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他动了买来的媳妇儿+番外 作者:望烟

时间:2019-09-01 11:25标签: 甜文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种田文
文案: 好赌的爹将洛瑾卖到山沟, 成了莫家二郎的媳妇儿。 二郎貌好,清高,有学识,眼高于顶, 脏兮兮的洛瑾入不了他的眼。 正好,与他商议还清银子就放人。 二郎心黑,深沉,有手段,就一白切黑, 娇软软的小媳妇哪能斗得过他? 说好的还钱放人他不认。 终
 文案:
好赌的爹将洛瑾卖到山沟,
成了莫家二郎的媳妇儿。
二郎貌好,清高,有学识,眼高于顶,
脏兮兮的洛瑾入不了他的眼。
正好,与他商议还清银子就放人。
二郎心黑,深沉,有手段,就一白切黑,
娇软软的小媳妇哪能斗得过他?
说好的还钱放人他不认。
终于有一天,洛瑾离开了山沟,
呼吸了一口自由的空气,
然后走进了二郎设计的金丝笼。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瑾,莫恩庭 ┃ 配角:新文《八零软娇小甜妻(古穿今)》求收藏 ┃ 其它:
 
 
第1章 被爹卖
  天上飘起了细细的清雪,隆冬季节的石门山除了常年青翠的黑松,剩下的只是一片灰败。
  石门山南麓的脚下,坐落着一个小村子,大石村,棋子一样散布着二三十户人家。正值做晚饭时候,家家的烟囱冒着炊烟。
  今r.ì是冬节,一年里天最短的r.ì子,当地有吃饺子的习俗。天冷没什么农活,人们早早地上了热炕头。
  张婆子坐在灶前,手里的火棍挑了挑灶膛里的火,火烧的旺了些,映出她那张y-in沉沉的脸,细小的眼睛带着抹j.īng_光,时不时看向里屋。
  正间是伙房,灶膛通着里屋的热炕,既做了饭,又暖了炕。
  此时的里屋,莫老汉坐在炕头,看了眼站在地上一言不发的二儿子,皱了皱眉。
  “人都带回来了,天这么晚了,总不能再送回去。”莫振邦揉着膝盖,白r.ì里他走了不少路,现在是反上乏来了,“再说,就是送回去,她那爹还不把人再买咯。”
  莫恩庭手中攥着两本书,一张脸在昏暗的烛光下,竟是出奇的夺目,五官自不必说,样样都是按照标准来长的,眼睛细长,垂着眼帘,看不出情绪。
  “人是买来的?”莫恩庭开口,“家里不宽裕,您为什么?”
  “你也不看看你的年纪?和你一般大的都成家了。”莫振邦低着嗓子,“说起来那姑娘以前是个大户家的小姐,只是他爹好赌,赔上了家产。”
  顿了顿,莫振邦又道,“知道你眼眶高,一般的姑娘配你也实在……”,说到这里,只能叹息一声,“姑娘读过书的。”
  莫恩庭知道今天莫振邦去了很远的地方帮东家办事,怕是人就是从那里带回来的。到底不忍拂了长辈的意,他没再说什么。
  “今天过节,等饺子熟了,就端一碗过去。”见儿子没再抗拒,莫振邦道了声。
  西厢屋,宁娘坐在炕头,看着面前一脸茫然的姑娘,心里有些不忍,刚想说句什么,那姑娘就退到墙边,一副提防的姿态。
  “你叫什么?”宁娘开口,看着姑娘,一头凌乱的头发将小脸遮住了大半,厚重的袄子却掩饰不住高挑玲珑的身姿,“饿不饿?”
  洛瑾双手紧紧攥着,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睡了一觉,醒来就到了这里。眼前的女人又是谁?
  “大姐,这是哪儿?”洛瑾的头还有些晕沉,心里十分不安,“我要回家,我娘还等着我,今天冬节。”
  宁娘叹了口气,“可怜你还什么都不知道,你爹将你卖了。”虽然不忍心,可是到底是花了银子买回来的,人是不会放回去的。
  洛瑾无力地倚在墙壁上,似是不相信的摇着头,“你骗人,我不信!”
  “签了契子的,就算到了官府,也是有用的。”宁娘只得好生劝说,“其实我家老二人很好的,你看过就知道了,这方圆几十里,哪个不知道莫家二郎?要模样有模样,要学识有学识。”
  洛瑾哪里听得进去,她只知道她那好赌的爹竟是将她卖了,现在怕是拿着卖她的银子,带着他的相好儿去了赌坊。
  “大姐,求求你放了我,我家里还有娘和弟弟。”洛瑾不知道自己说这些有没有用,只希望眼前的人放她一马,“他们会找我的。”
  “傻姑娘。”宁娘有些无奈,“你人就是从你家里带出来的。”
  犹如五雷轰顶,洛瑾颓然的坐在地上,就是说娘知道她被卖了?一股无力油然而生,她缩在地上,再也忍不住,低声抽泣了起来。
  宁娘看看窗外,天已经全黑了。地上的人哭的她心都快碎了,她是一个母亲也是一个女人,明白那种说不出的苦。
  就在宁娘以为自己要忍不住,准备锁门离开的时候,屋外想起了脚步声,她终于舒了一口气,这样受罪的事她实在做不来。
  连忙起身走到外间,宁娘看见来的人正是莫恩庭,见他手中端着一碗饺子,笑问道:“下学了?”
  莫恩庭弯腰,“是,嫂子,娘唤你过去,说大峪肚子痛。”
  “这小子,莫不是又喝了生水?”宁娘担心儿子,用手指了指里间,轻声叮嘱了几句,就出了西厢屋。
  屋里静了下来,洛瑾看着出现在视线里的一双布鞋,以及一片洗的发白的黛蓝色袍角。身子顿时吓得有些发抖,她记起了那个一醒来就看见的男人,身材魁梧,手臂比她的腿都要粗,他要做什么她怎么逃得过?
  莫恩庭进屋的时候,就看见缩在角落里女人,抖得跟一个鹌鹑似的,浑身脏兮兮的,怎么看都不像是大户里的小姐。
  “给你的。”莫恩庭将碗放到炕头,眼前的事他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反正买来的女人他才不要。
  洛瑾偷偷拿眼看了下,炕边站的不是见过的男人,看打扮像个读书人。再看看那碗冒气的饺子,她想起了白r.ì里莫名睡了过去,哪里还敢吃,只又缩了缩身子。
  莫恩庭也没勉强,只拿起今r.ì带回的书,翻开来看着。只一会儿,就将角落里的女人忘了个干净。
  地上很凉,洛瑾腿脚有些麻,她轻轻的动了动,“我会还钱,还清了,能放我走吗?”她问的怯怯的,生怕惹怒了人。
  莫恩庭抬眼看过去,“你怎么还?”
  “我可以帮你们做事,干活,我还会绣花,我也可以帮你抄书。”见到转机,洛瑾忙说道。
  听到这话,莫恩庭重新打量起洛瑾,看来爹说的是真的,这女子是读过书的。
  见莫恩庭不说话,洛瑾想了想,“我还会画画。”
  “这里是乡下,你说的这些没什么用。”莫恩庭放下手中的书,自己上学,张婆子已经很不顺眼,若是这女子整天写写画画,他能猜到那时的场景。
  “我会洗衣服,我会烧饭。”洛瑾拼命的想抓住那一丝希望,这一年里她也学会了不少,虽然比起别人还是差些。
  绣花和画画的手用来洗衣做饭,莫恩庭觉得有些可惜,倒不是因为眼前的女子,只是觉得那般的女子其实该好好地娇养着。
  “先把饭吃了吧。”莫恩庭瞥了眼炕边上的饺子,随后重新拿起书。
  洛瑾不敢吃,只是慢慢站了起来,“可以吗?”她问的小心翼翼,“还清银子,放我离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