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水乡人家+番外(12)作者:乡村原野

时间:2017-12-08 18:03标签: 经商种田
则住了后面的中堂院落。 方制和刘心都住在客院。他们只是暂住这里,为了在父母跟前承欢而已。方制和王瑛已经搬去德胜路的新宅子,有自己的小家了。 虽然是新搬来,清哑却很有归属感。 这可是她儿子的府邸,她进京就会住这里。 父子婆媳安顿后,就有一拨拨的
则住了后面的中堂院落。
方制和刘心都住在客院。他们只是暂住这里,为了在父母跟前承欢而已。方制和王瑛已经搬去德胜路的新宅子,有自己的小家了。
虽然是新搬来,清哑却很有归属感。
这可是她儿子的府邸,她进京就会住这里。
父子婆媳安顿后,就有一拨拨的客人上门恭贺。
严氏和方纹忙去前面招呼客人。
忠义伯府开门,京中权贵来了许多。有方家故交亲朋,如玄武王府和蔡家等世家;还有就是看在适哥儿救驾份上来捧场的,也是奉承皇上的意思;再有就是看在郭织女份上来交结的。
因方家低调,并没有大撒请帖,好多都是自己上门的,派子侄或者管事送上一份礼以示恭贺。玄武王府和靖国公府都有女客亲自来了,清哑少不得出面陪坐说话,她们怕她劳累,让她不必拘礼。
严氏带着王瑛、方纹、严未央、吴氏婆媳、巧儿,以及陈氏和梅氏等人招待各方来客,十分忙碌。
梅氏见来客都是权贵人家,打起十二分精神迎客,不敢有丝毫怠慢。她见巧儿很受女眷青睐,既有脸面又总觉不舒服,十分的矛盾。
摆酒唱戏的热闹,持续了三天才结束。
三日后,清哑便在伯府一心一意养胎,静等瓜熟蒂落,方初和郭家却忙得很,紧张筹备拍卖各种事项。
这次拍卖的主角是郭俭。
他并没在家坐等拍卖。
他的这项水力驱动技术,不止用在某一类机器上,还可以无限延伸,只要脑袋瓜子有创意,研究是无尽头的。
郭家在城外渭水河边买了一块地,临水建了一座小型作坊。
郭俭每日都在那忙碌,日夜不眠不休。
后来,巧儿也不顾新婚,也过去了。
她终于实现了当年所想:将郭俭培养成为一名强有力的助手,只要她敢想,弟弟就能配合她改造织机(太夸张了)。
那时,严暮阳已回到翰林院,每日落衙就去城外接妻子。
郭俭七岁便离开父母,在荆州深山学艺近十年。等回来见了亲人,那十年光Yin像被人偷偷抽走了,直接从七岁跨到现在。在外还好,在家和亲人共处,他还像当年离家一样孩子气。
比如他在城外做事,必定要蔡氏陪着。
他不习惯丫鬟伺候,遇事就叫“娘——”
“娘,我要吃红烧鱼。”
“娘,我要洗澡了。(拿)衣裳!”
“娘,我累死了……”
蔡氏任劳任怨地跟在儿子后面伺候,不敢走开。
由于一些变故,技术拍卖延到六月底。
这日,郭俭和巧儿从城外回来找清哑。
三人加上郭大有,在机房关了一下午。
傍晚出来,郭俭脸上满是笑容。
几人回到上房,严氏、吴氏两亲家正在东次间说话呢,方纹和蔡氏、孩子们也都在,十分热闹
郭大有问候过严氏,就出去了。
郭俭则往椅子上一坐,放松了身子。
“姑姑,我要吃大鱼头白玉豆腐汤。”
他像小时候一样对清哑讨吃的。
清哑忙吩咐人去做,还叮嘱“放点儿酸笋。”
严氏把郭俭打量一打量,对吴氏笑道:“俭哥儿也该娶媳妇了。可有相中的人家没有?”
吴氏道:“还在寻摸呢。”
蔡氏心里一动,老着脸笑对严氏道:“亲家太太可有好人家,帮我们说一个?我们不如亲家太太有见识,认得的人家也体面。”
虽然有些冒昧,目光却很热切。
 
 
第1171章 找什么样的媳妇
 
不管她怎么骂梅氏势利眼,心思却和梅氏一样,希望郭俭能娶高门女,借些岳家的势力,将来和郭勤互相帮扶,兴旺郭家。
严氏心里把蔡氏划归梅氏一类人,怕管了这档子闲事最后又不落好,因此没有立即答应,只是开玩笑地问郭俭:“俭哥儿,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媳妇?”
巧儿闻言冲弟弟眨眨眼睛。
郭俭无所谓,并不脸红。
听见问,他回道:“像我娘这样的。”
众人轰然一笑。
蔡氏嗔道:“这娃儿。”
严氏问:“为什么呢?”
她以为,郭俭应该想找清哑或者巧儿这样的姑娘,怎么会想找蔡氏这样的呢?纵然母子情深,但少年多喜欢温柔的姑娘才对。
郭俭得意道:“我娘厉害!”
众人再次哄笑。
蔡氏闹了个大红脸。
严氏对蔡氏的厉害很看不上。
蔡氏为人行事太横冲直撞了。
若说厉害,巧儿比大伯娘厉害多了。
严氏越发好奇,问:“你姐姐不厉害吗?”
郭俭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说:“不要姐姐这样的。小时候她和哥哥最精明,我从来不晓得他们想什么。”
在他心里,蔡氏泼辣无人能及。
绿湾村的人提起蔡氏,都有些怕。
小郭俭有这样一个娘,深感自豪。
至于清哑和巧儿,作为亲人郭俭很喜欢,却不想要这样的媳妇。清哑不用说,话太少了,他嫌闷。巧儿则太精明了。小时候巧儿和郭勤斗智斗力,郭俭只有陪衬的份儿,一个不好还沦为替罪羊,再不就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郭俭一想到娶这样一个媳妇,整天跟自己耍心眼子,脑仁都疼。当然,做他姐姐他很喜欢。
媳妇嘛,娶回来要听男人话才行。
他娘虽然泼辣,却肯听他爹的话。
他的媳妇,也要听他的话。
他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若是娶了巧儿这样的女子,夫妻间必定是颠倒的,他将定被媳妇吃得死死的。若运气好遇个贤良的还罢了;若运气不好遇见个心大的,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众人都愣住了,都没想到他这样想。
静了一瞬,才轰然大笑。
方纹笑得东倒西歪,又看向巧儿,冲她揶揄地眨眼,结果一下子歪倒,好险没跌一跤,幸亏被丫头给扶住了。
清哑也抿嘴笑起来。
可见,各花入各眼。
巧儿生气了,真生气了。
枉她对这个弟弟掏心掏肺的。
她呼一声站起来,走到郭俭身边,照他肩膀捶了一下,撅着红嘴儿质问道:“没良心!我对你不好吗?”
郭俭道:“好啊。你是我姐,才对我好。要是我娶你这样一个媳妇,不对我好,哄我怎办?”
哎哟,他这么一说,巧儿立马紧张了。假想一下:弟媳妇把她弟弟耍得团团转,她非气死不可!
上次吴青梅耍了郭勤一遭,她气了多少日子!
她立即道:“说得也对。你太实心眼了。”
刚才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转变为担忧。
她便对吴氏道:“NaiNai,弟弟要找个Xing子直、泼辣的,再不然就温柔贤惠的。还要本分实在……”一面说,一面脑子里走马灯似的,将自己认识的尚未定亲的闺秀过了一遍,看谁适合做她弟媳。
巧儿和蔡氏想法不同,那些瞧不上郭家的高门大户,她也未必瞧得上,这种人家的女儿大多骄纵高傲,不适合做郭家媳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