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小说 >

朕的爪子一定要在上面 (gl快穿) 作者:冰河入画(五)

时间:2021-02-17 15:50标签: 不伦之恋 强攻强受
第176章双生许君8“卫羚君……你知道我是谁吗?”那个少女丧尸皇长长地叹了口气:“我就是许诺啊……我就是啊……”“你要杀了我吗?”她问。……她现在脑子太乱了,却并没有半点愧疚。当然
第176章 双生许君8
  “卫羚君……你知道我是谁吗?”那个少女丧尸皇长长地叹了口气:“我就是许诺啊……我就是啊……”
  “你要杀了我吗?”她问。
  ……
  她现在脑子太乱了, 却并没有半点愧疚。当然, 她是连感情都被磨碎的人, 不作女干犯科嗜血如命就是最好的结局, 怎么还会有软地留给良心?
  无论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
  那和她有什么关系?她的痛苦可以磨灭吗?
  却是仍然在精神控制的卫羚君,愕然地抬起满是泪水的脸,皱眉喃喃:“……许诺?”
  面前的少女微微仰起头来,不再刻意控制低眉顺眼,柳叶眉弯弯,樱桃一样的嘴轻轻开阖, 歪头一缕发丝落下。
  噩梦回环的稚嫩面孔——
  卫羚君全身颤抖!
  她忽然惊恐地站起来,退后, 眼睛死死盯着她, 喉咙里溢出悲鸣,后退之下, 脚竟然一下撞到了桌椅, “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可她却一点不在意,只是后退蜷缩,离开得越远越好, 窒息一般, 呼唤的似乎是死□□讳:
  “许诺……”
  许诺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看着她忽然惊惧异常,思绪有点搅和了。
  卫羚君还是有怕得时候的啊——她对许小言太暴君,以至于差点让自己忘记卫羚君本身面目。
  许诺一直觉得卫羚君是只看不用的草包或者花瓶,直到遇见她空间杀人, 杀人之后扭头就走,很凶残地和许小言抢零食吃……
  这辈子她和杀神一样,扛着两把长刀嚼着泡泡糖,挺拔的鼻梁骨旁边贴一张小创可贴,眉眼凌厉身姿矫健,像个神挡杀神的流氓,看现在她这样,自己才恍惚间想起……
  之前她去找卫羚君,这个人抬眼瞬间,惊恐差点冲出眼眶——好容易压住。
  现在被完全控制了精神,一点掩盖都使不出来,完全暴露,她才看见原来这人这么惧怕自己。
  她也不由得更信了一层,若自己没对她做那些事,何必怕成这样?
  因为那些压不下的恐惧,让她想起往昔……她甚至在那恐慌里病态地体会到一丝畅快——我经历过的,凭什么你就不能受伤呢?
  等她回过神来自己正居高临下把卫羚君逼到墙角,沉默地看着她发神。
  她换位思考,若是自己,在情绪毫无掩藏之下听见对面的人是卫羚君,她会怎么做?
  当然是……杀了她!许诺眼神一凝,笃定下了定论。
  可是因为卫羚君毕竟没有她那么冷血吗?同样的经历赐予许诺蒙蔽心智的仇恨,却扔给卫羚君谨慎和恐惧的伤口——
  许诺蹲下来,不顾她抗拒的小动作,卡住了她的下颚,让她抬起头来,轻声道:“你怕我吗?”
  卫羚君惊恐地流泪,张嘴看她如同见了怪物,什么话都说不出。
  “因为我带给了你一些不好的记忆,”许诺捧住她的脸颊,盯着她的瞳孔,不顾她的挣扎,一字一句插进她心里:
  “束缚带很难受吧?连一根指头都动不了……
  刚开始没有用药的时候,水刑也是够烦人的,灌进嘴巴和鼻子里最后只能吸进冷冰冰的血水似的……
  还有那个活体观察……每次刀口从胸骨开下去……都感觉自己被完全剖开了吧……
  新药的实验真的很烦……每次都要先感染,然后被注射奇怪的东西……抗体把你的身体当做了战场,那种心悸的感觉……只要试过一次……这辈子都不想再尝到……
  还有脑髓的神经刺激注射液……”
  许诺每多说一句话,卫羚君就崩溃一分,极力想把自己藏起来。
  怎奈许诺死死掰开她的双,越说越急促,最后甚至脸颊都红了一片,认认真真,像个疯子,暴呵一声:“你是几号!”
  卫羚君一边闭眼一边死死摇头!
  “你是几号!”许诺重复,狠狠拉起她的头发撞向墙壁:“回答我!”
  精神压力下卫羚君不住呜咽,受到痛楚刺激之下声嘶力竭地绝望大喊:“六……六……‘vi’!”
  “呜……”最后她终于叫出声,嘶哑地仰头,望向她的瞳孔里是恐惧的泪水,完全崩溃,全身大幅度颤抖!
  ……
  许诺却忽然站起来,深深呼出一口气,清秀的脸上露出的是——莫名的满足感!
  果然,我的直觉是对的……你也是“六号”!
  她真是从和自己同样的地方爬出来的人!
  ————
  卫羚君醒来的瞬间觉得脑子疼,又一时迷迷糊糊想不起发生了什么,依稀记得昨天和王一云说了事,就困得不得了,自己回卧室睡了。
  可是怎么会脑袋这么疼!
  卫羚君坐起来揉揉太阳穴,把抱着她腰的许诺扒拉开,却忽然摸到自己眼睛都肿了。
  卫羚君:……???
  许诺也醒了,倒打一耙道:“老大姐姐你醒了?你昨天做噩梦了吗?”
  “噩梦?”卫羚君又是捂住脑袋想不起来:“我做噩梦了?”
  “是呀,晚上的时候一直挣扎,一直哭,”许诺道:“我好不容易哄住你。”
  放你娘的屁,这不都他们是你干的吗……卫羚君差点爆粗,忍住,点点头,装作迟疑:“这样吗……可能是梦见什么了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