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驭兽修仙:天才炼丹师 作者:紫西南(三)

时间:2019-08-28 09:47标签:
鱼奴想大概他心里对我是有许多埋怨的,她将房间扫视一周,说道:住在这里可好 甚好林江说道:就是缺个女主人 呵呵鱼奴低下头:考试考的如何,怕不怕。 怕林江看着鱼奴不知所措的样子说道:怕你跑了。 他握住她的手:这次,不走了吧 鱼奴抽出手,低下头,轻道
鱼奴想大概他心里对我是有许多埋怨的,她将房间扫视一周,说道:“住在这里可好”
  “甚好”林江说道:“就是缺个女主人”
  “呵呵”鱼奴低下头:“考试考的如何,怕不怕。”
  “怕”林江看着鱼奴不知所措的样子说道:“怕你跑了”。
  他握住她的手:“这次,不走了吧”
  鱼奴抽出手,低下头,轻道:“不走了。”
  林江一把抱起她,高兴的说道:“当真,太好了”。突如其来的热情和亲密让鱼奴有些惶恐“快放我下来。”
  鱼奴感觉的到,他对自己满是好意,有人重视,也是不错的,鱼奴想着,听他说着话,迷迷糊糊睡着了。这几r.ì实在繁忙,疲惫。
  一觉醒来已是黎明,天哪,怎么睡着了,林江呢?她慌忙打开门,想快些赶回坊里,鸠儿正洒扫庭院,一见鱼奴出来,又惊又喜,高兴的大喊:“杨,额,宋姑娘,你可算回来了,公子,公子”他转念一想,杨姑娘不就是从公子屋里出来的吗,难道,他抿着嘴偷乐。
  “见到我这么开心,你家公子呢”鱼奴还不知道他在傻乐什么。
  这时林江从鸠儿房里出来,鸠儿怅然若失:“公子何时去我房里的。”
  鱼奴忙跑过去:“我要走了,回头再来看你”
  林江一把拽住她:“别走了,留下吃了饭,我送你回去。”
  “不了,我会常来看你的”林江这番爱意,如此明显,鱼奴只觉得,又羞又怕,需得尽快逃离此处。
  
 
  第53章 孤影随水去,相见不知期
 
  鱼奴夜未归宿的消息,不胫而走,旧识的姑娘莫不揣测,念念与金环很是盼着她与林江的好消息,只是提及此事,鱼奴便心生烦意,清苓也总给她找许多琐事做,她便成r.ì忙碌,穹南街也懒得去了。
  林江等着放榜,会友拜师,亦是忙碌,两人偶有相见,匆匆忙忙,各自安生。
  忙着忙着,到了三月中旬。
  天朗气清,风和r.ì暖,鱼奴正在库房门口的院子里晾东西,忽听得赏心苑吵嚷,便慌忙出来,远远的便看见赏心苑围了许多姑娘,庭院的一片空地上摆放许多系着红绸的箱子,姑娘们围着指指点点的说着话,大都是艳羡白荷好福气,越家堡真是大手笔。
  “越长保来抢亲啦!!”鱼奴先是去了师姐那,不见人,又朝师父院子里飞奔。
  路过憩亭,莫七、随风、莫清苓围坐在亭子里,几个坊里的下人在一旁伺候,看样子他们把早饭搬到这来了,鱼奴权当没瞧见,径直的往后跑去。
  穿过月洞,鱼奴见师父房门敞开着,师傅端坐在上首,越长保和师姐依次坐着,越长保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见她来了,起身笑着招呼:“小师妹。”
  鱼奴受宠若惊,白荷冲越长保柔柔一笑:“越堡主,我还有些话要与师傅师妹说。”
  越长保看着她,目光生辉:“那是自然。”大步出了门。
  鱼奴忙关上门,急急问道:“师傅,师姐,这是怎么回事?”
  白荷苦笑:“自然是师姐我要嫁人了,我从前便说过,他要是能遣散越家堡所有姬妾,我便嫁他,没想到他还真做到了。”
  鱼奴亦是震惊,如此真心,方不辜负师姐啊,可是……师姐喜欢的是庄主!
  见鱼奴满目担忧,欲言又止,白荷叹道:“我难不成非他不可,小鱼奴,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顾姑姑,旁人我也不放心。”
  鱼奴点点头,都这个时候,师姐还是为自己着想,心中有千言万语,也有千万愧疚。
  白荷见她很是伤怀的样子,笑道:“好了,师姐就要走了,你记着,好好护着红情坊,好好护着师父。”
  白雪音也是感伤:“荷儿,你当真不后悔。”
  白荷神色坚定,郑重地点了点头。
  鱼奴还想挽留:“师姐,我没有你那么有本事,你这一走,师父怎么办?庄主怎么办?”这也太突然了。
  “姑姑,侄女不孝。”白荷跪倒在地,望着姑姑:“姑姑放心,我一定不会再叫人笑话我们白家,姑姑珍重,我回常回来看您的。”白荷说着淌下眼泪。
  白雪音起身,背过身去。
  鱼奴知道,师父也忍不住掉了眼泪。
  她心中不舍,盼着师姐能再想一想,她知道,师姐就是意气用事,被庄主伤了心,被石夫人上了面子。
  “这样突然,师姐,你再想想,不可意气用事。”鱼奴说着去拉着白荷起来。
  “不突然,许多事,你还不懂。”白荷拭去眼泪,不愿起身,强撑着一笑:“姑姑,你知道的,我在梁州一天也呆不下去了,我再也不想和示剑山庄有什么瓜葛,越家堡,虽山高水远,可我去了,是正经越家堡的夫人,我不信他们和重安坊,没有求我的时候,我白荷不会这么白白让他们看轻了的,我不会让任何人看我的笑话,看姑姑的笑话,看我们白家的笑话。”白荷说着,神色越发寒气逼人,怒意上涌。
  “面子?那不重要,荷儿,我们白家只有你了,你得好好的。”白雪音哽咽道。
  “姑姑,我意已决,越长保,,他会对我好的,我会好好的,您也要保重。越家堡离不得他,休整几r.ì,我便随他去云溪,婚礼之事回云溪再办吧!还请姑姑成全。” 白荷说着,重重磕了头。
  师姐走的那天,天气正好,只是山高水远,无亲无伴。  
  红情坊的人全都出来送她,只师傅没来,鱼奴和莫七四儿、随风又跟着将他们送至玄商门外,他们要从深迦江乘舟去云溪,相去千里,孤影随水去,相见不知期。
  鱼奴很是难舍,不停抹着眼泪。
  白荷笑着安慰她:“不哭,带我们办婚礼,你和姑姑一道去云溪,那里也很是好玩,乘舟可达南海。”
  鱼奴也盼着,却没想到,再见便是许久之后,再见再不是这般姐妹深情。
  上船前,鱼奴紧跟着送师姐上了船,莫七、随风一行在岸上等着。白荷朝他们看了看,叮嘱鱼奴:“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师父,看好红情坊,他们那些人,不可信,不可靠。”
  鱼奴不解,白荷轻笑:“说到底红情坊有今r.ì跟示剑山庄可没有半分关系,你不要怕莫清苓,也不要怕示剑山庄的任何人,红情坊不是示剑山庄,凡事自有师傅替你做主,知道吗?”
  船就要起锚,鱼奴依依不舍下了船,不住朝师姐挥手。
  眼瞧着白荷一行人渐行渐远,鱼奴眼泪哗哗的流下来,师姐就这么走了,千里迢迢不知何时再见,师傅再无至亲之人在畔,坊中再无师姐主持公道,在无人关心自己,为自己裁衣,为自己出头,护着自己,信着自己……
  莫七见她哭的伤心,也是感伤,相识以来还未见她这样伤心的大哭过,一时也不知怎么安慰,静静跟着她往回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