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给您跪下 作者:醉折枝(下)

时间:2019-08-13 10:28标签: 甜文 因缘邂逅
第53章 出嫁 娘子,别等了。再等就误了吉时,赶不上日落前出长安城了。燕儿替宋瑶簪上最后一支长簪,看看她略显苍白的样子,最终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宋瑶看着铜镜里苍白漂亮的脸,眼神动了动:她不肯来么? 这个她,指的是沈辞柔,燕儿不清楚两位娘子之间有
第53章 出嫁
  “娘子,别等了。再等就误了吉时,赶不上日落前出长安城了。”燕儿替宋瑶簪上最后一支长簪,看看她略显苍白的样子,最终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宋瑶看着铜镜里苍白漂亮的脸,眼神动了动:“她不肯来么?”
  这个“她”,指的是沈辞柔,燕儿不清楚两位娘子之间有什么事,只以为宋瑶是出嫁前想再见见表姐,先前去请时也按的也是平常的说法。
  到了沈辞柔的院子里,她却连面都没见着,出来回话的是秋叶,往燕儿手里塞了点碎银,让她不该说的别说。
  燕儿犹豫一会儿,不给自己惹麻烦,朝着宋瑶行了一礼:“沈娘子也快出阁了,秋叶姐姐说在学宫里的规矩,这会儿腾不出空见人。娘子放宽心,等将来,总能再见的。”
  “再见?蜀南s-hi热,离长安遥遥千里,和死在外面有什么两样……”
  “娘子!”燕儿听得胆战心惊,顾不上手里的东西,直挺挺地往地上一跪,“娘子别说这话,不吉利。”
  “我求的又不是吉利。起来吧。”宋瑶没往地上看一眼,拿起放在梳妆台上的团扇,遮住那张j-i,ng心上妆的芙蓉面,“扶我出去。”
  燕儿连忙起身,见宋瑶已经拿了扇子遮面,稍稍松了口气,不说话了,扶着身穿嫁衣的宋瑶出去。
  这地方宋瑶也住了十来年,从小院出去时路上遇见的仆从多半都是熟悉面孔,有几个面生的年龄尚小,还探头探脑想看看她长什么样。
  宋瑶由燕儿扶着,一步步走到沈府门口,坐进装饰好的马车里。
  燕儿确定宋瑶坐稳,勾住车帘:“娘子,这就是出阁了,平安顺遂。”
  宋瑶轻轻点头,下一瞬车帘放下,车夫一声吆喝,马车辘辘地远去。
  说是出嫁,陪嫁的嫁妆也够丰厚,但一个侍女也不陪,宋氏甚至都没露面,倒更像是找个理由把她打发走。宋瑶端坐在马车里,想到沈辞柔,一时不知该是什么心思。
  她猜沈辞柔恨她,但当时沈辞柔折回来用短刀刺史昊时是真的,她反过来一刀刺下去时也是真的。
  宋瑶这辈子第一次生出害人的心思是因为沈辞柔,第一次拿刀刺人,居然也是因为沈辞柔。
  她听着马蹄车轮的声音,忽然想起了初次见面的事情。那会儿阿耶阿娘因故相继去世,宋氏领着她回沈府,宋瑶怯怯地抓着宋氏的衣角,紧紧咬着嘴唇,到小院前时见到了个人。
  沈辞柔比她只大了一点,一身胡服,腰上像模像样地缠了圈细细的马鞭。她绕着宋瑶看了两圈,抬头看宋氏:“阿娘,这就是你说的妹妹吗?长得真好看。”
  宋氏就说沈辞柔胡闹,不是小娘子能说的话,说出来活像个风流的郎君。沈辞柔那会儿就不爱听宋氏教训,甜甜地骗了宋氏几句,趁阿娘不注意,转身就跑。
  等到晚间,宋瑶安顿下来,沈辞柔又来了,抱着一大盒糕点,直接塞宋瑶怀里,笑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这个给你吃。我白日里不是胡说,你长得真好看。”
  一晃经年,竟至于此。
  宋瑶缓缓闭上眼睛,睫毛轻颤,眼泪倏忽淌下来。
  **
  沈辞柔确实不想见宋瑶,但也是真的忙。先前被史昊吓了那么一回,李时和怕再惹她烦心,一直没让尚仪去沈府,一拖拖到出嫁前,再不想学也非学不可了。好在尚仪温和有礼,没怎么为难沈辞柔,只在几个要紧的点上提点了几句,看着觉得能行,就回宫里复命去了。
  饶是如此,沈辞柔也够愁的,晚上躺在榻上半梦半醒,脑子里还全是尚仪说走路该怎么走,喝茶又该怎么喝。
  愁到出阁当天,沈辞柔一大早就被秋叶拖起来洗漱,因着之后还得祭天祭祖,得长久不能动,除了个什么馅都没的蒸饼,秋叶只端了盏水来让沈辞柔润润嘴唇。
  宫里还派了一队尚仪局的女官来帮忙,给她换了翟衣,革带、佩玉、蔽膝一样不缺,一件件套在身上,沈辞柔都觉得幸亏尚仪先前就教了该怎么走,不然这会儿她怕是得拖着衣服出去。
  再之后是上妆,用的首饰也是女官带来的,长发全部盘起,玳瑁长簪左右各三支,此外还有额饰之类的东西,硬生生给沈辞柔撑出雍容华贵的气势来。
  等最后贴上花钿,女官捧着镜子让沈辞柔看:“可还有要添补的地方?”
  沈辞柔看了铜镜一眼,光亮的镜面倒映出的人妆容j-i,ng致,雍容华美得她自己都不敢认。她哪儿还敢说要添什么,刚想摇头,一旁的女官却眼疾手快把她按住:“不可乱动。”
  沈辞柔想想也是,她如今一身华服,头上还那么多首饰,真要动起来估计是像个大铃铛一样。光是丁零当啷一串声音倒还好,万一中途掉了什么才是真麻烦。
  她不敢动了,回忆着尚仪先前说的样子,稍稍点头:“就这样。”
  秋叶和女官松了口气,再上下看看,确定没什么不妥的,就扶着沈辞柔出去。说是扶,其实也就是稍稍托着手臂,还得有人在后头拉着翟衣的衣摆,免得沈辞柔错脚踩着。
  地上铺着干净的袋子,叠成一条长长的路,取的是“子孙百代”的意思,也免得弄脏衣摆。沈辞柔一个个踩过去,踩到府门口,门口站着的是沈仆s,he和宋氏,两人都换了新裁的礼服,看女儿时总有点忍不住的忧伤。
  沈仆s,he倒还好,几代为官,他也是从员外郎一点点爬上去,学的就是为臣之道,作为父亲,送女儿进宫是千般不舍,但作为人臣,女儿入宫为后就得算是荣宠了。
  他生性板正,也没什么话可说,只能和沈辞柔说:“若是想阿耶阿娘,就回来看看。”
  沈辞柔轻轻点头,额饰倏忽一动,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看她这一低头端庄温雅的样子,宋氏心里涌出来一阵酸涩。她以前总觉得沈辞柔不够端正,和她闺阁中所学的样子相去甚远,一面宠着她,一面又想着要把她扭过来。如今沈辞柔真是她所想的文雅,宋氏却一阵心惊,好像女儿不是自己的女儿了,踏出这个门,就变成了别家的人。
  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眼看着女官要把沈辞柔扶出去,只来得及喊了声:“阿柔。”
  沈辞柔一愣,一脚已经跨过门槛,茫然地转头:“怎么了?”
  “……没什么。”宋氏摇摇头,强行把泪意憋回去,朝她笑笑,想说的话憋在心里说不出,出口的又变成了交代一样的语气,“往后在宫里,要知道分寸。”
  沈辞柔哪儿知道宋氏心里的百转千回,只以为她是不放心,担心自己在宫里乱来,她也笑笑:“阿娘放心,我又不傻,不会乱来的。”
  “好。”宋氏点头,“去吧。”
  沈辞柔再一点头,由女官扶着出门,不远处停了辆马车,由四匹马并拉,极其宽敞,边上随侍的是金吾卫。
  宋氏在门口看着女儿被扶上车,马车旁的金吾卫低头确认,然后一夹马腹,列队前行,护卫着中间的马车渐渐远去。
  等到看不见马车,门口跪着的仆从才起来,宋氏抬手摸了摸脸,满手都是眼泪。
  **
  沈辞柔上车时还惊了一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