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素手匠心 作者:沈碧瓷(四)

时间:2019-10-09 09:52标签: 爽文 穿越 美男 奋斗 护短
只好忍痛下令:全部带走!依例问罪! 徐三摸着爱马的鬃毛,叹息道:我祖父走了不过四十年,陛下才离开了二十年,北京竟然变成这副模样。唉,我要写封信好好和陛下叨叨。 蔡百户扯了扯嘴皮子:严惩,一定严惩不怠! 那还差不多。 徐三满意笑道:嗯。爷等你消
只好忍痛下令:“全部带走!依例问罪!”
  徐三摸着爱马的鬃毛,叹息道:“我祖父走了不过四十年,陛下才离开了二十年,北京竟然变成这副模样。唉,我要写封信好好和陛下叨叨。”
  蔡百户扯了扯嘴皮子:“严惩,一定严惩不怠!”
  那还差不多。
  徐三满意笑道:“嗯。爷等你消息。”
  远远的在外头围观的百姓,飞快的将今r.ì之事传了出去。
  徐达的孙子徐三爷,一进城就为民除害!将群地痞一网打尽。
  徐三瞎打误撞的为白棠出气,不想竟一举成名!加上他闲着没事就带着铁卫四处溜达,遇上什么不平之事就甩鞭子。久而久之,竟然成了当地百姓心中嫉恶如仇、忠肝义胆的少年豪侠!
  这个名头传出来,阿简与白棠笑作一团,徐三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谁TMD要当少年豪侠了?爷还是要做混世魔王!”
  蔡百户心里窝火得不行。
  好好一条生财之计,让徐三和白棠给坏了!现在那些流民都被他们吓破了胆,再不敢随便出手了。
  他瞧着手底下的士兵们没j.īng_打采的窝在地上,心头更恨:一群废物!和徐家的铁卫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他强抑着脾气,想到练白棠不是在外城买了五十亩地,种桑养蚕么?哼,天干物燥的,万一出了什么事,查起来也不容易不是?多搔扰几回,他还不是乖乖的要求自个儿帮忙捉贼守林?那时候,自己银子面子就都有了!
  他立即安排的人手布置了任务,谁知候了几r.ì,竟没成事。
  “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废物了?”蔡百户怒不可遏。“十亩桑林,随便放把火都寻不到机会?”
  两个衣衫破旧的男子垂头丧气的道:“大人。现在桑树低矮,不宜躲藏。练白棠还寻了许多流民替他看守桑园。许了他们大好处,只要开ch.un桑园无事。他们就能从临时工转成正式工。工钱翻倍不说,到时候还能带老婆闺女进园子采桑养蚕。”这么好的事儿,他都心动!养蚕总比种地要轻松多了吧?恨不得自己是个妇人。
  另一个人道:“大伙儿都疯了似的,天寒地冻的夜里,都有十来人带着猎狗巡逻。咱们真的是无处着手啊。”
  蔡百户默默的围着炉子烘手,不当心被烫了一下,嗞的呲牙裂嘴捂着痛处直吹。
  “练白棠说了。他还有四十亩地,将来总要雇人打理,不论是管事的还是种田的,都要挑能干勤快的。但是如果让他发现,有谁吃里扒外,就j_iao给徐三爷的鞭子伺候——大人,咱们也难哪!”
  铁青着脸,蔡百户想到上头再三叮嘱自己莫要惹恼了徐裘安,这位爷,在南京城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皇帝老儿连他喜欢男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了!”
  想到白棠举手抬足风情万种的模样,他脸上露出丝猥琐 y- ín 邪之意。
 
 
第250章 毛病!
  白棠得空,带着全宏验收松竹斋。
  与南京城布局类似,北京的廊坊四街汇聚了书斋铺子、金楼首饰、脂粉铺子等各行各业的商铺。
  新建的松竹斋共两楼,地段极佳。布局借鉴了现代书斋的创意。除了展示的柜台,另用雕花镂空的隔段隔出了间清雅的画室。可供客人试用笔墨,慢慢挑选物件。两楼则分成一间茶室、一间小工作室。白棠想着今后每推出新品,可在两楼办些茶会,也可做会客室。松竹斋后院也有幢小院子,厨卫俱全,可供伙计居住。
  “让大伯费心了。”白棠见装修用料实在,家什做工j.īng_细。忍不住笑容满面的向大伯躬身致谢。
  练绍荣摇手笑道:“你可别怪大伯手快。我觉得你那茅厕的设计不错。所以立即让工人照搬了。”
  白棠讪讪一笑。穿越来的人,其他的高科技玩意没本事鼓捣。厕所是一定要改良的啊。抽水马桶原理简单,只要有个化粪池什么都好说。至于那坐便器,暂时是用木头做的。等徐增寿的瓷窑建好,再鸟枪换炮不迟。
  练绍荣望着街对面的一间间的铺子道:“那家六闲斋是苏州最有名的书斋。他家出的书以话本游记为主。近两年流行的《金钗记》、《还魂记》全是他家的杰作。六闲斋的东家姓乔。乔老板是咱们这行人中少有的j.īng_致人。ch.un赏百花秋赏月,夏赏凉风冬听雪。家中娇妻美妾环绕,出行则前呼后拥。你若见到他,必不会认错人。”
  白棠无比艳羡的道:“难怪叫六闲斋。”
  练绍荣笑了笑,又指着“铁砚堂”的匾额道:“山西铁砚堂!他们家以卖砚台为主。主家姓孟。孟老板脾气大,但最讲义气。”
  白棠微笑道:“铁砚堂,听名字,就是铁骨铮铮的好汉!”
  他目光被一幢装潢得最为华贵的书斋吸引,问:“宝晋楼?”
  练绍荣神色微凝:“宝晋楼是杨州最大的书斋。老板姓祝。白棠,祝家现在是由家中的老夫人掌舵,族中人才辈出。除了售卖文房四宝书画图册外,最擅装裱!”
  “装裱?”白棠眨了下眼睛。他前世在荣宝斋,学了一手装裱的绝活!为楼上楼装裱皇帝的御笔,可是惊艳了不少同行呢!
  “正因他家擅长装裱,声名在外,所以经手了无数名画真迹。”练绍荣低叹道,“故而他家还有一项本事:临摹仿画。”
  白棠眉毛轻挑:这倒真是个了不得的本事!
  “不过宝晋楼临摹之作都有标识,绝不会以假充真。”练绍荣皱了下眉,“巧了。怎么今r.ì宝晋楼两位少东家都来了?”
  两名少年刚离开杨州,全身上下还透着股说不出的蘼蘼之味。衣着绮丽,面敷白粉,眉毛没一根杂毛,唇上还点了些胭脂,一路走来娇弱不胜风。瞧得白棠目瞪口呆:什么毛病?!
  以至于他们进了自家店门,白棠还没回过神:早知道自己就该投胎到扬州,保管没人认得出爷是男是女!
  “我们兄弟二人在杨州也久闻松竹斋练公子大名。”略高些的少年半施了个礼,“今r.ì听说练公子大驾光临,故前来拜会练公子!”
  “不敢!”白棠听他捏着嗓子文绉绉的说话,全身直起j-i皮,“松竹斋不过是新起之秀,怎堪宝晋楼两位少东家亲临指教?白棠诚惶诚恐。”
  兄弟俩见白棠这般谦逊,面色更好了些:“练公子客气了。在下姓祝,名同光。小弟名同霖。”
  祝同霖亦拱手道:“练公子不愧是国师的弟子,松竹斋的洒金笺和绢本名动天下。我们兄弟在杨州也是艳羡不已!”
  白棠长眉微挑:这话说得有意思!
  练绍荣也不禁皱了下眉头:难道这男不男女不女的兄弟俩今天是来踢馆子的?
  “听说练公子的书画双绝!”祝同光的眼角还敷了淡淡的眼影,“正巧我兄弟二人亦擅书画。还请练公子不吝赐教。”
  白棠急忙摇头,一副慌恐的模样:“两位说笑了。我这些本事,如何敢班门弄斧?两位风姿卓绝,一看就是人中龙凤,马中良驹。白棠充其量就是龙身一片鳞,凤身一根羽。马上的鬃毛而已,请二位千万海涵,莫要让我出糗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