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驭兽修仙:天才炼丹师 作者:紫西南(一)

时间:2019-08-28 09:49标签:
文案: 绵宋北歧j_iao界的度月山下,住着位小猎户杨鱼奴,不愿早早嫁做人妇虚度一生,出逃度月山,巧遇恩师白雪音,化名宋菱,闯d_ng绵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复仇虐渣 市井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鱼奴(宋菱)莫七(李炤延) ┃ 配角:玉无双
文案:
绵宋北歧j_iao界的度月山下,住着位小猎户杨鱼奴,不愿早早嫁做人妇虚度一生,出逃度月山,巧遇恩师白雪音,化名宋菱,闯d_àng绵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复仇虐渣 市井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鱼奴(宋菱)莫七(李炤延) ┃ 配角:玉无双、无一、四儿、清苓、阿越 ┃ 其它:宋菱莫七重安坊示剑山庄北歧绵宋固戎
 
  第1章 出逃度月山
 
  绵宋、北歧、固戎、夷涂、明海五国曾并立,后北歧为绵宋和固戎所灭,两国二分北歧。
  固戎强悍霸道,在北歧肆意妄为,不顾与绵宋约定,强占北歧末凉,故峡,平谷等北方大部城池,绵宋夺回南方一隅,设勒邑府。
  北歧皇室应氏惨遭灭顶之灾,仅余身处密宫燕子楼的昌仪公主应小湖。
  国仇家恨,血海深仇,昌仪公主带领密宫燕子楼圣女狐侞等人负隅顽抗,北歧人莫不拥戴,奈何无力回天,退至故峡荒漠,匿于苍山,后因刺杀绵宋太子而遭到绵宋追杀,昌仪从此杳无踪迹…
  有人说,她躲了起来,绸缪复国;有人说,她死在了绵宋;也有人说,她寻找藏金图的秘密,消失在海上,终有一r.ì,会带着希望回到北歧……
  转眼许多年过去了!
  北歧早已成了一段往事,但昌仪公主的故事还有神秘的燕子楼一直永存于北歧人心中…
  他们相信,终有一r.ì,北歧会回来。
  ………………………………………………
  度月山上覆盖着皑皑白雪,山脉绵长,高低起落,斜分南北,高处孤绝,隔着绵宋和北歧,山南绵宋磬南府山北北歧勒邑府。
  从前是两国天然屏障,如今,都是绵宋国土。
  人常说度月山,月不度,山之高,月儿度不过;燕不离,山之远,燕子飞不离。
  时值ch.un寒,目光所及,度月山脉一片净白,山上覆着厚厚白雪,雪白中露着点点星绿,山脚下月河还结着冰,河畔的杨家村稀疏点着些农舍,俱被白雪覆盖。
  正是傍晚,大雪飞落而下,袅袅炊烟升起,映衬着广袤的雪山大地,定格成一副意境悠远的丹青!
  ”哐,啪”,开门声传来,一个裹着茜色粗布棉衣的小姑娘从屋里跑了出来,身后一位较之身材壮硕的妇人跟了出来,走到小姑娘跟前,拉拉她胳膊,姑娘没有理睬。
  妇人并不气恼,笑着劝慰:过了年了,你又长了一岁,鱼奴,女孩子总是要嫁人的,那林家郎是你外公在世时为你定下的,在阙河城里,家境也说得过去,听说相貌堂堂,这样好的人家可不好寻,你阿哥知道你读过书,心气高,但是早晚都要嫁人的,何况林家郎也是读书人,你们小时候还在一处玩呢!多好!
  小姑娘姓杨,唤鱼奴,五月生人,年方十三。
  父母过世时鱼奴还小,一直寄养在外祖家中,家中还有舅舅一家,寄人篱下,磕磕绊绊,r.ì子过得蹑手蹑脚,心儿冰冰冷冷。
  如今在哥嫂跟前,也如外人一般,鱼奴心里清楚,自己于他们来说不过是吃闲饭的人,逆来顺受,家常便饭。嫁了人既能减轻他们的负担,也能得一笔彩礼。
  眼见着许多姑娘,嫁了人便是侍奉公婆,讨好姑嫂,田间劳作,家中Cào劳。
  若夫君怜惜,尚有一席之地,若夫君不怜惜,动辄打骂也是有的,r.ì子慌慌苍苍,如复一r.ì,受的却是无尽的苦楚。
  嫁人,如同赌博,她早不记得林家郎的样貌,只记得他的父亲是外祖学生,他们林家好歹算是书香门楣,自己无依无靠,不过一个山野村姑,他们怎会瞧得上自己,还不是外祖父的情面,自己本就矮人一头,若是林家郎不喜欢自己,或是将来夫君纳了小妾,自己又如何?
  鱼奴越想越觉得,嫁人,噩梦无疑。
  我不愿!!!
  鱼奴憋着这句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哥嫂寻常农家,r.ì子过得紧凑,哥哥不善言辞,与鱼奴总难得柔善之色,嫂嫂不过寻常村妇,家中忽然养着小姑,难免磕碰有怨,鱼奴事事讨好,很是勤力,时常伴着哥哥上山摘采,捕猎,下田,家中琐事,收洗缝补,羹汤饭菜,喂马放羊,莫不抢着去做,没想到哥哥嫂嫂还是这般容不得,这样急着将自己嫁出去。
  唉!鱼奴低下眉头。
  也是,这个家全靠哥嫂Cào持,自己生来便是多余,克死了父母,又害的外祖父母Cào持多年。如今又拖累哥哥。
  我果真是累赘!
  记得前年外祖过世,舅舅与哥哥好一番争执,都不肯收留鱼奴,终是舅舅强势,将鱼奴丢还到哥哥家中。
  鱼奴自知在哪里都是多余的闲人,却又如藤蔓攀着大树般拖累着他们,他们让自己嫁人,无可厚非,可是心里总是千百个不愿意。
  我的一生,便只能这样如累赘般得过且过吗?
  她心里左右摇摆,默不作声,嫂嫂看她不说话,想着小女儿心思,刚一听说要嫁人的事难免害羞抗拒,过会也就好了,笑着拉鱼奴进了屋。
  篱笆围起小小的院子,三间矮矮的农舍,鱼奴的房间便在厨房,和灶台一个竹帘隔开。
  这里偏僻异常,山水阻绝,不知外物,男耕女织,r.ì出而作r.ì落而息,r.ì复一r.ì,一天便是一辈子。
  山间夜晚来的特别快,冬夜山风呼啸,扑打着窗沿,呜!呜……
  寒风缕缕透进来,屋子里冷得似冰窖,鱼奴收拾了碗筷,手上的冻疮泡在冰冷的水里,碗碟上的饭渣附在疮口周遭,不禁悲悯,这便是我的一辈子吗?
  鱼奴自小跟着外祖父、外祖母生活,外祖父家在度月山外阙河城郊,家境尚可。
  外祖通乐理爱词曲,笛子,嵇琴深有造诣,x_ing情孤高,喜静,便以此逍遥时光,含饴弄孙。
  奈何舅舅舅母很是不容,冷眼霜言,从来不喜。表兄弟姊妹年岁相差,难以相与。
  好在外祖父外祖母顾惜,才得残活。
  外祖父才学深厚,做了大半辈子私塾先生,青年之时也曾跋山涉水,千里迢迢,赴梁州应试。得见繁华盛景。
  因着外祖缘故,鱼奴也读了些书,尤擅笛子。
  又爱书中有繁花似锦,山外青山楼外楼,有风花雪月,比翼连枝当r.ì愿,书中有一生,有众生。
  她成r.ì幻想着郊村以外的世界,向往外祖口中的梁州城。
  绵宋都城梁州,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叹!城池盛景未曾见过……
  书中又说:“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唉!未曾……
  书中还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