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青城山下赵教主——清山乔木

时间:2021-02-22 13:31标签: 种田文 古代架空
《青城山下赵教主》作者:清山乔木文案大殷版图边缘有座青城山,山上有个亦正亦邪的青城教。教主赵玹自认脑袋好使,武功挺高,却一步步落了某人的套。当前朝国师陵再现,江湖风起云涌,各路人马竞相
   《青城山下赵教主》作者:清山乔木
  文案
  大殷版图边缘有座青城山,山上有个亦正亦邪的青城教。
  教主赵玹自认脑袋好使,武功挺高,却一步步落了某人的套。
  当前朝国师陵再现,江湖风起云涌,各路人马竞相争夺,赵玹放眼整个江湖,也就眼前这位演得一手好戏又卑鄙无耻的林朝余顺眼些。
  先婚后爱,攻很不是个东西,很坏很坏很坏
  青城山下没有白素贞,只有肆意洒脱的赵教主。
  赵玹是受!赵玹是受!赵玹是受!林朝余是攻!林朝余是攻!林朝余是攻!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玹,林朝余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绞窟 (一)
  大殷国深秋时节。
  清风镇本是一个富庶的安宁小镇,每个人都按部就班地生活,一年到头也出不了几件值得邻里唠嗑的大事。
  不过近来不知怎么回事,多了许多江湖中人。
  这不,镇里几家客栈全满,茶楼也是满满当当的。按理说店家应该高兴才对,可事实上最该哭的也是这些店家。
  这些江湖人有的桀骜惯了,仗着自己有武功便毫不讲道理,动不动便在店里动上手,摔坏了好些桌子和碗筷,店家要赔偿还得硬着头皮,冒着被盛怒的对方一刀砍死的风险。
  要他们说啊,这日子,糟心。
  这些江湖中人爱咋咋的,就算拼个你死我活,跟他们这些老百姓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只求着这些人快点离开才最要紧。
  晌午时分,一个穿着布衣的大哥刚干完活,大热天的想上附近茶楼解解渴,一进屋看着满座的桌子,“嗐”了一声,找找有没有可以拼桌的。
  这些江湖人,有穿得光鲜亮丽,也有穿着粗布短褐的,放眼望去,也就靠窗角落那个年轻人最无害。
  就见对方带着方正的巾帽,一身书生打扮,相貌俊美,眯着大眼睛,似乎很享受手里的那杯茶,嘴里还声情并茂地朗诵诗句:“泠然一啜烦襟涤,欲御天风弄紫霞……”
  大哥抹了把汗,走到那书生面前:“小兄弟,能拼桌不?”
  那书生一见,特意起身做了个揖:“自然,兄台请。”
  见对方入座,又叫了店小二来点了一壶茶,书生便拿起茶杯接着品,发出连连感叹:“妙哉……”
  “小兄弟,这茶真这么好喝?”大哥凑过去瞧了一眼,笑了,“这不就普通的绿茶么。”
  “哎,此言差矣。”书生认真地道,“喝茶喝的并非是味道,而是心境。子曰……”
  “好了好了,甭跟我讲‘子曰’的,我没读过书,听了头疼。”大哥及时打住,赶紧换了个话题,“这最近江湖人真多啊,道都比平日堵了不少。”
  “哦,正常。”书生小啜一口,“近日有个邪门歪道的门派兴起,害人不浅,由江湖各大门派牵头,派出门下优秀弟子和江湖各地侠士前去剿灭魔教。据说魔教总坛在洞窟之中,此次行动也叫‘绞窟’。清风镇属于南边通往魔教的必经之地,因此近日会有江湖侠士途径此地稍作休整。”
  不知不觉周围谈话声小了许多,本地人都支着耳朵听这书生的讲述,一些江湖中人也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原来如此……”那大哥见自己这边已经引起其他桌的注意了,便只管低头喝茶,压低声音“嘿”了一声:“你怎么知道那么清楚的?”
  只见对方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领,严肃地道:“自然是因为我也要去绞窟了。”
  书生的声音丝毫没有收敛,周围的人听得一清二楚,霎时间爆发出一阵哄笑。
  “就你?”
  “小白脸,省省吧,别死在半路了。”
  “原来还真有这种不怕死的书呆子。”
  “就你这身板,魔教大门还没跨进去就被轰出来了吧。”
  “你们笑什么?”书生很不能理解,认认真真地反驳:“非也。千古文人侠客梦,此番绞窟既能结识各路豪杰,又可以感受江湖,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我等岂能错过。”
  “我看你就是闲的。”一个长髯大汉往嘴里扔了几颗花生米,拍了拍身旁的大刀,“你有这功夫不去考科举,跑来参加什么绞窟。”
  书生起身,大义凛然:“科举以后有的是机会,但是绞窟只有这一次。再者,我武功虽然不怎么样,但是比起一些的三教九流和江湖败类,天天吃饭不给钱,在别人店里闹事,害得店家开不了店,欺侮弱小还不赔偿的人,自认为是好上不少的 。毕竟这些人恬不知耻简直是败类!”
  茶馆里的本地人都在拍手叫好,那些江湖人大多数都变了脸色。
  那些人原本就不是什么正经人,都是趁这次机会来浑水摸鱼。
  之后如若绞窟成功,那也可以对外吹嘘一番,若是失败也没什么损失,近日闹事的人多,官府哪还有闲工夫管到自己身上呢。
  书生,拐着弯儿骂他们呢。
  原本在他对面的大哥都察觉到不对劲,赶紧拉着他的衣袖示意对方坐下,可对方估计天生缺根筋,对周围紧张的气氛毫无所觉,反而越说越生气,义愤填膺:“我一路听了不少江湖事迹,永远是除暴安良的大侠受人称赞,闹事的人被人指指点点,让江湖中人饱受非议,实在是让人气愤,那些只会偷鸡摸狗从中牟利的小人实在是过分至极!”
  全场鸦雀无声。
  有几个暴脾气的“江湖人”都把握住刀柄了,其余无辜客人见状私下乱瞟,做好看准时机拔腿就跑的准备——这待会铁定得打起来。
  原本只是想拼个桌喝口茶歇歇的大哥悔得肠子都青了,心说你不要命也别带上我啊。
  紧接着,就听书生又放缓了语气,诚恳道:“当然,我相信在座的各位不是那样的人,你们肯定都是正义讲道理不会随便动手的大侠。”
  所有人:“……”
  看起来还挺无辜的。
  好嘛,这下子不动手不是,动手也不是了。
  一个声音兀自响起:“都晌午了,书生,我见你说得很对,我最喜欢说大实话的人,不如一起吃个饭?”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人,原本坐在书生身后饮茶,刚刚刹那间却闪到了书生旁,手里还拿着一双筷子。
  众人都被吸引了视线,这位年轻侠士一身黑衣身姿挺拔,生得俊俏,神情倨傲,看着是个不羁的性子。
  再仔细一瞧,会发现这位手里的那两支筷子中间夹了一根银针。
  就见对方冷笑一声,手腕一转,银针脱离了筷子,在半空打了个转儿,准确落到书生的茶杯里,发出轻微的脆响。
  接着,茶水便开始缓缓发紫,明眼人一瞧便知,这是淬了毒的毒针。
  “这这这……”书生惊恐地瞪大了他的大眼睛,这会儿也明白过来,迅速躲到年轻人身后,露出一颗脑袋,“谁?卑鄙……枉为大侠!”
  “是啊,好卑鄙啊。”年轻人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看向不远处一名身着紫袍的中年人,对方瘦得皮贴着骨头,浑然一具饿殍,那双眯眯眼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胸前银丝绣的弯月图案十分显眼。
  “原来是银月楼的前辈。”年轻人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年纪大了,脾气也该收收,要不然容易短命。坏事做多了,也容易被人咒,太折寿,不值得。”
  “黄口小儿!”与饿殍一道的人都拿起武器,气氛一时间陡然紧张起来。
  那饿殍却示意他们稍安勿躁,自己眯着眼睛,沙哑着开口:“年轻人倒是伶牙俐齿……报上你的名字。”
  “初入江湖,没什么名气,还是不报了罢。”年轻摆摆手,转身欲离开,不忘对书生道,“还走不走,你不饿?”
  “饿饿饿!”书生眼里难掩敬仰,目光一直黏着对方。
  原本只是想喝个茶休息一会儿的大哥为了不受无妄之灾,趁此机会也跟着溜了,心想最近这段日子乱,自己还是少来这种是非之地为妙。
  一整个茶馆的人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银月楼的其他人想去追,被饿殍拦下。
  “楼主,难道就任凭他们这么离开不成?”
  饿殍道:“勿轻易惹事端,对方来历不明,得先查查……别忘了我们这次来的目的。”
  另一边,书生就差挂在年轻人身上了:“多谢少侠救命之恩,敢问尊姓大名?在下林朝余,京城人,此番特意到此游历,一见少侠便心生亲近,还想与少侠结交做个朋友,他日有用得着林某的地方,在下一定两肋插刀,义不容辞。”
  对方脸上显出不耐烦,本想让对方闭嘴,侧过头发现这书生身量比自己还要高一些,仰着说话莫名失了气势,只好往后退了一步:“这银月楼本便是三教九流出身,靠着贩卖情报起家,你刚刚那番话戳了他们的痛处,偷鸡摸狗从中牟利说的就是他们。这些人气量都小,不想被报复就赶紧离开这里,以后见到银月楼就绕着走。”
  林朝余见对方似乎是要离开,赶紧上前拉住对方的衣袖:“少侠难道不一起吃个饭?我请客。”
  “不用。”
  林朝余:“少侠,我是真心感谢,好歹给我个报答的机会。”
  要说这书生的长相是不错,但让人一眼就看见的就是对方那双眼睛,那大眼睛从里到外透露着无辜,让人怪不忍拒绝的。
  “你一大男人还委屈上了。”年轻人被看了一身鸡皮疙瘩,大街上人来人往,不少人还对这拉拉扯扯的二人投去异样的目光,把自己的手挣脱出来,忍着脾气,“行行行。”
  说是请客,实际上只有林朝余一人在吃,年轻人只是坐在一旁喝酒。
  “看不出来,胃口不小。”
  林朝余斯斯文文地放下碗,抹了一把嘴,又打了个嗝:“见笑,见笑。”
  “吃完了就赶紧离开。”
  林朝余笑笑,没回答。
  年轻人“啧”了一声:“我倒是好奇,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因为我爹找人给我算过命。”林朝余眨了眨眼睛,“命硬,没那么早死。”
  “不说这些。”林朝余亲自给对方斟了杯酒,“相逢即是缘,少侠还未告诉我你的姓名。”
  年轻人搁下酒杯,淡淡道:“赵玹。”
  赵玹见林朝余吃完,也不再久留,从窗外翻身跃下。
  林朝余吓了一跳,赶紧跑到窗边,对方已经消失在了人群里,影都见不着。
  “好功夫。”
  “赵玹……”林朝余赞叹完后,将这个名字轻声念了好几遍,最后理了理衣袖,心情似乎很好。
 
 
第2章 绞窟 (二)
  赵玹回到客栈原本想收拾东西接着赶路,但耳力极好的他很快便注意到楼下的动静。
  那些嚷着要绞窟的门派今晚由大门派牵头,要在清风河边开个会,据说还大手笔地包了几艘画舫,这会儿正通知那些叫的出名字的门派。
  赵玹想了想,把手里的行李一扔,翻身上床打算睡一觉先。
  他初入江湖,这回正好仔细瞧瞧这如今的中原武林究竟是何模样。
  青城教位于大殷版图边缘,远离中原,赵玹一年前继承教主之位,从出生起便一直待在青城教内,一些关于中原江湖的传闻还是从教内那些年老的前辈那听来的,加上近日搜集了不少小道消息,对现在这个江湖也是一知半解。
  教中前辈曾经生活在前朝与朝更替的年代,乱世出英雄,没有所谓绝对的善与恶。他们口中的江湖豪情令人神往,而如今的江湖……
  至少在赵玹此番下山的经历来看——实在是不怎么样。
  草包不少,蠢货也不少,譬如今天那个书生,叫林什么来着?
  罢了,他忘了,懒得想。
  好不容易等到天黑,赵玹问店小二要了两个菜包子,一个拿手里,一个叼嘴上,便溜达上街,街上果然是人头攒动,都是奔着清风河去的。
  一个长相普通的壮汉擦着他的胳膊经过,赵玹目不斜视地从身后拽住对方的衣领往面前一扯,同时伸出一只脚,对方躲闪不及,被绊了个大马趴。
  “哎呦。”壮汉趴在地上想起身,被赵玹一脚踩在背上,动弹不得,只好扑腾着手,“你小子干什么!找死么。”
  赵玹弯腰从对方手里拿过钱袋,重新挂回自己腰间,脚下力道加重了几分,惹得对方痛叫出声:“偷我东西,你才找死,出门看黄历了没?”
  赵玹说着,眼睛往下瞟,注意到对方腰间还挂了几个钱袋,红的绿的凑一堆,明显是从不同的人身上拿的,“哟”了一声:“偷了不少啊,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把钱还回去,要么我送你去衙门逛逛。”
  “你有病吧,这么多人我哪记得住我偷了谁的,就算记得现在也上哪找去。”
  “这是你的事,自己想办法,找不找得到人关我屁事。”赵玹点了对方的穴道,拖着壮汉的一只脚便走,“看来你是想选择去衙门,那我就麻烦麻烦自己,送你一程。”
  对方知道这次是碰着硬骨头了,赶紧求饶:“别别别,饶命,我还回去还不行吗。”
  赵玹从怀里摸出一颗丹药塞对方嘴里,捏着他的下巴往上一抬,解了他的穴道。
  壮汉猝不及防吞了一颗不明药丸,瞪圆了眼睛:“你给我吃了什么?!”
  “一种毒,两个时辰内没有解药就会毒发,全身溃烂,解药在我身上,赶紧去,还给别人之后来清风河找我领解药。”
  见对方似信非信的样子,赵玹拍拍他的脸,幽幽地道:“你可以试试,其实你死不死也和我没什么关系……现在是不是感觉手脚发麻,喉咙干涩?”

  壮汉:!!!好像还真有点儿。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壮汉赶紧爬起来:“我这就去行了吧。”
  “赵兄,赵兄!不要放他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