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妄人朱瑙——钟晓生

时间:2021-02-22 13:31标签: 宫廷侯爵 青梅竹马 平步青云
当前被收藏数:40853营养液数:144588文章积分:1,285,865,856《妄人朱瑙》作者:钟晓生文案:拉山贼当军队;捡乞丐当护卫;没人敢接手的烂摊子,只有他收拾。最开始,

 

当前被收藏数:40853 营养液数:144588 文章积分:1,285,865,856
  《妄人朱瑙》作者:钟晓生
  文案:
  拉山贼当军队;捡乞丐当护卫;没人敢接手的烂摊子,只有他收拾。
  最开始,全天下都以为朱瑙只是个满口胡话的妄人,却眼睁睁看着他在乱世中攀升,最终一统江山,成就帝王霸业!
 
  一句话简介:乱世争霸基建文,一个小商人白手起家,最终称霸天下的故事
 
  大腿粗的金手指√ 基建文√升级流爽文√
  主角是朱瑙和谢无疾。标攻受不明是因为开文之前我没有想好攻受,主打剧情文。既然我标了不明就不可能半路改。如今也没法开车,你们愿意觉得谁是攻谁是受都可以,没有车戏,作者肯定不会逆你们cp的。
 
  内容标签: 三教九流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朱瑙 ┃ 配角:谢无疾 ┃ 其它:妄人
 
  作品简评:
  朱瑙乃是蜀地出了名的妄人,他自称是皇室遗珠,胆大妄为,恣意任性,胆敢把天捅破窟窿。在乱世之中,他做小生意起家,凭着出色的经营头脑和大胆的经营思路,逐渐成为廊州首富,又摇身一变成为朝廷命官,整顿州府,治理山贼。他凭借出色的才干和狂妄的胆识,在乱世舞台杀出一条血路,最终平定乱世,一统天下……文章文笔成熟,格局庞大,寥寥数笔就勾勒出一副恢弘的乱世画卷。朱瑙的狂妄之下,隐藏的是他对世事的透彻与悲悯。故事里的每一个角色,下至黎民百姓,上至王侯将相,没有一个人是缺失灵魂的单调符号,全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令人读罢心情激荡起伏,久久不能平静。
 
 
 
第1章 霸道东家宠小弟
  朱瑙刚进城,就在城门口遇上一群玩耍的孩童。那些孩童见了他很是兴奋,追在他的屁股后面喊:“朱皇子!朱皇子!”
  朱瑙笑眯眯地从兜里摸出一包酥饼,递给那几个孩子。孩子们高兴地捧着酥饼到边上分吃去了。
  赶了一天的路,朱瑙又渴又累。拐过一条长街,前面有家茶馆,他便带着手下伙计们进去,点了一壶茶,顺便歇歇脚。
  刚坐下,茶馆里另一桌人便注意到了他。
  “哎,”一个名叫张翔的青年敲了敲桌子,示意同伴们往那儿看,“你们瞧,朱瑙回来了。”
  众人回头,果然看见朱瑙带着几个伙计坐在茶馆的东南角。
  “他就是朱瑙?”另一个名叫李乡的男人颇为兴奋,不住打量朱瑙,“那个说是流落民间的皇子的人,就是他吧?”
  “就是他!”
  李乡不是阆州本地人,他是来阆州探望自己的堂弟李绅的。李绅也在席上,他听了李乡的话,不由奇道:“堂兄,你也知道朱瑙?”
  “知道啊。他去我们那里走过货,我们那里也有人听过他的事。”
  李绅不屑地呿了一声:“什么‘流落民间的皇子’,堂兄,你们那儿的人不会真信这套说辞吧?那家伙就是个妄人,他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
  李乡哈哈笑道:“是吗?管他真的假的,他那故事听着有趣就行。”
  李乡不在意,李绅却很在意。他一向厌恶朱瑙,容不得别人说他半句好话:“有趣?再有趣也是假的!瞧他那红唇白脸的样子,指不定是哪个勾栏里的女人生出来的没爹的野种,跑到这儿来胡说八道!”
  李绅如此讨厌朱瑙是有缘由的。朱瑙年纪轻轻,已经是一位身家殷实的商人了。他这几年做药材生意,在阆州开了几家药铺,由于他擅长经营,把阆州原先一些老店的生意也抢了。而李绅家里从前就是做药材生意的,祖上曾辉煌过,到他这辈已逐渐破落了。打从朱瑙来了以后,他们家里生意更是冷落,入不敷出。如此一来,他自然对朱瑙恨得牙痒痒。
  至于朱瑙那所谓流落民间的皇子身份,则要从某场酒会说起。
  朱瑙也不是阆州本地人,没人知道他籍贯何方,父母何人。有一天众人喝酒,酒过三巡,同饮的人打听起朱瑙的身世,问他为什么小小年纪一人跑到阆州来做生意。朱瑙喝得有些多了,便向人讲了个离奇的故事。
  朱瑙说宫中有一宫女怀上了天家的骨肉,这本来是桩飞黄腾达的好事,但宫里宦官为祸,奸妃妒忌,宫女唯恐遭人暗害,不敢声张。她偷偷产子之后,就将婴儿托付给宫里一位老太监带出宫,从此那老太监便隐姓埋名地在民间将龙子养大了。老太监年纪大之后,也去世了。
  朱瑙说这故事的时候有几处说得颇为细致,若这故事是真的,那他必得亲身经历才能知晓那些——也就是说,他的言下之意,他自己便是那个流落民间的龙子!
  众人听得瞠目结舌。待次日他酒醒之后,人们再去询问他此事是否属实,他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笑不语。
  后来这事儿就在城里传开了,不过真信的人倒也不太多——如果眼下是太平年间,冒充皇亲国戚许是杀头的大罪。可如今朝廷腐败,叛军四起,皇帝都自顾不暇。阆州又是个山高皇帝远的西南城镇,人人都能站在街上大声痛斥狗皇帝,喝多了就说自己是皇帝亲爷爷的人也比比皆是。然而无论人们信或不信朱瑙的话,他的故事都是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就连城里只会玩泥巴的童子也知道朱瑙是“朱皇子”,甚至连城外的人也渐渐听说了。
  李绅生怕堂兄不信他的话,便琢磨着去找朱瑙的麻烦,让堂兄好好看看。他心里一合计,便招呼了几个同伴,起身朝朱瑙走了过去。
  “哟,这不是朱‘皇子’吗?”李绅走到朱瑙面前,阴阳怪气道,“我还以为你去京城认亲了,怎么又回来了?该不是你那些‘皇叔’‘皇伯’不肯认你吧?”
  他身边几个朋友立刻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
  朱瑙不以为意地看了他一眼。他天生一张笑脸,加之面皮白净,不笑也带了三分笑意,半点不见恼。
  李绅心下愈发不悦,挤眉弄眼道:“朱皇子,什么时候宫里派人来接你,你把我们也带去京城,好让我等小民开开眼啊。”
  他的同伴笑得更加放肆。
  朱瑙淡淡应道:“好说。”
  李绅顿时笑不出来了。他挖苦朱瑙,是想看到朱瑙狼狈窘迫的样子,可朱瑙却弄得真有其事似的,这让他的大戏如何演下去?
  他冷冷道:“朱瑙,你倒是给个确切时候。要不然到时候你赖账了,我们去哪儿说理?”
  朱瑙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李兄不太关注天下大势吧?”
  李绅一愣:“什么?”
  朱瑙慢悠悠地说:“两个月前宦官软禁了何大将军。何大将军的手下良材众多,怕是已经在蓄势起兵逼宫了。而丰州的起义军也在蓄势南下,战火烧到京城只是时日问题。京里的人现在正焦头烂额,自顾不暇。旁的事,谁还顾得上呢?”
  李绅目瞪口呆。不是他不关注天下大势,这些事情他当然知道,可他的本意只是想好好嘲弄一下朱瑙这个假皇子。被朱瑙这么一说,还真有理有据的,仿佛不是宫中不肯认他,而是时局动荡,还不到时候。
  朱瑙拿起茶壶往杯里倒,壶口却只淅沥淌下几滴水来。茶水喝完了。他的伙计回头看了眼天色,低声道:“东家,时辰不早了。”
  朱瑙点点头,起身朝李绅等人拱了拱手:“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几位兄台慢用。”说完便大摇大摆地走了,留下李绅等人干瞪眼。
  待朱瑙走出店门,张翔望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嘀咕道:“这朱瑙,该不会真是落难皇子吧?”
  话音未落,立刻被李绅高声否决了:“怎么连你也……绝不可能!”
  另一同伴也取笑他:“张翔,你该不是傻了吧?朱瑙的话你也信?你忘了朱瑙刚来阆州时的事了?”
  张翔当然没忘。
  朱瑙刚来阆州的时候才十五六岁。那一年他衣着华丽,戴着西域人的帽子,骑着高头大马,身后跟着大批仆从,一进城就引众人侧目。人们争先打听他的来历,打听到他是胡商的买办,要代胡商收购大批货物。本地的商贾嗅到有利可图,立刻主动找上门去,对他百般殷勤,又是请客,又是送礼,花了许多功夫才把生意做成。
  原本事情到了这里,也就告一段落了。可后来有人去找胡商打听,不打听不要紧,一打听吓一跳——原来朱瑙那买办的职务竟是骗来的!他向胡商谎称他是某权贵的亲戚,买办之事若交由他操办,可保物美价廉。胡商见他年纪太轻,将信将疑,就派他去试试,若他做得好,便把此事交由他,做不好再换人不迟。结果朱瑙一到阆州就引发轰动,他又颇会吊人胃口,众商贾为了做成生意,不得不再三让价。他把买办一事出色完成,从胡商那里得到了大笔酬劳。
  再后来,又有人打听到,朱瑙竟是一孤儿,没人知道他的籍贯出身,从前在邻州混迹,做买卖攒了几个小钱,哄胡商的行头是临时置办的,仆从也是临时雇的。买办的事儿一成,他就把人全遣散了。
  一群老奸巨猾的商人竟然让一个少年给唬了,多少人在得知真相后跌足懊恼。可生意已经做成了,人人也都得了好处,终究耐他无何。
  张翔随口一句话遭到同伴围攻,只能讪讪陪笑:“是我糊涂了。朱瑙就是个妄人,他的话当然是不能信的。”
  李绅望着朱瑙远去的背影,啐道:“他朱瑙要是皇亲国戚,老子就是玉皇大帝!”
  众人又轮流贬损了朱瑙几句。然而这并未让他们的心情转好,反倒心里悻悻的,说不上的别扭。
  李绅伸手进兜里摸了摸,摸到几锭碎银,道:“今天真晦气。走吧,咱们去赌坊转转去!”
  ……
  朱瑙回到店铺,店里的掌柜刘奇见到他不由一愣,从柜台后面迎出来:“东家不是去邻州进货了?”
  朱瑙道:“回来了。”
  刘奇见他身后没有车队,不像是进完货的样子,再加上他去进货本该一个月的路程,可这才刚过半个月的时间,不由惊诧道:“东家难道是半道上让山匪劫了?!该死,那些天杀的山匪!”
  西南一带向来民风彪悍,近年来吏治混乱,苛捐杂税冗陈,以致山匪肆虐,商旅苦不堪言。每回商队出行,或得向山匪交大笔银钱开路,或得带上百十精壮男子随行护驾,要不然在山路里走一趟,怕被抢的连条裤子都不剩。
  朱瑙却摇了摇头,道:“没有遇上山匪。是我自己不去了。”
  刘奇茫然:“出什么事了?”
  朱瑙并未向他解释,只道:“你把账册拿上,我们去库房清点存余。”
  “清点存余?不是应该月底再对账吗?”刘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现在就去?这时辰还早,我若走了,一会儿有客人来……”
  朱瑙不在意地摆摆手:“把店关了吧。”
  刘奇:“……”
  他们店里生意很好,一天下来好几十两银子的流水,关一天店损失不少钱。可东家说关,又能怎么办?左右都是东家的钱。
  刘奇只能大白天关了店门,翻出账本,陪朱瑙一起去库房。
  几人忙活了半天,把存余点清,账也都对上了。刘奇还以为朱瑙半路查他的账,是怕他做事不老实或是不周密,这会儿确认没出错,他忙邀起功来:“东家,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吗?只要这账是从我手里过的,我保证一文铜钱也不让你少赚。”
  朱瑙却道:“把这些存货全都低价出清了吧。”
  刘奇:“……”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不可思议道:“什么??”
  朱瑙笑了笑,转身往外走。
  刘奇在朱瑙手下做事有段时日了,他了解自己这位东家的脾性。朱瑙是个天塌下来也不眨眼的人——因为他常常就是那个把天捅塌的人。他说话时张口就来,他做事时恣意妄为,天晓得有多少人被他气得牙痒痒,恨不能揍他一顿出气。但最最气人的是,许多时候明明觉得他胡作非为,早晚要倒大霉,可他非但没有倒霉,反倒是越做越风生水起了!
  刘奇虽然知道自己的东家必然有过人之处,但朱瑙方才的决定还是太不讲道理了。因为朱瑙擅长经营,这间药铺开了没两年,把城里许多老店的生意都抢了,药铺每月赚的银子不知羡煞多少人。上个月刘奇还向朱瑙建议多开几家分铺,把店面扩大,他也答应了。可这会儿出门进了趟货,说变就变了?!
  刘奇忙追上去,急得一头汗:“东家,库房的存货本来就不多了,别说出货,咱进货还来不及。且咱们手里有不少紧俏货,只要不着急时日,都是能卖好价钱的,何必低价出清?货都出完了,咱店里又卖什么去?”
  他正嘀嘀咕咕说个不停,走在他面前的朱瑙忽然停了下来。他差点撞上去,忙刹住脚步。
  只见朱瑙盯着前面街角的面摊看。炖了许久的面汤飘香阵阵,令人涎水直流。刘奇也被那香味引诱,头脑空了一空,满肚子话暂且咽了回去。
  忽听朱瑙问道:“刘掌柜,你爱吃什么?”
  “……啊?”刘奇呆了片刻,讷讷道,“爱、爱吃面食。”
  “哦!”朱瑙笑了笑,大手一挥,“那把药材出清以后,店里就卖面食吧!”
  刘奇:“……”
  刘奇:“???!@%……#&¥(”
 
 
第2章 洪水把江堤冲垮了!
  朱瑙做事雷厉风行,竟真低价清起货来。
  正如刘奇所说,他手里有颇多紧俏货,若不着急,必能卖个好价。他却浑不在意,无需人砍价,他便自行将价压倒了最低。不等客人出手,同行转瞬就把他的货买完了。


  待把货全兑成现银,朱瑙便开始大肆收购起粮食来。倒也不光收面食,米面粮油,他全部大肆囤积。刘奇得知这个消息以后目瞪口呆。
  他找到朱瑙,苦口婆心地劝阻:“东家,眼下才开春,粮食都是去年的余粮了。价又高,粮又旧。再过几个月,到了秋收,粮价必然会大跌。到时候旧粮非但价贱,还没人要。除非秋收前能把粮食卖完,要不然这生意可赔大了啊!”
  朱瑙正在看账本,闻言漫不经心道:“是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