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娇女(五)作者:夜惠美

时间:2018-01-04 13:47标签: 天作之合 宠文 天之骄子 前世今生 扮猪吃虎
第二百四十四章 发威 刘驸马的家族不仅几次救过皇帝,而且在几次关键的时候站对了位置,最为关键得一点刘家背后也有个庞大的利益集团。 乾元帝只能压制,控制,分化,而不能像对待旁人一样直接斩Cao除根。 当然,如果乾元帝不管不顾的话,任何利益集团在皇权
 
 
第二百四十四章 发威
  刘驸马的家族不仅几次救过皇帝,而且在几次关键的时候站对了位置,最为关键得一点刘家背后也有个庞大的利益集团。
  乾元帝只能压制,控制,分化,而不能像对待旁人一样直接斩Cao除根。
  当然,如果乾元帝不管不顾的话,任何利益集团在皇权面前都会被轰成渣子。
  王译信被打得很惨,额头鲜血滴进了眼里,眼前一片红,所有一切都是红的,刘驸马骑在马上嚣张跋扈的笑着,看他如同看地上的蚂蚁,王译信也笑了,愚蠢!
  上辈子刘驸马等人谋害顾天泽,整个刘家以及刘家背后的支持者都被乾元帝连根拔起,因此也让江南整整衰退了三年。
  废了刘驸马,敲打刘家背后的利益集团,不仅可以保证顾天泽平安,同时也可让国朝更为平稳。
  “你活得不耐烦了。”
  刘驸马从马背上翻身下来,示意侍卫闪开,他手持马鞭直径走到蜷缩在地上的王译信面前,神色傲慢:“你有什么资格说本驸马?浪子回头,呸,你只能混弄一群不知好歹捧臭脚的阿谀奉承之徒。本驸马刚入京城不久,也听过你闺女的大名,不就是被顾天泽看上了?她是姿色过人,还是……”
  蹭得一声,王译信跃身而起,抡起拳头出其不意的狠狠砸向毫无防备的刘驸马。
  王译信随着岳父练过几日功夫,身手稀松平常,然刘驸马正好戳中王译信心中最痛苦的地方,今生他怎能再由得旁人轻贱瑶儿?
  刘驸马养尊处优这么多年,身手不比以前,王译信又是突然发难,他着实挨了两下子,不过,他毕竟是武将出身,身边也有侍卫护身,一时不慎被王译信打出了鼻血,刘驸马跳脚大怒:“打,给我打,打死不论。”
  “驸马爷……”
  随从有老成持重之人,上前道:“王大人毕竟是朝廷命官,还牵扯着顾大人的面子,蒋公爷可是他岳父。”
  刘驸马擦了一下鼻血,冷笑道:“旁人怕顾天泽,本驸马却是不怕的。”
  他早就听说京城最惹不起的人是顾三少,耳中灌满了顾天泽如何得宠的话,自诩功臣之后,有对乾元帝有恩,还是乾元帝姐夫,他怕过谁?
  便是太祖高皇后对他们刘家都极为客气。
  不是他们当年支持太祖高皇后,陛下能有今日?
  “朝廷命官又如何?本驸马不仅是开国贵胄,还是皇亲国戚!王译信不过是皇家的奴才……”
  “砰。”
  凌空飞过来一个石块,直奔刘驸马的面部而来,刘驸马吓了一跳,巴掌大的石头万一砸在脸上,还不得去了半条命?
  他强行扭转身体,护住太阳Xue等要害部位,谁知石块在飞行的过程中裂开了,仿佛天女散花碎成了十几个碎片,一块好躲,多了难免会中招,刘驸马的脸颊被石头碎片划破,同时有两个碎片直接敲掉刘驸马两颗门牙。
  这回不仅他鼻子被王译信揍出血,嘴里也因为门牙脱落而血流不止,“谁……”
  “抱歉哈,驸马爷,小女子脚下一滑,谁想到路面上的石子这么不结实?”
  软软甜甜的声音完全听不出道歉的意思,刘驸马从掉下的门牙移开目光,恨不得弄死凶手……他看见了什么?
  一个笑容甜美,五官和柔,宛若邻家清秀小佳人的少女亭亭玉立的站着,墨绿衣裙透出一股小清新来,白瓷般肌肤细腻柔滑,轻轻一掐似能掐出水来,身姿轻盈,唇边含笑,让人看起来很舒服。
  然而……这么一个文静,甜美的女孩脚下的青石路面……是碎的。
  没错,比岩石还要坚硬的青石已经被踏破了。
  刘驸马牙疼,头也疼,这得多大的力气?
  起码他做不到。
  王译信把盖住眼睛的头发向后一甩,揉了揉染血的眼睛,自然也见到破碎的路面,呐呐的说一声:“你身上还没好……”
  “的确。”少女虚弱的抚额,“所以脚下踩一滑嘛。”
  “……”
  众人默然,谁信啊。
  王译信略带几分害羞,“瑶儿,你先回去。”
  “不行,娘让我来接您。”
  王芷瑶笑盈盈的站在王译信面前,仔细看了眼他的伤口,嫌少见王译信如此狼狈,心里也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对王译信不逼就不肯干活,王芷瑶挺气愤的,然而王芷瑶万万没想到顾三少的事情会牵扯到刘驸马。
  顾天泽到底是得罪了多少人呐。
  还是庆幸居多,早知道的敌人总比晚知道强。
  “瑶儿。”
  “辱我父,如同辱我,父亲,剩下的事情交给女儿。”
  “……”
  王译信很想说一句,我想自己来,见王芷瑶明亮的眸子,以及破碎的地面,王译信缩了缩脑袋,好吧,女儿也需要立威不是?
  “你是顾天泽的女人?”
  刘驸马因为门牙掉了,说话漏风,但他说出的话还是能听懂的。
  “未过门的妻子,小女子还只是同顾大人定亲而已。”
  “不知羞耻!”
  “啥?”
  王芷瑶眯了眯眼睛,天真的说道:“驸马爷是令尊的亲生骨血么?怎么同令尊一点都不像呢?”
  “……”
  刘驸马被王芷瑶弄得满脸通红,子不似父,是最恶毒的诅咒。
  王芷瑶以前一直是被忽略的闺秀,所有人都认为她是踩狗屎运才能同顾三少定亲,容貌不是绝美,气质也不是绝俗,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多是平平,虽然抚琴的意境很高,然众所皆知,技法还需雕琢,管家理财,主持庶务,哪家名门闺秀不精通?
  自然也显不出王芷瑶。
  有全能的绝色美人王芷璇比着,众人记忆最深的只怕就是她的好运气。
  不管王芷瑶有多寻常,起码蒋家人的怪力她是遗传到了。
  刘驸马可以对王译信动手,但面对王芷瑶时,他得慎重一些。
  一来王芷瑶是女子,而且是顾天泽的未婚妻,真要打坏了同乾元帝不好交代,毕竟他也算是顾天泽的长辈。二来刘驸马心里没底,能打过王芷瑶还好,万一被一个小姑娘教训了,刘家的面子不得丢个精光?
  想当年,蒋大勇用疯魔棍法打得他们刘家上下抬不起头来,十几年前的教训,刘驸马一时很难忘记。
  一力降十会,不是说说的。
  刘家家传枪法再好,被蒋家的怪力打到,精妙的枪法也使不出。
  刘驸马端着架子,道:“混账!”
  “我听父亲说过,当年令尊曾夸奖当街教训朝臣的太祖高皇后为巾帼英雌,率Xing直爽,为女子楷模。小女子不敢同高皇后相比,只是实话实说同顾大人定亲而已,怎么就不知羞耻了?难道说令尊夸人也是看背景身份的?要不就是驸马爷不是令尊的骨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