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小说 >

论审神者的兼职可能[综]+番外(一) 作者:羽萌

时间:2021-02-20 15:58标签: 天作之合 强取豪夺
文案自从兼职打了几份零工之后,审神者练红霸的画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比如面对溯行军,只需要拿出攘夷志士手撕飞船的气度,一发宝具糊脸并追加一次雷帝召来!如果还不够……加上一只安倍晴明怎样?1vs1主
文案
自从兼职打了几份零工之后,审神者练红霸的画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比如面对溯行军,只需要拿出攘夷志士手撕飞船的气度,一发宝具糊脸并追加一次雷帝召来!
如果还不够……
加上一只安倍晴明怎样?
1vs1 主受 CP:安倍晴明
【后方排雷】
1、设定为时政还未采取主君制度的时期,练红霸是第一代审神者。
2、这个时政与人理保障机构迦勒底有联谊,并在现世影响广泛。
3、鉴于FGO国日双服都没有出现安倍晴明,日后打脸请当做平行世界。
4、代替学妹作用能协助缔约复数英灵的是狐之助,取代学妹饭桌作为传送阵基座的是狐之助头上的花纹……简略为狐之助的头?
5、本篇与之前的综漫文一样,会有萌萌哒二设,尽量不崩坏人物姓格!病娇红人设请结合《柳毅传》中的钱塘龙君食用~
6、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爱苏文!苏苏苏!爽爽爽!甜甜甜!
内容标签: 综漫 强强 天之骄子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练红霸 ┃ 配角:安倍晴明 ┃ 其它:
第1章 煌之名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撒花~想我了嘛~~o( =nwn= )m
    不,我知道你们的关注重点都在黑鹤……(冷漠.jpg)
    红霸设定为□□属『姓』的主角,这次我想写一个自信到近乎自负的主角,如果要参考人设的话,大概就是《柳毅传》之中的钱塘龙君和历史上的慕容冲。本文会有相当多的天-朝因素出
现,因为我觉得很多文打着天-朝主角的旗号,却没有多少传统文化知识。中华文化真的很美,与日式文化的碰撞更是迸溅出无数火花,希望我能平衡好这两种文化~(忐忑)
    “天平之甍”指的是鉴真,意为他的成就足以代表天平时代文化的屋脊。
    本章所有出现的溯行军,均是隋唐时期被送至日本的刀剑,七星剑和丙子椒林剑应该是非常有名的了,另外还有鹿岛神宫唐大刀、金银平脱横刀以及银饰镶宝石唐短刀,这些全都会在本
文中出现。<hr size=1 />
    “我们仍未完全相信你,鹤丸国永。”拉门外,潇潇的冷雨还在持续下着。梅雨时节独有的粘稠空气侵蚀着这座本就破败的本丸,一角残枫的影子先是映在拉门上,然后扭曲着落在薙刀
眼睑处。
    被赤『色』的魂火一映衬,枫影顿时像在燃烧一般。
    “这可是把我吓了一跳呢。”黑衣的付丧神似乎是毫无芥蒂的笑了,“怎样,要与我成为敌人吗?”
    “不……”薙刀缓缓摇头,他大概有点挫败,不过在大局面前,一切都可以向后放,就算他觉得对方『姓』情不定,也不妨碍他把这个暗堕的付丧神收入队伍。
    反正,只是一些无聊的消耗品而已。
    “我们需要你的力量。”薙刀说道,“即将到来的支援战,是你证明忠心的机会。”
    “欸……”黑衣的付丧神稍微拉长了语调,仍然是不太正经的笑着的表情。
    “我要支援谁?”
    “天平之甍瓦解部队,他们可是狂妄到要刺杀那位圣僧。”薙刀起身,拉开拉门,让湿润的雨水洒落进来,“正因为如此,这次的支援务必不要出全力,以保全力量为主,我们可没那个
资本搅进那样的战场……”
    “那些修罗,绝不会让天平之甍陨落!”
    “萨摩的力量动了,红霸预测不错,他们很可能在十二月二十日动手。”戴着斗笠的青年站在廊下,他的面容已经不能被称为人类,扭曲的漆黑雾气在身体里穿行,斗笠下一双眼燃烧着
深蓝的魂火,残破的衣袖上却隐约可见七星和祥云的影子。
    “椒林,我们要先下手吗?”
    “不急于一时。”回答他的是坐在廊下的人,斗笠放在一边,并没有正坐,而是随意屈起双腿,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无礼。
    “你看那里。”他向一个方向抬了抬下巴,戴斗笠的青年循声望去,那里有一颗巨大的梧桐树,超越了时间和季节,在严冬中开着泛紫的花,远远能看到两个人影站在花树下,异常高大
的那个的正举起长竿,将树上大团的桐花打落。
    “七星,你见过鹿岛这么高兴吗?”被称为椒林的青年语气舒缓,每个字都浸透了笑意,“简直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啊,桐花落到头上了。”
    七星的眼神也柔和起来,暂时抛却冗繁的任务,随着椒林一起坐在了廊下,同样不端庄的姿态。
    “晚上吃桐花饼吗?留一些清煎吧,汤面也不错。”
    “真好,这个季节还能吃到桐花……”
    “吃下去然后从骨头里漏出来吗?”七星淡淡的嘲讽了一句,他看着自己的手,那把刀似乎已经和自己的身体长在了一起,还在向上攀附,呈现出蛇一样丑陋的鳞纹。
    “做红霸喜欢吃的吧,我没什么所谓……”
    异常高大的鹿岛慢慢走了过来,手臂里挎着篮子,之前满地捡桐花的小小身影正坐在他肩上,轻盈的像只雀鸟。
    “七星,椒林。”他先是打了招呼,然后一下跳下来,丝毫不畏惧几个人可怖的外表,或者说是习以为常,一双红眸中,瞳孔野兽样的竖立。
    “要打架了吗?去杀谁?”他很兴奋,虎牙『露』出一点尖,“无论是谁,全部杀掉!”
    椒林恨铁不成钢的敲了他一记,“小孩子别把打打杀杀放在嘴边!提着篮子过来,我给你做饼吃。”
    见小孩子低头不应,他直接把对方提起来,像对付顽劣的幼猫那样提着他的后衣领,就这么拎着向厨房走去了。
    “那么,我也去帮忙。”七星站起来,仿佛刚才『露』出一瞬间自怨自艾神情的不是自己一样,“鹿岛,你去接应一下横刀和银饰,不知道是那些不长眼睛的家伙把他们绊住了。”
    高大的带着乌帽子的身影点了下头,向破旧的院落外走去。
    椒林拎了这个小鬼一路,越拎越沉,顿时知道这是有意跟他过不去,差点当场就笑了。他忍着,把小孩子放在台阶上,无奈的看着他。
    小孩子也看着他,鲜艳的红瞳一眨不眨。他是真的漂亮,不知父母双方有怎样的优良基因,又是吃什么长大的,才会有这种称得上惊心动魄的漂亮,他的红发是极深的玫瑰『色』,一眼
看过去,犹如在视线里点起了一把火。
    如果单单有漂亮的外表,丙子椒林不会多看他一眼,之所以把战场上捡到的这孩子留在身边养,是因为……
    这孩子说的是一口地道的□□话。
    隋代钢刀丙子椒林剑,就算成为了被称之为“溯行军”的悲哀存在,也仍然对自己的故国有抹不去的眷恋。
    他的国是隋,成为溯行军之后,历史在他眼前全然透明,他得以知晓,后来那个国变成了唐。
    盛世天-朝,煌煌大唐!
    家乡字正腔圆的语言,足以让丙子椒林忽视一切,把这个孩子视作亲人,其他来自那个国的刀剑们也抱有同样的想法,他们往日只是浑浑噩噩的聚集在一起,现在却有了某种可以称之为
目标的东西,这种东西也促使他们一甩『迷』惘,对另外一些改变历史的同僚们刀剑相向。
    要把这孩子养大,以及……与我天-朝有关的诸多事由,岂是你们可以更改的?!
    这个孩子让他们重拾上国的骄傲,他们自然也格外重视这孩子的种种感受。
    “练红霸,为什么执着于上战场?你跟我们不一样,就算有水龙剑的遗赠,你也有死的可能。”丙子椒林慎重的称呼了对方的名字,如果练红霸能够说服他,他会尊重对方的决定。
    “我有……必须要杀死的人。”练红霸的眼神陡然涣散,深埋的巨大而刻骨的恨意开始上升,在他眼底绽开汹涌而绚烂的红之『色』。
    “她很强……现在的我,敌不过她一根小指。所以我要变强,等到比她还强的时候,就去收割她的生命。”因为强烈的恨意和战意,他的手微微颤抖,幼弱的手指一根根向里收拢,仿佛
握住了对方的生命一般。
    “我要杀了她,看看她能流出怎样丑陋的红『色』!为我的母亲!为我的父兄!为我的国——”
    “复仇!”
    一声沉闷的滚雷掠过天边,刻意放缓的脚步让它的声音像拢在玻璃罐里。丙子椒林站在廊下,红发的孩子站在廊上,淅淅沥沥的雨丝让属于溯行军的魂火不住摇曳。
    “真是……理由充分啊……”他低低的笑了一声,“为国复仇,谁都说不出什么来。”
    “我们的战场需要你,红霸,只不过不要离我们太远,你还是第一次参与大规模的战役。”溯行军语气和缓,拎着装满桐花的篮子,又开始迈开脚步。他身侧的回廊上,红发的孩子怀疑
的盯了他一眼,小步跟上。
    “椒林,改口太快了,我不安心。”
    “哈?你这个娇气的小鬼还想怎样?”
    “因为你同意的太轻易,我只不过说了几句话而已……”
    “真是……像只猫一样难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