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更爱美人纤阿 作者:伊人睽睽(二)

时间:2019-09-11 18:22标签: 天作之合 爱情战争
第49章 九公主的说话声越来越近。 范翕明白了。他低声笑:原来你连这个都料到了你等着九公主来救你一命?那你跟我做戏什么?! 玉纤阿懒得答他。心想她不过备个后招, 谁想到真这么碰巧。 她不理他, 他却非要和她说话。掐着她脖颈, 范翕又y-in声:奚礼走了,
第49章 
  九公主的说话声越来越近。
  范翕明白了。他低声笑:“原来你连这个都料到了……你等着九公主来救你一命?那你跟我做戏什么?!”
  玉纤阿懒得答他。心想她不过备个后招, 谁想到真这么碰巧。
  她不理他, 他却非要和她说话。掐着她脖颈, 范翕又y-in声:“奚礼走了, 你难过吧?”
  玉纤阿真是烦死他这种逼问方式了。
  她仰面, 干脆道:“自然难过。吴世子光风霁月,与你这样y-in暗的人完全不同。你要伤我的身就是违背你对我的承诺,左右你是伤不了我的心的。”
  范翕大气:“你——!”
  又一口血吐出,他一下子跌坐在地, 喘息剧烈。
  玉纤阿一时都有些心虚,怕自己将他给气死了……至于么?
  范翕人已跌坐在地,但他按在玉纤阿细长脖颈上的手, 仍不肯移开。雨水断断续续,此时已经停歇得差不多, 玉纤阿坐在地上, 裙裾上沾着泥点, 只在后腰处挽着的乌云长发,此时已有些散乱,凌乱的几绺贴着面。她抬着眼看范翕,喉咙被他掐着,她眼睛却盯着他的脖颈。
  看到他颈侧到衣领处,有血迹在蜿蜒流下。
  那是他装作他人强她时,被她拿簪子刺的。
  而他的唇角也渗着血,这是被她气出来的。
  此时的两人都坐在地上,看着对方, 都恍恍惚惚觉得大家一顿折腾,可真是狼狈……而九公主与卫士们寻人的步伐,已经越来越近,这出戏,显然已到了落幕边缘。
  玉纤阿看范翕眼神幽暗诡谲,他按着她脖颈的手力道也是一时紧一时松。她不敢大意,知道他在激烈地与自己斗争……一方面恨得想杀了她;另一方面,他对她还是有不舍的。
  他始终是对她有意的。无论是作秀还是忍不住的真情流露,被她欺骗到这个份儿上,当他的杀意被打断一次后,当他第二次将手按在她脖颈上,当玉纤阿说“你应过我不伤我身”时,他便又下不去手……
  玉纤阿睫毛轻轻颤了一下。
  她垂下视线,喃喃得如同呓语:“你承诺我,带我离开吴宫,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会伤我的身。”
  范翕目色变冷,继而又发寒。
  他发抖,恍然明白了她当初非逼着他写的承诺书是何意思。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范翕怒得哽咽:“原来在那时候,你就料到今r.ì了。玉纤阿,你、你……你让我像笑话一样。”
  他一下子心灰意懒,证明了她的真面具,只觉得自己可笑无比。
  他松了想掐死她的手,盯着她一瞬,看她已经如此,可还是那般美丽。范翕表情几分扭曲,贴着她的脸掐着她下巴冷笑:“好、好,好!既是你耍心机要来的求生,我便放你一次。不过跟我离开吴宫?哪个还愿意带你走?你做梦吧!”
  他站起来,袖子擦过她的脸。他盯着昏昏天宇,长睫s-hi润,目中清清渺渺,许多浩瀚愁色。玉纤阿静静地看着他腰下玉佩向上升,越来越高。那就像是她怎么努力攀登都触不上的世界……她听范翕怒极后变得冷漠的声音:“玉纤阿,我饶你一命。”
  “你我之间,从此情断义绝!”
  说罢,不理会玉纤阿,连回头看她一眼也不曾,范翕转身便丢下她走了。
  玉纤阿坐在潮s-hi地上,天昏昏的,她面色始终平静。范翕都流露出几分茫然和凄凉,她倒是很平静。那会伤害她的人走了,玉纤阿艰难地从地上起来,低头看着自己裙上所溅的泥点。她干净秀长的手指,认真地抚着自己的裙角,擦掉上面的泥点。
  她拧着眉,好似一直在非常专注地做这件事。
  泥点实在擦不掉,想要回去得换衣了。玉纤阿站直身,慢慢地走出树林,走向旧宫方向。范翕大约是从树林后方走的,他还武功高强,玉纤阿根本不可能看到他留下的痕迹。玉纤阿走入旧宫旧址,远远地看到一片灯笼火光,和人影绰绰。
  玉纤阿轻轻喊了一声:“公主。”
  那边与年少的郎中令一起寻人的奚妍听到声音,回过头来,一眼看到了自己那消失不见好一会儿的宫女。奚妍松了口气,连忙过来,说:“你走的时候向我告了假,现在时间早到了我却迟迟不见你,便有些担心……”
  玉纤阿轻轻笑了下,温婉道:“多谢公主挂心。”
  郎中令吕归提着灯笼过来了,他将灯笼挑着向上一抬,照向玉纤阿面容。九公主拉着自己的侍女兀自高兴,吕归却将侧着身躲避灯笼光照的玉纤阿上下看了一眼,心中一顿,想此女这样妆容……这是与人私会?
  却胆敢让公主为她Cào心!
  吕归目色寒下时,玉纤阿向他看来,柔声:“奴婢方才中途见了世子殿下,世子向奴婢问起公主好。”
  奚妍惊讶:“啊?我五哥问我?”
  吕归则是若有所思,他与玉纤阿对了下目光后,移开了眼:既然吴世子知道,那他就当做不知了。反正这宫中秘辛这么多,少知道一两件事也挺好的。只是吕归仍要叮嘱玉纤阿:“没事少乱跑,好生伺候你们公主。”
  奚妍打了吕归手臂一下,被吕归慌着躲避:“你怎么这样说话?玉女定是有事被拖住,她也不愿的啊。”
  玉纤阿却看出吕归这样警告,是为了九公主好。公主打郎中令,少年郎中令不还手只是慌张避让……玉纤阿无声地笑了笑,有些羡慕这二人的感情。
  郎中令终归有些躲着不愿和九公主多见面的意思。替公主找到了她的小宫女,郎中令就带着卫士们告退得非常迅捷。奚妍有心想拦,她看出吕归近r.ì总躲着她,这让她有些伤心。好似多年好友,一旦要离宫,就要与她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思。何况吕归还没离宫就这样……若是走了,岂不是说明他再不会与她联系了?
  奚妍委屈:“我做错了什么,他最近总躲我?”
  与奚妍一道行在宫道上的玉纤阿柔声道:“公主改r.ì堵了他问清楚便是了。这样的事,说开就好。总是一味瞒着,到最后反而麻烦。”
  她的语气低怅,好似有感而发。
  奚妍侧头,透过旁侧宫女手中提着的灯笼光看玉纤阿。她踟蹰了下,压低声音问:“你下午时便不见了人,傍晚时才被我找到。这么长的时间……你衣裳还脏了……方才郎中令在我不好开口,怕他问责于你,如今他不在了,你倒是与我说说,你下午时,可是与公子翕私会?”
  玉纤阿顿了一下,看向目光澄澈的公主。
  原来奚妍心里是明白的,她却没有说。奚妍这样为玉纤阿着想……玉纤阿心里忽一阵难堪,觉得满腹心机的自己,竟是这样丑陋。
  她什么都不会告诉公主,她只会利用公主。公主竟为她这样的人担心。
  玉纤阿轻声回答公主:“算是吧。”
  奚妍便急了:“尚是下午时分,天还未暗,你二人怎就这样迫不及待!被人撞见了怎么办?何况你的衣裳……你们、你们……到底是多乱来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