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王府美人 作者:深碧色(下)

时间:2019-09-11 19:31标签: 甜文 宫廷侯爵 宅斗 情有独钟
第057章 先前成玉拿这事出来说道调侃时, 南云便觉着窘迫, 好在有萧元景在, 算是替她分担了些。结果一转眼,萧元景竟然也依样画葫芦地搬出此事来。 南云一时语塞, 没好气地横了萧元景一眼, 直接将他撇在原地离开了。 其实南云也能看出来, 萧元景并非是真想要
第057章 
  先前成玉拿这事出来说道调侃时, 南云便觉着窘迫, 好在有萧元景在, 算是替她分担了些。结果一转眼,萧元景竟然也依样画葫芦地搬出此事来。
  南云一时语塞, 没好气地横了萧元景一眼, 直接将他撇在原地离开了。
  其实南云也能看出来, 萧元景并非是真想要什么孩子,不过寻个话茬来开玩笑逗她罢了。她也有心怼回去,只不过终归脸皮薄,没法镇定自若地同萧元景来谈论这些事情, 所以只能甩手离开。
  也算不上气, 只是有些羞恼, 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南云并不是个气x_ing长的人,更何况这也算不上什么,及至回到风荷院, 便被她给抛之脑后了。
  至于孩子……南云并没正经考虑过。
  她没想过拿孩子来邀宠固宠, 更何况这种事也急不来, 想也没用, 便索x_ing撇在一旁顺其自然了。
  回到房中后,南云将先前成玉提过的诸多事情翻来覆去地想了几遭,确定都记下,再没什么疏漏之后,方才彻底放下心来,闭眼小憩去了。
  她这一歇就是许久, 再醒来的时候,萧元景已经来了风荷院。
  “茜茜呢?”南云先是问了句,及至掀了帘子见着外边的天色后,吃惊道,“我竟睡了这么久?”
  萧元景仍旧是j.īng_神抖擞,并没见着半点疲倦的模样,他在窗边坐了,随手翻着绣筐中的东西,低声笑道:“你先前累着了,今r.ì又一直在听阿姐说话,颇费心神,如今多睡会儿也不算什么。”
  若是在寻常人家,有婆母妯娌在,那就少不得要考虑许多,便是累了也不敢随随便便就躺下安睡,免得落个“痴懒”的名声。
  可如今在这宁王府之中,一切都是萧元景说了算,并不用再有旁的顾虑。
  南云久睡方醒,神态中不自觉地便带上些慵懒,她撑着缓了会儿,而后又随口抱怨了句:“这时候睡这么久,晚上怕是要睡不着了。”
  就她醒的这时辰,只怕穿好衣裳就该吃晚饭了。
  萧元景偏过头来瞥了眼,唇角一勾:“这不是正好?”
  若是放在以前,南云决计是听不出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的,便是能,那也得反应片刻才行。可如今大抵是被“带坏”了,她几乎没多想,就下意识地明白过来。
  “嗳,”南云拿起枕边的香囊来朝他掷了过去,嗔道,“你总这样!”
  萧元景眼疾手快地接住了那香囊,眉尖微挑:“你倒是说说我怎么了?若要我说,你才是不讲理,好好地说着话就要恼了。”
  眼见着他还倒打一耙,南云便当真有些恼了,背过身去朝着里边,不肯再理会他。
  明明是个高高在上的王爷,平素里也是温润如玉的模样,任谁不夸一句宁王殿下x_ing情好?可偏偏私下里却是个登徒浪子模样,口齿伶俐也不见用到正道上,不讲理得很。
  “这就恼了?”萧元景回过神来想了想,近来仿佛的确是有些过了。
  他也是个能屈能伸的,见将人给撩拨炸毛了,便随即放下架子去顺毛。
  “我原是想着,今晚外边有庙会,热闹得很,不如带你出去逛逛。”萧元景在床榻旁坐了,好声好气道,“你如今补了觉,晚上不困了,不是正正好吗?”
  听到“庙会”二字后,南云随即来了兴致,回过身看着萧元景,但却不肯就这么揭过去:“你方才可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倒是说说,我方才什么意思?”萧元景像是同她猜哑谜似的,兜兜转转,就是不肯正面回答。
  南云气结,偏又不好说什么。
  近几r.ì来她总是因着这个缘故被萧元景逗得手足无措,如今又是如此。所谓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她几次三番气结,心一横,生出个大胆的想法来。
  沉默了片刻后,南云忽而跪坐起身来,凑近萧元景,吻上他的唇角。
  随着她的贴近,那股熟悉的幽香席卷而来,这些r.ì子下来,萧元景对她身上的这股子香味已经再熟悉不过,甚至快要成了习惯,嗓子一紧。
  南云双手搭在他的肩上,垂着眼,细细地亲吻着他的唇,但却仅限如此,并不肯再进一步。
  就像是一阵风,若即若离。
  两人就这么无声地拉锯着,最后还是萧元景先禁不住,趁势将她压在了榻上,分开唇舌来,更深地耳鬓厮磨着。
  然而等他的手正欲探进衣衫里的时候,却忽而被南云给按住了。
  南云抬眼看着他,声音中还带着些喘息的余韵,可态度却固执得很:“你方才就是这个意思,对不对?”
  萧元景忍俊不禁。合着南云是说不出口,所以就借此机会,来让他承认自己方才的“居心不轨”。
  他如今早就动了情,也懒得再兜圈子,索x_ing便直接认了下来,低声笑道:“是,你说得对。”
  说着,他便挣开了南云的手,想要去解腰间的系带。
  “不行,”南云的眼神很亮,还带着些笑意,“你方才说要带我去庙会的,忘了吗?都这时辰了,再耽搁下去可不行。”
  萧元景:“……”
  他这下倒是笑不出来了。
  方才萧元景的确有些奇怪,怎么南云会一反常态,突然投怀送抱起来?只不过情动之后,便顾不得想那么多。
  而后就被摆了一道。
  萧元景舔了舔齿列,低声问道:“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出门?”
  南云能感觉到他身体的异样,但却并没准备“帮忙”,而是在他肩上推了下:“这就是王爷自己的事情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您方才亲口说的要逛庙会,总不成要反悔吧?”
  说着,她竟直接抬高了声音唤了声白芷,让人进内室来帮着梳妆。
  以往被逗弄的时候,南云从来手足无措落荒而逃,萧元景怎么也没料到她竟然突然间就长了胆子,竟然都敢叫人来了。
  萧元景同她对视了一眼,哭笑不得,但随即还是翻身起来坐在了一旁,而后又伸出手去,想要将南云给拉起来。
  他神情中颇有些无奈,虽吃了瘪,但却并没有不悦的意思。
  南云得了逞,眉眼一弯笑了起来。
  “惯得你,”萧元景笑着摇了摇头,见白芷已经进了门,便没再多说,在她肩上轻轻地拍了下,“去收拾吧,带你出去好好玩一圈。”
  南云见好就收,加之要出门去逛庙会,便由白芷服侍着更衣梳妆去了。
  萧元景则是仍旧坐在床榻旁,并没动弹,过了会儿身上的悸动方才渐渐地平息下去。
  方才的事情的确在他料想之外,如今这股滋味也不大好受,但细论起来,他却心中却并没半点不悦,甚至还有些隐秘的高兴——毕竟南云很少在他面前这般行事,不知不觉间,像是拉近了些关系似的。
  先前因着身份的缘故,南云总是逆来顺受的,纵然是被调侃得过了,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红着脸躲开。
  如今她敢这样“报复”,反而证明是少了顾忌,不像先前那般小心翼翼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