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为君——钰铭

时间:2021-02-22 13:31标签: 末世
=================《为君》作者:钰铭?文案:??“为皇为帝为人君者,天下至高无上者也——”“然——”“为君不仁不义者,诸侯群起而手刃之——”“为君无德不治者,群民共愤而另任之——”
 =================
《为君》作者:钰铭
 
文案:
    “为皇为帝为人君者,天下至高无上者也——”
“然——”
“为君不仁不义者,诸侯群起而手刃之——”
“为君无德不治者,群民共愤而另任之——”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琅邪 ┃ 配角:樊家三兄弟,皇帝,等等 ┃ 其它:
==================
 
  ☆、楔子
 
  
  元启二十二年六月,连下半月的京城暴雨终于停歇。
  大雨过后天空明净,鸦雀长鸣,然而至下万千廛舍长街,皆已不复昔日模样:天灾猛烈,君王不朝,北有蛮族进犯,南有外戚扰乱,权臣自顾不暇,仅有几个父母小官位卑力弱,偌大一个京城,天子脚下的灾情无人看管……到得后来,昔日最繁荣的长安街砖破瓦烂,浑水横流,饿殍伏地。后史书说人间地狱,不过如此。
  这日,长安街上哗声一片,引得百姓纷纷倚门窥看。
  只见连日里空荡的长街上此时竟集了队人马,仔细瞅来,却是分为两头,最显眼的是清一色的黄褂加身,腰配军刀,端的是盛气凌人。
  房内众人瞧见这黄褂,隔着一扇门尚且躲闪不及,只不知何人这般倒霉,竟撞上了天子面前最得宠的皇城亲卫队,赶紧拿眼去瞅另一人。
  却只见着一个垂髫小儿,衣着破烂,瘦骨嶙峋,面庞污脏,似是一个乞儿。
  那孩子不知犯了何错,一人与十来个大汉相对,这会儿哆嗦得可怜,却也没个人敢去帮衬。
  “哪儿来的臭小子,撞坏你爷爷的衣裳!”
  打头的黄褂子粗声一喝,瞪圆虎眼,那孩子本只哆嗦,被他这一喝一瞪,登时吓得“呜哇”一声,哭声响彻长街。
  只听那领头的“哼”了一声,只手擒住那乞儿臂膀,“谁家小子,速来赎走!”
  众人谁认识那孩子?
  若说平日,破点钱财救人一命,京城中也多得是好心人,可今日撞着那皇城亲卫,谁敢出这个头?
  那皇城亲卫又是何人?那可都是直接听命于当今天子的官家子弟,从来肆无忌惮,又一脉承袭了皇帝的骄奢淫.逸,闲来无事最爱拿小民取乐;这两年来,更是仗着皇帝昏庸宠爱,在这北京城内横行霸道胡作非为,莫说只是街头百姓,便是朝中官员,谁不暗中痛恨?谁又敢与之作对?
  长街一片沉寂。
  亲卫中一个狗腿的嘿了一声,“原是个野种!”
  那领头的男人重复道,“原是个野种!……虽是个野种,撞着你慈悲爷爷我,怎好要你性命?”
  众人刚要松气,却听他语音一转,“——只要你这长着没用的招子!怎——去你.妈的!”
  那乞儿被他横手甩了出去,在地上滚了两滚,爬起来满眼惊恐地盯着他,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
  那官爷虎口吃痛,见了血,更凶光外露,“臭小子敢咬老子,老子他妈要你的命——”
  说时已是扬手挥刀,只等手起刀落,便教那小孩投胎转世。
  房内众人皆偏头侧目,不忍再看。
  正此时,却听一道明脆的少年嗓音劝道,“且慢。”
  众人纷纷又循声看去,只见街心立了个人,也不知是何时出现,是哪家的少年?看那相貌,左不过十四五岁,巴掌大的小脸颜色苍白,身形更是纤瘦孱弱,仿佛弱不禁风。
  这厢人多气盛,那少年竟也不怯,趁众人发怔之时,已朝官爷走了过去。
  众人只见他并不多话,从怀里摸出一张银票,“我来赎人。”
  打头的黄褂男人还愣着,那小孩这会儿倒机灵,三两步爬过去抱住少年的腿,挪到他身后,只露出一双暗含恨意的眼睛来。
  那少年给了钱,浑然不觉此间局势,问,“请问长乐街要如何去?”
  那官爷不开口,也就没人理他,那少年似有几分尴尬,蹲下身问那小孩儿,“你可知道长乐街如何去?”
  那小孩点点头,祈求道,“带,带......我,娘......”
  少年问,“和娘亲走散啦?”
  见小孩点了点头,少年一把将他抱起,真是个文弱的少爷,抱一个小孩,也有些吃力的模样,“那我带你去找可好?”
  他兀自抱着那小孩,也没去问那官爷可否将人带走,便不紧不慢地跟那小孩问答起来。
  而他每走一步,便教屋内人心一惊胆一跳,祈求他走得快些,免被那黄褂子叫住。
  “站住!”
  果不其然,那黄褂男子几步便赶了上去,心里已有计较,“敢问是哪家的公子爷?老爷我怎么从未见过?”
  那少年笑道,“在下今日才入的京。”
  房中众人忽道:要遭!这黄褂子的人要对这少年发难,见这少年面相不俗,怕冲撞了哪家权贵少爷,只先要问个清楚。哪知这少年竟如此实诚,不往个名门大户瞎编糊弄过去,偏还说今日才入的京,哎!
  那为首的放了心,冷笑道,“这小子弄脏了我的衣裳,小公子要带人走,只怕还还得问问老子!”
  那小孩死死搂住少年脖子,直把后者勒得有些喘不过气,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示意他莫怕。又对那黄褂子道,“方才给大人的银票,应该够您买上几匹上等好布,做好几件漂亮衣裳了,大人怎还要纠缠?”
  那官爷把那银票朝身后一掷,“老子要的是这小子一对招子,这么点东西,老子还瞧不上!”
  那小孩闻言,吓得直往少年怀中拱,少年赶紧托住他,“别动。你摸摸我怀里,还有多少银子,都给这位老爷。”
  那小孩哆嗦着伸出脏兮兮的小手,在他怀里一阵乱摸,把个黄官爷看得瞪直了眼,一阵手痒心痒,恨不得亲自上手。
  小孩好不容易将找到的一点碎银捧到那人面前,谁料又被随手丢弃,“老爷我不缺这点银子花!”
  那少年挑了挑眉,“大人的意思是……?”
  那人摸着下巴,嘴角的笑渐露深意。
  “公子若真心赎这小子,嘿嘿,老爷我倒缺个洗衣做饭的人,你若肯应下,别说不用赎金,老子倒给你都行!”
  他一说完,身后数人已是哈哈大笑。
  “何意?”
  那黄官爷只管怪笑,后面自有人替他开这口,“你小子真是命好,初来京城,便教我们黄老爷看上,看你一副小白脸相,要是愿换这小子来替老爷洗衣裳暖被窝,我们老爷自然还愿意出你的供养钱。”
  屋内众人这才知他打的什么注意,又见那黄官爷随手将那小孩从少年怀中拎掷出去,喝了一声,“滚!”
  眼见他那皮粗肉厚的大手再度伸了过去,就要触上少年,屋子里众人一颗心都提上了嗓子窝,只祈盼少年躲过一劫。
  却是祈盼:对方数十人,除非他能长出翅膀飞掉,否则怎么逃得脱?
  正这时,只听“突”地横空一响,众人皆循声望去,却又听到一声大叫,又慌忙瞧那官爷。
  只见他那伸出的掌心还未碰着少年的衣襟,已被一支长箭穿透,一条红色的流线从箭与掌心的交合处垂直而下——街尾处,一人一马“哒哒”驰来,马上一人飞速搭弓上箭,再度瞄准——那官爷位居亲卫队统领,倒也并非摆设,今日却两度见血,又在这预备带回去的少年面前,瞬间震怒,眼见来人愈来愈近,当即矮身拔箭,狠狠刺向疾驰来的马腿!
  骏马吃痛扬蹄,马上人猝不及防,狼狈坠地,翻身要起,一把大刀却抵住了他的脖子。
  十来人各自抽刀围住地上人,那却只是个穿着小兵甲衣的少年,看上去也跟少年差不多大小,互相瞧了一眼,“当兵的?见我们皇城亲卫竟敢出手伤人,不想活命了?”
  那小兵却只喊,“小九你快走!”
  为首的那人一脚压住他的胸口,“走?老子现在一刀宰了你!”
  那少年小小年纪,倒也是条好汉,横眉冷对道,“杀就杀!你若敢碰小九一根毫毛,小爷定教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官爷闻言一声冷笑,便揪过先前少年衣领,一把擒了过去,“臭小子,还想从老子手下抢人?哼,你小子倒也长了张娘们儿脸皮,杀了可惜,便废你双手带回去。”
  眼神微一示意,手下已将刀架上地上少年手腕,示意先前那少年,“这双手和那小叫花子的招子,小少爷选一个吧。”
  那少年这时才有些无奈,看了一眼那可怜兮兮的小孩儿,又望了一眼义愤填膺的小兵,“大人要如何?”
  那官爷目光猥琐,“老子要你当着这小子的面来伺候老子一回,嘿嘿,让他先瞧瞧,以后也知如何伺候人。”
  地上小兵大喊大叫,“老混账!口吐污言,我定杀你!拔了你舌头!小九你快走!别管我!叫父亲和大哥给我报仇......”
  还没喊完,那刀已没了些许,一丝鲜血从手腕渗出,那小兵没吃过苦头的,痛得紧拧眉头,却还咬牙狂呼,“小九你不要管我!我一点也不痛...”
  “都他妈没吃饱吗,小子说不疼啊!”
  “是!”
  “啊——”
  站着的少年皱了皱眉,终于伸手按住那刀,抬眼望着官爷。
  官爷立刻淫.笑一声,“嘿,识时务者为俊——”
  话音未落,又被中断。
  猜怎的?原来这人脑门竟被射了个对穿,不偏不倚,正中眉心!他双眼圆睁,显然连自己也没料到是怎么回事,只有一股鲜血顺着眉心笔直地滑了下来,汇成一条血线。
  就在这血将沾上少年身时,他敏捷地后退一步避开,似有感应地移将目光向了街角。
  也不知何时,那处已多了几人几马,俱都身着黑沉沉的将服,宛如神兵天降,又好似地狱奇兵,不知是谁喊了声,“滚!”
  这眨眼的功夫,老大竟被人当街杀死,亲卫队又惊又怒,提刀上前指住那厢,“尔等何人?敢在京畿之地杀皇上的人,不想活命了?!”
  那厢有侍卫抽刀便欲上前,却被当中马上一人问得止住了步伐,“这京畿,可还是杨骅的京畿?”
  说话之人身形隐在一堆人中,面容看不分明,只听那声音,可知年纪不太大,却冷得像冰。
  他一言既出,整个街道霎时陷入一片死寂。
  “大胆!皇上千秋万世岂容尔等......”
  不闻尾声,只见一颗脑袋飞了出去,划破都城一片残天。
  等街上人都散尽,那青衣少年才蹲下身,左抱一个右搂一个等人来接。
  空气中还残留着浅淡的血腥味,想到方才,他有些发愣。
  哒哒的马蹄声近了,少年闻声抬头,为首一个男子匆匆下马跑来,“小九,你没事吧?”
  “没事,倒是三公子,为了救我受了伤,请大公子责罚。”
  男子这才抱起弟弟,“小诚?”
  皇宫之内,一抹残阳逗留朱墙,墙边一道修长的身影伫立,静静看着脚下数万陌生兵卫列队进入紫禁城。
  风将他衣袍高高扬起,使他像一只随时就要起飞的蝴蝶,他微微阖眼,铠甲和兵器摩擦的声音近在耳畔,他却神情闲适,好似正欣赏着一场天地名曲。
  忽地,一道声音打搅了他,“世子!请您赶紧换上衣物,随小的离开吧!”
  “王城破了,不可再逗留啊!”
  那人听得不耐烦,终于问了声,“皇上还与丽妃在一起?”
  “圣上他......留待养心殿,小的是奉命前来,请世子务必以大局为重,让小的......护您离开。”
  “樊家卫队已进城,如何离开?”
  “世子放心,世子寝宫内便有密道通往宫外,只需您屈尊换身奴才的衣物,出了宫,也自有人接应。”
  那人嘴角一弯,声音听着倒像是高兴,“皇上原来早已料到这一日了?......这般为我打算,好,好。”
  那人只以为他答应离开,立刻便要上前,却听他又说,“你走罢,我不离开。”
  “世子!世子莫辜负皇上苦心!......世子若不跟小的离开,小的便要得罪了!”
  杨煌眼前一黑,麻痹之感沿着脖颈袭至全身,便失去了知觉。
  空气中,仿佛有谁在哭。
  “就算是亡国......皇上,也还是末将的皇上......留下一点希望,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养心殿内,高堂之上。
  纯金打造的龙椅上正端坐着一个绝美女子,身着祭祀的宫装,妆容与发饰无一不隆重庄严,此时微微抬起下颚,倾国的面容上泛起一丝轻蔑的笑意。
  堂下两方各垂首站着两个宫女,居中的龙袍男子兴致极高,“好,好!丽儿你这副样子,朕也快被唬住了。”
  那女子闻言,脸色一松,“皇上,臣妾何时可以下来?高将军何时来接我们离开?这,这椅子好像一点也不稳,随时要塌下来一样。”
  她这一开口,抖动的声音便暴露无遗,仔细一瞧,那身华丽的宫装上的翡翠珠子果真颤动得厉害,原来方才只是做戏。
  “丽儿乖。这椅子可是个好东西,乖宝贝,天下多少人求着要它呢。朕宝贝你才给你坐,你还嫌它不稳?”
  “皇上......”
  “听话!”皇帝声音一降。
  那丽妃缩着脖子再不敢说话。
  皇帝喜怒无常她是知道的。
  那个世子,也就是先太子的儿子,皇帝唯一的亲侄子,那般血亲,不也是今日珍宝明日鞭子地赏吗?
  只是门外越来越吵了。刀刃相接,惨叫不断传来,殿内众女抖如筛糠,发出濒死的哭泣,皇帝却听得两眼放光,“来了......来了,这帮乱臣贼子!”

  丽妃再也顾不得,花容失色地求饶,“皇上,咱们不能逃吗?臣妾,臣妾害怕!”
  “丽儿想逃去哪?”
  皇帝脸上带笑,眼神却有些癫狂,丽妃不敢与他对视,“您,您饶了臣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