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素手匠心 作者:沈碧瓷(五)

时间:2019-10-09 09:50标签: 爽文 穿越 美男 奋斗 护短
我还能为你们做几回点心呢? 一句话,屋里的氛围刹时低落起来,苏氏别过脸,眼底泪意盈然。 白棠不爽了:娘,你这偏心偏得厉害了。我成亲前可没见你为我伤心不舍。恨不得把我赶到魏国公府。轮到白兰了,动不动就掉泪珠子? 苏氏呸了他一声:你哪能和白兰比?
“我还能为你们做几回点心呢?”
  一句话,屋里的氛围刹时低落起来,苏氏别过脸,眼底泪意盈然。
  白棠不爽了:“娘,你这偏心偏得厉害了。我成亲前可没见你为我伤心不舍。恨不得把我赶到魏国公府。轮到白兰了,动不动就掉泪珠子?”
  苏氏呸了他一声:“你哪能和白兰比?你不欺负裘安就不错了,白兰娇滴滴的脾气又软,万一被高家人欺负了怎么办?”
  白棠长眉一挑:谁敢?!
  高家自从郑氏死后,在北京这些r.ì子要低调就有多低调。高老爷子之前是多掐尖要强之人,近年来几乎足不出户。高岑送郑氏遗体回乡,抵达北京后便全权接手了高家的生意,高鉴明却留在了南京,按高家的话来说,南京的生意总要有人打理,就让高鉴明驻守南京抱古轩。大伙都明白,高鉴明这是失势了。
  郑氏母子与汉王勾结袭击北上的车队。这事瞒得再好,若有哪天白棠或徐三那边透出一两分,高家就要伤筋动骨,被同行所不齿。索x_ing放逐了他,免得将来再起祸害。
  不管高鉴明多不甘,他只能暂时认命的接受祖父的安排。在外祖家的安排下,安静的等候着重振旗鼓的时机。
  他每月两封书信,情真意切的问候祖父的身体、妹妹的近况。偶尔还会提到益明在南京备考的情形,让家人放心。再讲述番自己近来生意上和制纸上的心得,其他的事,一概不提。
  这般坚持了大半年,高老爷子的回信也渐渐的多了起来。毕竟是从小带大的孩子,倾注了自己无数的心血,高怀德又怎能完全无视这个大孙子?
  老爷子的头发已经全白,身体也偻佝了许多,摸着案前厚厚的信,叹道:“若是他真的改过自新,益明的婚礼,就让他回来一同参加吧。”
 
 
第335章 你追我赶
  老爷子动测隐之心,高岑却不敢吊以轻心。
  “鉴明来北京之后呢?还让他回去么?”高岑摇头,“他和郑氏做下那等子事,险些害南京同行全军覆灭。父亲,儿子实在不敢再赌了!”
  高怀德沉默了片刻,只得苦笑。他随手翻着桌上的纸,问:“咱们的新纸做得如何了?”
  高岑蹙眉道:“还待改进。”
  “问题出在哪儿?”
  “材质。”高岑顿了顿,“固定不住颜色,不够坚韧。”
  高老爷子沉沉的道:“咱家要重振旗鼓,全靠此一搏。”
  “儿子明白。”高岑行了礼便即退下。近来即要准备前田益明的亲事,又要改造研发新纸,实在忙碌。可笑郑氏的娘家指还责自己嫡子不曾成亲倒给庶子弟弟先结亲,却不想想鉴明看中的叶家女儿叶樱得知高家变故后旧病复发,竟借病婉转推了婚事。他离开南京时,叶老板正急得满城寻找与女儿八字相配的男生指望着能和上回那样给女儿冲喜救命呢!
  高岑冷笑两声,不论真假,叶樱一再悔婚,身体不好的名头也传了出去,今后她的亲事再没那么容易说定了。高岑心中有丝爽快,机关算尽者,反算尽了自己前程。
  他坐车赶到自家郊外的作坊,坊里的工人忙与他招呼:“东家来啦!”
  他含笑点头,走近一池靛蓝色的染料前查看了颜色,颇为满意。又到抄出晾干的蓝纸前凝眉不语。取了张纸,r.ì光下感受其光泽,靛蓝虽美,光泽也好。但是稍一用力便容易破裂。柔韧度不够。而且着色度也不佳,沾了水便易化开。
  高家是制纸的老行家,明白这是制纸原材料的问题。可他们已经多次修改了配方,依旧没能解决问题。
  “再多加些次茧丝。”次品蚕茧常用来抽丝造纸。高岑执笔在监造册上记录配方。无论如何,高家一定要复制出佛经宝抄磁青纸!
  “磁青纸?”白棠搁笔挠挠自己的下巴。“难怪高家沉寂了大半年,原来是在研究磁青纸!”
  平江微露忧虑之色:“高家的藏经纸已然是纸中一绝。再让他们研究出磁青纸——咱们可要加把劲了。”
  白棠敲了敲桌子:“高家的眼光,狠!”
  “可不是!”平江赞道,“迁都才多久?这北京城里的寺庙已经造了十来幢。不用几年,香火必然远胜南京。高家致力与抄经纸,眼光狠毒啊!”
  “这样也好。”白棠笑道,“咱们两家各有所攻。也不致于打混仗。”
  “祖父也是这么说的。”平江喝了口茶,“父亲现在不满足于高丽纸了。总想再制出些新纸与高家一比高下。”
  白棠不免好奇:“大伯有什么打算?”
  平江望向窗台上搁着的一盆茂盛的文竹微微一笑。
  白棠挑眉惊讶道:“竹纸——这个可不好做!”
  竹纤维处理困难,制纸极为不易。但宋朝传有的玉扣纸就是用竹制成,光滑柔韧,均匀色白,莹润如玉,清晰通透,经久不被蛀蚀。是一等的纸品!
  “父亲在祖父面前下了军令状。三年之内必定要仿出玉扣纸!”
  白棠不由失笑:“何必?玉扣纸麻烦不下磁青纸。还要自行琢磨工序。我手头有祝家给的澄心堂纸秘方,最近正在研究——”
  “总不能老用你的东西。”平江摇头,撇开这个话题。“倒是祝家两个小子,从你桑园出来后焕然一新。祝老夫人连连赞你会调教人呢!”
  白棠失笑:“全靠陈总兵的手段。”
  平江笑容微凝:“只是,祝家兄弟本来是不着调。现在又有点儿过于跳脱。”
  白棠想起他们用两只粽子就想收买阿察合的事,忍不住冷笑:“可不是?在我桑园里长了些见识,就不知自己几斤几两重的小混蛋!”
  平江轻笑道:“他们最近也在联系江南织坊,拿自己画的花纹贩售。倒也卖得不错。”
  “小打小闹。”白棠不以为意。“让他们折腾去。”
  两人说完话时,天色微暗。平江起身告辞时,却听楼下全宏道:“三爷,您来接东家啦!”
  平江不由似笑非笑的瞅了白棠一眼:“听说堂妹夫每天都来接你回家?”
  白棠披了外套,理所当然的道:“他不接我接谁?”
  平江摇头:“我先前觉得吧,你嫁给徐三是咱家亏了。现在方觉得,明明是他徐家亏了。”
  这跟入赘没两样啊!
  “大堂兄也在?”徐三笑眼弯弯,“都这时辰了,一块回家吃便顿饭吧。”一边说着一边握过白棠的手,还替他整了整鬓边散发。
  好酸朽的味道。平江别过头:“不必了。”他踏下楼梯,还能听见两人亲热的私语,不禁红了脸:仗着新婚,酸透人了!
  徐三撒了会娇占了些便宜,方舍得放开白棠。
  “对了,你那师兄前儿个竟来寻我问事。”徐三口吻不可抑制的带着股怪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