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惊悚游戏[无限] 作者:夜倚灵(下)

时间:2019-09-11 18:29标签: 系统 无限流 灵异神怪 恐怖
第74章 游乐园 中年男人正坐在客厅里抽烟, 听到一旁有开门声,怔怔地转过头时,将尤薇又一次惊了一大跳。 凌凌董???即使在非工作时间,突然看见公司董事长出现在眼前,尤薇还是莫名感觉到一阵威慑, 心里有点紧张。 对方一愣,目光转向一旁的凌巡, 问:这
第74章 游乐园
  中年男人正坐在客厅里抽烟, 听到一旁有开门声,怔怔地转过头时,将尤薇又一次惊了一大跳。
  “凌……凌董???”即使在非工作时间,突然看见公司董事长出现在眼前,尤薇还是莫名感觉到一阵威慑, 心里有点紧张。
  对方一愣,目光转向一旁的凌巡, 问:“这位是?”
  “我女朋友, ”凌巡看凌董的态度很冷淡, 走上前轻轻搂住尤薇的肩膀将她往房里带, 目光里洒下一片温柔,“你再睡一会, 早饭好了我叫你。”
  “嗷,好啊。”听出话中的暗示,尤薇乖乖回了房间把门关上。
  坐在床边, 外面的谈话声响起,她没有故意去偷听,但还是将他们的话一字不落地收入耳中。
  怪就怪卧室不如书房那么隔音。
  “我说过没事不要过来, ”凌巡坐在沙发上, 态度不怎么欢迎凌董的到来,随手放了一杯茶在桌上,“有什么事?”
  “你昨天电话里说的事,我已经吩咐人办好了,”凌董对凌巡的态度格外好, 没有因为他不友好的态度而生气,“那个人是你朋友?”
  “嗯。”
  空气里一阵沉默,凌董和凌巡之间安静地连鞋底轻轻挪动的摩擦都那么清晰。
  几分钟的僵持后,凌董又一次看向旁边紧闭的房门问:“什么时候j_iao的女朋友?为什么不带回家见见?”
  带回家???
  尤薇听到这三个字时,惊讶到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
  带回家?
  难道他们是……
  “这是我自己的事,不需要你答应吧?”
  “你这是什么话,我是你父亲,难道不该过问一句?”凌董的情绪终于有了变化,从进屋之后,他一直以一种过于礼貌的态度和凌巡j_iao谈,两人间有着明显的生疏。
  要不是这段对话暴露出两人的关系,尤薇绝对不会想到凌巡居然是凌董的儿子。
  记忆中一些片段突然浮现在眼前。
  当初第一次从游戏出来,她和凌巡相遇就是在公司楼下。
  那时候的凌巡似乎脸上带着怒意,结合大鹏的话,凌董刚和自己儿子大吵一架……
  尤薇的脑子嗡嗡作响,盯着房门陷入沉思。
  她和凌巡在游戏里共同进退、同生共死,彼此信任,可出了游戏,似乎缺少对彼此的了解。
  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对他的了解就像沙漠中的一处小山丘,那么渺小,有太多的事是一片空白。
  例如,直到现在,尤薇才知道凌巡居然是她公司董事长的儿子。
  要不是两人门外的谈话内容,给她十个脑子也无法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随后两人说话的声音被刻意压小,尤薇再也没听清他们谈了什么,直到外面响起关门声,她才起身打开门出去。
  凌巡从大门处回来,转过头,望着靠在门边的她有些勉强地笑了笑。
  “出什么事了吗?”尤薇望着凌巡不开心的样子,猜测他的情绪和刚走的父亲有关。
  “没什么,正好他公司在做大病援助项目,昨晚告诉了他唐言尔的事,”凌巡收拾着桌上残留的茶杯,在提到自己父亲时,态度冷淡地像在说一个陌生人,“对他来说又能提升公司形象,又能帮到唐言尔,一举两得。”
  这个项目尤薇有印象,还独立出一个小公司来跟进,但是她不清楚具体的运作。
  看向走进厨房的背影,她的心里有一个猜想:到底凌董只是为抓住一个可以炒作的对象,还是单纯因为是凌巡开了口,便毫不犹豫答应?
  “你在想什么?”见她一言不发,凌巡大概猜到她的心思,“想问我和我父亲是怎么回事?”
  “没有。”尤薇连忙心口不一地否定。
  “你说谎的样子让人无法相信啊,”凌巡走上前,在她身旁坐下,顺势将尤薇揽到怀里,“都是过去很久的事了。”
  靠着他的肩膀,尤薇没有追问,点了点头,将这件事翻了篇。
  既然凌巡不想提及,她也不会去挖掘被时间沉淀的往事。
  直觉告诉她,那不是什么开心的事。
  自从凌董来了一趟又走了,尤薇明显感觉到凌巡的心情不太好,一整天都很沉默,对于她的话时不时走神。
  他的心里似乎压着沉重的往事,不愿向任何人提及。
  下午2点左右,肖焕打来电话,说想去医院看看唐言尔的父亲,问他们要不要一起。
  征询了凌巡的意见,他们出门和肖焕、林蔻蔻、左易涵会和后,买了些水果、花束还有补品,一起去了医院。
  嘈杂的病房内,唐言尔守在床边挤着笑容和父亲谈话,母亲沉默地皱着眉头,眼眶很红,像是努力在克制自己想哭的冲动。
  他们没有马上进去。
  “昨晚和小唐聊了一夜,”肖焕的声音有点哽咽,“自从父亲病了,他每天白天上课,晚上做兼职,一天睡不到4个小时,还要挤出时间来医院照顾家里人。”
  唐言尔的状态确实不如以前,除了在游戏里,其他时候都显得很疲惫。
  “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还窝在家里玩游戏等着妈妈端饭进来呢。”肖焕感叹道。
  这是一间8人间病房,每个床头都摆着花束或者水果,只有唐父的床头是最冷清的。
  除了他们,唐言尔应该没有将自己的情况告诉其他同学。
  不知是不是感觉到这处有目光打量自己,唐言尔忽得转过头来,在看到门外那群朋友时很开心地笑着迎了过来。
  他不再像昨晚一样藏着掖着,热情地招呼他们进去,要将他们介绍给自己的家里人。
  病床前一下多出很多人,唐父一愣,声音虚弱地问:“言尔,他们都是你的同学吗?”
  肖焕和林蔻蔻、尤薇倒可以冒充一下唐言尔的同学,但左易涵和凌巡明显比唐言尔大出许多。
  听唐父这么问,唐言尔一下笑了,暗暗看了左易涵一眼,解释:“不是同学,都是我的朋友,最好最好的朋友,他们来看你了。”
  唐言尔的声音有些哽咽,嘴角却努力地上扬保持微笑,趁着起身的一瞬,他悄悄抹了下眼睛,继续若无其事地介绍他们每一个人。
  将带来的东西摆在床头,病床边顿时变得热闹不少,唐母也因为他们的出现多了些笑容,忙着给他们接水喝。
  一群人隔着一段距离站在床边,时不时和唐言尔说笑,逗得唐父和唐母都很开心。
  尤其是肖焕那张嘴,轻而易举就将人哄得心花怒放。
  “大佬,”就在肖焕和唐父聊天时,唐言尔安静挪到凌巡身边,“是你帮的忙吗?”
  “什么?”即使猜到了什么,凌巡还是没有马上承认。
  “有位先生说愿意揽下我父亲的所有医药费、杂费,以他公司的名义,直到我父亲痊愈出院,”唐言尔想握住凌巡的手,刚一抬起来又颤抖着放下,“他给了我名片,他叫凌正yá-ng,是一家大公司董事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