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素手匠心 作者:沈碧瓷(二)

时间:2019-10-09 09:53标签: 爽文 穿越 美男 奋斗 护短
即不用担心安全还有人作伴,也算合适。白棠特意将她那架修理了一半的大纺车安置在了一间最宽畅高大的屋里。婉娘见后,心中微悸。小心的窥了眼白棠:这位公子,好眼力! 从此,隔壁院内多了架纺织机穿梭经纬的声音。空闲时,婉娘便拿着工具修补大纺织机。 白
即不用担心安全还有人作伴,也算合适。白棠特意将她那架修理了一半的大纺车安置在了一间最宽畅高大的屋里。婉娘见后,心中微悸。小心的窥了眼白棠:这位公子,好眼力!
  从此,隔壁院内多了架纺织机穿梭经纬的声音。空闲时,婉娘便拿着工具修补大纺织机。
  白棠的松竹斋,在诗笺之后迎来又一件明星产品:绢本。
  上等的丝绸织成细密柔软的绢布,用白棠特制的药水熬煮加工。制成的绢本色泽多样,手感细软,落笔流畅,着色鲜艳。松竹斋号称可百年不腐!用过的文人雅士无不啧啧称赞。偏偏他家还限量发行。每月就那几十幅,再多,不好意思,家中的织娘要保证绢布的质量,一个月只能提供这些。
  什么,多招几个织娘?
  全掌柜得意洋洋的解释:“我家的熟绢为啥好?一方面是东家处理得好,另一方面,就是布织得好啊。我松竹斋有专供生绢的织娘!那手艺,是普通织娘能比的么?万万不能啊!东家说了,宁愿钱少赚些,也不能降低对品质的要求嘛。”
  其他书斋的老板,只能羡慕妒忌的瞅着松竹斋赚钱。
  尤其是城里的高家。
  诗笺比不过练家,也就罢了。洒金纸的生意让人给瓜分了,高老爷子悔不当初,怎么练白棠又弄出个新品熟绢来了?
  高怀德早有心改造熟绢。
  如今国力渐强,皇帝越来越重视书画等文学方面的诉求。笔墨绢本的需求也越来越多。现有的熟绢质地不佳。绢料又粗又薄,导致加工后不易落墨。写个字还要垫上纸。时间一长,纸绢脱离,绢布变色,不能长期存储。与宋朝画院鼎盛时期的绢本完全不可同r.ì而语。
  高家意图重现宋朝熟绢的辉煌未果,松竹斋的熟绢却横空出世!几乎垄断了上层熟绢的生意!
  幸好他家产量还不大,但物以稀为贵。现今松竹斋一张半尺幅的熟绢就要一两银子,等他们赚足了钱,再把产量慢慢提高,这生意,细水长流,哪还有其他书斋熟绢的生路?
  心中再焦虑妒忌,高家暂时也只能观望。
  没瞧见人家刚得到皇帝的嘉奖嘛!哪个不长眼的,敢这时候自讨没趣?
  好在高怀德筹办多时的栖霞寺道场即将开始。这次道场如若办得好,高家必将迎头赶上练家,出一口胸中恶气!
 
 
第81章 高家的算计
  南京栖霞寺,初建于南北朝,千百年来佛法强盛,与国清寺、灵岩寺、玉泉寺并称四大古刹。因国师姚广孝的入驻,栖霞寺陡然又变得神秘且高贵起来。
  高家老爷子这次一口气请来了各地名寺六位法师,共同研论《金刚经》。
  不错。正是秦家欲为皇帝六十大寿重新刊印的《金刚经》。
  秦简意外的收到了高家的请柬:栖霞寺品论《金刚经》?
  秦轩虽在朝为官,但与国师并无多大j_iao情,秦简也想过从栖霞寺着手,说动国师为自家的经书作叙释义。但栖霞寺去了几回,却从来没能见到国师,苦于没有契机。如今,高家倒是送了个机会给自己。
  就算见不到国师,能听听六位大法师品论经义,也是值了。
  秦婳得知后,也生出几分兴趣,要与弟弟同去。秦简自然不会反对,还偷偷通知了魏国公。嗯,让他们婚前偶尔见个面,诉诉衷肠,也是桩好事哪。
  于是,秦婳在风景幽静的栖霞寺内偶遇未婚夫徐钦,意外之余转头欲质问弟弟,早不见他的身影。她半羞半恼,低头行礼道:“秦婳见过国公爷。”
  徐钦见她相貌全然恢复,又是这般娇羞之态,心底柔情顿生。面上却不显,淡淡的嗯了声。转身就往山中幽径走去。
  秦婳无奈,只好默默的跟上。
  茯苓与新提上来的大丫鬟茗露相视一笑,不远不近的跟在他们身后。
  栖霞寺三面环山,北临长江。此时正值初冬,山中枫叶如火如荼,美得惊心动魄。
  秦婳一路欣赏枫景,被景致所迷,心绪倒也渐渐安定下来。
  徐钦未走多远,便停了脚步。
  秦婳见红枫半掩中一座六角石亭,亭内已经布置妥当,软垫香茶,水果糕点,知是徐钦准备的。再看那男人一脸淡漠,又有点儿尴尬,好象不知如何开口邀请她似的,忍不住心中一软,嘴角轻弯。当即移步进亭内,倒了茶,微笑道:“国公爷,请。”
  徐钦有点儿被看穿的不好意思,但反客为主的婳儿,怎么都觉娇俏可爱!
  清冷的茶香中,徐钦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嫁给我,委屈你了。”
  秦婳捧着茶杯,淡然道:“不委屈。”她看向亭外红叶婆娑。“你真心实意求娶我。我嫁你,却是为了弟弟前程。倒是你,委屈了。”
  徐钦一口茶噎在喉咙里,费力吞下。捏紧了衣摆,按下心中的失落,只看着秦婳无言以对。
  秦婳一双蕴尽江南烟雨的美眸微起波澜:“不过国公爷放心。我即嫁了你,便只一心一意对你好,对孩子好。”
  徐钦听得心花怒放!他自知年纪大秦婳太多,又是木讷不善言论的x_ing子,从不是闺中少女向往的意中人。强娶秦婳的事情实在做得不太厚道,秦婳愿给他机会,他哪还敢奢求太多?
  秦婳有些羞涩的侧了脸,鬓边的珍珠流苏轻晃,珠光映面,皎美无瑕:“恕秦婳无礼,有件事想请国公爷在我们成亲前先行处置了。”
  徐钦好奇问:“何事?”
  秦婳声色坚定:“请国公爷尽早上书陛下,请立世子。”
  徐钦楞住了。
  显宗是他的嫡长子,将来必然是要承袭爵位的。只是一来显宗年纪还小,二来,自己也存着忧虑,担心太早定下此事,让显宗没了斗志。但从秦婳的口中听到此话,心情之微妙,还是难以言述。
  “怎么——突然提起此事?”
  “恕我直言。国公爷,您的孩子已经不小了。”秦婳笑容微涩,“我不想让他们误会,我嫁进门来,是来抢他们母亲的位置;我的孩子是来抢夺他们的父爱与家产。”她微微扬头,小脸带上几分傲气。“为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请国公爷尽早请立世子。”
  徐钦即感动,更觉愧疚:“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事,我会妥善安排。”
  秦婳轻轻拢了拢衣领,山里头毕竟温度低了些。
  徐钦起身道:“走吧,我送你去道场。”
  秦婳跟在徐钦身后,突然轻声道了一句:“多谢国公爷为我的事费心了。”之前救她于危难之际,现今又为她筹备中的茶楼寻到合适的铺子。秦婳对他的些许抵触早已消散殆尽,感激与r.ì俱增。
  徐钦沉声道:“应当的。”
  大雄宝殿内,香烛环绕,青烟弥漫,小僧弥们正口颂《金刚经》,六位法师端坐浦团。高家的老爷子高怀德穿着身藏蓝色的素净袍子,与秦简立在一块儿,与法师们相谈甚欢。
  “秦家欲重刻《金刚经》为陛下六十寿诞祈福。”高怀德感叹道,“亏得他们用心。想出一篇经文一篇释义的法子教化世人。老朽也是厚着脸皮请了各位法师做此道场,也算是为陛下的寿诞尽点心意。”他指了指一排青衣书僮模样的人笑道,“不能浪费这难得的机会。我让人候着呢。大师们的妙语箴言我让他们全都记下来。秦公子,你看这样可妥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