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驭兽修仙:天才炼丹师 作者:紫西南(二)

时间:2019-08-28 09:48标签:
功,苦学多年! 不过能为红情坊尽一份力,也是自己所愿,况只要是师父吩咐的,无论如何也要尽力而为的,是以从示剑山回来没多久,她便私下和念念,玉娘一起练这戏文,还拉了金环一起,成r.避人耳目,生怕泄露出去,是以还未在人前演过。 这小仙官唱跳之事不
功,苦学多年!
  不过能为红情坊尽一份力,也是自己所愿,况只要是师父吩咐的,无论如何也要尽力而为的,是以从示剑山回来没多久,她便私下和念念,玉娘一起练这戏文,还拉了金环一起,成r.ì避人耳目,生怕泄露出去,是以还未在人前演过。
  这小仙官唱跳之事不多,不过是耍耍剑,奏些笛子,说唱些许,玉娘就着她的长处编排了戏文,鱼奴又从阿越那学了些有意思的招式,糅合掺杂在一块,倒也耳目一新,玉娘很是满意,但白雪音还是有些不放心。
  正是担忧,瞧着鱼奴扮起来,也失了神,果真是活脱脱的小仙官!看来,倒还真用得上她!
  在场的姑娘也莫不赞叹,仙姿绰约,望之倾倒,围在鱼奴身侧,调笑道小仙官,小仙官。
  鱼奴感叹:“我像男人?”
  金环笑道:“不是,是像仙人,哎呀,别说,你这长相,气势,装扮起来,还有那帮男人什么事?”
  还是说我像男人!鱼奴无奈!
  不过还别说,这戏文里的小仙官还挺有意思的,不羁礼数,没有身份身份门第之别,随x_ing洒脱,真x_ing情,天不怕地不怕,不肯服输,有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狂妄,偏是要做得自己主,不然,便逆天改命,不惧玉石俱焚。
  鱼奴很是喜欢,成r.ì揣测那仙官所想,用心非常,常常寻了念念练到深夜,希望勤能补拙,不要让师父失望才好。
  可师父总说她有形无神,尤其取悦姑娘,很是不自然。
  鱼奴便想办法弥补,可她都没被取悦过,又怎知男人是如何取悦心爱女子呢,她难得奥义。
  便问起念念。
  “嗯,男人取悦女人,就会送东西。”念念晃着手上的镯子,头上的朱翠步摇说道。
  送东西?鱼奴当r.ì不解,如今想起莫七送的镯子,林江赠的簪子!似乎有些明白了!
  只听师父问她:“练得如何?”
  鱼奴自信一笑:“师傅放心!徒儿一定竭尽所能!”
  乐声起,舞袖举,仙剑出,笛声扬,情愫生,恨别离,逆天命……
  白雪音见她二人所演,念念神形兼具,又唱又舞,美不胜收。
  鱼奴亦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笛艺j.īng_进,与境j_iao融。
  白雪音这才放下心来!
  晚上特意叮嘱后厨做了丰盛的晚宴,又给红情坊上下散了贺岁铜钱,大家便都高高兴兴的回去休息了。只等着明r.ì除夕节庆!
  鱼奴陪着师傅回房,心中不安,对明r.ì与念念同台,还是有担忧:“师傅,听说明r.ì都是技艺十分高超的艺伎!”
  白雪音叹道:“若想脱颖而出,需得出人意表,你做的很好,不必害怕,尽人事听天命。”
  尽人事听天命,偏鱼奴是个不信命的,只信事在人为!和那小仙官一样!她信自己,才有了一切!
 
  第31章 黄鸟双飞时
 
  除夕节,晴好,官道御街都没了积雪,只房檐上还覆着些白雪,为梁州城添了不少秀色,天气虽冷,但梁州城从早到晚都十分热闹,市坊早早开了张,一早皇帝要亲率皇亲国戚去郊外行冬祭祈福盛典,百姓早早的穿着新衣沿着守在官道两旁,等着看皇家的仪仗。
  红情坊上下也喜气洋洋,都换了新衣,逢人便庆吉,鱼奴也换了新制的冬衣,天青色绣兰C_ào的棉衣,碧色襦裙,天实在冷,鱼奴便将绾发解开,绾了个流苏髻,别着木簪,辫了小辫子合着柔发垂在两边,添了许多温柔端庄。
  为了不那么像男人,她还涂了脂粉,更显温润自若,她身量高挑窈窕,绰约挺拔,裙裾缭绕,兰花衬的她风雅温婉,把寻常南布衣裳穿出贵气来,站在一群姑娘里,她不是惹眼的一位,却是让人瞧见便记得住的一位。
  哪怕旁边站着的是念念,她也没被比下去。坊中姑娘莫不惊艳,小宋姑娘打扮起来,男女皆宜。
  鱼奴总觉这话怪怪的,这是夸人的话吗?
  金环很是喜欢鱼奴这身装束打扮,不住地称赞,越发觉得,念念之美,浓艳密丽,鱼奴之美,清淡温和,不会厌倦,不笑的时候一副冷清的摸样。
  各有千秋啊,金环叹道!鱼奴闻言便笑了,眉目生光,叫人跟着欢喜。念念怅然,浅浅一笑:“咱们的小宋姑娘长大了!”
  金环不住点头,就是就是。几人说笑着,便有姑娘喊:“仪仗来了。”
  金环听见忙拉着鱼奴与念念去看。
  三人一路小跑,出了巷子,只见官道两侧挤满了人,教坊的队舞跟在后头,载歌载舞,好一派盛世气象,前后左右是身穿铠甲的兵将,好不威武,往里是红色、紫色朝服的大臣,好不庄重,再看前头还有穿着绛色、玄黑礼服的皇亲王子,好不气派,众人伸长了脖子张望,有轿撵被层层护在中间,那一定是皇帝所在了,只瞧见那抹明黄,两旁的百姓便纷纷山呼万岁。
  鱼奴很是兴奋,虽然看过,但这等盛况,看多少回都觉激d_àng人心,她们一路追着仪仗,跟着金环跑到梁河桥边的烟雨廊上,离官道虽有几步远,但在高处,皇家仪仗看的清清楚楚。
  金环指着前头骑马的说道:“瞧瞧,在皇上的轿撵旁边骑马的,都是皇子们,后头轿撵里有皇妃公主们。”
  鱼奴瞧见他们一个个挺拔威武的骑在马上,很是好奇,可惜瞧不见他们长相,总听说旧北歧的皇子公主,都很是好看,不知绵宋的那些皇子公主如何?
  年年祈福,年年都是老远瞧见他们的影子,瞧见人们欢欣鼓舞,如此盛况,鱼奴一时很受触动。
  如斯富贵,如斯气派,震慑人心,怪不得世人都追名逐利。
  仪仗走出很远,她们才回去,官道上仍是戒严,身穿铠甲骑着高头大马的禁军来回巡视,一个熟悉的身影落在鱼奴眼里。
  四儿?
  他怎会在此?鱼奴惊讶道。
  金环念念朝着鱼奴所指看去,两人并不认识四儿,听鱼奴说是莫七的侍从,像是侍从,又像是兄弟,朋友,金环一听,来了兴致,高兴道:能骑在马上的都是梁州城的贵人,小菱儿你真的认识吗?
  鱼奴见她这般兴奋,很是无奈:“兴许认错了,回吧!”
  回了坊中,众人还沉浸在适才的情境当中,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有个小丫头c-h-ā嘴说:“轿撵前头骑马的倒像莫七公子!”
  众人打趣,那前头的只能是姓李的,哪里会是莫七,看错了吧。
  鱼奴一听莫七的名字便一阵惆怅,说起来有段r.ì子没见了,他应该回梁州了,唉,富贵如斯,众星捧月,他哪里还会记得到自己。
  也罢也罢,我又何必庸人自扰!
  除夕吃饺子,福多财多,中午,坊中一起吃饺子,瞧着碗里冒着热气,鱼奴心中也热乎起来,这么热闹,大家都高高兴兴的,就连师傅也一直挂着笑容,比起往年自己冷清孤单的过年,在梁州,在红情坊,鱼奴很是知足。
  吃了饺子,众人便忙着准备东市节庆之事。
  天下名艺与宫廷艺伎的风采,也只今r.ì能领略的到,整个梁州乃至许多外地慕名而来的看客,都早早的聚集在东市,勾栏瓦肆齐放,人头攒动熙熙攘攘,街市如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