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给他甜吻 作者:白唇膏

时间:2020-01-03 11:08标签: 甜文 欢喜冤家
文案: 三高转来一位浑身透着禁欲气息,一个眼神就能让人怀孕的超帅男生蒋佑祈。 众女生立刻递上情书巧克力,可惜无一例外全都被他果断拒绝,并且蒋佑祈宣布不会恋爱。 就在大家打算远远观望蒋佑祈的颜时,却发现他变了。 帅依旧帅,冷酷依旧冷酷,一个眼神
 文案:
三高转来一位浑身透着禁欲气息,一个眼神就能让人怀孕的超帅男生蒋佑祈。
众女生立刻递上情书巧克力,可惜无一例外全都被他果断拒绝,并且蒋佑祈宣布不会恋爱。
就在大家打算远远观望蒋佑祈的颜时,却发现他变了。
帅依旧帅,冷酷依旧冷酷,一个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拒人千里之外。
只是他的书包上多了可爱的小兔子钥匙串,口袋里随时随地能掏出果味的糖,手腕上系着五颜六色的漂亮皮筋,更有甚者在夜市撞见他戴着狗耳朵发卡卖萌!
众女生:帅哥你要是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
他的学霸同桌兼邻居邬落落,回答了众女生的猜测:“他没有被绑架,他只是跟我在一起~”
 
男主醋王但就不承认
女主软萌可爱小天使
相互治愈轻松校园小甜饼~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蒋佑祈,邬落落 ┃ 配角:俞舒、齐林、段屹 ┃ 其它:校园甜文 
==================
 
  第1章 
 
  九月初,开学季。
  床头的闹钟叮铃铃的响,被窝里的邬落落不情愿地哼唧一声,伸手关掉闹铃,抱着枕头翻个身,又睡了,直到闹钟第二次响,她才慢吞吞地爬出被窝。
  邬落落惺忪地坐在床上半分钟,拿掉黏在嘴边的一缕头发,余光扫到书桌上父母出国前给她留下的信封,不用看,她也知道里面放着银行卡。
  原本她还想,父母可以陪她到开学,结果两人回来连三天都不到,又走了。
  下次见,大概要等元旦吧。
  信边上是r.ì历,r.ì历上用红笔重重圈出的r.ì子,就是今天。
  邬落落瞬间清醒。
  差点忘了,今天开学,需要提前到班级排座位的,她快迟到了!
  懊恼地哀嚎一声,邬落落丢开枕头跳下床,光着脚拉开窗帘。
  夏季的r.ì光闯进屋内,直直照s_h_è在对面满是奖状奖牌的摆放架上,上面都是她从小到大的荣誉,满满一墙。
  邬落落收拾好,再次确认开学所需要的物件,一切没问题,背上书包出门。
  她住的小区距离上学的三高近,步行大概15分钟,算算时间,应该能掐点赶上。
  清晨的街道,赶去上班的人们匆匆而过。
  邬落落背着书包,低头看着脚下规则的砖面,确保自己每一脚都踩在正中间。
  忽然 ‘哗啦’一声响,一个黑影砸在她面前,邬落落吓的一哆嗦,手指捏紧了书包带,后退一步,抬头看向眼前的不明掉落物。
  ‘不明掉落物’是一名少年,身上穿着简单的白T恤,胸前画了一只粉色的猫爪,身姿欣长,瘦瘦高高,遮住了大部分yá-ng光。
  他一头短碎发,刘海处粘了一片树叶,稍微有点凌乱。
  少年低垂着眼,鼻梁高挺,嘴角向下轻抿着,下巴处线条流畅坚毅。
  他细长的手指拿下头发上的树叶,又圈回到胸前。
  视线下移,邬落落看到他话里抱着一个由细小树枝和泥土组成的——鸟窝。
  里面还有一窝黄嘴叽叽喳喳的小鸟。
  邬落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不确定地问:“你……掏鸟窝?”
  少年抬起眼皮扫她一眼,漆黑的眼眸深不见底,冷漠又疏离目光拒人千里之外。
  不过一眼,他又收回视线,抱着鸟窝折身往回走,步伐沉缓。
  他背影消瘦,肩宽腿长。
  “喂,同学,”邬落落跟上去,隔着安全的距离劝说:“鸟妈妈回来发现自己家和宝宝不见了,会伤心的。”
  斜跨着书包的少年动作迟缓一瞬,他没停,抱着鸟窝继续前行。
  “同学,放下鸟窝回头是岸呀,”邬落落小心瞄着少年的反应,继续保持着安全的距离:“救鸟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前面少年突然顿住脚步,邬落落立刻闭上嘴,后退半步,手捏着书包带,警惕地瞅着他。
  少年脸上没什么表情,好看的桃花眼里满是淡漠,他蹲下身,放着鸟窝在低矮的灌木边上,又折下灌木上的树枝。
  他拿着树枝对着鸟窝上的一处大缺口调整着长短,修长的手指灵活,没多一会儿,简单的修补好鸟窝的缺口。
  啊……
  邬落落哑然,原来是误会了。
  看着少年抱着修好的鸟窝重新放回到原来的树上,邬落落咬着下唇,垂着脑袋挠了挠头发对少年道歉:“抱歉,刚才误会你了,对不起。”
  等了几秒,头顶落下一道低缓又淡漠的声音:“无聊。”
  无聊?邬落落只是怕有人伤害小鸟才误会的,怎么就聊了。
  再抬眼,少年消瘦的背影走出好远,压根没理她。
  邬落落鼓了鼓脸,这人真怪。
  原本能掐点到新班级的邬落落,经过‘鸟窝事件’妥妥的迟到了,座位早就分配好,班主任正在说新学期寄语。
  她被分到高二三班,班主任是位女老师,姓赵,教数学的。
  赵老师拿起桌上的点名单,找到邬落落的名字说:“就算成绩第一,也不能随便迟到,邬落落,你为什么来晚了。”
  邬落落瞅着自己的脚尖,实话实说:“看鸟。”
  赵老师愣了一瞬问:“看什么鸟?”
  她教书二十几年,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理由。
  邬落落张了张嘴,这事儿说来话长,她眉尾下垂,声音又低又软,干脆认错:“老师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迟到了。” 
  她白皙纤细的手臂勾着肩膀处的书包带,软糯的调子听着像棉花糖,任有再大的火气,对着她也发不起来。
  后排几名男生自打邬落落进门,就抻长了脖子瞅。
  “这就是咱们班的学霸啊,我还以为是个丑八怪呢,没想到这么软,太可爱了。”
  “邬落落你没听说过么?去年走的那届高三,好几个大佬因为她打架,争着抢着要当她男朋友,结果她一个都没搭理。”
  “酷啊,我觉今年我有机会。”
  “tui!你要是有机会,那我就有百分百把握!”
  老师轻咳一声,书本敲了敲桌面:“好了,邬落落你找座位坐好,高二第一学期,大家打起j.īng_神来,希望我们共同努力,度过一个愉快的学期。”
  哎,邬落落自觉倒霉,开学第一天就犯了错,这可是她上学的历史生涯里,第一个污点。
  都怪那个‘鸟窝少年’,他早说是修补鸟窝,邬落落哪里会追一路。
  视线扫过班级的座位,邬落落几乎是一秒就将目光定格在靠墙处的位置。
  第五排,坐着一名穿着白色上面画着猫爪T恤的男生,他正百无聊赖地发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