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素手匠心 作者:沈碧瓷(三)

时间:2019-10-09 09:53标签: 爽文 穿越 美男 奋斗 护短
。高益明和白兰成亲后,一定要从高家分出来!练绍达颇为激动。不能让白兰在郑氏那个毒妇手下受委屈! 白棠倒是一楞。很久之前他便发觉,自家的渣爹对白兰倒是另眼相看,对她颇为关切。他皱了眉问:郑氏不是个好的? 练绍达瞧了瞧院内无人,方关紧窗门道:岂
。高益明和白兰成亲后,一定要从高家分出来!”练绍达颇为激动。“不能让白兰在郑氏那个毒妇手下受委屈!”
  白棠倒是一楞。很久之前他便发觉,自家的渣爹对白兰倒是另眼相看,对她颇为关切。他皱了眉问:“郑氏不是个好的?”
  练绍达瞧了瞧院内无人,方关紧窗门道:“岂止不好。就是个蛇蝎心肠的!你们年轻不知道。高岑当年那个妾侍被郑氏搓磨得生不如死,连孩子都是在外头生的。其实生的是对双胎!小的因为身体不好,被高岑抱回家救治。大的留在了孩子的外祖家——也是为了提防郑氏呢。结果小的长到三岁,眼见着聪明过人,一场热病就没了。”
  白棠的面孔慢慢的沉了下来。
  竟然还有这些内情?
  “高益明我看得中。”练绍达低声道,“他这么多年就没靠过高家。是个出息的。但为了白兰好,白棠,你还是得帮他们一把,让他们摆脱郑氏的钳制!”
  练绍达难得这般慈父之心,白棠也就认真应承道:“我知道怎么办了。”抬头见渣爹目光闪烁,盯着自己欲语还休。蹙眉问:“还有何事?”
  “哦……我在想,那毒妇大概不会轻易让咱俩家亲事结成。你要提防她动手脚。”
  白棠颇以为然的点点头。却见练绍达还是欲言又止,不悦的斥问:“有话快说!”
  练绍达咳了声,神情尴尬的轻问:“你和徐三爷的事,真的还是假的?”
  白棠嗖的站了起来,咬牙又坐了回去!捧起茶杯镇定的道:“无稽之谈!”
  练绍达看着女儿清俊的脸,暗想:哪怕白棠就是给徐三爷做个妾,也是飞上枝头了不得的大好事啊!
  白棠瞧他贪婪算计的模样,登生警醒。一时心头冰凉:练绍达利欲薰心,可别坏了他大事!
  他脑海中极快的转过各种法子。飞快的选定了最有效的一个:利益动人心。
  轻轻的咳了几声,他构思好的一番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怪了。从前他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主儿,怎么遇上徐裘安,他偏偏就倍觉为难起来了?
  “徐三的事……”他才提了个头,练绍达已经眼睛大亮,兴奋的绿光森森。白棠习惯x_ing的舔了记后槽牙骂了句不要脸的老家伙!一狠心道,“徐三的事我自有计较。”
  练绍达追着问:“什么计较?”
 
 
第166章 哄骗
  白棠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在渣爹满脸的期盼下,艰难的道:“如今我身份太低,还配不上他。总要创出番大事业之后,才能让他、让他……心甘情愿的……对不对?”
  练绍达恍然大悟,拍手道:“还是你有志气!”白棠心气高,自然是要筹谋一个正妻位置的!小妾算什么,白棠怎看得上!
  “但你也得把握好咯。别让徐三爷从你手上溜走。”练绍达笑容满面,全程压低了嗓子,“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白棠心里骂了无数遍娘希匹!咬着后槽牙轻轻的道:“你也不能透露我的秘密。万一让别人知道了——随意寻个法子陷害我,那我就前功尽弃了!”
  “我明白,明白!”练绍达举天发誓,“绝不会有人知道!否则叫我天打雷劈!”
  你早该天打雷劈让老天收了去!
  白棠忽悠走了练绍达,大松了口。心底还有几分后怕。若不用这些话搪塞练绍达,他若跑去泄密,谁知道那头恶狼会做些什么?
  “如今你身份太低,还配不上我?总要创出番大事业后,才能让我心甘情愿的怎么着你?”
  徐三满含调笑的声音如雷般的击中了白棠!
  白棠全身僵硬,头颈艰难万分的转向说话的人,随即怒不可遏:“你竟然偷听!”
  徐三咧嘴直笑,翻墙果然有翻墙的好处!
  “不偷听怎么知道你的真心意?白棠,原来你对我——”
  “闭嘴!”白棠羞愤欲死!竟然让他偷听了去!该死该死,他怎么解释得清?
  “你和你爹联手算计爷呢!”徐三不恼反喜,只要白棠对他是真心,他心甘情愿让白棠算计!看不出练绍达够上道!就是后边他们的谈话没听清,好似白棠有什么秘密?唉,谁没几个秘密不是?“既然如此,咱们——”徐三关上门,笑嘻嘻的逼近白棠。
  白棠惊惶错乱中一步步被徐三逼到角落,急中生智:“你听我解释。练绍达想利用我接近你讨好处。我怕他找你麻烦,所以才拿这话哄他的。”说完吞了口口水,一脸真挚的望着徐三。信他,信他!这个不算谎言啊!
  徐三见他紧张得快崩溃的模样,心中顿生不忍。自己还是逼得太急了!他伸手轻轻在白棠的鼻子上刮了一下,迅速退了几步,提了提手上的小包裹道:“诺,听说白兰亲事已定。这是我送她的。让她放嫁妆里到时风光大嫁!看看合适不?”
  白棠意外的瞧着徐三解开包裹,一只雕刻华美的红木匣子里面一整套金镶玉的首饰。无论做工还是玉质,皆无可挑剔。
  白棠默默的道:“太贵重了。”
  徐三大言不惭的道:“不贵重怎么拿得出手?好歹白兰今后也得叫我声兄长啊。”
  白兰凭什么叫他兄长?!
  白棠迅速的反应过来,却再没心力与他计较了。方才那一回,当真吓得他神魂不守。他喘了口气全身放松下来,双腿却一软,徐三迅速的勾住他腰扶住他:“怎么了?”
  白棠不好意思说自己被吓软了腿,只道:“扶我坐着就好。”
  徐三得了亲近的机会哪会轻易松手?他瞧了眼屋内最远的软榻,道:“扶你去榻上坐会儿吧。”
  白棠不疑有他,由他搂着腰走至榻边,才坐下,徐三一手搂着他不放,一手倒了案几上的茶水递给他:“难道是最近忙活《金刚经》c-h-ā画的事,累了?”
  白棠意味深长的轻叹一声:明明是为了应付他,才心力j_iao悴。这不,逮着机会就吃他豆腐——“能高抬贵手了么?”
  徐三恋恋不舍的将手从白棠的腰间挪开,回味般的道:“白棠的腰格外细软。不盈一握!”
  白棠暗自心虚,突然觉得他话中有话,不禁盯着他道:“我一直没问你,你上回……真的去了品潇馆?”顿了顿,“抱过其他男人的腰了?”有比较才有发言权!
  徐三脸一红:“就抱了一会儿。不过爷对那里的男人半点感觉都没有!他们那矫情劲,害得爷身上的j-i皮疙瘩三天都没退!”
  白棠微微张大嘴,登时觉得自己身上的罪孽没那么重了!
  臭小子没让自己掰弯!直的,还是直的!喜大普奔,泪流满面!
  徐三见他脸上的惊喜之情,误会了。白棠果然心里我!知道我对其他男子没兴趣,笑得那般轻松开心!便一脸讨赏的道:“你是不是该奖励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