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综漫同人)审神者她有毒[综]+番外 作者:浮樱(下)

时间:2020-02-10 11:29标签: 穿越时空 综漫 少女漫
第61章 山伏。 主人。 y-ng召来山伏国广,吩咐道:晚上我要出门,你管好本丸。 山伏笑了笑,爽朗的笑容下是慢慢的敬重:是。 嗯再喊数珠丸恒次好好捯饬捯饬自己,晚上跟我走。想了想,y-ng又说道。 山伏面色不变,语气好奇又关怀:发生意外了吗?主人您受到
 
 
第61章 
  “山伏。”
  “主人。”
  yá-ng召来山伏国广,吩咐道:“晚上我要出门,你管好本丸。”
  山伏笑了笑,爽朗的笑容下是慢慢的敬重:“是。”
  “嗯……再喊数珠丸恒次好好捯饬捯饬自己,晚上跟我走。”想了想,yá-ng又说道。
  山伏面色不变,语气好奇又关怀:“发生意外了吗?主人您受到了影响?”
  如果换一个付丧神在他面前,如果说这话的不是山伏国广,yá-ng九成九会勃然大怒呵斥对方手伸得太长。
  他的事,怎么能允许你区区一介刀剑分灵置喙?
  身为他的付丧神,就应当恪守本分,不要妄图知道自己不该知道的事,你们只需要按照他的吩咐,一个指令一个动作。
  他需要的是没有个人思想的刀,不需要会揣摩他心思处境的下属。
  他只要工具。
  高居本丸高位,具有处置付丧神生死、自由权利的yá-ng这样想。
  只是在施行这样的方针后,yá-ng看着本丸齐溜溜千篇一律的乖顺、空白的脸,突然又觉得长期呆在本丸里,没有人见识他的英明决策,又觉得有点无聊。
  他翻了翻本丸库存,挑选出之前没有召唤过的山伏,唤醒他,给这振初生的付丧神灌输他的思维他的想法他的三观,等确认山伏确确实实把他视为高高在上、睿智聪颖的最重要的人后,才放心的将近侍之位j_iao给他,将本丸大部分权利下放给他。
  山伏表现的也很好,没有辜负yá-ng的“辛苦”。
  yá-ng观察了一段时间后满意地嘉奖山伏,转过头对青年完美的表现又生出一股理所当然。
  山伏国广,既不是拥有软萌可爱外表的短刀,也不是获取难度高令众多审神者趋之若鹜的稀有刀,他可以轻松得到,轻松到基本每个审神者都会抱怨“今天出阵又只捞到咔咔咔,每天看着咔咔咔不停掉落,如果掉落一次就听一次他的入手语音,妥妥会被洗脑”。
  明明是一振太刀,却因为太过频繁的掉落和魔x_ing的入手语音,被众多审神者戏称为“咔咔咔”,是一头扎进常驻地图5-4捞刀的审神者最常见到的太刀。
  ……某种程度上也是最不愿意看见的太刀。
  给山伏取外号的审神者没有恶意,可不妨某些急功近利的审神者把自己的非气和不满延伸到山伏身上。
  在少数本丸里,山伏的处境不太好。
  而他,伟大的注定是下一任时之政府领导者的yá-ng,既没有因为山伏的普遍x_ing看轻他,还特别给予他最多的权利最大的权限。
  这样的他,当然能让山伏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听他的话。
  yá-ng矜持地开口,可因为对面前青年的这分信任,让他话里的倨傲和洋洋得意十分明显:“晚上我会和总理的首席秘书见面。”
  山伏下一秒立刻自豪又钦佩地说:“主人手腕通天,距离达成您目标的那一天指r.ì可待。”
  青年吹了一通彩虹屁,把yá-ng吹得心里暖洋洋的,然后才适时退下处理事务。
  一离开yá-ng的视线,山伏脸上的笑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眉心蹙起。
  ……时间不对。
  本来按照惯有的时间间隔来算,今晚yá-ng不该带人去现世“接客”。出于突然的异常,他才特地问了一嘴。好在yá-ng一如既往的自我感觉良好,没有把他走钢丝一般举动放在心上。
  山伏面上镇定的去找人说内务处理事情,快速处理完后找到数珠丸的房间。
  “我进来了。”
  他嘴上随口喊了喊,没等到回应,脚步不停的走进去。
  “收拾好自己,晚上你需要侍候在主人身边。”他用再自然不过的语气说。
  宽敞开阔的房间里,摆放着j.īng_致雕花木柜,实木矮桌,头顶是雅致古风的灯,脚下是厚厚的毛茸茸的地毯。
  一眼看过去,只觉得房间里哪儿哪儿都在昭示三个字——“我很贵”,但却没有丝毫的奢靡之气,而是散发着一股清新雅致的气息。
  而坐在房间正中央的青年一席长发逶迤而下,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禁欲般的美丽,于此同时,无法言喻的从古时存留下来的贵族气质,如同点睛之笔,给本就美好的画面又添几分光彩。
  “我知道了。”数珠丸轻声道。
  长年修行、信念坚定的他拥有一贯的平稳,就算通知他的消息再难堪也不例外。
  山伏看着优雅高贵的数珠丸,看着本丸第二振天下五剑之一,没有什么感情地说:“今晚的客人很重要,记得睁开眼睛好好接待,一定要让客人满意。”
  “是。”
  山伏毫不留恋的转身就走,数珠丸静了一会儿,起身拿起换洗衣物,大白天的去泡温泉。
  “即是贵客,自然要把最好的一面呈现出来。”他自言自语道。
  等到了温泉,和一直候在这里低眉顺目的鹤丸国永说了几句话,从容进池子。
  鹤丸把数珠丸换下的衣物放进规定的位置,lū 起袖子为等数珠丸出来后洗刷池子做准备。
  这个向来不羁、灵魂里刻着自由因子的男人面容平静,看不出丝毫长年守在温泉旁的不耐。
  中途,来这里收需要洗的衣服的太鼓钟贞宗麻溜的收好衣服,临走前若有若无的瞟一眼鹤丸的两只脚和站位。
  回头作为本丸信息流转核心的烛台切收到亲近的太鼓钟出来的消息。
  “事情有变,可以提前动手。”
  烛台切抬头望天,一成不变的天色似乎都因为这个消息而明朗起来。
  同一片天空下,数珠丸恒次冷静地思考同僚们会怎么应对,他这次该怎么表现。
  这漫长的“仆人”生涯似乎看到了底,他一时分神地想,作为唯三实装的天下五剑,大典太因为x_ing格里难以改变的y-in沉孤僻被yá-ng撤了灵力,躺在库存里吃灰,美其名曰“我是个宽容的审神者,你想守仓库你就去守吧”。
  他则时不时被派遣到现实。
  而三r.ì月宗近因为yá-ng的虚荣,被分配守卫本丸大门,需要对来往的付丧神恭敬有礼,起码表面上,更需要对不时进出的审神者表现出最大的敬意和臣服。
  谁让三r.ì月有“天下最美之剑”的称号?
  yá-ng为了三r.ì月这个名号,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和扭曲的满足感,直接放弃让三r.ì月在外边“发光发热”的念头,把他禁锢本丸,不让他出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非稀有刀的实力一步步变强,而自己始终停留在原地,什么都做不了。
  这样的三r.ì月,怎么不会在r.ì积月累的对比、巨大的悬殊中产生心理y-in影,对能够提高实力的非稀有刀产生嫉妒,对能够主宰一切的审神者卑躬屈膝,竭力讨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