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秘密+番外 作者:若花辞树(下)

时间:2019-07-15 21:36标签: 甜文 重生 青梅竹马 现代架空
第五十章 这么这么急?距离上一次采血还不到一个星期。 顾树歌想要再缓两天,她想要在沈眷手心写字,但沈眷的手自然交叠,放在腿上,这个姿势,不适合书写。于是顾树歌站起身,准备去拿摆在茶几上的平板。 上次的采血量不多,没有造成什么负担。沈眷开了口。 顾
第五十章 
  这么……这么急?距离上一次采血还不到一个星期。
  顾树歌想要再缓两天,她想要在沈眷手心写字,但沈眷的手自然交叠,放在腿上,这个姿势,不适合书写。于是顾树歌站起身,准备去拿摆在茶几上的平板。
  “上次的采血量不多,没有造成什么负担。”沈眷开了口。
  顾树歌顿了一下,还是觉得不妥,毕竟人体内的情况,不是每一种都会实时反映出症状的,自我感觉健康不一定是真的健康。
  她又往前走了一步,想要去她的平板上写出自己的意见。
  “我问过沐医生了,他也认为没什么问题。”沈眷又说。
  顾树歌一脸惊讶,想问什么时候问的,她怎么不知道。
  “早上,你下楼之后,我在你的卧室和沐医生通了一会儿电话。”沈眷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对她招了招手,“来。”
  顾树歌迟疑地看了眼在她不远处的平板,她没有笔墨,没有平板,如果沈眷不把手给她,那她就不能写字,也不能表达自己的意见了。
  这让她觉得很没有安全感。
  可是顾树歌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到了沈眷身边。
  “再过几天好不好?”顾树歌站在沈眷身前低声道。
  她站着,要比坐着的沈眷高许多。
  沈眷下意识地微微仰头看她,可面前依旧是一片空气。
  她伸出手,顾树歌顺从地把自己的手贴到她的手心。
  小鬼半透明的手背,微微泛着点青灰,她的手沉了下去,和沈眷的手重叠,但食指却停留在了沈眷的手心。
  那一点的触觉,凉凉的,就像夏天打开冰箱那一瞬间的感觉。沈眷却隐隐地感觉到手心相贴地部分也有一点点微弱的感觉,很细微,但沈眷相信这不是她太过希望小歌能有实体而产生错觉。
  一定是血液浇灌后,让小歌的魂体每天都在产生变化,每天都更稳定一些。
  她突然看着她们交叠的手就不说话了。顾树歌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有些不安地抽了下手,可是沈眷没有说话,她又不敢完全把手抽回来,于是沈眷就感觉到她食指指尖那一点,稍稍缩回了几寸,又停下了。
  “沐医生说没问题,那就肯定没问题的。他的医德,我们都信得过。”沈眷抬起头,望向顾树歌眼睛的位置,“你不想让我看到吗?我想听你亲口说我喜欢你,想了……”
  想了很多年了,从日日夜夜都想,到不敢奢望,到现在又重新有了希望。
  沈眷微微低头,她终归还是有些羞涩。
  顾树歌就说不出反对的话了。
  “我喜欢你。”她低声的嘟哝,还强调了一遍:“特别特别喜欢。”
  可惜沈眷听不到。
  过了一会儿,没有得到顾树歌反对的信号。
  沈眷就知道她同意了,于是叮嘱她:“你就在这里,不要跟过来。”
  顾树歌摇头。
  沈眷就安抚地笑了一下:“不要跟过来,很快就好了。”
  她坚持不让她看,顾树歌沉默了一会儿,低落地点了下头。
  沈眷想要抬手摸一摸她的头发,可她知道,她什么都碰不到,只得忍耐,转身去了边上一间会客室。
  她不让顾树歌跟着,一方面是因为小歌看着会心疼,另一方面,是因为她自己。
  按照小歌的性子,肯定是希望更稳妥些的。她并不想现在就喝第二次血。她总觉得她在利用她的顺从逼迫她,逼迫她接受她的好意,逼迫她喝她的血。
  这让沈眷觉得很难受。
  可她又无法说服自己去听从顾树歌的意见,采取一种缓慢稳妥的办法。
  顾树歌坐立不宁,她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电视里剧还在播,剧中高智商男主又低情商地说了一句刻薄话,引发了其他角色的大笑。
  但顾树歌一点都听不进去。
  她没等多久,沈眷就端着一杯血液出来了。
  还是二百毫升。
  她把杯子放在桌上,然后去厨房取了根吸管。吸管是粗的那种,血液粘稠,粗一点会更容易吸食。
  顾树歌一闻到血液的甜香,就控制不住唾液的分泌,胃中的饥饿感像在灼烧。她不由自主地跟上去,站在桌旁,目不转睛地盯着杯子里的血液。
  沈眷取了吸管回来。
  顾树歌怕被她发现她对血液的嗜好,连忙掩饰,装作一点都不喜欢的样子,在边上走来走去。
  沈眷先把吸管的一端沾上血,好让顾树歌碰到,然后把另一端放进杯子里:“来试试。”
  顾树歌就走过去,一边疯狂咽口水,一边很淡定地含住吸管,吸了一口,没吸上来,再用力地吸一口,一点点。
  本来就灼热渴望的胃更加焦急起来。
  顾树歌忍耐住焦急的情绪,抬起头跟沈眷摇头:“吸不动!”
  血液粘稠,是不大好吸。
  沈眷虽然听不到她的话,但能感觉得到她努力了半天,杯中都没什么动静。于是她把吸管往上提,只c-h-a入血液表面一点点。
  这回就容易很多了。
  顾树歌埋头苦吸,沈眷跟着她的速度往下移吸管的位置。
  大概两分钟的时间,就喝完了。
  底下还剩下一些残留。
  顾树歌觉得好浪费,戳戳沈眷,催促她去取汤匙。
  勤俭节约的顾小歌一直戳一直戳,一边戳一边还不住地往杯子里看,沈眷当然领会了她的意思,拿了个银质的汤匙来,把杯壁和杯子底部的血液都刮了下来,满满一汤匙。
  顾树歌凑过去,嗷呜一口就吞了下去。
  “摸摸肚子。”沈眷笑着说。
  顾树歌就抬手覆在自己的肚子上。
  “鼓起来没有?”沈眷问。
  顾树歌点头,血液很顶饱。
  这么一问一答,氛围就轻松了不少,不那么沉重了。沈眷的眼睛里都浮上了满满的笑意,她拿起杯子去清洗,把东西都收拾了,不留下任何痕迹。
  顾树歌就跟在她的身后。
  她的存在感在变强。
  假设一般人的存在感是100 ,鬼魂的是0,顾树歌就处于30左右的位置,并且在一点一点地增多,一开始增加得很快,后来慢了下来。到十二点,沈眷感觉到的不仅是顾树歌的动作,连脸上细微的表情都可以感觉到一些。
  血液的效果立竿见影。
  而且这一次,好像比上一次还要明显。
  顾树歌是感觉不到这么细致的,她只能看看自己身体的透明程度然后戳一戳东西,看看现在力气变大了没有。
  沈眷侧倚在床上,拿着一本书,看得漫不经心,她把大半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在卧室里飘来飘去的顾树歌身上。
  顾树歌一会儿戳一戳窗帘。落在沈眷眼中,就是好端端的窗帘凭空动了动。一会儿戳一下椅子,这个她戳不动,一会儿又到沈眷身边帮她翻一页书。
  沈眷觉得像是养了一只好动的小奶猫,她还得夸她:“翻得比上回利索了,力气大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