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刀剑乱舞同人)[刀剑乱舞]鹭洲砥湾饮江石 作者:犬山城

时间:2019-09-08 09:42标签: 游戏网游
文案 【简介】我问青江:刀剑乱舞是不是个从一花小正太开始推,在不断攻略刀剑男士的过程中积累经验,最终目标是推倒五花老爷爷的战略游戏? 他温柔含蓄地笑了3秒钟。 内容标签: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虎御前 ┃ 配角:刀剑男士 ┃ 其它:刀剑乱舞 第
 文案
 
【简介】我问青江:刀剑乱舞是不是个从一花小正太开始推,在不断攻略刀剑男士的过程中积累经验,最终目标是推倒五花老爷爷的战略游戏?
他温柔含蓄地笑了3秒钟。
 
 
 
内容标签: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虎御前 ┃ 配角:刀剑男士 ┃ 其它:刀剑乱舞
 
 
 
 
  第一章
 
  睁开眼,远处r.ì和光线透过米色纸投s_h_è到细竹制榻榻米上。
  意识到自身仰卧的姿势的一瞬间,她试图直起身子,却被布紧紧地缠住。
  眼前的男人身着黑燕尾服,高瘦身材,深蓝短发下遮住了右眼。眉宇间却是长年从事服务业者人员的疲惫。右手上拿的是奇怪的木木奉,上端是白棉花裹住的球状物体。在感受到昏迷中的女x_ing怀疑的视线的一瞬间,他眯起另一只眼睛,似乎是要展现出微笑的神情,犀利的眼神倒未曾变化。
  「我们不是坏人。请你听我解释——」
  不不不独眼龙你不用解释。这样的场面不就是大好青年被人拐卖至r.ì式酒吧后逼良为娼的展开嘛——
  “啊啊啊啊——”0.5秒后女x_ing止住了自己的惊叫。
  王子殿下颔首微笑:“您好。”身后背景是山花烂漫与晴空万里——王子朝这里走来,英俊的侧影移入y-in暗处。
  伊達男似乎心情更加糟糕了。不过他站起来后的身高的确和旁边人相比要高了那么一些——“我来为您松绑。真是对不住您。”对同伴的嘲讽似乎毫不在意的王子殿下轻柔地迅速解开了身上束缚,剩下手部还裹得紧紧的。
  后面的身影不满地切了一声,重重地推开纸拉门走了。待审神者适应了眼前的光线,她细细打量了周围。原来是现代化的仿古r.ì式庭院。倒不是白沙与黑石的禅意之处,却也是生机盎然的ch.un景。眼前的男子一头原宿系的水蓝色头发,身上却是中规中矩的普鲁士蓝军服,与单边深色烫金纹斗篷,装饰着橘红绶带与金色坠穗。另一侧身上是金色的——护具?
  「长谷部殿已经等您好久了。就在隔壁的房间,跟我来。」
  比起神父,这位的神情更像一名普通的上班族男x_ing。「比起听上去毫无气力的请求,这更像是——来自这里所有人的命令。作为毫无缚j-i之力的女x_ing,会有胜算吗?」
  「您这么一说会吓着她的。」另一个人笑道。「无法胜任?我可不会让我的审神者轻易说出这句话。那么接下来让我来好好教你,作为审神者的姿态与气势。做好被我□□的准备吧。」
  「您这样吓唬她未免也太欺负人了。」
  「说得好难听啊粟田口殿。我不过是想简单明了地传达我们的心愿而已。」
  「审神者表现出很吃惊的样子。您还未进行自我介绍吧?」
  「那倒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让审神者理解自己的工作职责才是要点。」
  「真是没办法呢。请放心,我们不会做加害你的事情。这边的这位付丧神,刀剑名称是へしべ长谷部。我也是寄居刀剑的付丧神,名称是一期一振。这并不是在梦里或者别的次元。虽然给你添了麻烦,但是希望你能够听进去我们的请求。」
  「唷!又见面咯!刚才忘记自我介绍了,烛台切光忠,姑娘你喊我光忠吧!我来带你参观本丸。」先前的眼罩男人朝审神者迅速眨独眼,「来握手认识下——」
  房间里谈话声不知何时消失。全场焦点凝固在绑得像骨折石膏固定的肿大双手。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的确很难解开。
  大概是始作俑者的人小声咕哝着:完了忘记了……线头呢……在哪儿呢……作为长船派的先祖这一刻一点也不帅气啊……
  坐在书桌前的长谷部部长善解人意地递上剪刀。
  「手很痛吗?抱歉我当时没想到自己怎么会会系这么多道……」话音未落,一群身着军服的小朋友好奇地朝着审神者指指点点。一期一振急忙出来介绍自己的弟弟们。
  走廊不远处便是楼梯。楼上是鲜明男子寝室风格。地板上铺着花花绿绿的漫画杂志,细腿小桌如同迎接海浪般勉为其难保持平衡。旁边胡乱堆叠被单上,散落摊开的杂志,下面还有厚床垫与枕头,似乎中间……还有人形生物缓缓翻身。
  「审神者回来了,guys!」
  「哦,你好你好。」专心地按手柄的头也不回大声地拽大阪腔,「又到吃饭的时间了吗一会儿就下去等我打完这局天堂之眼」
  近旁埋头听歌的深肤色男子瞥了眼门外,有节奏地点点头。
  「哦……好久不见……」地下躺着的被单里的人发出闷声,算是作出正式回应。
  「那我先不打扰了……」她缩回去门外。
  烛台切光忠不好意思地挠头。「现在本丸里就这些人了,嘶……我怎么记得还有其他很多人的来着?不管了……狐之助好像好久没见到了?」
  蔓延而去的走廊,淹没于远处的黑暗中。如同废弃已久的厂房仓库,绿色藤蔓肆无忌惮地自由伸出触角将栏杆据为已有。不过眼下最重要的并非开启新探险路线。
  审神者面露难色摩挲掌心。「请问——虽然在男x_ing面前有点不好意思啦……那个……洗手间在哪里?」「哦,洗手间吗?嗯……这里不敢保证。不过楼下的那个还蛮干净的。」「那请你稍微等一会儿啦。」她轻轻合上门。
  或许是肠胃不舒服?据说人类女x_ing在洗手间的平均时间是男x_ing的五倍。光忠耸耸肩,朝着门外走去。
  「唷~今天第三次见面了?」他朝栏杆里拖着泥泞双脚的审神者侧头眨眼。「既然自己主动跑到马场,那我要不要我骑马带你转一圈呢?不过这一次,从马上溜下来的话可是要费好大一番功夫吧。」
  「好啊~不过还是下次吧?我不小心弄脏了脚,请问浴室在哪里呢?」前任审神者的房间里有未来时代的设备。他说道。两人返回刚才的木质走廊。「土足厳禁だけどね。用我的手帕吧。」低头接过摊放膝盖上,原来是棕色小熊哥哥和白色小熊妹妹的图案。审神者懊恼地用力擦干净刚才翻窗赤脚跑下坡时沾上的泥土。脚下地板台阶上有几处明显有被划过的痕迹。
  半晌,一直强烈感觉到对方紧张视线的审神者抬头,她注意到这位付丧神的瞳孔是金色,他的燕尾后摆不安地轻轻晃动。 「刚才的事情,就当做我们之间的秘密……在我手里逃走,再被别人知道的话后果不太……我保证,以后不会使用粗暴手段了。」审神者点头,回想片刻前看到的城门外光景,喉咙深处有什么仿佛即将翻滚上来。
  我是谁。我来自何方。我将向何处去。生而为人,永恒的三问。
  彻夜难眠一晚上,审神者睁开眼,淅淅沥沥的雨声使得屋内沉闷而y-in郁。意识到自己满身冷汗,她赶紧拉开小房间们洗漱全身。大约3平米左右的封闭空间,卫浴设施之间的小水池,没有窗户,排气扇虚弱喘气。镜中人头发凌乱,满眼迷茫,顷刻间水雾模糊了视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