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王府美人 作者:深碧色(上)

时间:2019-09-11 19:32标签: 甜文 宫廷侯爵 宅斗 情有独钟
【文案】 宁王府来了个美人,柳眉杏眼,体态风流。 众人议论纷纷: 狐媚模样,不正经。 相貌倒是像丹宁县主,可身份云泥之别,凭什么入王爷的眼? 迟早要被殿下厌弃。 姜南云恍若未闻,有钱有势,谁管什么真爱不真爱?更何况,宁王长得也好,稳赚不亏。 等到
 【文案】
宁王府来了个美人,柳眉杏眼,体态风流。
众人议论纷纷:
“狐媚模样,不正经。”
“相貌倒是像丹宁县主,可身份云泥之别,凭什么入王爷的眼?”  
“迟早要被殿下厌弃。”
 
姜南云恍若未闻,有钱有势,谁管什么真爱不真爱?更何况,宁王长得也好,稳赚不亏。  
等到宁王成了新帝,她从王府美人成了一朝皇后,姜南云有点懵——说好的是替身、被厌弃呢?
新帝:这话朕没说过。
*
父亲蒙冤,母亲病重,
原本以为可以托付终身的准夫婿提了退婚。
  
打从决定进宁王府那天起,姜南云就自觉扔了所谓的颜面,
却没料到会有人替她捡起来,给她尊严地位,还将她如珠似宝地捧在手心护着。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宅斗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南云,萧元景 
 
作品简评
父亲蒙冤,母亲病重,原本以为可以托付终身的准夫婿提了退婚,百般无奈之下姜南云答应姑母的条件进了宁王府伺候。打从那天起,她就自觉扔了所谓的颜面与自尊,却没料到会有人替她捡起来,给她尊严地位,还将她如珠似宝地捧在手心护着。本文讲述了姜南云从王府侍女一步步到一朝皇后的故事,在这其中,逐渐揭开身世之谜。女主温柔但又不失坚定,男主实力超群又极度宠妻,从最初的相互猜疑到最后的相知相许,一点点补全了女主的所有遗憾。文章节奏明快,人物形象鲜明饱满,感情描写十分细腻,打动人心.
 
 
 
第001章 
  入ch.un后,天一r.ìr.ì地暖了起来,但仍有残存的寒意。
  姜南云却已经换下夹袄,穿了单薄的ch.un衫。
  倒不是为了俏,而是早几r.ì拿了衣裳去典当换银钱,如今赶上倒ch.un寒,也没旁的法子,只能硬撑着罢了。
  但在旁人看来,却像是含了些旁的意味。
  她身形窈窕丰盈有度,纤腰不盈一握,虽是荆钗布裙,但却难掩姿色。肤若凝脂,露在袖外的一段皓腕,便显得格外引人遐想。
  梁氏将此看在眼里,心中自是五味陈杂,有些微妙的艳羡,但更多的却是欣喜——她同为女人都会被南云吸引,男人就更逃不过了。虽说宁王眼光高,可有这张相仿的脸在,胜算也不小。
  “您请喝茶,”姜南云倒了茶来,“不是什么好茶,见笑了。”
  梁氏瞥了眼那茶的成色,并没动,神色自若地笑道:“跟姨母客气什么?快坐。”
  姜南云抿唇笑了笑,顺势坐了下来。
  其实她跟梁氏实在算不上熟络,也就少时见过几面,若细论起来,该称呼一声“表姨母”才对。自打梁氏嫁给宁王府的管家住到京城后,两家便再没过往来了。
  先前年关过冬时,姜母病情恶化,家中连个请大夫看诊抓药的银钱都没了,姜南云没了法子,思来想去,只能硬着头皮到京城去寻这位表姨母,看看能不能暂借些银钱救命。
  彼时姜南云在门房处等了许久,心中倒是也明白梁氏懒怠些见她,但因着再没退路,只能厚着脸皮在那里耗着,到了傍晚才得以见到了梁氏。
  说来也奇怪,梁氏见了她后愣了片刻,倒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不仅大方地借了银钱,拉着她问了许多闲话,还说等过年后得了空,要来探望。
  姜南云原本只当那是句客套话,万万没想到梁氏居然真的过来了,受宠若惊之余,心中的疑虑却是更重了。
  自打父亲过世,又遭了退婚后,南云也算是见惯了世态炎凉,知晓这世上没无缘无故的好。若非是有所图,这位表姨母又怎会专程到这穷乡僻壤中来一趟呢?
  只是如今家徒四壁,也不知有什么能入得了梁氏的眼。
  梁氏并没有绕太久的圈子,毕竟她就是为此事而来,终归是要说的。她在京中这些年也算历练出来了,话说得很漂亮,意思虽含糊了些,但不难明白。
  姜南云一怔。
  “姨母也就是这么一提,你若是不愿,只当没听过就是。”梁氏微微一笑,“细论起来,这话原也不该说的,只是见你们孤儿寡母的r.ì子实在难过,才忍不住提了句。毕竟一文钱难倒英雄汉,面子什么的都是给旁人看的,真金白银才是靠得住的东西。”
  梁氏这场面话说得周到,可姜南云心知肚明,她压根就是为着此事而来的才对。
  “我知姨母是一番好意,”姜南云沉默片刻,垂眼道,“只不过我的出身摆在这里,人也不过如此,只怕入不得贵人的眼。”
  听她这么说,梁氏倒不由得有些惊讶。
  她来时曾预想过姜南云的反应,觉着她兴许会羞得面红耳赤,或者耻于提及此事,再或者,会想要攀炎附势贴上宁王府……但怎么都没料到,姜南云竟然会这么平静。
  没有羞,没有恼,也没有迫不及待,而是很平静地分析着此事。
  梁氏惊讶之余,愈发欣喜,不动声色地将心中对这位表侄女的评判提高了些。她看向姜南云的眼神愈加柔和,含笑道:“不必妄自菲薄。你的样貌才学摆在这,谁会不喜欢?”
  姜父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教书先生,更难得的是并无迂腐之气,也不信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自小就亲自教着南云。只不过自打三年前他因罪入狱,自戕于牢中后,南云便再没碰过什么诗书,转而拿起了针线,做些绣活来赚钱补贴家用。
  姜南云心中千回百转,面上却没显露出来,只道:“姨母是知道的,我年前才被退了婚。”
  那还是父亲在时为她定下的亲事。去年秋闱放榜,她那位准夫婿拔得头筹,高中解元,母亲正高兴着呢,一转头对方就提出了退婚,母亲也是因此病情恶化,入冬之后一病不起……
  其实若是三年前,梁氏来同南云说这些话,只怕她也是要羞恼的,可这三年挣扎下来,她已经比谁都明白银钱的重要。
  相较之下,什么面子名声都是虚的。
  “那是他家有眼无珠,”梁氏不以为意,开解道,“再者,他也不过一个举人罢了,纵然是今年ch.un闱再中,也不过就是个进士。跟宁王殿下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见南云不说话,梁氏又趁热打铁道:“宁王殿下是圣上的第三子,生得一表人才,x_ing情温和,京中不知有多少闺秀私底下都爱慕着他……”
  梁氏遍数宁王的好处,就差将“稳赚不亏”四个字写脸上了,姜南云还未想好如何答,就听见里屋传来脚步声,布帘子被一把掀开。
  “阿音,”姜母扶着墙,步履蹒跚地出了里屋,神情冷淡向梁氏道,“你怎么来了?”
  南云连忙起身,上前去扶她:“娘,你何时醒的?怎么也不唤我?”
  姜母顺势握住了她的手,心中五味陈杂,深深地叹了口气:“是娘拖累了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