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被暗恋对象俘虏之后——背着七彩壳的蜗牛

时间:2021-02-22 13:33标签: 江湖恩怨 布衣生活 豪门世家
《被暗恋对象俘虏之后》作者:背着七彩壳的蜗牛?文案?轻松版文案:?萧宇琛捕获了一只战神。战神油盐不进,浑身是宝还被人觊觎,唯一的突破点是喜欢男人。萧宇琛阴恻恻的笑了:那可真巧了。我就是个男的。?陆暮心
 《被暗恋对象俘虏之后》作者:背着七彩壳的蜗牛
 
文案
 
轻松版文案:
 
萧宇琛捕获了一只战神。
战神油盐不进,浑身是宝还被人觊觎,唯一的突破点是喜欢男人。
萧宇琛阴恻恻的笑了:那可真巧了。
我就是个男的。
 
陆暮心里有个人,装了很久。
成为萧宇琛俘虏后想像中的第一次见面该是腥风血雨。
他必须保住命。
结果萧宇琛猝不及防的抱着他哭了:我喜欢你,情深不已
看了一大波如何俘获敌人心的话本的陆暮:????
如何演誓死不屈的俘虏,在线等,挺急的。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暮,萧宇琛 ┃ 配角:梁云樊,姚时 ┃ 其它:
 
 
 
  ☆、第 1 章
 
  昏暗的牢房,森寒血腥的气息,一路向里走阴冷就像要钻进骨头里。
  狱卒想骂声娘,可身后不紧不慢跟着的人让他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下,脚步加快。
  “将军,到了。”
  狱卒打开门躬身道,言语行为里全是尊敬与畏惧。
  男子一身华服,身姿挺拔,五官深邃冷硬,不怒自威。
  闻言点了个头,漫不经心道:“下去吧。”
  狱卒得了这三个字像拿了什么天大的赦免一样,忙不迭的往外走。
  起初还矜持着不紧不慢,没过几步像身后有鬼一样,越走越快!
  萧宇琛被这这脚步声吸引得回了个头。
  思考着或许应该在牢房里增加两个茅厕,不至于让下属这般匆忙。
  眼前是一个独立的牢房,一推开门冰冷血腥的气息就扑面而来。
  满目琳琅的刑具。
  那架人形钉子上还零碎的挂了些血肉。
  萧宇琛微微皱眉,他往前走了十几步,看到了他的俘虏。
  光线斜斜的从小方格里洒进来,打下不怎么明显的阴影,勉强能看清房里的人。
  青年靠坐在墙角,四肢都锁着扎进血肉里的镣铐。
  可能为了避开伤,头微微向后抵在了墙上,露出一张血污都难以掩盖的俊美如神邸的脸。
  脏乱的牢房、撒了被老鼠弄得到处都是的饭菜、血迹斑斑的白袍,一切污秽东西因着那个人竟构成了别样的神圣。
  此时应该是听见了声音,那人睁开眼睛看了过来。
  “看来,你没有赢。”
  萧宇琛嘴角微勾,推开门走进去:“这不正合你意么,如此你还能活一阵。”
  陆暮垂下眼笑了,脸色浓重的苍白越发显得眉目艳丽,他低声喃喃道:“无妨,总归也没有太久。”
  “什么?”陆暮的声音太低,萧宇琛并没有听清楚。
  他走进看着浑身是伤的人,弯下腰身粗暴的捏着对方的下巴:“不投降,不求饶?”
  “何必再问,萧宇琛,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陆暮淡淡道,好像施加在他身上的痛不存在般。
  萧宇琛乍一听到自己的名字差点没反应过来。
  他是三皇子殿下,是萧将军,可从来没有人唤他萧宇琛。
  还以如此自然的姿态。
  自然到好像这名字已于唇齿间碾过千百来遍。
  萧宇琛怔了一瞬,甩开手站起来,嗤笑了声:“杀了你?陆暮,活着的你可有价值多了。”
  陆暮不再说话,甚至连眼角都没递给萧宇琛,仿佛一个高高在上的神坻不屑于看这渺小的人般。
  萧宇琛怒极反笑,看着眼前的人,忽然起了丝兴趣。
  陆暮,战无不胜,俊美如铸,冠以‘战神’之名。
  而这人也真如这称号般,整个人无情无欲,如一把寒冰包裹的刀。
  可他就真的无欲无求,无贪无恋么?
  萧宇琛食指和拇指捻了捻,仿佛还能感觉到刚才捏着对方下巴的那抹冷凝的细腻。
  他凑近人,压低声音一字一句:“听说,陆将军,喜欢男人?”
  陆暮猛地抬眼,眸子里意味不明,有警告好像又有些惊惶。
  萧宇琛被这样子勾得兴起,他盯着陆暮的眼睛,充满磁性的嗓音压得很低,含着些轻佻:“那陆将军想过被人/操么?”
  空气都有一瞬间的静默。
  没有想象中的怒目相向或置之不理,眼前清冷如玉的人的耳根竟然在一瞬间红了起来,如玛瑙般亮眼。
  许是陆暮也察觉到了,看着萧宇琛眼里的意外,眼里罕见的有些羞侃。
  侧了侧脸想将耳根藏在头发里,但他的头发早已被血渍污垢凝成了一块,哪还藏得住。
  只好就那样瞧着萧宇琛,颇有些软软的无辜。
  这样的陆暮让萧宇琛有一瞬间的怔愣。
  他仍记得当时马背上的陆暮那一剑挥过来他感受到的死亡的气息,那冰冷的眸子跟现在这个纯净差了太多。
  不过诧异也就是一瞬间,下一秒萧宇琛邪恶的思想就冒出来了:“怎么,还真是想被人/操?”
  这话说出口连萧宇琛自己都觉得过分。
  任何一个男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会觉得侮辱,更何况是陆暮。
  而陆暮只是微微皱了皱眉,深深的看了萧宇琛一眼,复又移开。
  “你来,不会是为了跟我讨论这个吧。”
  “当然不是。”萧宇琛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在陆暮的眼里看见了一丝无奈。
  对他无奈,这真是稀奇极了的神色,从未有人敢这样看他。
  萧宇琛突然就笑出声来:“可本殿下觉得跟陆将军讨论这个更有意思些,将军觉得呢?”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贴着耳边说的了。
  从未有人离他这样近过,陆暮不自在的躲了躲,冷眼看着个两次三番戏弄自己的人。
  “我并不这么觉得。”
  这冷眼看人的样子到又是那凛然不可侵犯的陆暮了。
  萧宇琛挑挑眉,看着人的狼狈,直接踩着人的痛处反复横跳:“陆将军有想过这么一天么,沦为阶下囚的滋味如何?”
  陆暮似乎是疲惫极了的闭上眼,并不接话。
  萧宇琛还准备变本加厉的再说点什么,突然听见了淡淡的咳嗽声,很轻,远远的。
  是梁云樊。
  几分钟前,地牢外。
  “控制好你的情绪。”梁云樊再三叮嘱,“你欢喜陆暮很久了。”
  萧宇琛眉头微皱。
  “既然你决定这样做了,至少先骗过自己。”
  梁云樊面上永远挂着三分浅笑,悠然闲适。
  “我有分寸。”萧宇琛摆手,“我肯定会深情的。”
  萧宇琛回想起自己信誓旦旦的保证,又看了看现在的场面,揉了揉眉心。
  “你生气了?对不起,我只是……”
  低低的声音响在耳边,里面是十足的愧疚和低落。
  陆暮睁开眼,对上萧宇琛的眼神,皱了皱眉,有些困惑。
  好像刚才的所有张狂只是伪装,萧宇琛低笑了声却全是苦意:“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对你,才能让你多看我一眼。”
  萧宇琛嗓音低哑,深邃的眸子里充满了深情。
  这实在过于震撼与玄幻,陆暮全身像被蚂蚁爬过,身体不由自主的颤动了一下。
  萧宇琛看着陆暮有点打量神经病的眼神,想甩袖走人,最后又悄悄用力按在自己的伤口处。
  疼痛让眼睛湿润了几分。
  萧宇琛跪下来,在陆暮极度疑惑震惊的眼神下,轻轻的抱了上去,手都在微微颤抖。
  “对不起,我刚才不该那么说你。”
  “只是我太气了,我不知道他们会对你用刑,可我一想到让你遭受这一切的是我,”
  说到这里萧宇琛像是过于悲伤而哽咽,说不出话来。
  “对不起,”萧宇琛咬着牙挤出几个字,仿佛带上了心血,伸出手想碰一下人的伤口,却颤抖得不能自已。
  向来面无表情的战神眼睛瞪得有些圆,他下意识的想往后移动,却无处可躲,眉头皱起来:“你什么意思?”
  萧宇琛抬手拨开人脸上的发丝,目光落在人脸上,声音沙哑:“陆将军英明神武怎么还要问我?”
  脸上的轻抚从额头到眼角在到嘴唇,配合着那目光,暗示意味太浓。
  “陆将军喜欢男人,想来接受我也能容易些吧。”
  “萧宇琛你,”
  这么直白陆暮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眼泪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慌乱。
  他以为被抓最多不过是受刑,但是如今的场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可是他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萧宇琛捏着他的下巴低头吻了上来。
  陆暮猛的瞪大了眼睛。
  吻很轻柔,像对待易碎的珍宝,可唇上却传来猛烈的痛感——那是萧宇琛的眼泪。
  顺着脸颊落到了两人相触的唇上,沾染了伤口。
  谢国大将军,铮铮铁骨,在他面前落泪了。
  陆暮看着那濡湿的睫毛,冷硬面孔上的泪痕,一时间竟愣在了当场。
  萧宇琛闭着眼,这一瞬间直想杀了梁云樊。
  梁云樊怕萧宇琛不能入戏,给他吃了一种会让人多愁伤感抑郁的药。
  刚才药劲上来萧宇琛觉得还挺有效果,但当他感到眼眶酸涩时直想骂人。
  幸好我反应快。
  萧宇琛简直不敢想他跟陆暮对视着流眼泪会是个什么场面。
  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人到流泪,那简直太假了。
  因为觉得过于丢脸萧宇琛没有睁眼,他所有注意力都用在了控制眼泪上。
  而这并不容易。
  好像这十几年存的眼泪自己委屈上了,得了出口不流出来就失了价值般,简直争先恐后。
  萧宇琛心里的懊恼将他脸都熏红了,心里将梁云樊翻来覆去的骂都不带重样的。
  直到陆暮嘴唇上的裂口渗出的血被他尝到,眼泪才勉强不那么踊跃而出了。
  这感觉实在不怎么好,萧宇琛刚想退开就感觉到有冰冷的东西贴上脖颈,伴随着轻微的疼痛。
  萧宇琛顺着那微弱的力道往后退,垂眸看到了抵在自己脖子上锋利的刀片。
  刀片裹着血,被同样布满血迹的手拿着,稳稳的抵在他的脖子上。
  连带着那双清冷的眸子,毫无感情的落在萧宇琛脸上,仿佛一个高高在上的神坻,万物于他皆为蝼蚁。
  “放开我。”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欢迎按爪呀~
 
  ☆、第 2 章
 
  萧宇琛一点都没被人威胁的自觉,甚至还想夸人——陆暮在这种情况下还有武器着实不简单。
  可等他抬眼对上陆暮的眼神,眼神里面的惬意就逐渐消散。
  陆暮看着萧宇琛目光逐渐晦暗,随着时间一分一秒,陆暮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的加快。
  那是极度危险的气息。
  噗!
  就像下一秒就要在耳边爆炸的巨大气球被针扎了一下,萧宇琛突然就笑了声,刺破了这紧张。
  这气氛就从剑拔弩张的危险对峙换为一种窒息的悲伤。
  萧宇琛虽然笑了,却没有一点笑意。
  好像这刀片不是抵在他的脖子上,而是抵在心上,一字一句缠绕在人心上。
  “你想杀我?”
  说着像是一点也感受不到危险和痛似的往前靠。
  刀片压出深一些的血痕,萧宇琛红着眼眶,依旧一字一句。
  “你要杀我?”
  陆暮的手突然抖了起来,萧宇琛眼里的难过像一张大网拢过来,好像将他也拉入那沼泽,呼吸都逐渐困难。
  “你别,碰我。”
  这几个字说得磕巴又认真。
  萧宇琛一怔,陆暮的一双凤眼上挑,眼里却是冷清与认真。
  一点也不圆润不亮晶晶。
  伸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萧宇琛半是叹息半是忠告道:“陆将军,以你现在的状态暴露自己的武器可不是一件明智的事。”
  这句话说完的时候萧宇琛已经卸下了人的武器。
  随手把玩了几下这锋利的刀片,陆暮身上伤口太多,他也不确定这是从哪划拉出来的。
  “放是不可能放了你的,陆暮,你注定是我的人。”
  陆暮还想说些什么,可萧宇琛没给他机会,他伸手遮住陆暮的眼睛。
  “你需要休息,我希望醒来你能好好想想。”
  陆暮伤得太重,还被封住了了内力,几乎在萧宇琛手覆上来后意识就像黑暗里陷去。
  意识陷入沉睡前还晃悠悠的飘荡了下——萧宇琛的手很暖。
  萧宇琛拿开手,看着闭上眼的人,停了一秒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打开放在陆暮的鼻子下让人闻。
  梁云樊走了进来,站在人身后。
  “如何?”
  萧宇琛收好瓶子站起身来:“喊甲一把人带出去,”顿了两秒,又补充道:“就放我房里。”
  萧宇琛周身的气息实在算不上友善,要是其他人早该退避三舍了。
  梁云樊还是挂着那三分笑:“按理你该亲自把人抱出去。”
  脚步一顿,萧宇琛侧眼,“以后这件事不用你插手,我自己来。”
  梁云樊一愣,随即道:“但你没有经验,”
  萧宇琛截断了人的话,满是嘲讽:“你有?要是你有养了十几年的白菜快跟着猪跑了?”
  萧宇琛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才会听梁云樊的策略,这绝对是他人生最丢脸的一次。

  梁云樊一愣,证明了脸上挂着的三分笑真不是画上去的,显出点落寞来:“他说人间感情,最爱是深情。”
  萧宇琛笑了声,不无嘲讽。只是这嘲讽却是对着自己。
  “可惜最可伶也是深情。”
  “你,”梁云樊想说你还没忘或是你想起来了?
  可怎么说都不妥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