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小说 >

长公主只想出嫁 作者:三日成晶

时间:2020-02-06 12:52标签: 天作之合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姐弟恋
大岩国有个长公主,婚事定一个死一个,订一个死一个,人送外号,阎王公主。 长公主心慈,几次三番后歇了招驸马的心思,r.夜吃斋念佛,为大岩国祈福。 而这世上没人知道,国师亲批的天煞孤星命格是假的,长公主驸马个个死在当今仁厚宽德的少年天子手里。 少年
 大岩国有个长公主,婚事定一个死一个,订一个死一个,人送外号,阎王公主。
  长公主心慈,几次三番后歇了招驸马的心思,r.ì夜吃斋念佛,为大岩国祈福。
  而这世上没人知道,国师亲批的天煞孤星命格是假的,长公主驸马个个死在当今仁厚宽德的少年天子手里。
  少年天子银冬有个秘密。
  那是r.ìr.ì夜夜熬烂他的心肺,哪怕他是万人之上,已然脚踏山河,也万万不敢宣之于口的秘密。
  为了守住这个秘密,宫中私狱的血一遍遍染红了暗河。
  银冬不怕身为天子失德缺损,遭了天谴家国覆灭。
  更不怕死后黄泉之下,诸般罪孽细数,业火焚身。
  他只怕长姐知道了他的秘密,再不肯叫他一声……冬儿。
  长公主一连克死七个驸马,绝望中准备剃头当姑子的时候,突然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阅读指南】
  1,男女主无血缘,划重点!
  2,觉得男女主智障,那就对了。
  3,架空背景,考据,三观,常识问题,请反复阅读第二条。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姐弟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银霜月 
 
 
第1章 阎王长公主
  “平婉啊,什么时辰了?”
  皇城中最大的酒楼聚贤园上品包房中,一个身穿一身云雾一般的纱袍,头戴帷帽的女子,撩起一点遮面的轻纱,出声询问身边婢女时辰。
  只不过这声音同这只露出一角下巴,便能看出姿色不俗的模样实在不相称,嘶哑低沉,活活像是干了几十年的烧火丫头发出来的。
  身边被唤做平婉的婢女更像一根烧火棍似的杵着,直眉楞眼面无表情,被唤了之后慢半拍地猛一转头,“咔吧”一声,险些把自己的脖子扭下来。
  一手捂着脖子,低下头回答自家主子的话。
  “回公……”话刚出口,脚面上踩上来一只绣鞋,平婉登时舌尖急转弯,道,“回小姐,已经午时了,菜市口都开始砍人了呢。”
  帷帽中的女子叹口气,水葱一样的手指搅了搅,尤不甘心地说道,“你说庄郎官……会不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平婉松开脖子一挥手,“不可能的小姐,估计是和前几个嘴巴子没毛的混小子一样,反悔了!”
  “……”帷帽中的女子沉默。
  平婉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连忙改口道,“呃……呸!看奴婢这张嘴!庄郎官是自己贴上来的!不是皇上逼的,绝对不会是因为前面几个死了就怕得不来……”
  帷帽中的女子又幽幽地叹出了一口气。
  平婉额头都出了冷汗,一着急就脱口而出,“庄郎官不来……兴许,啊!兴许是死了呢!”
  这时候不知道是帷帽中的女子被气得天灵盖开壳把帷帽拱下来了,还是窗外刚巧的一股子邪风带的,帷帽被掀飞了出去,飘幽幽地落在了地上。
  一直遮着面的女子露了真容,因为刻意装扮过,连平r.ì里随身伺候的平婉,视线都凝滞了一下。
  这张脸真真是生得极好,且不是任何一种常见的美,不属于妖娆清秀可爱中的任何一种,而是透着难以言说的轻灵,杏眼樱唇面容秀美端方,却并不明媚惹眼,只叫人无论盛夏酷暑还是数九寒冬,看上一眼,都舒适得无比,不冰冷,也不过分温热。
  她有些忧愁地半垂着眼睫,眉心轻蹙流动着一种慈悲之感,似是她万千愁绪并不来自儿女私情,而是来自天下挣扎在苦难中的苍生,简直如那寺庙之中供奉的菩萨仙子一般……
  然而……她的相貌也和她不相符声音一样,并不如所见的那样,她就是挣扎在苦难中的苍生之一,并没有忧国忧民,而是愁嫁愁得头都要秃了。
  她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天下,比少年天子还要声名远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华镶长公主银霜月。
  按理说这种仙子样貌和尊贵身份,皇城中王公贵子不抢掉帽子都天理难容,奈何这华镶长公主,最“声名远播”的不是姿容倾国倾城,不是于少年天子有护持抚养之恩乃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独一份恩宠,而是克夫,因此她还有个别称——阎王公主。
  这名字的由来提起来简直让皇城中的王公贵族闻风丧胆,一度让朝中家有适龄公子的老臣,整r.ì围着盘龙柱转悠,随时准备撞柱明志,生怕皇帝一旨下来,他们的心肝宝贝儿子,就要被赐婚做驸马——因为这阎王长公主,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先后克死了七个驸马,其中还不包括圣上未曾赐婚就各种意外失踪的……
  在这个朝代,克夫这个名声只要传出来,任你是姿容姣好家世显赫,都少有人问津,但凡那些不得志的男子,都会迷信地将不得志归咎在家宅主位不旺他,而得志的,又为什么要娶一个克夫的?
  更何况克夫克到死,克到死了好几任,当今国师亲批的天煞孤星命格,哪怕银霜月真真人如其名如霜如月,任凭她身份尊贵娶之即可平步青云,却也真真是没人敢沾边,模样倒还在其次,再是荣华富贵一步之遥,也要有命享用不是?
  于是银霜月这么多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年华流逝,到如今距皇帝登基平天下开始给她择选驸马,已经过了整整五年,她如今已然年芳二十五,比宫中的老嬷嬷年轻不了几岁……
  而那些迫于皇权好容易点头同意的驸马们,她把贴身死士卫全都派去宝贝金疙瘩一样保护着,简直含在嘴里怕化了,顶在头上怕吓着,却还是一个接一个地以各种各样难以置信的理由获罪或者丧命。
  除此之外,但凡对着她动了点心思的,还没等同她约见两次,搭上几句话,不是受伤就是失踪……偶有脑子不好的,被她的外表和她给画的权势为馅的大饼迷惑的,临到关头就反悔,简直成了她挣不脱的诅咒!
  这一次看来,这庄郎官,也是退缩了。
  银霜月心里苦啊,她再不嫁人就成了老棺材瓤子了,太医说女子过了三十岁,生产就会变得极其凶险,搞不好要一尸两命呢。
  她不过是想要过寻常女子的生活,生个n_ain_ai胖胖的娃娃,像宫中明妃身边的n_ai胖团子似的可爱,怎么就这么难呢!
  其实最开始她的愿望还希望未来的夫君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是个满腹韬略的官人,是个驰骋疆场的将军,是个临风树下的学子……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被国师亲批出了天煞孤星的命格,银霜月最开始当然是不信的!皇帝几乎是她亲手带大,不是好好的吗?还君临天下了!
  但是驸马以各种各样的原因没了一个又一个,银霜月即便有皇帝的鼓励也开始逐渐摇摆,要求也渐渐降低,眼界从王公贵族到贩夫走卒,时长看着侍卫觉得挺好,看着小太监都觉得眉清目秀,一直到现在要求直接降为——男的,活的。
  哪怕知道庄郎官心术不正,哪怕银霜月一眼便看出他的那些拙劣伎俩,悉知他这般娴熟的手法,必然是妻妾成群,可他至少年轻力壮,能跟她生娃娃啊!再不济糊弄上床两次,借个种也好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