他打电话特意询问在公会玩得怎么样。那时小卢开开心心地说着“不错啊,春哥他们对我都挺好的”,公会干部们个个都为会长获得的新称号憋着笑,忽然小卢好像是脸碰到了手机屏幕,通话切换成免提,喻文州的声音就这么传了出来。
  “别跟你梁哥闹,”那个声音带着笑意,“我们的账号全挂在蓝溪阁,可要对会长好一点,否则他一生气踢人就不好办了。”
  梁易春无语。他一个小小的网游公会会长,何德何能敢踢战队的职业账号出去啊?
  小卢也知道对面是说笑,但是队长发了话,他倒也听话听教,马上改口喊梁易春“会长”,还举一反三把许博远从“蓝哥”变成了“团长”。
  待小卢挂断电话,梁易春发现自己的QQ收到了一条消息。不带表情图,不带颜文字,连标点符号都没有,就光秃秃的两个字:
  春哥
  他忽然真有那么一点点,想把那个创建了蓝溪阁公会的账号踢出去。
 
  ☆、二
 
  网瘾少年的父亲终于在轮到他拍片时意犹未尽地挂掉了老婆的电话,见下一个就到自己了,梁易春也准备把手机塞进包里。来电铃声就在这当口响起,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是一串字母“JOQKSOVDND”,梁易春愣了愣,没有立即接听,而是先揪着许博远跟自己换了个位置:“等他出来你先进,我接个电话。”
  算不上秘密,好几个同事知道,蓝雨队长在他的通讯录里是个宛如脸滚键盘滚出来的名字,还是碰到了Caps Lock键那种,QQ备注同。也没人对此奇怪,毕竟他们是训练营同期生这件事更不是秘密,虽然现今一个登上业界神坛,一个不过是外围从业人员,老相识之间这点玩笑还开得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