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失忆后他连孩子也不认了——楼不危

时间:2020-10-22 19:22标签: 楼不危
当前被收藏数:20450营养液数:9108文章积分:359,834,976《失忆后他连孩子也不认了》作者:楼不危文案:程郁在被迫离开云京的不久后,便发现自己怀孕了。而他的爱人,却在

 

当前被收藏数:20450 营养液数:9108 文章积分:359,834,976
  《失忆后他连孩子也不认了》作者:楼不危
  文案:
  程郁在被迫离开云京的不久后,便发现自己怀孕了。
  而他的爱人,却在一个月前不告而别,从此杳无音信。
  ……
  五年后,程郁的孩子都上了幼儿园,在学校里被同学霸凌,校方不仅不作为,还将过错推到了他孩子的身上。
  程郁去学校帮孩子办理退学手续,却在办公室的门外听到另外一位家长冷酷地要求学校立刻让他的孩子从这所学校离开。
  他推开门,走进去,办公室里,他消失五年的爱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带着嘲讽对他说:“程先生如果教育不好孩子,就该把他送到他母亲的手上。”
  很久很久以后,每当盛柏年回想起今天的对话,都会默默拿出搓衣板,到床前跪下。
  若我又见到你,事隔经年。我如何贺你,以眼泪,以沉默。——拜伦《春逝》
  内容标签: 生子 幻想空间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郁,盛柏年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他只忘了我
  立意:不要被舆论控制思想,学会判断和等待真相
  作品简评:
  五年前,程郁被人陷害,背负着杀人的罪名离开云京,父亲、爱人都离他而去,他一个人将孩子抚养长大,五年后,失忆的爱人终于出现,却已经忘记了他,他们是否还能回到当年,而程郁的父亲又是否能够得知当年的真相,重新接受他。
  作者以细腻的笔触描写出程郁与孩子在平海如今的生活和一段动人的感情,塑造了一个个人形象丰满的人物,或可爱、或可恶,他们的故事被作者娓娓道来,揭开一件又一件关于他们的真相,文章感情真挚,立意深刻,情节生动,是一本值得一读的佳作。
 
 
第1章 
  盛夏,雨夜。
  黑暗漫过空寂的城市,雨滴落在水洼里荡起一圈圈的涟漪,浑身湿透的青年撑伞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突然间,远处闪烁起巨大的光亮,青年瞬间被拉长的影子映在身后波光粼粼的水面上,一辆汽车飞驰而来,溅起冰冷的水花,刺耳的撞击声刺破寂静的长街。
  司机喝了酒,隐约察觉到自己是撞到了什么东西,却没有停下车,而是惊慌失措地踩下油门,疾驰而去。
  雨越下越大,长街被冰冷的雨水淹没。
  青年倒在血泊里,鲜血溶进雨水中,化作奔腾的溪流,那一把黑色雨伞被车轮无情碾压,钢铁的骨架散落一地。
  刚才提在青年手中的蛋糕盒子飞出好远,在柏油路上滚了两圈,掉进一侧的水沟里。
  青年半阖着眼,目光垂下,手边破碎的手机屏幕闪了两下,停在与那人的聊天界面上。
  页面上全是手机主人一个人的自言自语,最后一句【生日快乐】刚发出去不久,而剩下的那一句【我很想你】留在输入框里,还没有来得及发送出去。
  时间停在这里,银色的闪电将天空劈裂成两半,万物凝固,陷入永恒的黑暗之中。
  随后,世界在一片雨落声中死去。
  ————
  程郁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楼道里的灯随着他的脚步声响起,亮了一下,很快熄灭。
  外面没有下雨,他却是浑身湿透,从头发到衣摆,都向下淌着水,滴答滴答落在门前的地板上,他像是一个刚刚从河里爬出来的水鬼。
  程郁脸色惨白,没有半点血色,握着钥匙的手微微颤抖着,脑袋后面不知哪一个地方被人敲出一道口子,正往下流着血,红色的血沿着他雪白的脖颈一直往下,渗进黑色的卫衣里。
  他一脸平静,不疾不徐地开了门,向着卧室的方向走过去,只是走到门口时忽然停下脚步,转身想着另一边的卫生间走去,草草地洗了个澡,直到低下头的时候,才注意到落在地上的血迹。
  程郁愣了一下,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过了一会儿才想明白这血是从哪儿来的。
  他从柜子下面翻到一个大号的创可贴,熟练地从自己的后脑勺上找到伤口,贴了上去,随后换了一身衣服,将自己收拾妥当,确定自己的身上闻不出任何的血腥味,从浴室中出去。
  客厅里安安静静的,几乎听不到一点声音,月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轻柔地拂过茶几上,在米白的地砖上留下。
  程郁站在卧室前,轻轻推开门,卧室里面程嘉言正在床上熟睡,小嘴吧唧吧唧,哼哼了一声,小肚子还露在外面,随着呼吸起伏。
  他今年还不到五岁,在平海市的伊顿幼儿园就读,只是和幼儿园里其他的小朋友相处得不是很好,程郁正打算给他再换一所幼儿园。
  他走过去将程嘉言身上的小毯子往上拉了拉,睡梦中的程嘉言大概是有点感觉,嘟囔着叫了一声爸爸。
  程郁的嘴角上扬了一些,摸摸他温热的脸颊,俯下身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起身从卧室里退了出去。
  回到客厅里,程郁在沙发上坐下,打开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搜索与江玉钊有关的新闻,四月二十一日,也就是昨天晚上,411性侵案嫌疑人江玉钊在平海市的中心大楼顶层跳楼自杀,直到第二日的清晨清洁工才在楼下发现他的尸体。
  网络上欢声一片,只有安锦然的粉丝们心中有些不高兴,觉得江玉钊是故意选在这天自杀,他玷污了他们哥哥。
  五年前的这一天,着名演员安锦然在云京市中心大楼的天台上跳楼自杀,程郁作为在场唯一的目击者,也是很多粉丝心中害死他们哥哥的凶手。
  他与安锦然的关系向来不怎么样,安锦然跳楼的那天约他到中心大楼的天台上见面,在电话中安锦然对他说,自己手中有盛柏年的消息。
  那个时候盛柏年已经失踪有一个多月了,他找遍了云京的每一个角落,都找不到他。
  天台上,安锦然当着他的面拨通了盛柏年的电话,亲昵地与电话那一端的人说着话,程郁冷着脸看他的表演,心中毫无波动。
  夕阳西沉,暮色笼罩着这座繁华的城市,天台下面霓虹闪烁,万家灯火,夕阳的光从玻璃大楼的表面上缓缓地淌下。与盛柏年的电话挂断后,安锦然回头看了程郁一眼,没等程郁明白他眼神中的含义,他便跳楼自杀了。
  安锦然没有任何要自杀的理由,他事业有成,粉丝千万,爱慕者众多,在娱乐圈只要是他想要的资源没有拿不到的。
  所以作为唯一的在场目击者的程郁,就成了很多人眼中的凶手。
  即便后来警方洗脱了他的嫌疑,安锦然疯狂的爱慕者与粉丝们还是对他展开了极其恶劣的报复。
  而程郁的父亲程归远先生在安锦然死后,也对他冷淡下来,甚至不愿意再见他,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父亲曾痛苦地对他说,一见到他,就会想到死去的安锦然。
  程郁已经不是十六七岁时暴躁骄横的程家小少爷,从安锦然在他的生活中出现的那一天起,他像是一只歪歪曲曲肆意生长的小树,被催化成更加肆无忌惮的模样。
  直到遇见盛柏年,他才开始拎着斧子将一切的不好的、恶意的东西完全剥去,宛若新生。
  可盛柏年的到来是不知收敛的渗进土壤中的高浓度化学药剂,使他急速长大,也使他急速死去。
  那时程郁听了父亲这样说,只是表情平静点点头,说理解他。
  他理解自己如果继续留在云京程家会承受的压力,也理解他的为难。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安锦然在自己父亲的心中占了这么重的地位。
  他那几日在看所守里面,父亲只去看过他一次,他失望的目光让程郁直至今日依旧经常会想起来。
  安锦然跳楼自杀的前不久,这位程先生刚刚做完肾移植手术,然而他应该至今都不知道,在他身体里工作的,是他儿子程郁的肾脏。
  程郁抬手按着额角,过去的那些事他总以为自己忘记得差不多,原来也都还记着。
  他喝了一杯水,将脑海中这些关于安锦然关于父亲的记忆全部清除出去,继续整理这段时间收集到的有关411性侵案的所有资料。
  411性侵案的发展十分具有戏剧性,起初还是由死者江玉钊于四月十一日举报给警方的,他在举报电话中称有十多名从小被拐卖的女孩,被人贩子供给平海市的某位富商做性.奴,警方一接到报警立刻就成立了调查组,准备暗访,但不知被什么人透露了风声,媒体们闻风而至,争相报道。
  平海晚报的编辑就是在这个时候找到程郁,希望他也能够做个跟踪调查。
  程郁的调查并不顺利,倒是另外一个名叫包胜宇的记者在案发不久后就向广大网友们提供了新的证据,那些证据显示江玉钊才是这一些的始作俑者,网上的形势立刻反转,江玉钊陷入舆论旋涡,他没有辩驳,只是用跳楼的方式草草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程郁抱着电脑一直忙到第二天清晨,脑袋后面的伤口总算不再流血了,他看了一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估计程嘉言快睡醒了,关了电脑,去厨房做早饭。
  今天是周日,程嘉言不用上学,程郁带着他去游乐园玩了大半天。
  前天是安锦然的忌日,每到这几日,安锦然的粉丝们就会自发组织各种祭奠活动,他死去已经好几年了,他的粉丝们依旧如他还在一般热爱着他。
  今年因为江玉钊在四月二十一日自杀,这条爆炸性的新闻热度瞬间将粉丝们对安锦然的怀念给压了下去,粉丝们无能狂怒,最后只能将怨气发泄在已死的江玉钊身上,反正这个人罪大恶极,这些粉丝们骂得再难听,都能得到路人们的支持。
  今天是程郁带着程嘉言出来玩,他无意关注关于安锦然的任何消息,只是却在这些粉丝们的口中听到了盛柏年的名字。
  粉丝们叽叽喳喳地议论着盛先生,说他在安锦然忌日的那天回来了,特意去祭拜了安锦然。
  安锦然生前曾几次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自己心中有抹白月光,在他死后粉丝们依着他生前的言论,扒出来他口中的那个人很有可能是盛柏年,死者为大,他的性向在粉丝们的眼中变得无关紧要。
  粉丝们都觉得安锦然这样好,盛先生肯定也是喜欢他的。
  每年的这时候,网上总要冒出各种各样赞叹安锦然这场不知起因不知结果的爱情的文章,起初把程郁给恶心得够呛,后来他也无视了。
  程嘉言拉了拉程郁的袖子,仰头问他:“爸爸你在看什么?”
  程郁回过神儿来,摇了摇头,低头笑着对程嘉言说:“没什么。”
  抬头的时候,安锦然的那些粉丝们已经走远了。
  盛柏年消失了这么多年,若是他回来给安锦然上坟,可就真是一场笑话了。
  程郁牵着程嘉言的手继续沿着马路向前走去,他的人生应当不至于好笑到这个地步。
 
 
第2章 
  程郁牵着程嘉言的小手去了一家书店,在书店的门口的时候,他隐约察觉到身后好像有什么人在看他,回头看了一眼,没发现什么人,只是马路对面的那车有些眼熟。
  程郁没有在意,牵着程嘉言进了书店里。
  马路对面开车的宋家老二看到程郁的时候却是气得不行,要不是顾忌着车上还有其他人在,他能把手下的方向盘都给敲碎了。
  几天前的晚上,他被他家老子一个电话叫到机场去接人,因为赶时间,宋家老二抄了小路,结果迎面开来一辆大货车,傻逼司机也不关远光灯,他把车往右靠了靠,然后就撞到人了,
  宋家老二吓得当场腿都软了,赶紧从车上跳了下去,好在那人还活着,只是胳膊上腿上肚子上全是血,脸色惨白,像鬼一样,看起来很严重。
  宋家老二想要把人给送去医院,那人却一直说着没事,他爹又在电话里催他快点,最后便只将自己的联系方式留给对方,走的时候扔了一张银行卡。
  那卡里有三十多万,是他接下来两个月的零花钱,这事他一直没敢跟家里的人说。
  万万没有想到今天能在这个地方见到那个人,看他走路的姿势,腿脚一点毛病都没有,哪里像是刚刚被车撞过,宋老二此时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才是被车撞过的。
  宋老二跟副驾驶上的他哥抱怨这件事,他哥冷着脸问他会不会认错人了。
  宋老二撇嘴冷笑了一声,连衣服都没变,可不就是那天晚上的那个人吗,说起来他回去还看了行车记录仪,在大货车过来之前,前方的路上根本就没有人,也不知道是从哪儿突然窜出来的,他还总觉得自己当时可能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自己吓自己,做了一宿的噩梦。
  坐在后排的盛柏年安静地听着,侧头看着窗外,始终没有开口。
  树叶沙沙地响,远处大楼上倒映着城市的一角,行人们步履匆匆。
  程郁坐在书店的沙发上,清风顺着半开的窗户吹拂进来,他手里拿着一本杂志无聊地翻看,程嘉言在书店里乱转,不一会儿就挑了一堆的书,跑到程郁的身边坐下,脑袋靠在他的身上。
  程郁扫了一眼程嘉言拿过来的书,大多是漫画,还有两本是日文的,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懂。
  程郁将手中的杂志放下,靠着身后的沙发闭上眼睛,等他小寐睁眼醒来后,程嘉言抱着厚厚的一摞书,站在柜台前边,转头看着不远处的他,小声叫他:“该刷卡啦,程先生。”
  收银的小姐姐忍不住笑了起来,低头对程嘉言说:“刷卡不行,只能扫码。”
  程郁将杂志放回原来的地方,起身过去付了钱,弯下腰想帮程嘉言提着那包书,程嘉言把书抱在怀里,对着他摇摇头:“我自己拿!”
  书店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下,晚风轻轻拂过,暮色苍茫,天边的夕阳将他们两个人的影子拉得细细长长。
  程嘉言晚上想吃炸鸡,从书店出来后,程郁领着他去超市买了鸡腿,然后回家。
  晚上吃完饭,程嘉言就换了一身绿色的小恐龙睡衣,趴在床上打游戏,他每每被队友气得要吐血的时候,身后的尾巴都会摇晃起来,把程郁萌得不行。
  程嘉言比同龄的小朋友要聪明一点,这一点在游戏上面表现得尤其突出,每次有队友在频道里指责自己其他手残队友是小学生的时候,程郁都想帮他开个语音感叹一句,这里还有一个队友连小学还没上。
  程嘉言还计划着今年暑假要开个直播,当时程郁开着玩笑问他要不要买个面罩,程嘉言小朋友则表示,套个丝袜就可以了。

  可问题是他们家连个丝袜也没有。
  一局游戏打完之后,程嘉言作为一个很听话很讲信用的小朋友,他老老实实将平板交到了程郁的手上,从床上趴了下去,哒哒哒地迈着小短腿跑到书架前面,从书架上翻出一本英文书,抱到床上,认真阅读起来。
  程郁坐在旁边侧头打量着他,见他圆嘟嘟的小脸上满是严肃,小嘴嘟嘟囔囔地念叨着长长短短的英文句子,不一会儿就看完了一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admin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高级会员 注册时间:1970-01-01 08:01 最后登录:2020-11-04 12:11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