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戏精女王+番外 作者:银发死鱼眼(中)

时间:2020-01-01 11:40标签: 打脸 豪门世家 女强 传奇
第35章 若说刚才被江洛发作的时候,白语的恐惧只来源于对方歪打正着,真正对峙起来好歹有说法。 那么现在白绮的话语和表情,便证明了任何事到现在都毫无意义了。 白语甚至在短短的数秒内嘴巴干涩得发疼,不知道是刚才被掐的后遗症还是来源于极端恐惧的反应,
第35章 
  若说刚才被江洛发作的时候,白语的恐惧只来源于对方歪打正着,真正对峙起来好歹有说法。
  那么现在白绮的话语和表情,便证明了任何事到现在都毫无意义了。
  白语甚至在短短的数秒内嘴巴干涩得发疼,不知道是刚才被掐的后遗症还是来源于极端恐惧的反应,她又尝到了喉间浓烈的腥甜。
  她艰难道:“你,姐姐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现在这个节骨眼还是不要跟我开玩笑了,我受不住。”
  白绮笑道:“我也不想的啊,你知道我一向不耐烦跟你说话,毕竟我说过跟蠢货交涉其实是件劳神费力的事情。”
  “相信我,妹妹,这会儿我比你更想快点结束话题各自安置,所以你若是实在赶时间,就麻利的重复一句姐姐刚才说的话就好了。”
  白语冷汗直流,整个人变得黏腻冰冷,然而比起精神上的巨大压力,这点身体上的不适,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她笑得及其难看,拼命的想要装傻,却因为内心的动摇无法成功的样子,使得她整个人变得僵硬且滑稽。
  如果白语能够照镜子的话,定会被这时候的自己吓一大跳。
  她垂死挣扎道:“可,可是,我并不明白姐姐在说什么?”
  白绮叹了口气,一副看小孩子犯了错不肯承认,还做拙劣可笑的掩饰的无奈表情。
  “有了好东西,谁都想据为己有,这个姐姐明白。”
  “可你自己想想,得到这玩意儿过后,有几次是真正纯粹的以自己的意志使用的?”
  “我想想看?也就当初你让我闪了舌头那一次吧,其他时候全是以你姐姐我的意愿而动用,你说这跟我的有什么分别?”
  白语因着白绮的话更是肝胆欲裂,她理智上明白姐姐现在已经拿准了她的命脉,即便自己如何辩驳,都不可能动摇对方所想。
  甚至她既然敢提出这要求,便说明了乌鸦嘴的能力规则早已在她掌控之中。
  乌鸦嘴的诅咒不分敌我,她若是真的说出将自己的能力转移给姐姐的话,这神秘的本事绝对会离她而去的。
  然而白语万万没有想到,白绮察觉她的秘密竟然是那么早之前。
  那个时候她猜得到能力多久?她的能力是白绮坠崖后姨娘受罚期间无意觉醒的,自己都没试过几次,就已经被她察觉了吗?
  白语不愿承认自己是如此愚蠢,这么早便陷入了嫡姐的陷阱,那么这些年她的经营,她哪怕处于劣势也自信有自保之力的洋洋得意。
  她接连谋害老夫人,婆婆还有丈夫时那将一切踩在脚底的畅快,到头来居然告诉她这全是嫡姐的安排和引导。
  而她只是执行最后微不足道一环的一个打手而已,这岂不是说明她整个人生都是笑话?
  强烈的不甘让白语都顾不得一口咬死自己的秘密了,她尖声道:“你少装蒜,你以为你是谁?不过靠着白家和轰天门的支持耀武扬威,不过命好投生到太太肚子里,真以为自己是女中诸葛吗?”
  “你早知道?哈,你要是在那时候就知道,为何发现不了我给你娘下过那么多绊子?”
  “当然是为了测试规则啰!”白绮懒散道:“不然你以为你失贞当晚为什么会挨我一拳?”
  白语闻言就像被踩着脖子的鸭子,发出不任何声响。
  若白绮说别的,她肯定会自我催眠白绮狡辩,毕竟哪有女儿为了测试规则拿自己亲娘做试验?
  可白绮一句话却让她无从反驳,是了,当初眼看着她就要把诅咒说出口,为什么白绮会在那么巧的时机将自己打晕?
  当时她心里便有点起疑,最后因白夫人的屡屡吃亏,才让她打消了疑虑,认为自己只是运气不好,碰上了白绮先一步使坏。
  现在想来,那只是白绮的一石二鸟之计,即可以打消她的疑虑,又可以让太太测试出自己能力的规则和漏洞。
  从此以后,一些毫无意义的鸡毛蒜皮小事暂且不提,自己真正动用能力做出的有影响力的大事,全是这家伙引导撺掇。
  老太太和太太死了,江洛废了,虽然自己心里快意,但最终受益的人是谁?
  不对,或许被她害死的人,与自己的矛盾可能压根就没白绮渲染的那么严重。
  更甚至有可能自己的危机感全是她营造出来的,她才是货真价实的幕后凶手,可笑自己一直以为自己深藏不露,还因此沾沾自喜。
  白语眼前一黑,崩溃的捧着脑袋:“是我,是我亲手把自己推到现在的境地。”
  现在无依无靠,唯有儿子是唯一指望,命脉被白绮抓住便不得不从的境地。
  白绮笑了笑:“以前就告诉过你,别成天想好事。既然心里有了疑虑,便要奔着最坏的方向打算。”
  “这种限制巨大,发动条件明显的能力,考虑它暴露的可能是理所应当的吧?”
  “可你宁可自我说服,心存侥幸,也不愿设想暴露的后果,并为其提前做好准备。”
  “像你这种丝毫不考虑沉没风险的家伙,拿着这玩意儿干嘛?便是真的尝尽甜头,到最后暴露了也不足为惧。”
  说着她走近白绮:“这几年你应该重新认识过姐姐,我想要的东西,绝无可能说拿不到手。”
  “所以你觉得还有纠缠的必要吗?”
  白语抬头,恍惚的看了白绮一眼,又看到她怀里的自己的儿子。
  白绮了然:“我说了没把你当对手,这话没有作假的。”
  “或许你认为咱们姐妹已经是深仇大恨不死不休,可坦白的说,我对你是一点恨意也没有。”
  “毕竟这种感情是宣泄给能力对等的人,而你不配,明白吗?”
  “所以不用担心我过河拆桥,我可以保证你和你儿子今后安全富足,一生无忧。”
  “当然,你也可以遵从你心里的不甘,拼死也不让我占到便宜。”
  “可你得明白,咱们是江湖儿女,让你说出那句话的方法我多的是。”
  “毕竟,这个技能的发动条件,只遵循说出口的原则,至于宿主本心的想法是否与说的话相悖,并不影响能力发动的。”
  “哦不好意思,这个规则好像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呢。”
  白语眼中的光芒彻底散去,对啊,明明是属于自己的能力,自己的了解和灵活运用却不如一个外人。
  她算什么能力的持有者?她只是给白绮打下手而不自知的小丑而已。
  事已至此,白语只得认命,她不敢赌白绮的良知。
  一个敢拿自己亲娘试探自己能力规则的人,自然不会对她的儿子有多少怜惜之意。
  并且她说得对,如果真要逼自己说出那句话,凭白绮有的是办法,便是白语自己都知道江湖中有不少药物让人神志不清,有求必应,她学武不精,内力粗浅,是绝对扛不住的。
  待外面江淮把江洛扔池塘里醒完神,这才看到白绮从白语的屋子里出来。
  她挥了挥后吩咐周围的丫鬟:“请大夫来给大少奶奶看看,今天可遭了罪了,吩咐厨房做点滋补的流食,好下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