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我的棺材通地府[玄学] 作者:凝扇(下)

时间:2019-09-01 11:12标签: 时代奇缘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逆袭
第39章 把父母的骨灰再次下葬,从墓园出去后, 刘成刚把杜清眠送的符篆给了女儿刘媛媛一张。 刘媛媛前阵子在学校被屋顶一块砖砸中脑袋, 这次赶上迁坟才出院。 她手里拿着符篆,有些摸不着头脑:爸, 你搞这个东西干什么? 刘成刚压下沉痛的心情, 将前两天发生
第39章 
  把父母的骨灰再次下葬,从墓园出去后, 刘成刚把杜清眠送的符篆给了女儿刘媛媛一张。
  刘媛媛前阵子在学校被屋顶一块砖砸中脑袋, 这次赶上迁坟才出院。
  她手里拿着符篆,有些摸不着头脑:“爸, 你搞这个东西干什么?”
  刘成刚压下沉痛的心情, 将前两天发生的事跟她详述了, 刘媛媛听完,心中瞬间涌起怒火:“我们跟他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么害我们!”
  母亲和弟弟已经去世两年有余,她本以为那是意外,可没想到竟然是被人算计的。刘媛媛咬着牙哭起来:“我好想妈妈, 好想小轩, 我要杀了他!”
  女儿年龄小,气x_ing大,刘成刚见她哭, 虽然也伤心, 可还没忘了母亲棺材里邪门儿的场面。他知道那老道士不是自家人能对付的, 叹了口气道:“别说气话, 能不能保住命还两说呢,帮咱们的大师说了,要是这符烧了,就及时给她打电话,她会帮咱们报仇的。”
  刘媛媛擦了把泪,点头。
  刘成刚帮她在学校请了一段时间的假, 就又请李秋月帮忙,找了个离杜清眠家不远的地方住起来。他总觉得离大师近些,会更有安全感。
  大概过了十几天有余,黑水村终于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穿着整齐的老道循着记忆中的路线来到庄稼地里,看到此地的煞气消减许多。
  “嗯?”他带着疑问挖开地面,连着往下挖了□□尺,都没发现棺材,反而这片土地像是被人挖开过不久,土壤松散。
  老道掐着指头算了算,脸色一变骂道:“好你个刘成刚,竟然敢诓我!”
  他在各地种了不少血尸,还没失手过,这是头一次栽在了刘家人手上。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筹谋十几年的计划被人破坏了,他就说不出的气恼。
  他从随身的包裹里掏出一本小册子,册子里记录着密密麻麻的人名,翻到刘姓一页,里面刘成刚的名字和八字赫然在目。
  老道冷哼一声,又拾出个C_ào编的娃娃,咬破了手指往上面画上他的名字和八字,拿出一枚针便朝着C_ào人的颅顶扎下去。
  刘成刚正在酒店里干坐着,这几天他神思不宁,r.ì子过去一天,就觉得危险靠近一天,从不敢让杜清眠的符篆离手。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手里的符篆燃尽烧成灰后,他立马变了脸色,给杜清眠打电话:“大师,我这边有状况了,您过来一趟吧!”
  杜清眠问清楚了地址,便坐车过去。
  另一边的老道本以为这一手能要了刘成刚的命,却没想到命没到手,自己反而噗一口吐出了血,手中的C_ào人也在燃烧中化为灰烬。
  他脸色y-in暗地把C_ào人扔到了地上,眸子转了转。
  刘成刚既然能把坟迁走,那肯定是请人看过的,如今看来这人有些手段,但不足为惧。
  老道这些年走南闯北,也见识过不少厉害的人物,但他自忖道行不浅,在内陆的修行者里算得上佼佼者。更何况自从他养尸之后,增加了一些手段,那些正派的修道者就更不是他对手了。
  瞧着修为都一样,有的人法器厉害,有的人手段高明,不一而足。老道养了几十年的尸,栽在他手底下的修道者不知凡几,其中不乏比他还厉害的,所以对于刘成刚请来的人,他根本不惧怕。
  反而这些年他一路顺风顺水,养成了刁钻古怪的x_ing子,但凡有人不如了他的意,必然要十倍百倍的报复回去。
  怀着蝼蚁也敢戏耍自己的心态,他用寻人的术法确定了刘成刚的方位,冷哼一声朝着他寻过去。
  杜清眠倒是没想到刘成刚住的离自己这么近,到酒店门口时,刘成刚正在急切地等待着她,见她来了,忙请她进去。
  刘媛媛看见她之后十分惊讶,没想到她这么年轻,在她进来之后,有些手足无措。
  杜清眠冲她淡淡笑了笑,瞧见父女俩印堂间的黑气淡了些,道:“你们这一劫大抵是要过去了,等那妖道来了就好。”
  刘媛媛紧张地点了点头,手里还握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
  等妖道的闲暇,杜清眠跟刘成刚道:“等那人死了,你的财运估计也就消了,今后得过回以前破落的r.ì子。不过我看你女儿成绩不错,都说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y-in德五读书,这话是有道理的。好好学习,你们家运势总归能改。”
  刘成刚听她指点,连连点头道谢。
  下午的时候,老道终于顺着方位找到了这家酒店。他订了一间房,暂住进去,只等晚上仔细找人。
  杜清眠在刘成刚订的房间里等着老道,将近下午的时候,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五点多了,看样子不等天黑那妖道是决计不会过来的。
  她心里略微忐忑,决定等八点要是人还没出现,就先把刘成刚父女带走。
  不过老道没让她等太久。
  出于报复的心理,几乎是天刚一黑,他就摸出了窗户。摇着把拂尘轻轻松松地踩在窗沿上,他手中的罗盘不时朝着一个方向晃动,老道在这一片逡巡了一会儿,步子停在其中一间屋子的窗外,向里面探看。
  这间屋子的窗帘并没有拉上,里面还亮着灯,屋子里有几个人清清楚楚。
  刘成刚父女在里面,还有个不是刘家人的女孩儿,老道的目光从她脸上掠过,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看不准她面相。
  除了鬼,大概就只有修道者的面相是看不出来的。想到刘成刚竟然请了这么小一个女孩儿来防备自己,老道就冷哼一声,心中生出了轻蔑。
  刘成刚未免太瞧不起他!
  他在窗外站着的时候,刘媛媛向外看了一眼,刚好跟他对上视线,吓得尖叫起来:“有人!外面有人!”
  杜清眠闻声看过去,黑夜里一个穿着古旧而庄严道袍的老者站在外面,脸上正露出古怪的笑,见他们看过来,拂尘一甩,玻璃窗户就应声而碎,他悠哉的迈步进来。
  “……刘成刚,还记得我吗?”他紧紧盯着刘成刚,哼笑道:“我赠你一场泼天的富贵,没想到你如今竟然倒打一耙,坏我的好事,该死!”
  刘媛媛憎恶地看着他,怒骂:“谁欠你的了,害人x_ing命,你活该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
  说着还想握着水果刀冲过去,吓得刘成刚赶紧把女儿拦在了身后。
  老道冷笑一声逼了过来:“看来你们刘家人胆子都挺大的!”
  看着老道一步步走近,刘成刚慌了,赶紧望向杜清眠,却发现她还老神在在坐着,仿佛一点都不惊慌。
  杜清眠正盯着他的步子,三步,两步……一步。等数完最后一步的时候,她抬头,冲老道露出了一个微笑。
  老道脸色一变,发现灯火通明的屋子不见了,连带着那几个人都看不见了!而现在的他触手可及都是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他立马明白自己这是被那个女孩儿给y-in了,心惊之余,不得不想办法破解。
  而刘成刚父女俩只看见老道在原地打转,一会儿掐个指诀,一会儿拿出罗盘拨弄着,表情气急败坏,似乎被困住了,很是羞恼。
  “大师,这是怎么回事啊?”刘成刚惊讶地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