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五月泠+番外 作者:明月珰(一)

时间:2019-10-04 10:45标签: 天作之合 近水楼台
文案: 一开始大家看了,都会以为男主爱女主。 后来,连女主都觉得男主可能暗恋自己。 再后来,男主周围的人都觉得男主爱女主。 再后来,连作者都以为男主爱女主了。 其实....... 内容标签: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泠 ┃ 配角: ┃ 其它:
  文案:
  一开始大家看了,都会以为男主爱女主。
  后来,连女主都觉得男主可能暗恋自己。
  再后来,男主周围的人都觉得男主爱女主。
  再后来,连作者都以为男主爱女主了。
  其实.......
  内容标签: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泠 ┃ 配角: ┃ 其它:明月珰
  vip强推奖章
  明月珰的文向来着重于情感纠葛,感情细腻,人物的刻画入木三分。
  本文的女主角季泠从小寄人篱下,x_ing格敏感而卑微,是不同于寻常的人设。
  男主角楚寔对季泠的态度却一直如迷,无限制地对季泠包容,却又拒绝季泠的示好,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楚寔这种矛盾的行为?
  季泠又能否克服自己的x_ing格缺陷逆风翻盘,要解开最终的谜底敬请期待《五月泠》
  作者文笔细腻,情感丰富,徐徐将一幅生动而细致入微的古代生活画卷展现了出来。
  人物x_ing格别致,这里没有无脑甜宠,男女主也没有恋爱脑,只有正常男女的生活百态。
  文章以情感见长,缠绵悱恻让人时而激动,时而唏嘘,千回百转难以释卷。
 
 
第一章 
  初秋的yá-ng光洒在院角的那株女贞树上,反s_h_è出点点金绿色。顺着女贞树的抬头看,可以看到屋檐下的如意云纹瓦当有一处缺了小小一角。
  季大丫看得痴迷,余芳不得不用力地拽了拽她的小手,俯身低声道:“大丫,莫看了,快些走,迟了老太太就该午歇了。”
  说罢,余芳抬起头朝一路领她们进来的周达武家的歉意地道:“让你笑话了,小孩子家家的,没见过什么世面,初次到府上,眼睛都不够使唤了。”
  周达武家的微微抬了抬下巴笑道:“别说孩子了,就是大人第一次进来眼睛也都不够使的。这宅子是老太傅致仕之后亲自监督着营造的,一砖一瓦都是他老人家画的、挑的,园子里那些假山用的石头,可都是前朝那什么皇帝用过的太湖石,那皇帝贪图享乐,不管咱们老百姓的死活,最后误了国。咱们太祖一进去就把他劳民伤财堆的那山给拆了。拆下的石头都赏给了下头的功臣,咱们老太傅拿的可是头一份儿。”
  “这园子的图也是老太傅亲自画的,请的当时最有名的造园大师侯先文来营造的。你不知道侯先文吧?侯祖德听过吗?现在最有名的造园大师,皇家的合庆园就是请他造的,他是侯先文大师的孙子,一身本事都是跟他爷爷学的。”
  周达武家的一炫耀起来就收不住嘴了。也不想想,余芳一个乡下媳妇,别说侯先文、侯祖德了,就是皇帝有个合庆园,她也不知道。
  不过余芳还是很捧场地道:“怪到这么好看,就跟神仙住的宅子一样。”
  末了余芳又低头拽了拽依旧慢吞吞到处看的季大丫,有些恨其不争地低声在季大丫耳边道:“大丫,快莫看了,叫人笑话的。”她虽然是乡下来的,但实则乡下人比城里人更讲礼,到了别人家里也是不会乱看的,生怕被城里人嘲笑。季大丫以前也不是这样的,大概是第一次到这样富贵的人家里来,被晃花了眼。
  季大丫抬起头,扑闪着一双黑白分明,水晶般剔透璀璨的眼睛道:“姨,这宅子我好像来过。”她抬起手指了指那缺了一角的瓦当,“这个,我记得清清楚楚的呢,跟我梦里缺的那块一模一样。”
  小姑娘天真烂漫的话把周达武家的给逗笑了,“原来是梦里来过呀。”
  余芳笑叹一声,“哎,这孩子。”
  周达武家的道:“r.ì有所思,夜有所梦,知道今r.ì要来咱们老太傅府,小孩子自然兴奋,梦见了也正常。”
  季大丫的年纪不大,今年不过才八岁,正界于懂事和不懂事之间,听周达武说正常,也就只当自己做的梦很寻常,哪怕梦里的楚府跟这里的一模一样,连瓦当缺角的地方都完全一样。
  待走到老太太的嘉乐堂前时,余芳赶紧抚了抚自己衣服上的褶子,又替季大丫拍了拍身上莫须有的灰尘,这才特地放轻了脚步,拉着季大丫往里走。
  大丫被余芳带得也有些紧张了,另一只手紧紧地抓着衣服下摆,迈着小短腿上了三级台阶,这才到了嘉乐堂的门口。
  打帘子的丫头玉莲见周达武家的领着一个乡下来的媳妇牵着个孩子过来,笑着道:“周嫂子这是领的谁呀?”
  周达武家的上前一步道:“老太太娘家的亲戚。”
  “哦。”玉莲又上下打量了余芳和季大丫一眼,这才道:“那嫂子先等等,我进去通传一声。”老太太年纪越大就越念旧,对娘家的亲戚也照顾颇多,隔三差五的就有人上门打秋风,老太太心善,从不拒绝。玉莲听说是老太太娘家亲戚,心里就有些鄙夷,却又不能不进去通传。
  玉莲一走,余芳这才松了口大气地对周达武家的道:“周嫂子,真没想到,老太太屋里就是个打帘子的姑娘都生得这般齐整。”话虽然这么说,可她心里却在打鼓,这次来的打算真不知能不能成。
  周达武家的道:“老太太就喜欢花骨朵一般的姑娘,看着眼睛舒服。”
  过了会儿,玉莲重新走了出来道:“老太太让你们进去。”
  周达武家的这才领着余芳和季大丫走了进去。
  余芳一进堂内,没看到老太太,而是跟着周达武转到了老太太r.ì常起居的东次间才看到窗下罗汉榻上坐着个身穿绛紫色松鹤延年团花纹袍子,头戴嵌拇指大黄玉抹额的老太太,这就是楚府的老太太季老太君了。
  余芳赶紧拉着季大丫上前两步,跪了下去,口里道:“老太太万福。”
  这一跪实在是太实诚了,地砖那般硬,跪下去可疼着呢。老太太身边的丫头手里正拿了两个垫子来,原是预备着她们要跪时可以垫上,结果余芳太心急了,这就跪到了地砖上。
  当然这也是因为乡下人不懂规矩的缘故。
  老太太叫了起,笑道:“昨儿个就听周达武家的说你们今儿要来,快起来吧,是余芳吧,记得前些年我回老家上坟还见过你。”
  余芳从地上爬了起来,爽利地笑道:“老太太的记x_ing可真好,那都是八年前了,老太太瞧着比那时候倒还更j.īng_神了。”
  季老太太之所以记得余芳,就是因为她这股爽利劲儿,“坐吧,你这是怎么到京里了?”
  余芳旁边的丫头搬来了个小杌子,余芳却不敢坐,“不不不,老太太跟前哪有我们这些小辈坐的地方。”
  老太太其实并不喜欢太拘谨的人,这样说话累。但是看余芳诚惶诚恐的样子,也就只能由着她。
  周达武的给余芳递了个眼色,又把老太太的话重复了一遍,“老太太问你,怎么到京里来的。”
  余芳赶紧答道:“年前我家当家的到京城来做生意,我怕他身边没人照顾,也就跟着来了。”
  季老太太点了点头,又看向余芳旁边站着不说话,文文静静的季大丫道:“这是你家姑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