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小说 >

上错花轿嫁对狼(GL)+番外 作者:狼山玉(中)

时间:2021-02-20 17:20标签: 高干 铁汉柔情 边缘恋歌
第六十六章同眠一夜凌雪霁:“……”曲荃起身走到桌边,打开食盒,从里面取出一碗已经和凉粉差不多的馄饨,捧着走到雪霁身前,还很贴心的准备了筷子。“右街玉德坊第五个摊子的,你尝尝?”
第六十六章 同眠一夜
  凌雪霁:“……”
  曲荃起身走到桌边,打开食盒, 从里面取出一碗已经和凉粉差不多的馄饨, 捧着走到雪霁身前, 还很贴心的准备了筷子。
  “右街玉德坊第五个摊子的, 你尝尝?”
  凌雪霁从她手中接过碗筷, 往里头一看,“都凉了。”
  曲荃伸手去摸了一下馄饨碗, 后知后觉,“好像是哦……”察觉到凌雪霁投到脸上的目光, 触电似的别过头去, “那我给你去热啊?”
  凌雪霁:“……”
  曲荃:“……”
  凌雪霁腾出一只手挠了挠头,“会破皮的吧?”
  曲荃想了想朝碗中看了眼, “已经破皮了。”
  凌雪霁:“……”
  曲荃:“……”
  凌雪霁捧着馄饨碗一时找不到地方放,“但是买都买了,如果不吃的话不是浪费粮食吗?”
  曲荃搬来一张小木几, “那我们把破皮的几只捞出来,吃剩下好的吧?”
  凌雪霁:“那我们让画眉送点热水过来兑一兑?大半夜吃冷的会肚子痛。”
  曲荃:“嗯这个办法好, 你等着我出去说。”言落, 跟逃难似的往外走。
  “诶等等!”凌雪霁连忙拉住曲荃的广袖,她本是觉得这样贸然出去不太合适, 结果这一拉倒好,由于曲荃实在走的太急太快,袖子被后面扯住直接脚底一滑整个人朝后倒了下去。凌雪霁瞪大眼睛还没来得及反应,面前紫影直挺挺压向自己, 情急之下曲荃只来得及转个身,迎面就撞上了一碗馄饨——
  “啊啊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要瞎啦!”
  “我我我帮你擦你别动!”
  “啊!好冷流进去了!”
  “那我我我帮你把衣服解开?”
  ……
  屋外奉命侍候的画眉和集锦听到动静,你看看我我看你,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释然。
  画眉欣喜的做出抚掌的动作,但不敢真的拍出声,“太好了,本来还以为咱们大人害羞,没想到这么快就成啦!”
  集锦也拍拍胸口长舒一口气,“是啊,明天咱就可以交差了。”
  ——————
  尚书寝屋内,曲荃衣衫凌乱着和凌雪霁一同坐在已经被撤掉被褥的床板子上,床榻前的小木几上孤零零的放着一碗只剩一半的馄饨,其余馄饨的残骸已经连同被褥一起挂在一边的衣架子上,等待自然风干。
  凌雪霁想挠挠头,但是迫于手上的脏污只得忍住,十分歉疚的看向曲荃,平日里精神抖擞的一张小脸此时憋出几分委委屈屈的模样,“你要是不把衣服换掉,晚上要着凉的。”
  “唉。”曲荃摆摆手,“你先让我平静一下,我怎么自打遇见你——算了没事,我先继续平静一下。”
  “对不起啊……”凌雪霁的声音细弱蚊蝇,拿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床幔上的紫玉钩,就差没用目光把那钩子盯断。
  曲荃几乎是用了毕生的力气从牙缝中挤出五个字眼,“不是你的错。”说着她起身走到四喜临门楠木衣柜前,打开柜子凝眸沉思,从盘古开天辟地追溯千年流光思绪飞出寰宇又落回自家寝屋中,“哗啦啦——”一下振袖关上衣柜,将帘后战战兢兢坐着的凌雪霁吓了一跳。
  心情大好背对着尚书寝屋的集锦和画眉正在观赏月下初荷,冷不丁的被身后大力甩开的屋门惊了一下。
  “大人!”
  二人先是低头福了一福,接着抬头看去,却见自家大人阴沉着一张脸站在门内,丝毫不像春风一度后的模样。但是目光随即流到层层叠叠如花瓣般敞开的衣襟处,以及滴挂着不明晶莹液体的漂亮锁骨,登时又放下心来。
  “你们在看什么?”曲荃的脸再次黑了一度。
  画眉和集锦连忙否认,“没什么没什么大人。”
  曲荃也懒得去管她们小姑娘的心思,直接吩咐对她们吩咐,“去备些热水来。”
  “是。”画眉和集锦答完欲走又被叫住。
  “回来。”
  “大人还有何吩咐?”
  ————————
  凌雪霁一个人呆在屋中有些忐忑,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曲荃每说一句话,每在她身边待一分,都会感觉到有一只不听话的猫爪子在心里头挠来挠去。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心跳的频率,仿佛吞吐而出的无形烟瘴迷离着她的眼,她的心。
  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属于那人的紫。紫玉钩,紫珠帘,紫纱窗……深深浅浅的紫在一起彼此相映彼此缠绵,氤氲出一段紫烟缭绕的迷梦,占据她脑海幻生的全部梦境。
  明明已经离大婚过去数月,她却像一位新嫁娘一般坐在床榻上,静静等待着夫君的到来。窗棂那侧透来的丝缕微风,总能引得心湖涟漪轻绽。
  脚步声轻缓传来,接着是珠帘相撞的声音,清清灵灵的像极了她在吴郡时闺房中的玉铃相撞。攒在裙裳上的手指一根根攒紧,将锦丝绣成的杜鹃揉搓成团。
  “雪霁?”
  “啊?”凌雪霁蓦然抬首,正看见曲荃衣衫凌乱的站在那里,她总是喜着紫衣,里衣外袍层层翻出,亦是深深浅浅的紫,远远看着就像是一团盛绽的紫莲。花蕊中心是一片雪润的肤,精致纤巧的锁骨横亘在修长脖颈之下,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与那层叠的紫呼应一处莹润动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