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独步人——混乱英俊

时间:2021-02-22 13:33标签: 三教九流 恩怨情仇
《独步人》作者:混乱英俊作者:腹黑野心将军受X十恶不赦江湖魔头美人攻简介:应臣将军抛妻弃子和宁无阴那个野男人在一起了!!!扑街路人议论:“哎,你听说了吗,咱们的应臣大将军和
   《独步人》作者:混乱英俊
  作者:
  腹黑野心将军受 X 十恶不赦江湖魔头美人攻
  简介:
  应臣将军抛妻弃子和宁无阴那个野男人在一起了!!!
  扑街路人议论:
  “哎,你听说了吗,咱们的应臣大将军和宁无阴搞到一起了!”
  “听说了呀,哎呀,我倒是不恶心断袖,但是这宁无阴可是邪教魔头!应臣将军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可是这应臣将军不是有妻儿吗?他这是要抛妻弃子和宁无阴这个野男人在一起?“
  “不是,我听说啊,应臣根本就没和那个妻子发生关系,那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
  “对,再说了应将军和宁无阴一起长大的,他对宁无阴可比对那个妻子亲多了!”
  “那宁无阴是江湖邪教之主,应臣真能和他在一起?”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朝堂之上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无阴(攻),应臣(受) ┃ 配角:李徐景、吕严 ┃ 其它:强强、江湖、权力、互宠
 
 
第1章 少年篇
  《朝野暴徒》
  标签:武侠江湖、朝廷权力纷争、强强。
  腹黑野心将军受 X 十恶不赦江湖魔头美人攻有反攻
  主角:宁无阴(攻)、应臣(受)
  简介:扑街路人街头议论。
  “哎,你听说了吗,咱们的应臣大将军和宁无阴搞到一起了!”
  “听说了呀,哎呀,我倒是不恶心断袖,但是这宁无阴可是邪教魔头!应臣将军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可是这应臣将军不是有妻儿吗?他这是要抛妻弃子和宁无阴这个野男人在一起?“
  “不是,我听说啊,应臣根本就没和那个妻子发生关系,那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
  “对,再说了应将军和宁无阴一起长大的,他对宁无阴可比对那个妻子亲多了!”
  “那宁无阴是江湖邪教之主,应臣真能和他在一起?”
  两人竹马一起长大,宁无阴(攻)毒舌偏执占有欲强,应臣(受)风流倜傥拒不承认自己是受,还爱撩妹。因此二人日常一边互宠一边吵架。
  ..........................................
  正文开始。
  应臣和宁无阴十岁就住在一起。
  只因应臣十岁那年,被自己的父亲应翰学带到惊烟山庄,拜宁无阴的父亲宁查令为师。
  应臣的父亲应翰学乃是朝中栋梁,皇帝身边的红人。
  宁无阴的父亲宁查令、母亲花千江乃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身处江湖风云,同时也介于朝廷之事。
  而花千江作为江湖第一美人,也更是名扬四方。
  至此,出生于朝廷重臣之家、根正苗红的应臣,到了惊烟山庄,在宁无阴的带领之下,彻底长歪了。
  两人十八岁之后,为师为父的宁查令对于应臣和宁无阴早已不多做管教。
  且,宁查令与花千江似是越发地忙碌,常几个月不回惊烟山庄。
  这一日,宁无阴忽悠应臣与他下山看灯会
  下山之时,碰上了一名三十来岁的妇人。
  一见那妇人的身影,宁无阴运起轻功上前,一把揪住妇人的衣领子。
  “赵回儿,你来这里干什么?”宁无阴笑着问道,眼底尽是嫌弃意味。
  花千江向来以使用暗器与毒药出名,虽是常年研究这些旁门左道,但是江湖上倒是未曾传出她使用这些旁门左道做出什么阴险之事。善用暗器毒药始终饱受江湖人士诟病,因而花千江的名声向来不太好。
  赵回儿虽是花千江的师妹,却是比花千江出格得多了,此人阴狠毒辣,无耻卑鄙,使用各种暗器扰乱正常的江湖纷争,已经是人尽皆知。
  如果说人们对花千江仅仅止步于在背后指指点点,那么对于赵回儿几乎是恨不得指着她的鼻子骂。
  鉴于赵回儿的名声不咋地,宁无阴对于此人也是厌恶十分,尤是讨厌她总是来山庄里找花千江。
  赵回儿毫不客气地白了宁无阴一眼,“关你什么事!”
  “你是不是来找我阿娘的?我阿娘不在,你赶紧滚吧。”
  “我知道,是师姐让我来山庄里拿点东西的。”
  宁无阴暂时放开她的衣领,“来拿什么?”
  赵回儿显然不想和宁无阴多做纠缠,便转身绕过,径直往上走。
  见此状,宁无阴袖子一挥,手中俨然出现一根细细的蚕丝,蚕丝穿风而过绕上赵回儿的小腿。再一扯,赵回儿摔倒在地。
  “宁无阴,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长辈,你是不是太过分了?”赵回儿叫喊着。
  “我阿娘让你回来拿什么东西?”
  “我不说又如何?”
  宁无阴大笑起来,蹲下身,“你要是不说,我就让应臣非.礼你了。”
  应臣在旁边看戏,嫌弃鄙夷道:“为什么是我?”
  宁无阴拍了拍自己精致的衣袖,“三十多岁的老女人,我看不上啊,所以就让你来了。”
  应臣:“......”
  宁无阴一直如此,小小年纪便开始口无遮拦,明面上多么俊俏精致的一个人,却是口轻舌薄,毫无分寸礼仪。
  虽不待见赵回儿,但是赵回儿一直是惊烟山庄的常客,宁无阴也就不恼她了,任由着她气冲冲地跑上山。
  两人策马飞扬,来到了城中。
  百叶城是大南的京都,市井井然有序,熙熙攘攘,仗剑天涯侠士闲步于阔街窄巷,小商小贩吆喝如潮。
  两人来到了一家装横很是雅致,名为“五谷”的客栈。
  一进门,一名三十有余,妆容精致,走姿风.骚的妇人立马上来迎人。此妇人便是客栈的老板娘,奇五谷。
  奇五谷是武林中人,身手不凡,据说十年前,有一帮会来客栈闹事。奇五谷那时二十几岁的年纪,年轻气盛,一人对战百余名前来闹事的暴徒,将闹事之人全数封喉,以血泄愤。
  从那以后,再也无人在五谷客栈点乱是非。
  后来奇五谷也曾在一些武林大会中显露过几手,属于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类型。久而久之,就连一些年纪比她大的人,都得称她一声“谷姐姐”。
  不过奇五谷向来不出手。她的内力,武功究竟到了何种程度,也无人得知。只是闲人茶余饭后都猜测谈论,说是奇五谷是早已绝迹江湖的某位高手之徒。
  “阿臣啊,你们怎么来了,可是今晚过来看灯会啊?”奇五谷笑眯眯地过来拉着应臣的手。
  宁无阴挑着眉瞟了一眼奇五谷那凹凸有致的身姿,“奇五谷,还真的是五谷丰登啊。”
  “什么五谷丰登?”
  宁无阴眼里带着刺儿,用下巴指了指奇五谷的胸。
  “我看你是想死!”
  应臣和宁无阴与老板娘极其熟络,两人只要进城游玩,必定是住在这家客栈。
  “是啊,许久未见,谷姐姐越来越漂亮了。”应臣也不正经地回道。
  对于赞美之词,奇五谷向来很是受用,她捏了捏应臣细嫩的脸颊,“小孩儿长大了,学会撩人了啊!等会儿姐姐给你做好吃的!”
  话音刚落,宁无阴懒洋洋地插嘴,“再怎么漂亮也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婆娘,有什么好得瑟的。”
  “宁无阴,你不说话会死是不是?”奇五谷侧身往宁无阴身上踹去,速度极快,可见其身手之灵活。
  宁无阴一偏身,躲到应臣身后,朝奇五谷翻了个白眼,说道:“不会死,但是不爽。”
  “我先去休息一下,两个时辰之后下来吃饭,你让厨房准备好几个我爱吃的菜。”
  说完,宁无阴便上楼了,高高在上的得瑟模样。
  倒也不是宁无阴与奇五谷关系不好,只是他向来如此,与人,与物,不曾礼貌过半分。
  奇五谷看了一眼宁无阴那抹潇洒不羁,羡煞旁人的背影,“真他娘得瑟,小时候就闹腾得不行,长大了更是无法无天了。”
  应臣附和:“就是,一天到晚拽了吧唧的,早晚得被人收拾。”
  “也是他命好,就他这脾气,若不是因为他父母亲,早被人揍了。”奇五谷叹了口气,“你看他那德行,有谁愿意与他结交?若不是看在他长得俊俏的份上,老娘早就把他轰出去了。”
  应臣笑了起来,“对,若不是因为他长得好看,我早就和他绝交了!”
  宁无阴确实是好看的,随了他母亲,身形匀称,明眸皓齿,每一个五官都惊艳四方。但他的美与他的品性一样,张扬带刺,亢心憍气,天生一副傲世轻物的贵人之姿。
  应臣上了楼,瞧了一眼慵懒半躺在床上的宁无阴。
  “怎么只有一张床?”
  应臣刚到惊烟山庄之时,两人一直睡在一张床上。
  等到了十五岁之时,少年的身体日益成长,本应该分房睡的。应臣的房间也收拾出来了,可这宁无阴执意要两人住一间房,撒泼耍赖,最后花千江只能是命人在房里加了一张床而已。
  虽是有两张床,可是时常半夜里,宁无阴总要蹭到应臣床上,硬是要抱着人家睡。
  每次被宁无阴骚扰之后,应臣骂了一番,也无可奈何。毕竟摊上这么个无法无天蛮不讲理,又极其懂得恰到好处地撒娇之人,谁也抵抗不了。
  宁无阴微微撑起身子,顺了一下自己的长发,“一张床还不够你睡啊?多大的脸啊!”
  应臣把自己的化魂剑放在桌子上,脱了外衣,走到床边。
  “天气这么热,两个人挤着睡,闷得慌。”
  宁无阴翻了身,背对着应臣,“嫌热就睡地上,怎么这么多毛病。”
  应臣抬腿踢了踢宁无阴的侧腰,“睡过去点,我也躺一会儿,累死了。”
  宁无阴往里头挪了挪,腾出一点儿位置,随后在应臣腿上拍了一巴掌。
  “若是其他人敢踢我,我定卸了他一条腿。”
  应臣不耐烦地回道:“我又不是其他人。”
  宁无阴脾气恶劣,来得快,散得也快,没一会儿便主动转过身,几乎面贴面地盯着应臣。
  “应臣。”宁无阴自带花香的气息,若有若无地散在应臣的肌肤上。
  “干嘛?”
  “你觉得奇五谷好看吗?”
  应臣显然没想到宁无阴会这么问,有些惊讶,“好看啊。”
  “比我好看?”
  “她是女子,你是男的,这如何比?”
  宁无阴不依不饶,“别管男的女的,你就说我好看还是她好看?再说了,我见过的女子都没我好看,更别说男子了。”
  应臣忍俊不禁,回道:“你比她好看多了。”
  “那为何你每次见到她都夸她好看,却不曾夸过我?”
  “我们天天都见面,有什么好夸的?”
  宁无阴往应臣腿上拍了一掌,力度不小,还掺了些许内力,应臣迷迷糊糊的,被这突如其来的击打弄得下半身发麻,“你是不是有病!”
  宁无阴毫不在意应臣的怒气,接着道:“我阿娘说,十八岁以后就可以和女孩子做那种事了。你想不想试试?”
  “什么事?”应臣有气无力的,他确实累了,想要好好躺一会儿。
  “就是前几天我给你看的,春宫图上的那种。”
  年方十八的两个小伙子,一提到这种事情能不兴奋吗?更何况是面对着和自己一同竹马成长,毫无隐私可言的兄弟,谈论起这种事更是不臊不慌。
  应臣的困意一扫而光,“可是,那种事情不是只能和自己的妻子做吗?”
  “你傻啊,等到成亲,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啊,我阿娘说了,只要是两个人愿意即可,不需要等到成亲的。”
  应臣盯着宁无阴那漂亮的眸子看了一会儿,问道:“那你要去找女孩子试试?”
  “我不喜欢那些女孩子,都没我好看。找她们还不如找你。”
  应臣白了他一眼,“我又不是女的。”
  宁无阴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你亲过女孩子吗?”
  “没有。”
  “你上次回家回来,不是说那个什么狗屁官员的女儿很漂亮,还经常去你家吗?你和她没有亲过?”
  应臣推了一把几乎要压在他身上的宁无阴,“我又不喜欢她,我亲她干嘛。”
  宁无阴盯着应臣的脸,竟有些心乱了。
  一想到如果以后应臣成亲了,要和女子睡觉,做那种事,还要一辈子生活在一起,他心里就一阵不痛快。他不知道该怎么定义应臣在他心里是什么样的存在,他只是固执地觉得应臣就应该一直待在他身边,就应该一直和他在一起。
  他甚至觉得,如果自己要和女孩子亲吻睡觉,那是那些女孩子占了便宜,与其如此,还不如把这个便宜给应臣。
  “那我亲一下你。”
  宁无阴的语气如同命令一样,而不是商量,他觉得应臣是不会拒绝他的。就像平日里,他说应臣,你跟我去河里摸鱼!应臣虽是嘟囔着骂他,但是还是放下剑去拿渔具。
  细细想来,应臣真的不曾拒绝过他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开始写自己的原创耽美了,谢谢大家啊啊啊。日更,每天晚上八点更两章,不定时加更。
  >
  收藏
 
 
第2章 少年篇初吻
  应臣闭上眼睛,转过身,拉过枕头,打算睡下,不耐烦地说道:“无聊。”
  宁无阴拉着应臣的腰带,强行让他翻身,“转过来!让我亲一下。”
  “大哥,我好困,让我睡一会儿行不行?你这个人真的是......对面不是有个青楼吗,你要真想亲人,去哪里玩好不好?”

  宁无阴将应臣翻过来之后,两人面对面,温热的呼吸扑在对方的肌肤上,痒痒的。
  “我真的要亲你。”宁无阴又靠近了一些,一条腿压上应臣的腿。
  应臣闭着眼,随口回道:“随便你。”
  应臣并不在乎这个人到底要做什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